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1456章 遮海天子

  李七夜與七海女武神相談了很久,最後,七海女武神離開之時神態完全不一樣。雜√誌√蟲
  “自大王,你與七海女武神都談些什麼?”七海女武神離開之後,葉小小都不由為之好奇,他們兩個一談就是好幾天,這不是一般的談話。
  看著葉小小那好奇的神態,李七夜眨了眨眼睛,笑著說道:“孤男寡女的,你覺得能談些什麼呢?”
  “呸,呸,呸……”葉小小立即粉臉兒一紅,狠狠地踩了李七夜一腳,說道:“死色狼,死變態,看本姑娘怎麼收拾你……”
  “小丫頭,你想到哪去了。”見到葉小小要發飆的模樣,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悠閑地說道:“我們所談的可是正經事,隻有心有齷齪的人才會想一些不正經的事情。”
  “你再說一遍試試,你再說一遍。”被李七夜如此的調侃,葉小小立即發飆,雙手叉著小蠻腰,凶巴巴地說道。
  看到葉小小這小辣椒的模樣,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他不由看著外麵的天空,雖然說神樹城十分的熱鬧,但是,在他看來,此時的天空是那麼的寂靜,是那麼的落寂。
  “你們都收拾收拾,我們也該啟程的時候了。”李七夜最後輕輕地歎息一聲,打算離開神樹城,去與蘇雍皇匯合。
  “不等人了嗎?”葉小小見到李七夜那落寞的神態,不由說道:“要不,我們再等等。”
  葉小小也不知道李七夜等的是誰,但是,像李七夜這種風雲不驚的人竟然會露出這樣的神態,這就意味著他要等的人對於他來說是有著非凡的意義。
  “算了。”李七夜輕輕歎息一聲,說道:“世間有些事情是無法強求的,人生總會帶著一些遺憾離開,月有陰晴圓缺,此乃是人之常情。”
  葉小小默默地點了點頭,不再追問。她與司馬玉劍收拾了一番,打算跟隨李七夜離開。
  就在李七夜打算離開的瞬間,突然間,他心麵一動。眼皮跳了一下,一股血氣湧動,這瞬間,讓李七夜目光一寒。
  “我們走——”李七夜雙目一寒,立即動身。說道:“我們去救人——”
  “救人,救誰?”葉小小為之一愕,不由問道。
  李七夜沒說,轉身就走,葉小小和司馬玉劍不敢怠慢,立即跟著李七夜而去。
  李七夜走得很快,他怕葉小小和司馬玉劍跟不上來,索性左右各一個,拉著她們兩個人瞬間跨越虛空而去。
  在神樹嶺的深處,有不少強大的修士在此冒險。大家都是尋找傳言中的長生仙藥而來,當然,對於前來神樹嶺深處冒險的強者來說,就算是沒有找到長生仙藥了,但是,順手能挖一些珍貴的靈藥丹草,那也是不枉來一趟神樹嶺。
  越是往神樹嶺深處而去,危險就越大,但是,在神樹嶺的深處。誘惑太大了,大家不止被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長生仙藥所吸引,同時,神樹嶺深處生長著許多百萬年藥齡的靈藥丹草。所以,就算是沒有長生仙藥,這些珍貴無比的靈藥丹草也一樣吸引著強者前來冒險。
  神樹嶺乃是十二葬地之一,它的凶險並非是浪得虛名,在這不止是有種子這樣的危險,還有許多讓人畏懼的凶險。比如說神出鬼沒的凶獸,比如說會吃人、會想人中毒的凶樹惡藤……等等。
  來到神樹嶺冒險的強者,除了有一些是死無葬身之地、屍骨不存之外,更多的修士慘死在神樹嶺之後,都會被種子占據身體,蛻變成了樹人。
  事實上,對於這樣的蛻變,對於很多修士來說是難於接受的,畢竟身體被人占據,從此變成了另一個種族,許多人都會覺得毛骨悚然,所以,有一些強者在來冒險的時候,見到自己同伴被占據了身體,蛻變樹人,他們是直接把自己同伴毀滅。
  “砰、砰、砰……”就在這個時候,在神樹嶺深處的某一個地方,發生了一場劇戰。
  在那,有一個女子苦苦支撐著,這個女子全身是太陽精火衝天而起,一輪輪的太陽在她的周身沉浮,她整個人在太陽精火的籠罩之下,變得光芒奪目,宛如是太陽女神一樣。
  這個女子雍容華貴,氣勢逼人,她全身沉浮著一輪輪的太陽,這讓她更顯得威嚴高貴,有著威不可侵的氣勢。
  不過,此時此刻,該女子受到了重傷,盡管她傷勢不輕,她依然是邊退邊戰,那怕是敵人十分的強勢,她依然是無所懼。
  “給我滾出來——”就在這個時候,這個女子長嘯一聲,太陽精火咆哮,化作了一條巨大的火龍,在火龍的咆哮之中,她直轟向虛空的某一個位置。
  “轟——”的一聲巨響,太陽精火所化的巨龍,瞬間把這個方位的虛空轟碎,出現了一個可怕的黑洞。
