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481章 白袍戰將

  擋在雪穀入口處的是一個中年漢子,這個中年漢子乃是一身白袍,他坐於雪穀入口。∥雜×誌×蟲∥
  這個中年漢子身上沒有散發出驚天動地的氣息,他身上的一身白袍十分的簡潔,就是這樣簡潔的白袍穿在他身上,讓他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似乎,穿在他身上的不是白袍,而是戰衣。
  此時,不是白袍襯托了他的氣質,而是他的氣質渲染了白袍,這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像是一個身穿戰衣的戰將!
  這個身穿白袍的中年漢子坐於入口,他膝間橫著一把長槍,就是這樣的一把長槍一橫,就像是一條山脈亙橫於雪穀入口一樣,讓誰都不敢跨越半步。
  這個白袍中年漢子,那可是威名赫赫之輩,他是夢鎮天的徒弟,也是夢鎮天的首徒,他在很小的時候就追隨著夢鎮天了,跟隨著夢鎮天經曆了無數風雨,也是見證了夢鎮天一生的榮耀!所以,他十分受夢鎮天的器重,他統領著夢鎮天的軍團,出任鎮天軍團的軍團長!
  中年漢子人稱白袍戰將,他不止是因為自小就跟隨著夢鎮天從而受夢鎮天的器重,事實上,他的天賦極高,在夢鎮天威懾天下之時,他也跟隨著名揚天下了。
  有傳言說,現在的白袍戰將已經是一位極道神皇了,這已經是一般神皇的巔峰了,到了這一境界,想再進一步,那就必須打破大道的枷鎖,走到這個境界的話,那就將成為橫世神皇。
  一旦成為橫世神皇,那就是意味著跨越了神皇這一道坎,雖然同樣為神皇,但是,事實上極道神皇和橫世神皇有著很大的差距。
  而且,一旦成為極道神皇,那就將意味著有機會追趕仙帝的腳步!
  在天靈界,曾經有人說過。若是白袍戰將走蒼天道的話,說不定未來他有一天能追趕上他師父夢鎮天,甚至有機會有一天與他師父夢鎮天爭奪天命。
  不過,有傳言說白袍戰將對他師父夢鎮天是忠心耿耿。他師父未成為仙帝,他就走大世道,他是他師父夢鎮天身後最強大有力的支援,不論什麼時候,隻要夢鎮天需要他的時候。他都會及時出現!
  一直以來,白袍戰將坐鎮神夢天,不論是夢鎮天在世間的時候,還是塵封錯代的時候,他一直以來都是神夢天的中流砥柱,而且,在平日白袍戰將很少離開過神夢天,但是,這一次他卻出現在了這,這是有著不一樣的意義!
  今天白袍戰將坐在雪穀入口。不允許任何人進去,雖然所有人都想跟著進去,想跳躍到下一個大域,但是,白袍戰將擋在這,任何人都無可奈何。
  不論是誰,想硬闖的話,那都必須掂量掂量一下自己,早就有人傳言說白袍戰將是一位極道神皇,試想一下。與一位極道神皇為敵,不論是誰,那都必須掂量掂量一下自己是不是夠資格。
  更何況,白袍戰將可不是代表著他自己一個人。現在他獨自擋在了這,那就將意味著,他是得到了夢鎮天的許可,甚至可以說這是夢鎮天的命令。
  這就意味著,白袍戰將身後有著夢鎮天、暗黑古王子、海螺帝王這樣的至尊強者,誰人敢與這樣的龐然大物為敵?
