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191章 獨釣萬古

  李七夜讚了一聲,徐徐地說道:“心有彼岸,處處皆是彼岸,心若能解脫,又何需登得彼岸。*雜誌蟲*”
  “先生說得好。”鄭帝大笑,讚道:“聽先生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鄭隱受教。”
  李七夜笑笑而已,望著不渡海那茫茫的海麵,最終,輕輕地說道:“不渡海,廣袤無盡,你也去過很多地方吧。”
  “這倒是。”鄭帝輕撫掌,也有些感慨,說道:“我在不渡海,也曾有所求索,後來無所求,便隨意遊蕩,走到哪算哪,隨心而行。這些年來,我是喜歡去看看獨一無二的風景,觀觀絕無僅有的奇物,所行皆隨心。”
  “隻不過,不渡海,實在是太廣袤了,或許,是我們的心還不夠廣闊。”鄭帝也不由為之感慨地說道:“至少到目前為止,我還是未能把不渡海走遍。隻怕萬古以來,沒有誰走遍整個不渡海的吧,或許傳說中的三仙有可能走遍了!”
  說到這,鄭帝不由為之頓了一下,說道:“或許,立個小小的願望,在我有生之年,走完不渡海,這也算是一種所求吧。”
  強大如鄭帝,完全是可以跨越空間,一步便橫渡億萬,但是,那怕如他,在這不渡海中呆了無數歲月,卻未曾能把不渡海走完,試想一下,不渡海之廣闊,那簡直就是讓人無法去想象的。
  李七夜笑笑,說道:“萬古奇觀,有些東西,一輩子看一次,足矣。”
  “先生這麼一說,我近日也正好去打算去看一個奇觀。”鄭帝笑著說道:“在不渡海,有一個奇觀叫獨釣萬古,聽說,三百萬年才出現一次,我也未曾看過,此奇觀出現時間也將近了,所以我正想去看看,或許,這與先生順路,先生要不要去一觀。”
  “去有何妨,我也不急著趕路。”李七夜也一口答應了,他來不渡海,有著充裕的時間,並不著急,所以去哪都無所謂。
  “好”鄭帝撫掌一笑,說道:“能與先生一同看此奇觀,與之榮焉,現在啟程如何?”說著,他便站了起來。
  李七夜站了起來,幹脆利索。
  他們都是無雙之輩,做事從不拖泥帶水,說走就走,鄭帝親自為李七夜帶路,一步跨越天地,入廣袤大海。
  “先生來不渡海,是一走而過,還是會在這呆上一段時間呢?”在前往“獨釣萬古”的路上,鄭帝說道。
  “雖然是路過,但,這乃是一個很好的磨練之地。”李七夜笑笑,說道:“行行走走,打磨一番大道,萬年那也隻不過是彈指而已。”
  “不渡海,的確是最好的打磨之地。”鄭帝也十分讚同,徐徐地說道:“千百萬年以來,能進入不渡海之人,若是能活下來,多數皆有突破,未有收獲者,乃是寥寥無幾。相信在這萬載時光,先生一定會精采絕倫,不渡海有先生的磨練,將會變得更精采。”
  說到這,鄭帝都有所期待,說道:“或許,未來這一萬年,不渡海必將會熱鬧非凡,打破這茫茫大海的死寂。”
  李七夜來不渡海,不僅僅是送東西來的,他也正好借這個機會來磨礪一礪,完善自己的大道。
  對於李七夜而言,他的計劃已經開始了,他必須把自己推到一個世人無法想象的巔峰,他要開始一個全新的紀元,所以,不渡海這樣的地方,那是最好不過的磨礪之地了。
  可以說,對於李七夜而言,不渡海不僅僅是一個磨礪之地,它還是李七夜的熱身場所,是李七夜的熱身戰場,這是一個十分適合大開殺戒的地方。
  “當年,不渡海也算是熱鬧,雖然,很多人都不再想回去,也沒誰能找到先生,但,不少人也琢磨著好玩的事情。但是,那東西來了之後,不渡海寂靜多了,始祖們,戰死的戰死,力扛的力扛,也有人墮落,再一次選擇了陣營,也有人歸隱不出,隱於小世界,自娛自樂,不像當年那麼的熱鬧了。”說到這,鄭帝十分的感慨。
  鄭帝所說的那東西,指的就是黑暗巨頭,恐怖存在。
  “會結束的。”李七夜笑了一下,目光深邃,好像要把整個不渡海看透一樣,徐徐地說道:“快了,不渡海,依然是不渡海!”
