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514章 風雲變

  這個被溪竹仙稱之為“枯木道友”的老人看起來平凡無奇,並沒有太多讓人關注的地方,完全讓人看不出他的強大。∮雜誌蟲∮
  但是,能讓溪竹仙這樣的存在稱之一聲“道友”,那絕對不是什麼平凡之輩。
  不過,這位老人實在是太過於普通了,在天靈界的許多大教傳承中的天鏡之前,很多人都認不出這個老人的來曆,很多人在心麵都在猜測,這個老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枯木神祖——”在一個帝統仙門的天鏡之前,終於有一位最古老的老祖認出了這位老人了,不由大吃一驚地說道。
  “枯木神祖是何方神聖?”晚輩聽到這樣的話,都不由向老祖請教地說道。
  “我上一個時代的無敵之輩。”這位老祖緩緩地說道:“傳言說,他是枯死的祖樹重生,帶著樹祖的前生記憶。”
  “從枯死的祖樹中重生,帶著樹祖的前生記憶?”聽到這樣的話,晚輩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說道:“那豈不就是樹祖再活一世。”
  “傳言是如此,不知道是真是假。”這位老祖喃喃地說道:“唯一可惜的是,有傳言說,在他的那個時代,他是差點成了樹祖,後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沒有成功。”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在天鏡之前,一些古老的老祖也認出了枯木神祖的來曆,很多人都不由大呼一驚。
  雙帝之子的確是了不得呀,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就拉來了另外一個重磅人物,他的人脈的確是夠廣的。
  正如他在此之前跟李七夜所說的那樣,若是他為李七夜護道,那就不止是護道那麼簡單,他有著別人所給不了的優勢,他能為李七夜拉攏大量的資源和人脈。
  今天看來,雙帝之子這話也並非是信口開河,他的確是有著這樣的實力。
  不過,想一下也不奇怪,雙帝之子他畢竟是仙帝和樹祖的兒子,憑著他的出身,那是十分的高貴,在那個時代所碩存的無敵之輩,隻怕都與他有幾分的交情。
  “還差一個。”就算是雙帝之子把枯木神祖拉來,李七夜也沒有在意,依然高坐九天,依然沒有多看枯木神祖一眼。
  李七夜從始至終都沒有看枯木神祖一眼,這讓枯木神祖雙目一寒,當他的目光一寒之時,乃是星光璀璨,一下子點亮了整個世界一樣。
  不過,枯木神祖雙目一寒之後,又收起了璀璨的星光,又恢複了平淡無奇的模樣。
  “轟——”的一聲,在李七夜話剛落下之後,一聲巨響,浪擊九天,在此時,一艘巨船降入茫茫大海之中,擊起了萬丈巨浪。
  這一艘巨船正是海螺號,當海螺號在茫茫大海中行駛之時,就像是一塊巨大無比的大陸在海上飄泊。
  此時,海螺號中踏出一個人,這正是淩風雲,淩風雲一步大跨出,便是一方天地,他一步便可跨越一個汪洋。
  而且,他一步跨越一個汪洋,是十分的隨意輕鬆,甚至說得上是閑庭信步,似乎他並非是將要上戰場一樣。
  淩風雲起步跨來,便是風雲湧動,便是天地為驚,日月為之退避,星辰為之傾斜。
  當淩風雲一步一步地往碎辰崖走去的時候,所有人都感覺整個天靈界為之移動一樣,此時,好像不是淩風雲在動,而是天靈界在動,是整個碎辰崖往淩風雲走動。
  這樣的一種錯覺讓關注淩風雲的許多修士強者一時之間都頭昏目眩,不敢再多去看淩風雲。
  “淩風雲太強大了。”連老祖都不由驚歎一聲,淩風雲隻是行走而己,還沒有出手,就足可以讓無數的修士強者頭昏目眩,甚至是倒在地上,如果他一出手,那還了得,那豈不是一出手便可以斬殺眾生。
  淩風雲跨步往碎辰崖而去,海螺號乃是遠遠地跟著,海螺號不止是可以在汪洋大海中行駛,而且還可以在天空上飛馳。
  如此巨大的海螺號在天空中飛馳的時候,速度極為驚人,若是把它當作是飛行寶物的話,那麼它絕對是天靈界屈指可數的極速飛行寶物。
  當淩風雲跨入了碎辰崖之後,海螺號這才停了下來,在離碎辰崖很遠的地方暸望著。
  “海螺號這是讓天下人知道他們的立場,也是讓天下人知道,他們海螺號有淩風雲為他們撐腰,他們是要樹立起無敵的神威。”海螺號親自出場,老一輩都明白海螺號的意圖。
  畢竟,李七夜斬殺了海螺帝王之後,海螺帝王之後,海螺號損失太大了,他們必須重樹神威,否則,天靈界必會有很多大教傳承對他們海螺號垂涎三尺,說不定會把他們的海螺號瓜分了。
  當淩風雲抵達了碎辰崖之後,一時之間,天地寂靜,六大無敵的存在瞬間形成了犄角,對李七夜形成了圍攻之勢。
  神夢天、暗黑祖王、雙帝之子、枯木神祖、溪竹仙、淩風雲,六大無敵存在站在碎辰崖六方之時,他們就像是六尊神魔一樣屹立在那,他們就像是化作了永遠無法跨越的魔嶽,在他們的麵前,不管是誰都難於越雷池半步!
