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249章 大仙

  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讓劉雷龍目瞪口呆,一時之間都說不出話來。雜☆誌☆蟲
  因為李七夜的描述是栩栩如生,他就好像在現場親眼看到一樣,但是,劉雷龍非常肯定,當時李七夜絕對不在場。
  這就是劉雷龍目瞪口呆的地方了,李七夜並沒有在場看到他決戰,但是,卻偏偏把當時的情況說得一清二楚,而且絲毫不錯,這好像出手的不是劉雷龍,而是李七夜他自己一般。
  這怎麼不讓劉雷龍大吃一驚呢,這怎麼不讓劉雷龍目瞪口呆呢?
  過了好一會兒,劉雷龍都不由為之駭然地說道:“你,你,你,你怎麼知道的?”在這個時候,劉雷龍說話都有些結巴不利索。
  “看你的情況,便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隨手推演而已。”
  “推演?”劉雷龍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不由仔細多看了李七夜一眼,但他又說不出話來了,這不是他所能涉及的範圍。
  李七夜笑笑而已,繼續前行,自由自在,漫步而行,似乎如踏青一般。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劉雷龍忙是追了上去,猶豫了一下,然後恭敬地說道:“少爺,這,這能治嗎?”說著,一雙渴望的眼神望著李七夜。
  這能不讓劉雷龍渴望嗎?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他很久了,李七夜這隨意的一席話,卻給他帶來了無限希望。
  李七夜慢慢而行,淡淡地說道:“談不上什麼大問題。你所修練的‘火牛狂莽勁’乃是剛烈的心法,而‘天魁印’更是剛猛無儔的功法,至於‘魔猿八手’顛狂凶猛。你是在不敵之時,已經耗盡了血氣,可以說是強弩之末了,還以剛猛無儔的功法衝擊之……”
  “這,這會是怎麼樣的後果?”劉雷龍忙是問道。
  “就好比一把弓,弦已繃到了極限,你還要猛拉它一把,你說會怎麼樣的結果?”李七夜看了劉雷龍一眼。
  “弓斷弦崩。”劉雷龍想都不想,脫口說道。
  “沒錯,弓斷弦崩。”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不過,你很幸運,沒有弓斷弦崩,那是因為你還不夠強大,用力還不夠剛猛,隻不過是弓折而已,你是道基被擊散了。”
  李七夜輕描淡寫的話,卻讓劉雷龍頓時冷汗涔涔,一時之間不由毛骨悚然。當時一戰,他是慘勝,但是,他的傷勢很快就養好了。
  不論是他,還是宗門的長輩,都沒有把他的情況與這一戰聯係起來,而且,宗門的長輩也未能診斷出問題所在。
  不過,現在聽李七夜一說,道出了他的症狀所在之後,那也是把他嚇得冷汗涔涔,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這是不幸中的萬幸,再猛一點的話,他就是道基崩碎,到時候他就徹底成為了廢人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道行萎縮退步了。
  好不容易,從驚悚之中回過神來,劉雷龍心麵也不由十分的震撼,從始至終,李七夜都未給他如何的勘視診斷,隻是看了他幾眼而已,便知道他的症狀所在,一下子找出了他的患源,這是多麼了不得的手段,多麼可怕的實力。
  “少,少爺,真,真的是個凡人?”在這個時候,劉雷龍心麵都不由為之動搖了,連他們宗門最強大的長輩都發現不了他的問題所在,而李七夜隻是過隨口道來而言,這樣的實力,讓劉雷龍都不怎麼相信李七夜是一個凡人了。
  那怕現在的李七夜看起來的的確確是一個凡人,但是,此時他在劉雷龍的眼中,那已經不是凡人了。
  “現在就是凡人,為什麼不是一個凡人?”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但,但少爺,少爺這……”劉雷龍張口半天,最終都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了,他也都不知道該如何擇辭最好。
  “多讀書而已。”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道:“書讀多了,見識也廣了,學識淵博,知道的東西自然也多。”
  劉雷龍呆了呆,最後他也不由苦笑了一下,他都不是很確定了,難道這真的如李七夜所說那樣,隻是多讀書就可以??“少爺,能治否?”好不容易,劉雷龍收斂起自己的心神,向李七夜問道。
  “小菜一碟而已。”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道。
  “真的——”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劉雷龍頓時精神一振,整個都不由興奮起來,一雙眼睛一下子明亮無比。
  對於他來說,沒有什麼比這個是更好的消息了,他就是想聽到這樣的消息。
  一時之間,劉雷龍不由興奮起來,他都忍不住搓了搓手,不知道該如何措辭最好,有些結結巴巴地說道:“少爺,你,你,你看,我,我這個該怎麼樣治……”
  此時他是央求李七夜了,隻要李七夜能治好他,那一切他都願意。
  “不急於一時。”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道:“這些年都過去了,你急於一時,也無濟於事,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把心態放平。”
  李七夜這隨口的話,如棒喝一樣敲在了劉雷龍的頭上,頓時讓他心神一震,清醒過來,這個道理他也明白。
  “是我失態了。”劉雷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穩定住心態,整個老成穩重了許多。
  這也不怪劉雷龍如此的失態,畢竟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他很多年了,甚至他都快要絕望了。
  但是,現在李七夜卻給他帶來了希望,這怎麼能不讓他興奮呢?這又怎麼不讓他失態呢?
