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506章 往事難回首

  在眾人議論之時,李七夜帶著蘇雍皇已經回到了真武島了,對於李七夜的凱旋歸來,這已經是在澹台若南的意料之中了。♀雜$誌$蟲♀
  “少爺不出手則矣,一出手必是驚天。”見到李七夜之後,澹台若南笑著說道。
  一舉屠滅夢鎮天他們,此乃是澹台若南的意料之中,沒有什麼好驚訝的,澹台若南清楚得很,對於她公子爺而言,夢鎮天他們這樣的存在,那隻不過是開胃小菜而已,不值得一提。
  “小打小鬧而己。”李七夜隨意地笑著說道:“連橫擊仙帝的存在都未出手,想真正的熱熱身都沒有,更別說是大幹一場了。”
  如果有外人聽到他們兩個人的對話,一定會被嚇得發懵,屠殺夢鎮天他們這樣的存在那都隻是小打小鬧,那真正的大幹一場,那是怎麼樣的一場戰爭呢。
  “論真正的橫擊仙帝,天靈界還真有三五個,隻怕這幾個人多多少少都聽過少爺的事跡,少爺若是在天靈界,隻怕給他們十個膽都不敢露臉,至於其他的所謂橫擊仙帝的存在,那隻不過是浪得虛名而已。”澹台若南也笑了笑,說道。
  對於許多世人來說,能與仙帝交手一二百招,那就談得上是橫擊仙帝的存在了,在仙帝手中一二百招才敗下來,這已經是足夠無敵了,世間的其他神皇難於與之爭鋒了。
  不過,對於李七夜和澹台若南他們來說,他們對於橫擊仙帝的定義則就是不一樣了,他們對於橫擊仙帝的標準就更高了。
  “海螺號還是能拉一個人的。”李七夜隨意一笑,說道:“無所謂了,他們要來清算就早點來清算吧,我也好一一把他們屠幹淨,這也算是在臨走之前作一個清算吧。”說到這,他望著遠處,望著朦朧的神樹嶺。
  李七夜說得很隨意,也沒有放在心上,澹台若南也明白公子爺的確是沒把這些人放在心上。
  “少爺心有所慮?”見李七夜望著神樹嶺久久不說話,澹台若南輕輕地說道。
  澹台若南跟隨了李七夜那麼久,她是李七夜的心腹,她比外人更了解他。在澹台若南看來,一般的人與物,根本就不會讓她公子爺上心。
  “有些後手沒用上呀,讓人為之遺憾。”過了好一會兒,李七夜笑著說道。
  “少爺想等更驚天的人物出手嗎?”澹台若南也與李七夜並肩而站,看著朧朦的神樹嶺,不由說道。
  “餘者碌碌而己,何足為道,那些人想來就來吧,我要掃平他們,又不是什麼難事。”李七夜隨意地說道:“我等的是神樹嶺,不過,看來是沒有什麼好折騰了,我進了內世界,帶走了一些東西,現在又拿了輪回九葉草,神樹嶺依然寂靜。”
  “或者是懾於少爺的威名。”澹台若南不由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或者是,或者也不是,雖然說骨海、神樹嶺我都是折騰過幾次,想要它們低頭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這一次我來,倒是希望能折騰一番,現在看來,都保持沉默。”
  “這是養精蓄銳,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也不願意與少爺為敵。”澹台若南也明白這麵的玄機。
  “是,越是如此,這說明將近來臨了,天靈界的大災難將近了。”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澹台若南沉默了一下,輕輕地說道:“少爺打算掀翻神樹嶺嗎?或者來一次橫推,直犁黃庭?”