  “砰——”的一聲,但是,就在這一擊結束瞬間,不知道從哪冒出了一個人,出手鎮殺,一擊直取這個女子。
  這個女子反應極快,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反手一招便是一輪輪太陽轟去,但是,依然是慢一半拍,聽到“砰”的一聲,整個人被擊得飛了出去,吐了一口鮮血。
  這個突然不知道從何處冒了出來的男子又在瞬間消失,當他再一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站在高空之上。
  這個男子乃是一個青年,他站在高空之上的時候,宛如是與虛空融為一體,他站在那,好像是被雲霧遮住了真麵目,讓人無法看出他的真容。當他往高空一站之時,宛如他就是空間之主,他掌執了這一片空間,在這樣的一片空間之中,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遮海天子的虛無體的確是可怕呀,他不止是可以遮蔽一切,而且他是無所不在。”看到站在天空上的青年,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這樣的一場戰鬥已經是續持了有一段時間了,這樣的一場戰鬥吸引了不少在神樹嶺尋找靈藥丹草修士的目光。
  “其實那個姑娘的太陽體也是一樣強大,隻可惜,她受到了神止洲的可怕壓製,否則,孰強孰弱還說不準呢。”有老一輩強者目光毒辣,看出麵的玄機,說道。
  “這個女子是何人呀?”很多人都不認識這個女子,十分意外,十分吃驚,說道:“在神止洲的壓製之下,她都依然能撐得住遮海天子的追殺,若是她不受神止洲的壓製,那隻怕是能與遮海天子一爭高下。如此強大的女子,為何會一直默默無聞呢?”
  “姑娘,你是逃不掉的了,神止洲浩大,你想逃出去,隻怕是癡人做夢。”遮海天子站在高空之上,他冷視著女子,冷冷地說道:“姑娘識相的話,交出那張圖,我也不為難姑娘你。”
  大家不認識眼前這位女子,更不知道遮海天子所說的那張圖是什麼,不過,能讓遮海天子一路追殺下來,這就說明這張圖是十分的珍貴,十分的了不得。
  “做你的春秋大夢。”女子雖然受傷,站了起來,冷冷地說道。就算在如此的劣勢之下,她依然是氣勢如虹,依然是貴胄無雙。
  “既然姑娘如此執迷不悟,那就莫怪本座下辣手了。”遮海天子雙目一寒,露出了殺機,冷冷地說道:“與我海螺號為敵,那是自討苦吃!”
  “海螺號算什麼東西。”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緩緩的聲音響起,一個男子帶著兩個女子踏空而至。
  “第一凶人來了。”看到踏空而來的男子,不知道誰人尖叫一聲,駭然失色。
  “凶人又來了。”看到李七夜的到來,許多強者紛紛退避三舍,不敢靠近,事實上,很多人看到第一凶人來了,心麵就打了一個哆嗦,知道不好的事情又發生了。
  李七夜到來之後,頓時讓站在虛空上的遮海天子目光一寒,他冷冷地盯著李七夜。
  看到李七夜的到來,受傷的女子鬆了一口氣,她不是別人,正是先李七夜一步來到神止洲的蘇雍皇。
  “李七夜——”看著李七夜,遮海天子的目光寒冷,他冷冷地說道:“你與我海螺號的恩怨,我海螺號遲早有一天會與你清算,但是,今天此事,你最好莫插手,否則……”
  “否則你妹——”話一落下,“砰”的一聲,一腳踏下,鎮壓諸天十地,遮海天子反擊都來不及,被一腳踹落,“轟”的一聲巨響,他的身體撞擊在地上,撞出了一個沉坑,撞得他鮮血狂噴。
  在這那之間,李七夜瞬間了出現在了遮海天子的身後,以最絕無倫比的速度瞬間把遮海天子踹下了天空,一腳就把他踹得吐血。
  站在天空之上,李七夜俯視著遮海天子,緩緩地說道:“海螺號,算什麼東西,一群土雞瓦狗而己,也敢在我麵前揚威耀武!”
  如此霸道的姿態,如此無敵的姿態,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抽了一口冷氣。
  “第一凶人,凶焰之盛,無人能及,難怪會成為夢鎮天的強敵。”看到李七夜如此霸道,如此無敵,不知道多少人心麵打了個哆嗦。
  至於海妖,更是臉色煞白,遮海天子是他們海妖中最有機會成為海神的人,今天卻被李七夜如此的吊打!(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7 16:42:40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