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189章 最驚豔的真帝

  海風,輕輕地吹拂著,十分的輕柔,輕輕吹拂著的海風讓人不由想入睡。∠雜±誌±蟲∠
  夜空之上,明月高掛,今晚的月亮特別的圓,猶如銀盤高高掛在那。
  月亮灑落了銀輝,當海浪輕輕搖擺著的時候,泛起了銀光,有鯉魚躍起之時,劃起了銀弧,好像是魚躍龍門一樣,十分的美妙。
  在海中,有一座小島,島嶼人煙罕至,老樹蒼勁,蔥蔥鬱鬱,如此的島嶼好像是一塊碧玉嵌鑲在銀盤之上一樣。
  在島中,有著長長的沙灘線,沙灘上的沙子十分細膩,而且每一粒的沙子都泛著金光,每一粒的沙子就像是黃金沙粒一樣。
  當你輕輕捧起沙子的時候,讓它從指縫間漏下,好像是一條黃金線,十分的美麗,十分的動人。
  在這樣的黃金沙灘之上,椰棕樹之間,搭著躺床,一個青年躺在那,吹著海風,任由月光灑落在自己的身上,十分的愜意,十分的自在。
  這個青年,穿著一身長袍,長袍乃是用細細的銀線所縫製,針工十分的深厚,一看便知道是出自於大師之手。
  青年豐神如玉,俊朗出眾,好一個美男子,不論是他站在哪,都給人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這個青年,有著一雙十分美麗的手掌,特別是那修長而如白蔥的十指,更是連女孩子都會為之嫉妒。
  這個青年慵懶自在躺在那,好像是時間停止了一樣。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這個青年骨碌地爬了起來,忙是一鞠身,說道:“有朋自遠方而來,不亦樂乎。”
  在這個時間,空間波動了一下,李七夜跨越空間而至,一下子站在了沙灘之上。
  李七夜站在這,目光一掃,把整個天地盡收眼底,在這個時候,目光才落入了這個青年身上。
  李七夜跨越不渡海,一次又一次跨越之後,才來到了這,他到此那也隻不過是僅僅路過而已。
  “應該稱尊一聲前輩。”一見李七夜,這個青年收斂懶散的姿態,含笑,神態間不失恭敬。
  “不,我還年輕,才十八而已。”李七夜淡淡笑了笑,輕輕搖頭。
  “那就叫先生,聞道,達者為先。”這個青年笑著說道,神態灑脫,但,又不失恭敬,一切都恰到好處。
  李七夜也不由笑笑而已,也不拒絕這樣的稱呼。
  此時,青年祭出一座院子,院子麵朝大海,坐落於沙灘之上。青年在院子之中擺好了茶幾,煮上了一壺熱騰騰的好水。
  青年招呼李七夜坐下,李七夜客氣,大馬金刀地坐下了。
  青年為李七夜泡上了一壺好茶,笑著說道:“我對茶道沒什麼研究,這僅僅是粗茶而已,先生莫見怪。”
  李七夜輕輕地啜一口,點頭,笑笑,說道:“還不錯。”
  青年也不由灑脫一笑,然後自我介紹,說道:“在下鄭隱,不知道先生如何尊稱。”
  “李七夜。”李七夜報上名號,又多看了青年一眼,笑了笑,說道:“九秘道統的鄭帝,久聞大名。”
  青年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那都已經陳年芝麻往事了,不值得一提,我就不在先生麵前獻醜了。”
  鄭隱,鄭帝,九秘道統的中興之主,無雙之輩,萬古十大璀璨之一,天賦之高,與薑長存、青蓮木祖齊名!
  生於鬥聖王朝的他,正值九秘道統衰落,但,他橫空而起,力挽狂瀾,中興九秘道統,後來他曾著有《太清丹經》,齊名於九秘始祖的《九秘》。
  鄭帝甚至曾經是入贖地,戰到天崩,他一生的戰績,可謂驚豔,連始祖都不遑多讓,不愧於萬古十大璀璨之名。
  如果說,九秘道統的弟子,今日能見到鄭帝,隻怕是無法想象,眼前這位看起來如此年輕的青年,竟然是他們的老祖,乃是幾百萬年前的鄭帝,這是多麼不可想象的事情。
  “已登始祖之峰。”李七夜看了看鄭帝,笑笑,說道:“不愧是十大璀璨之一。”
  “虛名而已。”鄭帝自由自在,也未驕傲,說道:“得天造化而已,談不上驚豔,老天爺的厚愛,不然,我這種誌疏懶散之輩,隻怕一輩子也成不了始祖。”
  鄭帝這話雖然是說得輕描淡寫,但那隻不過是謙虛之詞而已,作為十大璀璨之一,他的強大,當然不會差到哪去,完全可以參照青蓮木祖和薑長存。
  李七夜笑笑,端著茶杯,看著遙遠的天空,也未曾說什麼。
  當然,入不渡海之後,遇到種種的人,也不足為奇,畢竟,千百萬年以來,有著多少的始祖、多少的真帝進入了不渡海。
  “先生為何而來?”鄭帝看著李七夜,說道。
  “一走而過。”李七夜喝了一口茶,漫不經心,說道:“擋者,殺無赦。”
  鄭帝聽此言,不由驚歎一聲,說道:“先生好魄力,氣勢如虹,我輩遠遠不及。不渡海雖廣,無人能擋先生也。”
  李七夜也笑笑而已,未放在心上,而鄭帝也未曾多言,隻是陪著李七夜坐在那,看著美麗的夜空而已。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看了看鄭帝,說道:“你又為何而來?”
