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3310章 登天階

  對於長老的喝止,黃寧冷冷地盯著李七夜,說道:“一件寶物而已,他日必能再得之!”
  “好,賭就賭。雜≒誌≒蟲”李七夜笑了一下,隨意,輕描淡寫,說道:“難道還怕你這樣的廢物不成?”
  本來,一直都是其他人笑李七夜廢物,一直以來都是大家嘲笑李七夜,對李七夜不屑一顧,現在卻是李七夜笑黃寧是廢物。
  這當然讓黃寧臉色十分難看了,但是,他也忍了,冷冷一哼,盯著李七夜的目光閃動了一下殺機。
  如果李七夜輸了,把他逐出神玄宗之後,他一定會讓李七夜好看,到時候,他已經不是神玄宗的弟子,一旦他離開了神玄宗,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李七夜這個時候慢悠悠地看著戰虎,淡淡地笑了一下,悠悠地說道:“你要怎麼樣賭呢?剛才你已經輸給我一件破銅爛鐵了,我不是收破爛的,所以你也就別拿那點破銅爛鐵來跟我賭了。”
  “你——”被李七夜這樣一激,戰虎臉色漲紅,狠狠地盯著李七夜。
  剛才他輸了一件如此珍貴的寶物給李七夜,已經讓他肉痛半天了,現在竟然還說他如此珍貴的寶物是破銅爛鐵,這能不讓戰虎發飆了。
  如果此時此刻不是有長老們在場,他一定要親手把李七夜的腦袋擰下來當夜壺。
  最後,戰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壓了壓心麵的怒氣,冷冷地看著李七夜,冷笑地說道:“等你贏了黃寧師兄再挑戰我也不遲,我隨時都在第五關等著你,你想戰,我隨時奉陪。”
  “不用等,放心,他輸定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說吧,想要怎麼樣賭。”
  還沒有開始,就讓黃寧輸定了,這頓時讓黃寧氣得哆嗦,森然地說道:“小子,等著,會讓你好看!”
  李七夜隻是聳了聳肩,完全不在乎。
  戰虎也怒視李七夜,最後,他冷冷地說道:“如果我輸了,我命給你,如果你輸了,你狗命我取走!”
  戰虎說出這樣的話,在場的弟子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戰虎這是玩真的了,他要取李七夜的性命。
  “不可——”對於戰虎這樣的賭局,首席長老立即喝止,鄭重地說道:“同門師兄弟,切磋切磋就可以,不能傷人性命。”
  對於長老們來說,當然是不同意這樣的賭局了,這本就是一場大考,搞得性命相賭,這是宗門所不容許的,就算同門之間有恩怨,那也是必須換其他的方法來解決。
  “哼,算你命長。”戰虎冷冷一哼,森然盯著李七夜,說道:“如果你輸了,給我跪下磕頭,舔我腳底!”
  “這個可以有——”聽到戰虎這樣的賭注,立即有弟子大喝了一聲,不少弟子都紛紛附和,說道:“這不傷彼此,再好不過了。”
  “何必——”見這樣的一幕,有長老搖頭,不過,這一次卻沒有喝止。
  “好。”李七夜笑了笑,悠悠地說道:“記住了,等一下就好好把我腳底舔幹淨!”
  “你——”戰虎被李七夜氣得臉色漲紅,雙目的殺意瞬間綻放,在神玄宗,他第一次被人如此的羞辱。
  “好看開始了。”見到雙方賭局已定,不少弟子是幸災樂禍,等著看熱鬧。
  “哼,就算姓李的再有神通,再有神奇手段,但是,實力懸殊的差距,這絕對不是他所能彌補的。”有弟子看李七夜十分不順眼,低聲冷笑地說道:“我就不相信他能擊敗黃寧師兄和戰虎師兄。”
  “懸了。”不少弟子都搖了搖頭,他們也覺得李七夜不可能贏兩局,黃寧和戰虎,李七夜能贏他們其中一個,那都已經是一種奇跡了,想贏他們兩個人,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些破銅爛鐵,放在口袋都礙事。”李七夜看了一眼自己眼前堆起如小山高的寶物,說道:“小丫頭,你們拿去吧,分了,誰趁手,就給誰。”說著,把這些寶物都推給了劉村的孩子們。
  “是,是,是給我們嗎?”看著眼前這堆成如小山的寶物,李七夜一件都不要,這一下子讓劉村的孩子們都呆住了,那個臉上有小雀班的小女孩一雙天真無邪的眼睛都不由睜得大大的。
  “少爺說出的話,還能收回不成?”李七夜擺了擺手,說道:“賞賜你們了。”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劉村的孩子們都不由雀躍,都不由十分歡喜,他們都向李七夜大拜:“多謝少爺——”
  李七夜這樣的一手,連在場的長老們都十分意外,在這如小山高的一堆寶物中,有好幾件是十分不錯的寶物,特別是戰虎那件寶物,更是十分的玄妙。
  但是,那怕是如此,李七夜也未多看一眼,把所有的寶物都賜給了劉村的孩子們了,他自己一件都不留。
  這樣的一幕,讓在場的長老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這真的是一個鐵皮強體的弟子嗎?
