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451章 絕世女子

  李七夜把葉小小和司馬玉劍帶到城中的一個客棧中,讓她們住了下來,吩咐地說道:“你們暫且就住在這,等我回來。ぁ雜誌蟲ぁ”
  “自大王,你要去哪?”葉小小為之奇怪,這一次她覺得李七夜的神態是有些怪怪的,至於是怎麼怪怪的,她也說不出來。
  “去見一個人。”李七夜笑了一下,說著轉身就走。
  但是,沒走到門口,他又停止了腳步,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如果我沒有回來,你們自己回去吧,從哪來,就回哪去吧。”
  “為什麼?”葉小小有一種不祥的感覺,說道:“我等你回來就是。”
  “說不定我已經死了。”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後就離開了。
  李七夜這話讓葉小小和司馬玉劍都不由呆了一下,她們一時之間想不透李七夜這是要幹什麼,經過這些日子的接觸,不論是葉小小,還是司馬玉劍,她們都相信李七夜絕對是沒有那麼容易死掉的,就算是到了爭奪天命那一天,他都沒有那麼容易死掉。
  而且,在她們印象之中,李七夜絕對不是那種動不動就言死的人,他是一個自信無比的人,在他看來,沒有人能殺得死他。
  但是,今天李七作突然說死,這對於葉小小和司馬玉劍來說,這是一種不祥之兆,她們都想不明白李七夜為什麼突然言死。
  李七夜離開了神樹嶺,長驅而入,他是進入了神樹嶺的深處,當然,他進入神樹嶺不是要找尋什麼東西,也不是去摘取什麼仙藥,他進入神樹嶺的更深處之後,登上了一座高峰。
  這座高峰直插雲霄,高入天宇,這座山峰就算不是神樹嶺第一高峰。那麼在整個神樹嶺也是屈指可數。
  李七夜站在這座山峰上,遠眺天地,久久沉默著。一時之間,心麵不由是甸甸的。
  雖然說。他李七夜從來沒怕過誰,但是,有些事情,讓他有些難於去麵對,現在他將麵對的是一個人。一個是他虧欠的人。
  李七夜靜靜地站在山峰上,看著日起月落,看著天地風雲變幻,他站在那,就像是石化了一樣,站在那,一動不動,似乎成了一尊雕像。
  日起月落,眨眼之間,李七夜就在那站了好幾天。這幾天他都一直站在那,動都沒動,似乎他已經是成了一尊雕像。
  終於,這一天,太陽冉冉升起之時,突然一個人影從天而降,當這個影子從天而降之時,宛如飛仙臨世,姿態絕世。
  這是一個女子,她從天而降。淩空而立。她站在那,輕風吹拂,日月伴繞,似乎她是天降仙子。絕世之姿,不論是誰看了都會為之傾倒。
  當這個女子降臨之時,宛如化作雕像的李七夜瞬間睜開了雙目,在這瞬間,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了這個女子的身上。
  看著眼前這個女子,李七夜一顆心不由跳動了一下。他忍不住仔細看著眼前這個女子,多少歲月過去,歲月並沒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跡。
  此時,這位女子淩空而立,她站在那,隻是冷冷地看著李七夜,她的目光很冷,沒有憤怒,也沒有仇視,隻是很冷很冷,一種屬於冷漠的冷。
  看著到這目光,李七夜一顆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當年,這一雙秀目是多麼的迷人,璀璨如星辰,讓人看著著迷,但是,今天這一雙秀目卻變得冰冷,一切都緣起於他!