  一時之間,天地寂靜,整個天靈界的無數修士都不由為之屏住了呼吸,在天鏡之前,無數大教傳承的強者和老祖都不由一顆心懸在了嗓子之下,所有人都明白,這一場戰爭不論是誰勝誰負,這都將會改變整個天靈界的格局,甚至將會改變天靈界的命運。
  此時,在碎辰崖之外,有一些人影是欲隱欲現,這些欲隱欲現的人影乃是離碎辰崖很遠,他們都全部遮蔽了自己的氣息和血氣。
  這些都是趕來現場觀看的強者,真正的強者,這樣的戰爭,唯有在現場觀看才能有所收獲,才能體會一招一式的威力,才能看清一靜一動的變化!
  當然,夠資格來現場觀看的,那都是天靈界最強大的存在,神皇隻不過是入門級別而己,這樣級別的戰鬥,想真正體味到其中的玄妙,從其中有所收獲,至少是極道神皇才行。
  沒有極道神皇這樣的水準,是無法從戰鬥對方雙方的一招一式之中參悟玄機,是無法從其中有所收獲,畢竟,沒有到達這樣的境界,不要說是參悟雙方招式的玄妙,甚至有可能連雙方出手的速度都看不清楚。
  對於一些塵封老祖來說,他們不會輕易出世,但是,這級別的戰爭,實為罕見,就算一些塵封的老祖也忍不住出世,親自到場來看一看。
  此時,在碎辰崖之上,天地變得無比的寂靜,神夢天、溪竹仙、淩風雲他們都是目光鎖住了李七夜,雖然說,他們都沒有動手,但是,他們的目光是十分可怕,他們的目光就是有著無上的神威。
  在被六大無敵存在的目光鎖定之下,換作是其他的人,隻怕是早就尿褲子了,李七夜依然是高坐九天,依然是風輕雲淡,依然是從容不迫,依然是靜看雲卷雲舒。
  一時之間,整個天靈界都靜到了極點,似乎整個天靈界都隻剩下了心跳之聲,在整個天靈界,似乎風都停下來了,海浪也平靜了,時間也停止了。
  “年輕人,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至少我年少之時,還沒有這樣的霸道。”看著李七夜高坐九天,淩風雲緩緩地說道。
  “這談不上勇氣。”李七夜高坐九天,隨意地說道:“在我眼中你們與死人差不了多不少,土雞瓦狗而已,何足讓我驚容?”
  李七夜這話一出,溪竹仙他們冷視李七夜,雙目露出了可怕的殺意。
  至於天鏡之前觀看的許多修士強者,也唯有苦笑了一下,李七夜的霸道和囂張,那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見過李七夜的人都知道,一直以來李七夜都是如此的霸道囂張,不論是對於誰都是如此。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淩風雲也沒有動怒,反而是大笑地說道:“了不起,後生可畏,如此年紀輕輕,就擁有如此的成就,能如高傲,也不怪你。可惜,你是差了一點火候與智慧,明智之人,都應該知道如何選擇。”
  “明智之人?”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不由說道:“還真有意思,我倒想聽聽你這樣的明智之人是如何的選擇。”
  淩風雲看著李七夜,緩緩地說道:“萬古以來,隻怕你是唯一一個修練十三命宮的人,如果你熬過了今天的這一道坎,隻怕這一個時代仙帝是非你莫屬。我這個人也是一個愛才之人,這並非是我有意與你為敵,但,你殺了海螺號的人,應該給海螺號一個交待。”
  “是嗎?”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隨意地說道:“這麼說來,你是有心議和了。”
  “議和倒不至於。”淩風雲笑了一下,說道:“不過,見你如此絕世無雙的成就,見你霸道無敵的勇氣,我倒是動了愛才之心,如此絕世的天才,今天在此殞落,那實在是可惜了。天靈界能出這樣的一個人才,應該成為仙帝,而不是就此隕落。”
  聽到淩風雲突然如此改變態度,這讓很多人都大吃一驚,特別是坐於天鏡之前的無數修士強者。
  

Snap Time:2018-11-21 01:34:07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