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566章 祠堂取寶

  中年漢子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說法,他不由搔了搔頭,張口欲言,最後又停下了,他也不知道說什麼好。ㄨ雜誌蟲ㄨ
  對於中年漢子來說,雖然他也常聽村的老人提起固尊,聽他們談及固尊,但是,他對於固尊知道得少之又少,隻知道固尊是鎮天海城中極為了不得的人物,村中的老人一直對於他著極大的戒備。
  “去點香吧。”在中年漢子不知道該如何說的時候,李七夜吩咐地說道。
  中年漢子回過神來,忙去取來香柱,點燃,然後遞到李七夜的手中。接過了香柱,李七夜雙手捧香,對著眼前眾多的靈牌拜了又拜,看著眼前這些已經褪去字跡的靈牌,他在心麵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歲月不易。
  最後,李七夜把所有的香柱插在了香爐之中,一根根香柱插在香爐之中,乃是青煙嫋嫋,慢慢飄浮起來的青煙宛如是一幅山水畫一樣,十分的朦朧,十分的渺遠,似乎這是用淡墨所描繪的一樣。
  看到嫋嫋升起的青煙宛形成了一幅山水畫,中年漢子看得都不由為之稱奇,他們村中的漁民每逢節日都會前來祠堂拜祭祖先,而且,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在香爐上插香柱,但是,人們從來沒有燒出這如山水畫一樣的嫋嫋青煙。
  看著眼前這一幅朦朧的山水畫,中年漢子看得都有些發呆,他覺得這朦朧的山水畫好像是活了過來,畫中的溪水在潺潺而流,畫中的樹枝隨風搖曳,畫中的牛羊緩緩行走……在這那之間,這畫中的所有事物都好像是活了過來一樣。
  “呼”的一聲,此時,李七夜張口,往這嫋嫋的青煙上吹了一口氣,在這瞬間,嫋嫋的青煙飄動起來,眨眼之間籠罩著眼前一排排的靈牌。
  “嗡”的一聲響起,當青煙籠罩著這一排排的靈牌之時,靈牌竟然亮了起來,浮現了一個個的符文,這些符文好像是有生命一樣,緩緩地從靈牌中飛了出來。
  眨眼之間,所有從靈牌中飛出來的符文聚集起來,懸浮在空中。看著這些如同有生命一樣遊動的符文聚集成了一個圓球,懸浮在空中,這讓中年漢子看得都不由覺得神奇。
  他自小在小海村長大,但是,從來不知道祠堂竟然有著這樣的玄機,這樣的一幕在他看來,那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錚”的一聲,就在所有的符文聚集成了一個圓球的時候,李七夜的命宮打開,一道法則宛如怒箭一樣射出,聽到“噗”的一聲,這道法則瞬間射穿了這個由許多符文所聚集的圓球。
  聽到“嘩啦”的一聲響起,被射穿的圓球就像是盛著清水的皮球一樣,圓球一下子被射穿,所有的符文就像清水一樣灑落在地上,濺落得到處都是。
  中年漢子看得都不由呆了一下,他都不知道如此好好的,為什麼要把這樣的一個圓球射穿。
  “嘩啦、嘩啦、嘩啦……”就在中年漢子一愕之時,一陣陣水聲響起,地湧金泉,一道金色的泉水從地下噴湧而起。
  看到地湧金泉,這讓中年漢子徹底地傻了眼了,他都不由仔細看地麵上,想看一下有沒有裂開縫隙。
  祠堂的地麵乃是用青磚鋪成,但是,此時地麵沒有任何裂縫,就這樣,金泉從地下噴湧而出,好像它就是這樣憑空冒出來一樣。
  在這個時候,噴湧出來的金泉托著一物,這件東西乃是用古銅所打造的,這件東西看起來怪怪的,它的模樣像是一個槍托,就是這樣看起來如槍托一樣的東西,有握把,有槍扣,看起來似乎這東西十分的詭異。
  至少中年漢子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模樣的東西。
  看到這件東西,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伸手把這件東西取了過來。“嘩啦”的一聲響起,當李七夜取走之件東西的時候,金泉一下子灑落在地上,眨眼之間消失不見,連一點水珠都沒有留下,好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這讓中年漢子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此時,李七夜取出了冥帝六輪筒,把槍托一樣的東西嵌在了深槽之上,聽到“喀嚓”的聲音響起,好像是有什麼被鎖定了一樣。
  此時,李七夜握著冥帝六輪筒,隻手緩緩舉起了它,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手中的冥帝六輪筒這才是真正完整的冥帝六輪筒。
  在李七夜手中的冥帝六輪筒,看起來像是一把手槍,十分詭異的手槍,槍管大到離譜,尺寸完全是不相匹配。