  “我知道你會來的。”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或者,這一天你等了很久了。”
  站在那的女子隻是冷冷地看著李七夜,她的目光隻是冷漠,冷漠到似乎就像是看著李七夜一樣,恍然間,在這個女子眼中,李七夜似乎是路人甲、路人乙。
  “我知道,你是恨我。”李七夜隻好是淡淡一笑,說道:“所以,今天我來還債了。這也是我該做一個了斷的時候了,一直以來,我都回避著這件事情,因為在以前我覺得我還有機會對你說一聲對不起,但,這一世不一樣了,我要走了……”
  “或者,我永遠不會再回來了……”說到這,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神態黯然,緩緩地說道:“所以,我想跟你來一個了結,這是給你一個答案,也是了卻我一樁心願。”
  站在那的女子沒有回答李七夜的話,也沒有開口,她隻是冷冷地看著李七夜,目光依然冷漠,似乎她不認識李七夜一樣。
  盡管是如此,她依然是聽著李七夜說話,似乎,她就隻是需要靜靜地聽著李七夜說話而己。
  李七夜十分的坦然,迎上她的目光,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歲月,真的不容易,或者,你永遠不會諒原我,我也知道在這一件事上我是不可被原諒。但,不管怎麼說,這一世,我都想向你作一個道別……”?“……你不能原諒我也好,恨我也好,我都已經不在乎了。”李七夜露出笑容,說道:“我隻有這一世了,不管是怎麼樣的結局,我都隻想再見你一麵,或者,這一麵之後,你我從此永別。不管如何,能見到你,我已經很高興了,我已經很開心了……”?女子淩空而站,依然是冷冷地看著李七夜,她一句話都不說,似乎,她就是這樣一直冷冷地看著李七夜,似乎對於她來說,就這樣一直冷冷地看著李七夜就足夠了。
  見女子冷冷地看著自己,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緩緩地走過去,走到了女子麵前,看著她,他心麵不由顫了一下。
  過了許久,李七夜伸出手去,緩緩地撫摸著她的臉兒,她的臉兒帶著冷意,就像她的目光一樣。
  女子隻是冷冷地看著李七夜,目光冷漠,她也中任由李七夜摸著自己的臉龐。
  “如果有來生,我隻希望我能做一個能駐足於世的人,在這樣的一世中,我可以駐足,我可以等待。”李七夜輕輕地說道:“但是,這一世我隻能一直走下去,我一直走下去,誓不退縮,誓不駐足,誓不回首。這就是我,這也是我的命,也是我的追求!”
  女子隻是冷漠地看著李七夜,忽然,她轉身離去,以飛仙一般掠過天宇。
  “你可以再想一想,如果你願意,你我的恩怨可以作一個了結。”李七夜看著她遠去,說道:“這一世,這隻怕是我一生最後一次來天靈界!或者,此一別,我再也沒有機會回來。”
  如飛仙之姿離開的女子身體不由滯頓了一下,但是,依然是飄然而去,眨眼之間消失在了天宇之中。
  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心麵悵然若失,因為他明白她還是不願意原諒自己,他也明白當年的事情,是他的錯,是不可願諒。
  “月有陰晴圓缺,世間,誰又能圓滿呢?”李七夜不由悵然地歎息,喃喃地說道:“不管你是仙帝也好,掌握九界的幕後黑手也罷,人生種種,總是充滿著無奈,總有著不如意之事。九天十地無敵,但,有些事情總是敵不過!”
  “九天十地,又有多少人羨慕無敵呢,又有多少人羨慕仙帝呢。”李七夜不由昂首望著天宇,望著高遠的天空,苦笑了一下,說道:“但,無敵也好,仙帝也罷,或者有那麼一天,不由在想,或者,人生做一個凡人也沒有什麼不好的,人生雖然短暫,但,在這短暫的人生中,總是有一個歸宿!”
  說到這,李七夜不由苦澀一笑,他也好,仙帝也罷,有太多的抱負,肩負著太多的東西,那怕再無敵,有些事情也是那麼的無奈,有些事情,就算是無敵的力量,也不能為你改變。
  天地寂靜,最終,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轉身離開了。
  在客棧之中,葉小小和司馬玉劍都不由翹首以盼,特別是葉小小,她一點都不安心,一步一步的踱來踱去,心神不寧,神態焦急。
  幾天過去,李七夜都沒有回來,葉小小甚至想出去尋找李七夜,若不是司馬玉劍拉著,她早就衝出去了。
  當看到李七夜走了進來的時候,葉小小狂喜,一下子衝了過去,撲入了李七夜的懷麵,不知覺間,葉小小的眼角都濕了,雖然她沒有哭,但是,她的淚水卻濕了眼角,濕了睫毛。
  李七夜捧起葉小小的臉龐,看著她眼角的淚水,淡淡地笑著說道:“小丫頭,有什麼好哭的,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哼,哼,哼,我就知道你這個害人精不會死的。”葉小小破涕而笑,哼了一聲說道:“俗話說得好,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你這樣的惡人,隻怕是能活千萬年。”
  看著葉小小破涕而笑的神態,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為她擦幹了眼角的淚水。
  看到李七夜平安歸來,連司馬玉劍都不由露出了笑容,已經成為殺手的她,芳心早就冰冷,她是冰冷如劍,但是,李七夜離開之時,特別是李七夜臨走時所說的話,讓她一顆芳心也不由高懸起來。
  當李七夜歸來之時,她也不由如釋重負,一顆高懸的芳心放了下來,心麵有著說不出的高興,有著說不出的開心。(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05:21:23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