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550章 聞人世家的打算

  聞人綠蕊愕了一下之後,她回過神來,點頭說道:“臥龍大陸的二十八疆國都是在臥龍崖的管轄之下,包括了我們聞人家、東方家、鷹揚國這樣的小門小派。雜誌蟲”
  “二十八個疆國呀。”聽到這話,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說道:“看來臥龍崖的實力是有所提升嘛。”
  聞人綠蕊點頭說道:“自從中天龍皇掌執臥龍崖之後,臥龍崖就是蒸蒸日上,臥龍崖的力量掌執著整個臥龍大陸,特別是中天龍皇近年出關以來,更是名動整個人皇界,道行深不可測,北汪洋諸多大教傳承都為之佩服,與臥龍崖建交。”
  “中天龍皇?”李七夜聽到這話,頗為意外,說道:“中天龍皇是誰呀?”
  李七夜這樣說,這讓聞人綠蕊都十分奇怪地望著李七夜,因為不止是臥龍大陸,就是整個北汪洋的修士強者都聽過“中天龍皇”的威名,若是連“中天龍皇”的威名都不知道,那必定是一位完全沒有見過世麵的菜鳥。
  “中天龍皇就是臥龍崖的現任掌門。”回過神來之後,聞人綠蕊說道:“聽說中天龍皇的名字叫臥龍璿。”
  “臥龍璿”聽到這話,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莞爾一笑,說道:“中天龍皇,龍臥中天,的確是夠氣魄的。”
  “中天龍皇聲威極隆,有人說,中天龍皇乃是我們臥龍崖第一高手,當然是有氣魄。”聞人綠蕊頗為向往地說道:“中天龍皇乃是當世至尊,她與鎮天海城的鎮天神女號稱是北汪洋兩大絕世天才。在北汪洋,諸人都說,中天龍皇有問鼎天命的資格。”
  說以這,聞人綠蕊神態間不由露出向往神色,她也曾是渴望有一天自己能像中天龍皇、鎮天神女這一般發叱吒風雲,笑傲天下,如果她有了這樣的實力,那麼,她的命運就不需要別人來擺布了。
  可惜,聞人綠蕊隻能是在心麵想想而己,雖然說對於聞城的百姓和修士來說,他們聞人世家是個大家族,但是,與臥龍崖這樣的龐然大物相比起來,他們聞人世家隻不過是小門小戶而已。
  更何況,他們聞人世家的實力有限,而聞人綠蕊雖然資質還可以,比起真正的天才來,那是差得太遠了,所以,聞人綠蕊也知道,自己這一輩子也不可能成為中天龍皇這樣的存在,她也隻能是夢麵想想而已。
  “問鼎天命呀。”李七夜隻是笑了笑而己,沒有多說什麼。
  聞人綠蕊從自己的向往中回過神來,最後,她依然認真鄭重地說道:“李公子,現在你想逃走還來得及,否則以後你就再也沒有機會,我也隻能做到這一步了。”
  “不急,不急。”李七夜隨意地笑了一下,淡然地說道:“反正我現在也是左右沒事,湊湊熱鬧也好,我這個人一閑下來,就有點發慌。”
  李七夜這樣說聞人綠蕊也沒有辦法,最後她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她都不明白李七夜卷入這一場漩渦究竟圖謀什麼東西。
  最後,聞人綠蕊輕輕地歎息了一聲,帶著聞人懷玉離開了。
  聞人綠蕊帶著聞人懷玉離開之後,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看著窗外,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鎮天海城,這已經離他不遠了,在這個時候,他都不由想問自己,鎮天海城有沒有準備好迎接自己的命運。
  但是,當想到這一點的時候,李七夜又不免自問,自己是不是準備好了屠殺鎮天海城的時候了。
  當然,李七夜心麵很清楚,固尊這個人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他是撞破南牆不回頭,固尊絕對是不會放棄鎮天海城,也絕對不會放棄對於寶藏的垂涎!
  “小黑子,雖然你曾經向人承諾過,雖然你是保證過,但是,這一次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固尊敢有絲毫擋我的道,我照樣是殺無赦,我不能怪我不念你的情麵。”看著窗外,李七夜緩緩地說道:“雖然鎮天海城乃是你一生心血,也有著我的心血,但是,如果鎮天海城真的要擋我的道,那鎮天海城就必須飛灰煙滅,我不在乎屠光整個鎮天海城!”
  說到這,李七夜雙目看得很遠,看得很遠,平淡的目光變得深邃,變得冰冷,變得無情,不管是誰,如果此時能看到李七夜雙眸,一定會被他雙目中的無情嚇得屁滾尿流。
  “這一生,我不會為任何人讓道,萬古以來,也不允許別人跨越我的準則。”李七夜目光冰冷,緩緩地說道:“小黑子,這一生,你隻能企盼固尊那個蠢貨知進退,我恕赦他一次,已經是足夠破例了,已經是法外開恩了!”