  “喀、喀、喀……”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手中的冥帝六輪筒身上的所有齒輪都轉動起來,當所有的齒輪轉動到了一定程度之後,由無數齒輪所拚湊成的六個大齒輪這才緩緩地轉動起來,隨著這六個大齒輪轉動,一陣十分有節奏的聲音響起,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上弦一樣,聽起來十分的奇妙。
  “神奇的煉造之術,在這樣的一個紀元,是沒有這種煉造之術的。”李七夜握著冥帝六輪筒,不由感慨地說道。
  李七夜手中的冥帝六輪筒,它不止是鑄造的材料極為驚天,鑄造的過程極為可怕,同時,冥帝六輪筒的鑄造之術並非是世間所有的煉造寶物兵器之術。
  可以說,這種鑄造之術並不存在於這個紀元之中,如果真的要追究這種鑄造之術的話,那麼,它則是出自於機界那個紀元的一種最頂尖的鑄造之術。
  可以說,這種鑄造之術也唯有李七夜精通,李七夜是經過了漫長的積累才掌握了這一門鑄造之術的。
  而眼前這件冥帝六輪筒就是這一門鑄造之術最高的成就,至少對於李七夜所掌握的這門鑄造之術而言是如此。
  聽著齒輪聲音,中年漢子都不由為之驚奇,說道:“這,這,這是什麼寶物?”
  “冥帝六輪筒,絕世無雙的寶物。”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多少年過去了,冥帝六輪筒終於出世了。
  中年漢子做夢都沒有想到,在他們的祠堂之中會藏著這樣的東西,現在看來,這樣的東西是等著李七夜來取了。
  “從來沒有世人見過這種神奇武器的威力呀。”李七夜輕輕地撫著冥帝六輪筒不由感慨地說道。
  此時李七夜都不由興趣十足,他還真的想試一試“冥帝六輪筒”的威力,當然了,想要試一試“冥帝六輪筒”的威力,那也必須遇到值得它出手的敵人才行,否則的話,那就太浪費了。
  畢竟,冥帝六輪筒隻能打出六輪,六輪之後,冥帝六輪筒就成為廢品,所以,沒有遇到值得出手的敵人,李七夜是不會用冥帝六輪筒的,它實在是太珍貴了。
  “希望當我離開的那一天,九界還有值得讓我試一試它威力的人。”李七夜不由露出濃濃的笑容,輕輕地撫著冥帝六輪筒。
  此時,李七夜還真的想看一看被冥帝六輪筒打中的人將會怎麼樣的一個下場。
  中年漢子雖然不認識李七夜,但是,當看到李七夜這濃濃的笑容之時,他不由毛骨悚然。
  最後,李七夜收起了手中的冥帝六輪筒,轉身就走。
  中年漢子回過神來,關好了大門,急忙地追上李七夜,忙是對李七夜說道:“你,你與神女是好朋友嗎?我,我聽神女說過你。”
  “是的。”李七夜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中年漢子此時不由搓了搓手,有些尷尬,但,不知道該怎麼樣開口。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放心吧,暫時而言,你們村的老人還死不了,紫翠凝也不會出什麼大事,沒有絕對掌控局勢之前,固尊是會給自己留後路的,他不隻是一隻老狐狸,還是一隻謹慎的老狐狸,每走一步都會給自己留條退路。”
  “我,我是想去鎮天海城看看,想知道老祖他們怎麼了,但,但我又要保護村子。”中年漢子漲紅了臉,他都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村麵的老祖去了那麼久,就算他再不懂事,也知道是出事了,但是,他又不能離開村子,隻能是在村子等著,隻能是心麵暗暗著急。
  “你去了也沒用。”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固尊這樣的人,焉是你一個小輩所能對付的。放心吧,既然我來了,自然會解決這一件事情。”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保證,中年漢子不由鬆了一口氣,雖然他不認識李七夜,但,聽過神女提過李七夜,所以,他不由相信李七夜。
  鬆了一口氣之後,中年漢子好奇地說道:“固尊有多強大呢?”
  中年漢子也曾不止一次聽到村中的老祖提起固尊,每每提起固尊的時候,村中的老祖對固尊都十分的警惕,所以,這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何止是強大。”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看著遠處,淡淡地笑著說道:“他天賦很高很高,甚至可以說,比起黑龍王來,他的天賦有過之而無不及。在今天,以他的天賦而言,隻怕少有人是他的對手。”
  

Snap Time:2018-11-20 05:49:20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