  李七夜沒有說什麼,隻是緩緩而行而已。
  劉雷龍回過神來,忙是跟上李七夜的步伐,他跟在李七夜身後,欲步欲趨,猶如李七夜的仆人一般。
  李七夜隨意漫步,不知覺間已經走出了村子,李七夜緩緩而行,看著這山林麵的一草一木,而且看得津津有味。
  李七夜把這一草一木看得津津有味的時候,這讓跟在身後的劉雷龍就不明白了,這一草一木,再平常不過,那隻不過是平凡無比的草木而已,隨處都可以看到,但是,李七夜卻偏偏看得入神,看得津津有味。
  “天地變了——”最終,李七夜輕輕歎息一聲,有些感慨:“已經不是物是人非了,是物非人非。”
  李七夜這樣的感歎,劉雷龍當然是理解不了了。
  李七夜就這樣沿著小道而行,走得並不快,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停下來了,此時在路旁樹立著一個高大無比的雕像。
  這是一個用岩石雕刻而成的,這隻雕像雕刻的乃是一隻巨大無比的王八,不對,應該說是一隻巨大無比的玄武。
  這隻玄武十分的神氣,昂頭揚趾,氣軒非凡,讓人一看就常得它似乎是一頭神獸。特別是它的甲殼向上隆起的時候,好像是能把整個天空扛起來一樣。
  盡管這麼一隻雕像看起來十分威武,但是,這隻玄武本身卻給人一種慈祥的感覺。
  李七夜一看這隻玄武雕像,就覺得有些眼熟了,好像哪看過。
  見李七夜在看著這麼一尊雕像的時候,劉雷龍忙是向李七夜解釋說道:“這是我們神玄宗的牌碑,隻要是我們神玄宗的地盤,每隔一段距離,都會立有這麼一尊雕像的。”
  “哦,這樣呀。”李七夜看著這尊雕像,說道:“牌碑雕刻的是誰?”?“是我們的祖師爺,也是我們神玄宗的始祖。”劉雷龍肅然起敬,說道:“他老人家乃是神獸玄武。”
  “神獸玄武?”李七夜都意外了,問道。
  “是的,是神獸玄武。”劉雷龍說道:“在上古之時,我們祖師爺乃是一位大仙的座騎,他曾經隨大師周遊九天十地,隨大仙吞吐日月星河,甚至曾隨大仙入仙境,出凶地。後來大仙離開了這個世界,他老人家卻留了下來,擇地開宗,便建立了我們的神玄宗。”
  “大仙,那是怎麼樣的一位大仙?”李七夜都不由露出笑容了。
  “這,這我也不知道。”劉雷龍幹笑了一聲,這都是關於他們祖師爺的傳說,他也是從宗門中的長輩口中得知的。
  李七夜不由笑笑,輕輕地搖了搖頭。
  劉雷龍搔了搔頭,說道:“聽,聽我師父他們說,我們祖師爺的大仙,乃是一位亙古無敵的仙人,他入古地,屠八方,後來飛仙而去了。聽前,在上古的時候,大仙萬世無敵,天地朝拜,曾經有著無數的宗門都在他手中灰飛煙滅。”
  “這真的是仙人嗎?”李七夜笑了起來,輕輕搖頭,說道:“聽起來像是大凶人。”
  “這個——”劉雷龍不由幹笑了一聲,忙是說道:“聽說,在上古之時,大仙所斬殺的,都是該死之人,都是妖魔鬼怪而已。”
  “這話,說得還真的好聽。”李七夜不由笑了笑,看著這隻玄武雕像,他都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大仙,我都好久沒聽過這樣的稱謂了。”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輕輕地拍了拍這隻玄武的頭顱,笑容很濃。
  不知道為什麼,劉雷龍看到李七夜這樣的笑意之時,心麵總覺得怪怪的,總覺得李七夜這樣的笑容,充滿了無數的深意,但,他無法理解。
  

Snap Time:2018-11-16 06:58:16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