《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581章 小酒館

  風聞城,李七夜帶著孔雀明王踏入了風聞城,感受著風聞城投麵而來的古樸氣息,他都不由為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雜誌蟲﹤
  風聞城的古老氣息就好像它已經是醞釀了千百萬年之久一樣,當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風聞城的氣息之時,這氣息好像是帶來了千百萬看看時光,在這古樸的氣息之中,有著這住古城的喜歡哀樂。
  “風聞城呀。”李七夜不由輕輕地咂了咂嘴巴,喃喃地說道:“這樣的味道實在是讓人忘懷。”
  說到這,李七夜回首笑了一下,對以一身小廝裝扮的孔雀明王笑著說道:“你知道嗎?在風聞城有一味特色小吃,讓人百吃不厭。”
  “特色小吃?”李七夜這樣一說,孔雀明王不由為之愕了一下,絕大多數修士不是嘴饞之人,特別是到了他們這樣境界之後,更是可以不沾煙火,凡間的五穀雜糧,對於他們而言乃是可以萬年不食。
  現在李七夜突然說這種凡塵瑣事,這讓孔雀明王十分的愕然。
  “走吧,我帶你去吃吃,如是你自己去尋找的話,還找不到路呢。”李七夜笑著說道,說完,往一條街道走去,繼續前行。
  風聞城本來就是一座古老的城池,在風聞城中居住著百萬之眾的百姓,整個風聞城本就是十分的熱鬧,本就是熙熙攘攘。
  而現在的風聞城,那就更加熱鬧了,天下八方的大人物都紛紛趕來,前往餘家恭賀。雖然說,餘太君出死關,沒有邀請天下之人,不過,當消息傳下去之後,天下各方有份量的大人物都前來恭賀,欲拜見餘太君。
  對於城內熙熙攘攘的人流,李七夜是孰視無睹,帶著孔雀明王穿過了一條又一條的街道。
  孔雀明王也曾經來過風聞城,但是,與李七夜相比起來,那就相差得太遠了,似乎李七夜對於風聞城的每一條街道都是十分熟悉一樣。
  孔雀明王跟著李七夜七轉八拐,都轉得有些頭昏,這樣繼續走下去,她都有些分不清東南西北,都有些分不清現在處於風聞城何處,她隻知道自己在風聞城中。
  穿過了一條條街道之後,李七夜終於帶著孔雀明王來到了一條長巷之中,這條長巷又長又窄,光線昏暗,整條長巷十分的寂靜,很少人往來。
  似乎,這是風聞城的貧民窟,這的建築十分破爛,而且也很少有人居住在這一帶,很多老舊的房子都已經被廢墟了,住在這的多數是老孺病弱。
  此時,李七夜帶著孔雀明王走到了一家小酒館之前,這家小酒館很小,酒館的門隻能容得一人進出,在酒館門前插著一張肆幡,上麵寫有一個“風”字,這麵肆幡十分的破舊,上麵的“風”字都已經是褪色,都快看不清楚了。
  這樣一個又破又舊的小酒館,隻怕是凡人都不想多呆,更別說有修士願意在這停步了。
  李七夜看著肆幡上的“風”字,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跨步走入了小酒館。
  孔雀明王還以為李七夜會帶自己去什麼百年老店之類的地方去吃風味小吃呢,沒有想到會來到這樣一個又小又破的小酒館。
  踏入了小酒館,這才發現小酒館真的很小,酒館中隻有二三張小桌子而已,三五張凳板隨意地擺放在那。
  在不起眼的角落之擺著曲尺一般的掌櫃台,掌櫃台上點著昏暗的油燈,油燈隻是冒著昏暗的燈光,這燈光看起來就像有氣無力一樣,給人一種奄奄一息的感覺,好像一陣微風吹過,就能把它吹滅。
  這黃豆大小的燈光把這昏暗的小酒館暗得有點點亮光,否則的話,這個小酒館就更昏暗了。
  在掌櫃台之內蜷縮著一個老人,這個老人穿著一身淺綠色的衣裳,他的一身衣裳十分的樸素,沒有任何裝飾之物,而且,他的衣裳也不知道穿了多久了,都已經是洗得發白了,衣裳的綠色都快被洗掉了。
  盡管這老人身上穿著的衣裳是十分的陳舊了,但是,他的衣裳是十分的幹淨,甚至可以說一塵不染,似乎,他是十分勤洗衣裳。
  這個老人長得十分清矍,雖然他是滿臉皺紋,但臉龐的線條是十分剛勁有力,似乎他的線條是一刀一刀的削出來一樣。
  這個老人蜷縮在櫃台麵,好像是睡著了一樣,他睡得很安靜,似乎世間外麵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一樣。
  看到這樣的一個小酒館,孔雀明王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還沒進這小酒館的時候,她還以為麵另有一番天地,現在看來,她是錯了。
  此時,李七夜站在掌櫃台前,輕輕地敲著桌麵,悠閑地說道:“來客人了。”
  聽到了李七夜敲桌子的聲音,睡著的老人被吵醒過來,他慢洋洋地睜開了雙目,他的一雙老眼昏花,當他睜開雙目的時候,不由看著李七夜,好像是要仔細看清楚李七夜一樣,而他的一雙老眼,不管怎麼樣睜大,又似乎看不清楚李七夜一樣,所以,他看著不由揉了揉眼睛。
  “怎麼,我臉上生有花朵嗎?”對於老人揉了揉雙眼,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悠閑地笑著說道:“難道是說,我長得比美人兒還俊俏。”
  老人不由沉默了一下,然後這才有氣無力地說道:“客官,你需要點什麼?”