  “不。”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倒是想談一談,比起骨海來,我更願意與神樹嶺談一談。”
  “這不是少爺的風格呀。”李七夜這樣的話讓澹台若南不由為之意外,驚訝地說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笑著說道:“若南呀,你這樣一說,好像我天生是戰爭狂人一樣,雖然我也是喜歡打打殺殺,但是,偶爾有時候我也樂意坐下來談談的,有一些事情,大家能坐下來談一談,如果能談得攏,又何樂而不為呢,如果談不成,大家也沒有什麼損失。”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澹台若南抿嘴輕笑,過了好一會兒,她這才輕輕地說道:“少爺不是輕易與別人和談的人,再說,少爺該開戰的也開戰過了,少爺真的下了決心,那也是能直犁黃庭。”
  “如果為了我自己,我倒無所謂了,要戰,那就開戰吧,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這一次,我的確是想談一談。我了解神樹嶺,但,更了解骨海。如果真的那天到來,天靈界必將是血海滔天,到了那一步,說不定魅靈、樹族、海妖都會走向滅族的道路。”
  “少爺擔心我嗎?”聽到了李七夜這一席話,澹台若南不由輕輕地說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撫著她的秀發,說道:“我從來不擔心你,以你的實力,如果你真的想要走,那怕是大災難時代來臨,你也是能離開的。但,你是不會走的,我知道,如果你想要走的話,絕對不會是在大災難來臨之時離開。”
  對於李七夜的話,澹台若南沉默著,正如公子爺所說的那樣,就算她真的要離開來,那也絕對不會是大災難來臨的時候離開。
  “我認識的澹台若南,一直以來都是迎難而上,一直以來都是勇於搏鬥,心無畏懼。”說到這,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心麵十分的感慨。
  “少爺如此誇我,這已經足夠了。”澹台若南輕輕地說道,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苦笑了一下,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我是留下了一些東西,留下了一些後手,或者未來能助你一臂之力。隻可惜,在這樣的艱難時代我幫不了你什麼,不能為你掃平道路,不能為你撐起這片天空。”
  “不”澹台若南不由緊緊地握住李七夜的手,與他五指相扣,望著李七夜,十分認真地說道:“少爺為我做得已經夠多了,雖然世人都認為我天賦極高,但是,沒有少爺,也沒有我今天的成就……”
  “……再說,這一切都不怪少爺,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少爺曾經了我更好的路去走,少爺甚至是為我鋪平了大道,為我掃道了通往仙帝之路的障礙,隻可惜,是我辜負了少爺的期望,是我自己選擇留下的。”說到這,那怕是澹台若南這樣的奇女子心麵也不由為之悵然,心麵也都不由有些黯然。
  在很久以前,在明仁仙帝時代結束之後,對於澹台若南而言,她有著很多的選擇,因為她斬了血統,她完全可以離開天靈界,完全可以一去不返。
  在那個時代,她可能選擇成為仙帝,若是在那樣的一個時代,她真的選擇走仙帝這一條道路的話,她也必能成為仙帝。
  在後來的時代中,她也可以選擇跟隨公子爺登上九天十地,登上那眾神諸帝的世界。
  但是,不管是哪一條路,她都沒有選擇,最終她選擇了留在了天靈界,這是最不可能的選擇,也是她父親最不希望她走這一條路,但,最後她依然是選擇了這一條路。
  “一直以來,少爺為我做得已經夠多了。”澹台若南輕輕地說道:“少爺並不欠我,相反,是我欠少爺的,我知道,少爺曾希望我有一天能成為仙帝,甚至少爺已經為我準備好了,等著我踏上這一條道路的那麼一天,可惜,我辜負了少爺的期待。”
  李七夜看著澹台若南,最後,他隻好苦笑了一下,有些無奈地說道:“你的確是不欠我,隻可惜,我也不能勉強你。就像當年的洞庭湖諸位先賢一樣,他們也有著很多的選擇,他們可以在九界之中選擇更肥沃的土地作為祖地,但是,他們也像你一樣,最終還是選擇留在了天靈界……”
  “……這是你的選擇,這也是他們的選擇,雖然說,我可以命令你們,但,我不能勉強你們,這是你們的追求,這是你們念想。走到最後,你們依然想為這片天地做點什麼,為這片天地留下一點什麼,你們熱愛著這片土地,你們都不希望在有一天整個天靈界灰飛煙滅。”說到這,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這也不止有我一個人是這樣選擇。”澹台若南輕輕地說道:“曾經有過很多人選擇過,為了天靈界,曾經是有很多人奮鬥過,有仙帝為之一次又一次的征戰,有樹祖一次又一次的爭取,也有海神一次又一次的妥協!仙帝作過選擇,海神、樹祖他們也一樣做過選擇,對於樹祖和海神而言,那怕他們身不由己,但是,他們都想為這片天地爭取著最後的一線希望……”
  “……雖然說,我父親並不希望我這樣做,他也不希望我留下,但是,我是真武海神的女兒,我應該擔當起這個責任,熱愛這片大地也好,為了真武島也好,為了海妖也好,所以我希望自己能盡綿薄之力。我父親作為海神,他能麵對一切,我作為他的女兒,也不會有辱他一生的威名。”說到這,澹台若南十分的感慨。
  PS:澹台若南的美圖,已請畫師畫出哦,發布在了公眾號上,大家微信搜索公眾號“蕭府軍團”或者“xiao657270452”,添加關注之後,回複“澹台若南”,即可看到人物圖。
  

Snap Time:2018-11-16 18:28:30  ExecTime:0.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