  不論是怎麼樣的天才,隻要是鐵皮強體的弟子,對於寶物都會有著渴望,更何況,這麵的寶物都是不錯,換作是任何弟子,都不願意錯過。
  但,李七夜卻偏偏賜給了劉村的孩子們,長老們都覺得,李七夜似乎看不上這些寶物。
  這讓長老們都認為這是不是一種錯覺,一個鐵皮強體的弟子,竟然看不上這些寶物,這實實在在是有些詭異。
  “的確是怪胎。”有長老都不由嘀咕一聲,李七夜的行事,實在是他們無法揣摩的,他們見過許多的怪事,但,都沒有發生在李七夜身上離譜。
  至於在場的其他弟子,都不由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幕,這麼多的寶物說送人就送人了,眼睛都不眨一下,一件都不留。
  這樣大方的手筆,他們都從來沒有見過,那怕是他們的長輩,那怕是神玄宗的長老,都不可能如此大方地把如此多的寶物一揮手,就賜給自己門下弟子。
  看著劉村的孩子們瓜分了這些寶物,不少弟子看得都不由羨慕嫉妒,都不由眼紅。
  至於那些輸掉寶物的弟子,心麵更是不是滋味了,他們不僅僅是把寶物輸給了李七夜,而且李七夜竟然還瞧不上,隨手就賜人了,這讓他們臉上無光。
  “好了,第四關,走吧。”此時張越打破僵局,咳嗽一聲。
  所有弟子這才回過神來,都紛紛前往第四關。
  在前往第四關的時候,弓千月一直都看著李七夜,事實上,在李七夜演化出十塊道骨的功法之後,弓千月也都一直看著李七夜。
  弓千月心麵一團無法解開的謎,她算是神玄宗第一個見到李七夜的人,當時李七夜就是潭底下冒出來的。
  現在李七夜又成為了神玄宗的弟子,而且在他身上發生了種種怪事。
  在這個時候,這就讓弓千月心麵有所疑惑了,李七夜成為神玄宗的弟子,真的是有那麼簡單嗎?李七夜在那寒潭中冒出來,真的僅僅是巧合嗎?在這背後,究竟有什麼樣的秘密呢?弓千月一無所知,無法解開這個謎團。
  攀登上台階,來到了第四關之前。站在第四關,這是一個在祖峰山腳下一個大台之上,當站在大台上,背向祖峰,麵向整個神玄宗的時候。
  站在這,能看到一個又一個的台階懸空,這一個個台階綿延而上,直入雲霄。
  “登天階。”站在這大台之上,看著這一階一階的台階綿延踏上虛空,有一位長老向所有弟子宣布。
  “登天階。”神玄宗的很多弟子都聽過,看到眼前這懸空於虛空的台階,議論紛紛,有弟子說道:“越往上,鎮壓的力量就越強大,聽說從來沒有人能登頂。”
  “真的沒有人登頂嗎?”有新來的弟子也不由吃驚。
  “是的,聽說,前麵百階是考核門下弟子的,後麵二百階是長輩們磨礪修道的,長輩有沒有人登頂,就不好說。但是,以年輕弟子而言,千百萬年以來,沒有人登頂過,至少年輕時,沒有任何人登上去過。”
  “這怎麼可能,上麵的鎮壓力量聽說隻有入聖甚至更加強大的存在才能承受,登上每一步,就承受著更加強大的力量,登上天階,就是需要以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去扛,什麼寶物、手段都派不上用場,所以登的天階越多,就意味著實力越強大,年輕一輩,能登上前麵百階,那已經是絕世天才了……”
  一個年長的弟子說道:“想登上後麵二百台階,那必須是陰陽星體境界的長輩為起步才行,否則,休想再邁上一步,事實上,後麵兩百台階,我們宗門也沒有幾個人能登得上第二百個台階。”
  這個弟子拜入神玄宗日子更長久,知道得更多。
  長老看著所有弟子,徐徐地說道:“登天階,第四關擁有三十個積分的弟子才有資格闖。天階一共有三百台階,我們考核的是前麵一百台階,能登三十台階,給十個積分,六十為二十個積分……”
  說到這,就頓了頓。
  這一個星期都要呆在醫院,每天隻能一更,回來之後,恢複兩更,請見諒。
  

Snap Time:2018-11-21 16:36:12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