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330章 登祖峰

  “不選一二件嗎?”當李七夜把所有的兵器都放回去之後,首席長老都有些不好意思,有些過意不去,忙是說道。雜☆誌☆蟲
  “是呀,趁手的兵器,就拿幾件。”旁邊一位長老也忙是附和地說道:“就算是用不上,留著做個留念什麼的,也是可以的。”
  一些長老也覺得有些過意不去,李七夜召出了兵墳的所有兵器,現在他一件都不拿,全部都歸還給兵墳,似乎讓人覺得是他們神玄宗做得不夠厚道,畢竟,就算李七夜帶走所有的兵器,那也是沒有任何問題。
  “不如把道君兵器留著,說不定有一天能用上呢。”另外一位長老也點頭同意。
  此時,就算是李七夜從兵墳麵帶走三五件兵器,不論是對於平蓑翁他們來說,還是對於各位長老來說,那都是能接受的事情,這也是應該的事情。
  畢竟,李七夜把所有的兵器都歸還兵墳,那的的確確是仁義盡至了。
  在場的多少弟子看著這樣的一幕,都是羨慕得不得了,對於他們來說,不要說是道君兵器了,就算是一件天階下品的兵器,那都已經是夢寐以求的事情了。
  若是他們能得到這麼一件兵器,那不知道是多麼的興奮。
  現在所有的兵器對於李七夜來說,都是唾手可得,甚至連長老們都紛紛希望李七夜留幾件好的兵器用用。
  要知道,在神玄宗,想得到宗主賞賜如此強大的兵器,那是需要立下了赫赫的功績,那才有這樣的機會。
  現在神玄宗的諸位長老們,都渴望著李七夜帶走道君兵器呢。
  這樣的待遇,對比起自己來,反差就是太大了,可以說,此時不知道有多少弟子看到這樣的一幕,心麵有著說不盡的羨慕嫉妒。
  對於諸位長老如此的好意,李七夜那也僅僅是看了一眼兵墳而已,淡淡地說道:“一堆破銅爛鐵而已,沒興趣。”
  “呃”首席長老他們都一下子噎住了,不要說是在場的所有弟子,就算雲端上的平蓑翁他們,此時此刻,也不由苦澀一笑,他們也不由有些無奈。
  首席長老他們都相視了一眼,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兵墳之中的兵器成千上萬,不說其他的普通兵器,像天尊奇寶,道君兵器,這樣的一件兵器,不論是擱在任何一個地方、任何一個門派傳承,那都談得上是一件重寶,甚至是鎮教之寶。
  對於這樣的寶物,莫說是普通的弟子,就算許多強者都是求之不得,現在這麼多的寶物,甚至連道君兵器,到了李七夜口中,那都成了破銅爛鐵,這讓首席長老他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
  “我連這樣的破銅爛鐵都沒有。”有長老都忍不住嘀咕一聲。
  這話道出實情,在神玄宗,也不是每一個長老都能擁有道君兵器的,不要說是長老,就是放眼整個神玄宗,能擁有道君兵器的人,那也是極少數的存在。
  現在李七夜視整個兵墳的兵器,為破銅爛鐵,這也讓長老們都不由苦澀一笑。
  若是放在以前,在場的很多人都會認為李七夜隻不過是口出狂言而言,狂妄無知,但,現在卻不一樣,當李七夜再一次說這是破銅爛鐵的時候,再也沒有弟子敢吭一聲,連長老護法們,也都苦笑了一下,心麵不是滋味。
  兵墳之中的道君兵器,李七夜唾手可得,但,他卻連一件都沒有取,他這的的確確是視兵墳之中的所有兵器為破銅爛鐵,連道君兵器都是如此,這已經不是僅僅是口頭上說說而已了。
  如此的事實擺在麵前,這對於多少長老護法來說,心麵是多麼的不是滋味呢,他們連破銅爛鐵都沒有,為什麼同樣是人,差距就這麼大呢,要命的是,李七夜還是神玄宗的一個普通弟子呢。
  “我也隻是實話實說而已。”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懶得去看兵墳之中的兵器,抬頭,目光落在祖峰之上。
  “賢侄這是……”首席長老也注意到了李七夜的目光投在了祖峰之上,他心麵不由跳了一下。
  “對,就是那。”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然後抬頭看了一眼雲端之上,淡淡地笑著說道:“可知道,你們老祖宗在上麵留了什麼嗎?”
