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361章 血債血償

  “說到一麵之詞,我三真教比不上你們神玄宗!”三真教的首席護法劉夢龍雙目一厲,森然,說道:“你們神玄宗殺害我弟子,斬殺兩位堂主,現在又汙他們入侵你們神玄宗疆土,欲奪你們血參。ζ雜↑誌↑蟲ζ此乃是死無對證,神玄宗這手段,也夠狠毒吧,殺人誅心,還有誰能比得過你們神玄宗。”
  首席護法劉夢龍這樣的話,讓張越不由皺了一下眉頭,劉夢龍這話也是有幾分道理,不論是對於神玄宗來說,還是對於三真教而言,都是如此。
  作為一方的當事人陳塵和舒氏兄弟都被斬殺了,這的確是死無對證,就算現在神玄宗想與三真教對質了,那都十分的困難。
  在這個時候,誰有理,誰無理,這都已經說不清楚,當舒氏兄弟和陳塵被殺之後,這似乎已經注定了這樣的結局。
  “此事,還未定論,劉道友也莫血口噴人。”張越徐徐地說道:“此事孰是孰非,已經是一目了然,還請劉道友以兩派的宗門為重,以大勢為重!切莫自誤。”
  此時,張越所能說的,也就僅僅是這樣的客套話了,兩派真的想繼續坐下來談,繼續遵守當年的協議,那是需要很大的誠意,那也是需要很大的讓步,不論是對於神玄宗還是對於三真教。
  這就如當年兩派談妥休戰協議一樣,如果當時不是兩派戰得血流成河,死傷慘重,隻怕不見得也坐下來好好談,雙方也不見得會相互讓步,畢竟,在血戰之後,雙方都意識到了血戰帶來的後果。
  現在休戰協議已經幾十年之久了,兩大派門已經有不少人開始忘卻,新老交替,這必定會導致這樣的情況。
  更何況,若如李七夜所說那一般,三真教或許真的是衝著神玄宗的祖峰而來,那真的是如此,三真教更是需要借題發揮。
  “血口噴人?”首席護法劉夢龍冷笑一聲,說道:“論血口噴人,我三真教還比不上你們神玄宗,你們神玄宗殺我弟子,還汙我弟子清白!換作是張道兄,你能忍受嗎?你弟子被殺,還被人汙蔑聲名,你會忍下這口氣嗎……”
  “……為了神玄宗和三真教的大局,你會讓你弟子白白死去嗎?你甘願讓你的弟子成為犧牲品嗎?你甘願就讓你的徒弟就這樣無聲無息死去!”劉夢龍這樣的一席話,聽起來咄咄逼人,但,也不是沒有道理。
  劉夢龍這樣的話,甚至讓神玄宗的一些弟子,都不由麵麵相覷,作為神玄宗的弟子,當然是同仇敵愾了。
  但是,作為一個普通的弟子,如果真的自己有一天被殺死了,自己是不是也渴望有一個能為自己討回公道的師父呢?又或者說,以宗門為重,為了宗門的利益,自己就這樣白白被殺死,如劉夢龍所說的那樣,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死去?
  站在多少弟子自己的角度來說,當然是希望自己被殺的時候,有人能為自己討回公道。
  “孰是孰非,你我也討論不出什麼結果來。”最後張越沉聲地說道:“但是,今日道兄闖我山門,傷我弟子,那必須給我們神玄宗一個交待。”
  “那你們神玄宗殺我弟子,斬我堂主,也一樣要給我們三真教一個交待。”劉夢龍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在這件事上,如果你們神玄宗給我們三真教一個交待,我為今日之事道歉,我願意向你們神玄宗負荊請罪。這就是我的態度,那麼,你們神玄宗的態度呢?”
  張越不由目光一凝,作為神玄宗五大峰主之一,很多事他可以作主,但是,真的是關乎神玄宗和三真教的大局,這就不是他一個人能作主的。
  “不知劉道友想要一個怎麼樣的交待?”最後,張越徐徐地說道:“若是劉道友的要求是合情合理,那麼,我一定會轉告宗主,由諸老討論之後,再給劉道友一個合情合理的交待。”
  “血債血還!”劉夢龍冷冷地說道:“殺我弟子者,罪該萬死,必須血債血償!”
