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229章 黑暗的來源

  對於羲帝的話,李七夜也僅僅是笑了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也不敢完全居功,他的確是藏得很深,沒有這東西,想找到他,也不容易。雜ξ誌ξ蟲”
  說著,笑笑,取出火祖的那個古盒,遞給了燧帝。
  這個古盒正是火祖留下的,他私下偷偷藏了獨角獸的指甲、頭發,正是因為有了這些東西,這使得李七夜更加容易的推演出獨角獸的藏身之所。
  “這孩子,自幼就是聰慧無比,心麵有著自己的主意。”看著這個古盒,就算是農帝,都不由籲噓,輕輕地說道。
  不管火祖是做了什麼,但是,他墮落的事實是無法改變,曾經有多少始祖是慘死在了他的手中。
  “過去了,就讓它煙消雲散吧。”燧帝輕輕地歎息一聲,手中的火焰跳動了一下,最後“蓬”的一聲響起,當火焰竄過,這個古盒瞬間被燒成了灰,隨風飄散而去。
  “戰爭,就是那麼的殘酷。”羲帝看著飛灰隨風飄散而去,感慨,說道:“幸好三仙界是得天獨厚,不然,隻怕是後果不堪設想。”
  “種種因果,我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農帝也不由認真地說道。
  “也對,如果不是我們手賤,也不會有那麼多的事情。”羲帝不由笑了起來,開朗坦然,一切事情都隨之而去。
  “人活於世,總得有所折騰,不然還活著幹什麼?不如化為一顆岩石。”燧帝也含笑點頭,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這話說得在理,活著,就是為了折騰,不折騰,那豈不是行屍走肉,又有何意義。”
  三仙也不由笑了起來,撫掌大笑,說道:“道兄與我們,實是同道中人,同道中人。”
  “不過,比起道兄來,我們還是差遠了。”羲帝輕輕搖頭,說道:“當年一折騰,我們自己都害怕了,沒見到我們又躲回三仙界了嗎?沒有再折騰了。”
  “在那盡頭,能活著回來,已屬不易。”李七夜目光深邃,望著遙遠的地方,徐徐地說道:“萬古以來,能活著回來的,乃是寥寥無幾。”
  “慚愧。”燧帝苦笑了一下,說道:“盡頭一戰,不能與道兄相比,道兄與諸賢,乃是真槍實劍地大幹一場,我們隻不過是取巧而已,耍點小聰明,最後我們自己也是知難而退。有些事情,隻是不知內幕的後人誇大之辭而已,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三仙,當年是從最終征戰之中活著回來的人,而且,他們遠征之行,那是遠遠早於李七夜他們。
  “賊老天,焉容得他人耍小聰明。”李七夜笑了笑,他是去過那個地方的人,當然知道那樣的一戰,沒有什麼小聰明可以使。
  “慚愧。”羲帝笑著說道:“真正比起來,我們還是有自知之明,所以也就灰溜溜地逃回來了,說白了,我們也是在那吃了不少的苦頭,灰頭土臉的。”
  三仙是何等的存在,在別人那已經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了,在世人眼中,三仙又怎麼可能吃敗仗呢?當然,對於三仙他們自己而言,也是十分的坦然,那怕他們自己親口說出當年戰敗的事情,他們也是談笑風聲,十分坦然自在地說了出來。
  雖然說,當年三仙是取了巧,而且如他們自己所說那樣,灰頭土臉的逃回了三仙界,但是,試想一下,亙古以來,能在那個地方活著回來,那已經是亙古無雙的事情了。
  “已經是壯舉,萬古無雙。”李七夜依然是十分讚賞。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好壯不提當年勇。”農帝說道:“那一次之後,我們也知道自己徹底沒戲了,不如道兄,依然戰意高昂,依然有再戰的信心,道心之堅,我們不如也。”
  “是也。”羲帝讚道:“自從那次回來之後,我們是死了這條心了,再也沒有想法,窩在這老巢麵,不再出去,一窩就直到現在。”
  提起往事,就自是羲帝他們再坦然去麵對,也不由有些籲噓,羲帝說道:“我們這是老朽了,心已暮。”
  “還好我才十八歲。”李七夜笑著說道:“年輕,一股熱血,隻好折騰折騰,不然這一身的力氣,沒地方使呀。”
  三仙也都不由笑了起來,當然,相比起三仙他們自己了,李七夜的確年輕。
  但是,今日李七夜大道之強,已經遠超於他們,聞以達為先,所以他們稱李七夜一聲道兄,那也是理所當然的。
  “滋、滋、滋……”就在這一刻,在星鬥之中,冒出了一縷很細很細的黑暗,這一縷細到無法用肉眼看到的黑暗不知道從哪鑽了出來。
  不要小看這麼一縷很細很細的黑暗,它一鑽出來的時候,立即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可怕的黑暗力量瞬間汙染了星鬥。
  星鬥本是閃動著美麗無比的光芒,每一縷的光芒都是那麼的純粹,那麼的絕妙,完美絕倫。
  但是,在這那之間,大半星鬥瞬間被汙染,星鬥之中的每一粒細小的星塵都散發出了一縷縷的黑暗。
  可怕的黑暗瞬間擴張,可怕的陰影一下子籠罩著這個世界!