  李七夜這話不僅隻是對在場的首席長老他們說的,也是對平蓑翁他們說的。
  李七夜這話落下,不僅僅是首席長老他們發,就是承山嶽王他們都一下子目光投向了祖峰之上,平蓑翁更是目光跳動了一下。
  “這個嘛,不是很清楚。”首席長老幹笑了一聲,搓了搓手,他也不由望著祖峰之上。
  首席長老這的確是實話,他的的確確不知道祖峰之上有什麼東西。
  事實上,不僅僅是首席長老,就算整個神玄宗,也沒有人知道祖峰之上究竟是什麼東西。
  此時,護法長老,五大峰主,他們都是目光投向了祖峰之上,他們心麵也一樣是好奇,他們也很想知道祖峰之上,究竟有什麼。
  因為一直以來,祖峰都是被封印的,被強大無比的力量鎮壓著,傳說,自從神玄宗的祖師玄武開始,祖峰就一直被封印,後世弟子幾乎沒有人登上過祖峰。
  傳言說,在神玄宗千百萬年以來,除了祖師玄武之外,南螺道君是唯一一個登上祖峰的人,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人登上去過。
  就算是南螺道君,登上祖峰之後,再也沒去談過這件事情,也未向自己的弟子提及祖峰之上究竟有什麼東西。
  祖峰之上,究竟封印著什麼,這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謎,沒有人知道這個謎底是什麼。
  不過,此時,在那南螺峰,平蓑翁望著神峰,目光深邃,在他深邃的目光之中,又有著深深的擔憂。
  事實上,在當世來說,如果有誰對神玄宗最為了解,知道最多,那一定是非平蓑翁莫屬。
  也正是因為平蓑翁知道一些東西,所以,此時他才露出了一些憂心的神態。
  有些事情,平蓑翁並不希望發生,但是,他卻不是很肯定,畢竟,要來的事情,他也改變不了。
  “也罷,我上去看看就是。”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賢侄要登祖峰?”首席長老被嚇了一跳,雖然他心麵早就有這樣的預感了,但是,當李七夜說出口的時候,他心麵還是嚇一跳。
  “登祖峰,除南螺祖師之外,再也沒有人登上去過了……”有一位長老忍不住說道,但是,他話一說完,就嘎然而止。
  若是換作是別人,這事還能以常理去衡量,但是,李七夜卻沒辦法去用常理衡量,登三百台階,隨手一招,整個兵墳的兵器都被召喚……這都是別人無法實現的事情,都是如奇跡一般的存在,但,李七夜都輕而易舉地實現了。
  現在,就算是別人登不上祖峰,隻怕這對於李七夜來說,也一樣是充滿著可能的事情。
  “登祖峰……”在場的許多弟子聽到之後,也都麵麵相覷,他們都不由望著李七夜,畢竟,除南螺道君之外,再也沒有能登上祖峰了。
  若是擱在以前,一定是有許多弟子嘲笑李七夜,一定認為李七夜不自量力,但是,此時,沒有哪個弟子敢輕言議論。
  就在所有的長老護法以及所有弟子都還在驚疑之時,李七夜伸了伸懶腰,已經向峰頂走去了。
  “小心點,若是有危險,退下便可。”見李七夜獨自一人向峰頂而去,首席長老不由叮囑一聲。
  事實上,其他人也幫助不了李七夜什麼,就算有人想隨李七夜同行,一同登上祖峰,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上麵的鎮壓力量太過於強大了,不要說是他們,就算是作為神玄宗第一高手的平蓑翁都扛不住如此強大的鎮壓力量。
  “真的能行嗎?”看著李七夜往峰頂而去,有妖族弟子還是忍不住質疑,嘀咕說道:“聽說貿然前行,鎮壓的力量能瞬間把人碾成血霧。”
  “若真的是被碾成血霧,那也是他自找的,活該。”與李七作有仇的弟子冷笑一聲,他是巴不得真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閉嘴”就在這些妖族弟子低聲議論之聲,雲峰之聲響起了一聲冷喝,這一聲冷喝,充滿了無上的威嚴。
  這樣的一聲冷喝,雖然不是十分大聲,但,卻如驚雷一樣在所有人耳朵中炸開了,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被嚇得臉色煞白,那些低聲議論的弟子更是被懾去魂魄一樣,被無上的威嚴一下子震懾,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這些弟子被嚇得戰戰兢兢,忙是低下頭,不敢再吭聲,連抬起頭來的勇氣都沒有。
  “宗主”聽到這一聲冷喝,神玄宗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被嚇破膽,都戰戰兢兢,不敢再吭聲。
  平蓑翁,神玄宗的第一高手,神玄宗的宗主,雖然平時他很少露臉,但是,他在神玄宗依然是擁有著無上的權威。
  今日,平蓑翁一聲充滿了無上威嚴的冷喝,頓時懾住了所有弟子的心神,嚇得他們戰戰兢兢,不敢造次。
  

Snap Time:2018-11-16 20:23:52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