  鄭帝收回了目光,認真地想了想李七夜的話,最後他苦笑了一下,輕輕地說道:“若是要我現在回答,我也不知,我也不知為何而來。”
  說到這,鄭帝頓了一下,輕輕地說道:“來不渡海,有始祖為長生不死而來,也有人為彼岸而來,還有人為更強大而來……”
  說著,鄭帝不由望得更遠,說道:“我來不渡海,當年有幾分好奇,也是希望有一個突破,有人叫我,就來了。一晃之間,不知道過了多久,來來去去,似乎我都忘了,自己為何而來呢?”
  “時間,的確是最好的東西。”李七夜輕輕點頭,說道:“也是最折磨人的東西。”
  鄭帝也不由有些感慨,說道:“是呀,時間久了,我都忘記了當初了,忘記了很多了,好像隻記得自己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看著遠處而已,好像陷入了遠久的回憶,似乎他們是一對老朋友。
  “先生非我人世間之輩,先生所經曆,遠在我之上。”鄭帝看著李七夜,認真地說道:“請教先生,在這人世間,先生為何而存呢?”
  “那你又為何而活著呢?”李七夜笑了一下,沒有回答,反問了一句。
  鄭帝一下子陷入了沉默,過了好一會兒,他不由為之苦笑了一下,最後他輕輕地說道:“我也不知道了,上次在問我自己這個問題的時候,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或許,有幾十萬年之久了吧,久到我也不記得了。”
  說到這,鄭帝不由頓了頓,望著星空,慢慢地說道:“我在那個時候在問自己,但,不知道答案,現在再問自己,我也依然不知,活著而,就是活著,僅僅就是活著!”
  “一切皆無所謂也。”李七夜明白,不由笑了笑。
  鄭帝點頭,認真地說道:“先生說得對,有始祖,那怕已經站在巔峰之上,依然是高歌猛進,欲更上一層樓,問真仙,撫蒼天;也有始祖,上下求索,欲求長生;也有始祖,心執一念,謀求正義長存,守望三仙界……”
  說到這,鄭帝頓了頓,輕輕地說道:“我這一生,足矣,紅塵世俗,百般滋味,皆已嚐盡,天地萬法,也皆一一有所領悟。一生造化,有限也,再窮其一生,也不能觸及真仙,所以,大道漫漫,無求也。”
  “……長生,也非我所求也,正邪之爭,也不關我事。”鄭帝說道:“各有天命,紀元交替,亙古皆是如此,不必執著去求存也。”
  說到這之後,鄭帝輕輕地歎息一聲,最終笑了一下,有些苦澀,說道:“餘生碌碌,不知所求。”
  鄭帝說出這話,那是飽含著多少的情感,飽含著多少的滄桑。
  試想一下,作為萬古十大璀璨之一,作為一代曾經風神如玉的真帝,鄭帝的一生,可謂是精采絕倫,可謂是波瀾壯闊。
  不論是凡世間的位登權極,還是坐擁無盡江山,又或者是美女繞膝,這些他都曾經經曆過,也曾經享受過,一切該擁有的,他都擁有過。
  他也曾經是橫掃八方,所向無敵,甚至有過在贖地之中戰到天崩的壯觀。
  更何況,作為萬古十大璀璨之一的他,天賦舉世無雙,曾經參悟過天地之妙,創寫出了驚絕的《太清丹經》
  可以說,縱觀他的一生,還有什麼遺憾也?沒有!
  後又入不渡海,觀八方,曆萬險,登始祖之峰,得大造化,可以說,他一生可謂是圓滿也。
  再望前途,似乎一切都定格在了那,他的一生,已經足夠了,走到今天,他已經是無求無欲了。
  所以,在這茫茫的不渡海之中,這就讓他不由為之自省為什麼而活。
  時至今日,權勢,美色,建樹……這一切都非他所求也,而且,他也已經滿足也。
  或許,這個問題也難住了這位驚才絕豔的絕世天才!
  

Snap Time:2018-11-18 05:35:00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