  劉夢龍這話一說出來,神玄宗就不少弟子冷哼一聲了,許多弟子都不滿了,因為殺死陳塵和舒氏兄弟的,正是弓千月。
  這對於神玄宗來說,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弓千月乃是平蓑翁的弟子,乃是神玄宗年輕一輩第一高手,也是神玄宗天賦最高的弟子。
  毫無疑問地說,不論出了什麼問題,在未來,神玄宗都會力保弓千月,絕對不可能把弓千月交出去,更不會為讓弓千月血債血償。
  “不可能的事情。”對於劉夢龍這樣的要求,張越想都未想,一口拒絕,冷冷地說道:“此乃是貴派有錯在先,想讓我們神玄宗血債血償,這樣的事情,我們神玄宗絕對不會談判!還請劉道友再思量思量。”
  這已經不需要商量的事情了,如果劉夢龍換作是其他的要求,還能討論一下,他還能向平蓑翁匯報。
  說要是讓弓千月血債血償,不說平蓑翁不答應,神玄宗的諸位長老護法也一樣是不會同意的,弓千月乃是神玄宗的苗子。
  “那是因為凶手是你們神玄宗的天才弓千月嗎?”劉夢龍雙目一寒,冷冷地說道。
  “不管劉道友如何想,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劉道友真心有誠意談一談,那就換一個方式,或許我們神玄宗還會答應。”張越冷冷地說道,態度也堅硬,在血債血還這個問題上,他是沒有任何商量餘地的。
  劉夢龍冷冷盯著張越,最後,冷冷地說道:“也罷,我可以退一步!我隻要你們神玄宗交出一個弟子,我向今天的事情道歉,隻要你們交出那個叫李七夜的弟子!”
  劉夢龍這話一說,張越不由眉毛跳動了一下,劉夢龍改為這樣的要求,都讓他有些意外,而且他還指名道姓要李七夜。
  在這那之間,張越意識到,在此之前劉夢龍說是要帶走弓千月,那隻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他最終的目的是要帶走李七夜。
  至於劉夢龍或者說是三真教為何直衝著李七夜來,張越或多或少還是猜測了一些。
  畢竟,當日是在李七夜的幫助之下,這才讓弓千月斬殺了舒氏兄弟,或許,在這從中讓三真教看出了一些端倪。
  與此同時,隻怕三真教也知道了一些消息,比如說李七夜登上了祖峰,這件事情隻怕三真教也打聽到了。
  在這一刻,張越一下子意識到,三真教所謂的要討回公道,所謂的要血債血還,那都是假的。
  三真教真正的目的是衝著祖峰而來的!或許,三真教已經知道了一些關於祖峰的秘密,而李七夜恰恰是登上過祖峰的人。
  三真教想了解神玄宗的祖峰,那麼,李七夜無疑是最好的目標了。
  所以,在這個時候,張越完全明白,在此之前所說的什麼為了兩派的協議,什麼血債血償,那都隻不過是煙幕彈而已,三真教的真正目的是要帶走李七夜,是想了解神玄宗的祖峰。
  在這個時候,張越也不由想到了在此之前李七夜曾經所說過的話,三真教是有預謀而來的,從一開始三真教就已經在謀略著神玄宗的祖峰了。
  聽到劉夢龍這樣的要求,神玄宗的很多弟子都看著劉夢龍,在這個時候,劉夢龍也感覺到了,總覺得神玄宗弟子的目光,好像是看白癡一樣,這樣的目光讓劉夢龍不喜歡。
  如果是在以前,劉夢龍提這樣的要求,隻怕會有很多弟子是幸災樂禍,認為是李七夜是自尋的。
  但是,換作是現在,不少弟子看著劉夢龍的時候,就像看白癡一樣,是對劉夢龍的一種幸災樂禍。
  因為在這個時候,神玄宗的所有弟子都知道,劉夢龍那是惹上了他不該惹的人,這是他自尋死路。
  “抱歉。”對於劉夢龍這樣的要求,張越一口拒絕了,徐徐地說道:“我們神玄宗不會拿任何弟子作為交易。如果劉道友真的有誠心,或者三真教真的有誠意,與我們好好談一談,那麼,請三真教拿出真正談判的態度來,兩派休戰,乃是互利互惠,並非是誰欠誰。”
  張越這話說得漂亮,先不說神玄宗是不是不拿弟子作為談判,就憑劉夢龍的要求,張越也是作不了主的。
  現在李七夜是什麼樣的身份,是什麼樣的實力?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還不如說讓弓千月血債血償還更靠譜一些,難度還更低一些。
  現在劉夢龍要帶走李七夜,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話。
  “張道兄,你可是要三思。”劉夢龍冷冷地說道:“這可是關係兩派的生死存亡,關乎千百萬弟子的生死存亡,難道張道兄就如此草率作出決定?”?在這個時候,劉夢龍心麵就更加的懷疑了,他們得到消息,李七夜隻不過神玄宗的普通弟子而已,但是,為什麼神玄宗會如此的力保李七夜呢?他究竟藏著怎麼樣的價值?
  所以,在這個時候,劉夢龍心麵有了懷疑,更是想把李七夜帶走,帶回三真教。
  

Snap Time:2018-11-18 11:41:04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