  “唉,來一壺老酒,一份茴香豆吧。”李七夜吩咐一聲,然後就找凳子坐了下來。
  “好咧。”老人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然後就走到後堂,麵響起了一陣動靜。
  孔雀明王完全不明白,不知道李七夜來這幹什麼,她都忍不住多打量了一番這個小酒館。
  “好了,別看了,坐下來喝酒吧。”李七認拍了拍身邊的凳子,笑著對孔雀明王說道。
  孔雀明王不好說什麼,隻好坐在旁邊,陪著李七夜。
  片刻之後,老人拿來了一壺酒,端上了一碟的茴香豆,放在桌上,說道:“請慢用。”然後他又坐回了掌櫃後台,他趴在那,下巴撐在桌麵上,看著李七夜和孔雀明王,更準確地說,是在看著李七夜。
  李七夜也一點都不在乎老人看著,他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後又為孔雀明王倒了一茶,淡淡地說道:“酒是難得之物,喝吧。”說著,他舉起酒杯,慢慢地喝起來。
  看到李七夜這個模樣,孔雀明王以為這酒很美味,舉起酒杯就喝了起來。
  “呃——”當酒剛下喉,孔雀明王就一下子僵住了,喉嚨中的酒差點就噴出來了,這隻怕是她這一輩子喝過最難喝的酒,這也隻怕是她這一輩子喝過的酒中最劣質最低廉的酒。
  孔雀明王都不由估模了一下,這樣的劣酒,隻怕是凡人中最底層的窮人才會來喝了,這樣的一瓶酒,隻怕連一個銅板都值不了,劣質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比馬尿還要難喝。
  問題是,李七夜卻一點都沒有覺得難喝,他是慢慢地喝著,優哉悠哉,好像這是世間最美味的美酒一樣,似乎,這樣的美酒喝起來,讓人要成仙一樣。
  孔雀明王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隻好把這樣的一口極為難喝的劣酒咽了下去,她都不由覺得頭皮發麻,喝了這一口酒之後,她就不願意再喝了,把酒杯放下。
  李七夜卻是喝得津津有味,喝了好一會兒之後,對孔雀明王說道:“要不要來幾顆茴香豆?”
  “呃——”看著盤中的茴香豆,孔雀明王那已經是徹底沒胃口了,她搖了搖頭,就不再說話了。
  李七夜也隻是莞爾一笑,也沒有勉強孔雀明王,他津津有味地啜了一口,然後就取一顆茴香豆,搓去豆衣,扔入口中,喀喀喀的津津有味地嚼起來,好像這是特別香脆一樣。
  李七夜喝一口酒就是吃一顆茴香豆,吃得是津津有味,宛如這是天下美味一樣。
  這讓孔雀明王看得無語,難道這就是李七夜口中所說的特色小吃嗎?這讓孔雀明王是無法理解李七夜,或者這就是第一凶人吧,有著別人所沒有的癖好。
  李七夜喝一口酒,拿一顆茴香豆,搓去豆衣,扔入口中,嚼得喀喀喀作響,一副悠閑自得的模樣,宛如是神仙偷得半日閑一樣。
  而李七夜喝著酒吃著茴香豆的時候,坐在掌櫃台後的老人一直在盯著李七夜看,他沒有多看孔雀明王一眼,隻是看著李七夜,似乎李七夜身上有什麼東西特別吸引他一樣。
  而李七夜卻是津津有味喝著酒,吃著茴香豆,沒有多看老人一眼。
  就在這個時候,外麵響起了一陣糟雜之聲,響起了一陣鬧騰之聲,接著,門口一暗,一群人魚貫而行走入小酒館。
  一口氣走入十幾個人,這本是讓小小的酒館擠得滿滿的,巨大的陰暗更是一下子籠罩著李七夜和孔雀明王了。
  孔雀明王一看這些一下子擠入小酒館的人,看他們身上的衣飾,不由暗暗吃驚,這是餘家的人。
  “四叔,就是這個小子。”此時,一個青年指著李七夜厲聲叫道。
  

Snap Time:2018-11-16 14:05:17  ExecTime: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