  李七夜若是要入鎮天海城,他現在就能進去,不過,他並不急著進入鎮天海城,就如他所想的那樣,鎮天海城準備好了被屠殺的命運沒有?而他自己也是有沒有屠殺鎮天海城的心理準備!
  當然,屠殺,對於李七夜而言,那隻不過是小菜一碟而已,不值得一提,隻要他想要,屠殺鎮天海城,又有何難。
  不過,鎮天海城乃是黑龍王的一生心血,黑龍王一生也對他忠心耿耿,對他付出了極多,也正是因為如此,李七夜一直未對鎮天海城動手而己,否則的話,他早就掌執鎮天海城了。
  就如聞人綠蕊所說的那樣,在當天下午,聞人堅石再一次來了,這一次聞人堅石身後跟隨著兩個強者。
  “李兄,家父欲見見你。”聞人堅石對李七夜還是十分客氣,緩緩地對李七夜說道。
  “好,俗話說得好,醜媳婦終究是要見公婆的,我這個姑爺,也是應該見見嶽父大人了。”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然後站了起來。
  當李七夜站了起來之後,站在聞人堅石身後的兩位強者立即上前,他們兩個人立即按住了李七夜的雙手。
  “如果你們不把你們的狗爪拿開,信不信你們的狗爪掉在地上。”當兩個強者按住雙手的時候,李七夜平淡地看了兩位強者一眼。
  這兩位強者臉色一沉,正欲動怒,而聞人堅石立即打圓場說道:“放心吧,李兄是不會逃走的,如果他要走,也不會等到現在。”說到這,聞人堅石都含有深意地看了李七夜一眼。
  聞人堅石如此說,這兩位強者隻好是悻悻鬆手,站在李七夜的左右兩旁。
  “那就走吧。”李七夜輕鬆自在,悠閑地說道:“能見見嶽父大人,這也是一件好事。”
  最後,在兩位強者的護送下,在聞人堅石的帶領下,李七夜進入了一個大殿,見到了聞人世家的家主,也就是聞人綠蕊和聞人堅石的父親!
  把李七夜帶到之後,聞人堅石他們就退下了。
  聞人家主乃是一個看起來十分威嚴的老人,身穿大袍,坐在大師椅上,有著一家之主的威風。
  當李七夜進來之後,他的一雙老眼一直緊緊地盯著李七夜,他的一雙老眼似乎是十分的銳利,宛如是要把李七夜的肉從身上剜下來一樣。
  看到聞人家主緊緊地盯著自己,李七夜也毫不在乎,大馬金刀地坐了下來。
  “你叫什麼名字!”最終,聞人家主開口了,冷冷地說道,他的神態很冷,如果他不是保持一家之主的風度,還真讓人懷疑他是不是一見到李七夜就要把他的頭顱捏下來。
  當然,對於拐跑自己女兒的男人,聞人家主也的確是客氣不起來,不殺人這就已經說明他很仁慈了。
  “姓李,至於名字嘛,不說也罷。”李七夜坐在那,打量了一番四周,笑吟吟地說道。
  “好大的膽子,好大的口氣!”見到李七夜這樣的態度,聞人家主都忍不住發飆,厲喝地說道。
  “我一向是如此。”李七夜不在意,悠閑地一笑,說道:“如果你有話要說,那就盡管說吧,畢竟,我相信你還是不想殺我的,對於你們聞人家而言,留著我這條命,還是有用處的。”
  “你”聞人家主又氣又怒,不由怒視李七夜,他都不由握著拳頭,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如果不是留著李七夜的性命有用,他現在就要把李七夜殺了!
  最終,聞人家主深深地壓下了自己的怒氣,盯著李七夜好一會兒,說道:“的確是有幾分膽氣,這也難怪我的女兒會看上你!”
  聽到聞人家主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毫無疑問,聞人家主還不知道這麵的內幕。
  “但,你的膽氣是用錯地方了。”聞人家主冷冷地說道:“勾引我女兒,破壞聯姻,隻怕是你罪該萬死!誰都救不了你的小命!”
  “是嗎?”李七夜一點都無所謂,隨意地笑著說道。
  聞人家主看到依然是老神在在的李七夜,他都有些奇怪,都不知道這個小子是哪來的膽量,竟然一點都不吃驚,一點都不著急。
  “你所犯下的罪,乃是萬死難贖,我聞人世家不殺你,那是因為我們聞人世家仁慈,而我也可以不計較你所犯下的錯誤……”聞人家主緩緩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18 09:34:38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