  正是因為白袍戰爭擋在了這雪穀入口。這讓所有人都猜得到,跳躍過了這一個大域,隻怕就是輪回穀的盡頭了,那將能抵達長生仙藥生長之處。
  大家都明白能抵達長生仙藥這將是意味著什麼,這是無價之寶,不論是誰都會垂涎三尺,對於無數修士強者來說,就算是得不到長生仙藥,那怕是得到一片長生仙藥的葉子或者是一長生仙藥所生長的泥土,這都說不定是終生受益。
  現在白袍戰將擋住了入口,這就意味著夢鎮天他們想獨吞長生仙藥,不想讓任何人染指,雖然大家對於夢鎮天他們這樣的做法不滿意,但是,也無可奈何。
  不過,現在李七夜的到來,頓時讓被擋在入口處的修士強者都一下子看到了希望,都覺得機會來了。
  所有人都知道,第一凶人與夢鎮天是死對頭,白袍戰將敢擋入住口,第一凶人肯定是不會幹的,以第一凶人的囂張與凶猛,他絕對會斬了白袍戰將,一口氣殺了進去。
  所以,一時之間所有人都讓出一條來路,讓李七夜過去,所有停留在這的修士強者都不由為之躍躍欲試,大家都等著第一凶人斬了白袍戰將之後,好跟著衝進去。
  對於在場的修士強者來說,就算他們不能得到長生仙藥,但是,至少也渴望能看上一眼,這一輩子若是能看上一眼長生仙藥,那也足夠成為談資了。
  “第一凶人一出手,誰人能擋。”看著李七夜走了上來,有人不由低聲地說道,甚至是有幾分興奮,連魅靈都不例外。
  若是在以前,天靈界又有誰願意去看好一個人族呢,更別說是與已經是極道神皇的白袍戰將為敵了。
  現在時代不一樣了,雖然李七夜是一個人族,但是,現在他的凶焰之盛,可謂是無可匹敵,一時之間,讓天靈界有著不少修士看好李七夜這個人族,而且這麵有著不少是魅靈一族的修士。
  甚至連一直仇視李七夜的海妖,到了現在,都有一些海妖開始轉變了態度,開始看好李七夜,成為李七夜的擁躉,認為李七夜會有機會成為仙帝。
  這也不怪天靈界的修士態度在改變,連摘月仙子、真武神女都看好李七夜,這又怎麼不讓很多修士開始看好李七夜,甚至認為他絕對是能打敗夢鎮天的。
  這就是修士界的殘酷,隻要你強大到了可以鎮壓九天十地,就算在以前有多少人唾罵你,但是,當你站在巔峰之上的時候,將會有很多人崇拜你,甚至這些人有可能曾經是唾罵過你的人!
  此時,一雙雙睛眼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大家都渴望著李七夜與白袍戰將大戰一場,都等著李七夜把白袍戰將斬下馬的那一刻。
  李七夜走上前去,看了一眼擋在雪穀入口的白袍戰將一眼,淡淡地說道:“好狗不擋路,讓開吧。”
  “霸氣——”李七夜這樣一說,立即有修士暗暗地讚了一口。現在不一樣了,換作以前,絕對有人暗罵李七夜狂妄無敵,現在不論李七夜如何做,在不少修士強者看來都是理所當然的了,都是霸氣十足的了。
  李七夜這話一出,白袍戰將雙目瞬間是光芒一聚,十分的奪目,宛如是夜空中的晨星一樣。
  白袍戰將也沒有發怒,他隻是冷冷地說道:“我有令在身,任何人都不得跨越這半步,否則,後果自負!”
  說出這樣的話來,白袍戰將也是自信十足,姿態高冷,不過,作為極道神皇的他,絕對有著資格去高冷,一尊極道神皇,不論是放在哪一個時代,不論是在什麼地方,都是一尊讓人敬畏的存在。
  舉世之間,能打敗極道神皇的存在並不多,也就是那麼寥寥無幾的幾個人而己。
  “我沒有那個閑情跟你閑扯。”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要麼現在給我滾到一邊去,要麼我把你的頭顱掛在穀口上。”
  “不愧是未來仙帝。”李七夜如此的囂張霸道,有人不由暗暗地豎起了大拇指。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頓時讓白袍戰將臉色大變,他一下子站了起來,冷冷地說道:“李七夜,你大名我已經久聞,也好,今日我就領教領教你的高招,看是否名副其實!”
  白袍戰將一站起來,他筆直的身體就像是標杆一樣,腰板挺得筆直,整個人強勁有力,宛如是一張滿弦待發的長弓。
  就在這那之間,白袍戰將乃是長槍在手,當他長槍在手這一瞬間,他整個人宛如是變了一樣,瞬間是戰意激昂,在這石火電光之間,他身上的戰意就像是一股旋風一樣在他的周身旋轉,似乎他的戰意可以撕碎眼前的一切。
  那怕是此時此刻,白袍戰將依然是沒有衝天的血氣,也沒有耀眼璀璨的神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隻有戰意,一股勇往直前的戰意,一股無所畏懼的戰意,一股一戰到底的戰意!
  當白袍戰將身上散發出了這一股戰意之時,在場的修士強者都紛紛後退,因為白袍戰將的戰意讓所有人都感到發怵,心麵不由打了一個哆嗦。
  “有意思,比起你師父來更有意思。”看了一眼全身戰意高昂的白袍戰將,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笑了一下,隨意地說道:“也罷,既然你自尋死路,那我就成全你!”
  白袍戰將手中的長槍緩緩地抬了起來,直指李七夜,冷聲地說道:“出手吧,若是你打敗了我,便可以從我屍體踏過去,否則,休想跨越這半步!”
  “有誌氣,有魄力。”李七夜笑了起來,撫掌笑著說道:“我倒要看一下你比起你師父來能強幾分,可別太讓我失望了。”
  見到雙方劍張弩拔,一時之間在場的所有修士強者都不由為之屏著呼吸。(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6 22:22:22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