  “又來了。”看到黑暗瞬間汙染了星鬥,燧帝雙目一寒,瞬間綻放了可怕的光芒,在燧帝的目光之下,始祖都為之顫抖。
  就在這那之間,燧帝瞬間出手,隻見他一手挽出,青焰瞬間傾瀉而下,瞬間淹沒了整個星鬥。
  在這石火電光之間,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隻見所有的黑暗都一下子被焚燒成了灰,在它還沒有成氣候的時候,就被燧帝的青焰一下子焚燒得一幹二淨。
  燧帝的青焰看起來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威力,但是,它是世間最恐怖的火種之一,那怕是始祖沾上那麼一點火星,都會瞬間被燒成灰。
  在“滋、滋、滋”的聲音中,星鬥中的所有黑暗一下子被燒得灰飛煙滅,絲毫不留,在個時候燧帝才大手一攏,再一次把青焰收了回來。
  當青焰收回之後,星鬥依然那麼的美麗,依然是光芒跳動,依然是那麼的純粹,如此星鬥,完美絕倫。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目光一張,瞬間盯住了星鬥,在李七夜的目光之下,能看得到在星鬥最深處有一道十分細小的裂縫,這一道細小的裂縫小如毛發
  可以說,在這樣巨大的星鬥之中,如此細小的裂縫,完全可以說是忽略不計,但是,就是這麼一道細小的裂縫,那是亙古永存一般,它就像是永的天痕,永遠都無法磨滅,不論你是用什麼手段,用什麼妙法,都是磨滅不了它,它依然存在。
  “這是後天撕開的呀。”李七夜看著那麼一條裂縫,不由說道
  這樣的話一說,羲帝他們三個人神態就有些尷尬,他們都不由幹笑了一聲,說道:“是的,是我們撕開的。”
  “好奇心,害死貓。”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羲帝他們三個人不由都苦笑了一下,農帝搖頭,說道:“何止是害死貓,那是差點把整個世界都害死了,我們在這漫長的歲月苦於應付,那也算是活該。”
  “你們是很需要這個了。”李七夜笑了笑,此時懷中抱著一物。
  抱於懷中,光芒灑落,猶如把三千世界抱於懷中,這就是三仙樹!
  “三仙樹。”看著李七夜所抱的東西,燧帝他們都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他們的目光都一下子落在了這株三仙樹上。
  “終於回來了。”羲帝這樣的存在,看到李七夜抱著的三仙樹,都不由感慨無比,都不由有些動容,說道:“多少漫長的歲月。”
  “是呀,回來了。”看著三仙樹,農帝都不由伸手去輕輕撫摸著。
  “是呀,回來了。”李七夜也笑了笑,徐徐地說道:“這樣的好東西,我覺得,它的價值,應該是難以估量吧。”
  李七夜這樣的話,羲帝他們三個人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他們都不由你看我,我看你。
  最後還是農帝看口,畢竟,一開始就是農帝跟李七夜打交道的,農帝苦笑了一下,說道:“我能說,我們還有選擇嗎?”
  “沒有。”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有的話,那就是不需要它了。”
  “所以,沒得選。”羲帝也笑也起來,說道:“李道兄開口就是,我們隻要這株三仙樹。”
  “這個,我的確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李七夜笑了笑,不由摸了摸下巴,一副獅子大開口的模樣。
  至於羲帝他們三個人,也隻能是苦笑了,他們隻能是等著李七夜獅子大開口了,現在就算是李七夜狠狠敲詐他們,他們也隻能是乖乖地接受李七夜的所有要求。
  此時,對於羲帝他們來說,他們就是砧板上的魚肉,就猶如他們所說的那樣,他們沒得選擇,除非他們不需要三仙樹了。
  如果他們不需要三仙樹的話,就不需要等到今天了。
  換一句話說,他們可以不需要三仙樹,但是,三仙界需要三仙樹,所以,他們沒得選擇!
  

Snap Time:2018-11-19 04:32:35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