  “我相信也會。”鄭帝也十分樂觀,笑著說道:“在這遇到先生之後,我就知道先生為何而來,先生掃平不渡海,這也是我們十分樂見之事。”
  鄭帝對於李七夜十分有信心,那怕他第一次見到李七夜,那怕他未曾見過李七夜出手,他依然對於李七夜信心十足。
  雖然說,黑暗巨頭,恐怖存在,曾經讓一位又一位始祖戰死,讓一位又一位的始祖墮入黑暗,但,他卻相信,李七夜的到來,將會改變這一切。
  畢竟,他是鄭隱,十大璀璨之一,他是何等存在,那怕他不需要看李七夜出手,他也知道,李七夜絕對比十大始祖要強,而且,李七夜這樣的存在,絕對能力扛黑暗巨頭。
  李七夜和鄭帝橫渡不渡海,跨越天地,在他們的跨越之下,億萬那隻不過是眨眼之間的距離而已。
  最終,他們抵達了目的地獨釣萬古!
  在不渡海,有很多凶險的地方,在這廣袤無比的大海之中,波濤起伏,甚至是驚濤駭浪。
  但是,在這,卻是一片的平靜,在這整個海域,海麵竟然十分平靜,連一絲微風都沒有,海麵平如鏡,連有絲毫的波瀾。
  整個平靜無比的海麵,不論是什麼地方,都會顯得詭異,特別是不渡海這種處處驚險的地方。
  但是,在這,平靜的大海,卻顯得十分安寧,當你站在這樣平靜安寧的海麵之時,似乎能讓你忘記一切的煩惱。
  就在這平靜的大海之上,在大海中央,有一礁石,這礁石生長出海麵,它似乎是整片海域唯一打破整個平靜海麵的東西。
  而且,這一塊礁石不僅僅是生長出海麵,它是刺入了天穹,整塊礁石如同彎彎的鐮刀一樣,刺入了天穹,直入星空最深處。
  如此一塊奇特的碎石,它就像是釣魚杆一樣,它插入天穹,似乎可以釣下星空之中的一顆顆星辰。
  站在這樣的海域,看著這樣的碎石,那都已經是一種奇觀,那都已經是一種鬼斧神工了。
  李七夜和鄭帝登上了這塊礁石,站在了礁石最巔峰之上,站在那的時候,滿天星辰,就好像懸在你頭頂上一樣,伸手便能輕輕摘下一顆顆的星星。
  再望下俯望的時候,下麵的不渡海,就像是一麵巨大的鏡子,而張望整個不渡海的時候,整個不渡海乃是茫茫一片,望不到盡頭,那怕你打開天眼,也一樣是無法望到不渡海的盡頭,整個不渡海,那實在是太過於廣闊了。
  坐在礁石之上,在這一刻,你就會在想,你所釣的,不是天空上的一顆顆星辰,而是身下的不渡海,或許,當你垂下長線的時候,最終釣起來的乃是一種奇跡。
  李七夜與鄭帝盤腿而坐,神態自若,鄭帝俯看身下如鏡麵的不渡海,也不由讚道:“好地方,若選一地而終老,此地再適合不過,有一天我若能坐化,就選這。”
  那怕是事關生死,鄭帝也談笑風聲,神態自若,好像是在談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李七夜靜靜端坐著,感受這片天地的安寧,過了好一會兒,他睜開眼睛,笑著說道:“若是你選擇這坐化,說不定,有朝一日,屍生魂魄,再輪回一世。”
  “這,的確是造化之地。”鄭帝作為十大璀璨之一,也感受到了這片海域的與眾不同的地方,他點頭,感歎,說道:“不過,就算真的有一天能屍生魂魄,那也不是我,隻不過是一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而已,就算能記得前世,那隻不過是一種殘存的執念而已,這樣的輪回重生,又有何意義呢。”
  “並非是人人皆如你這般看得開。”李七夜笑笑,目光深邃。
  鄭帝輕輕地歎息一聲,不去點評他人。他在不渡海,呆了那麼漫長的歲月,當然見過種種,求生長不死,求輪回轉世,種種皆有。
  那怕曾是再驚豔,再無敵的人,也都曾有去尋找長生不死,尋找輪回轉世。
  他們為了長生不死,為了輪回轉世,那是不惜一切代價,甚至不計一切後果。
  當然,如他這一般,並非他所求,如果說,在這樣的地方,就算是真的能輪回轉世,成為那種不人不鬼的東西,他自己也是不屑一顧。
  “三百萬年一見的奇觀,值得我們去等待。”看著天空,一切安寧,沒有什麼事情發生,鄭帝並不著急,十分平靜。
  時至於今,鄭帝所行,並求寶物,不求仙品,也不求無敵,不求長生。
  就如此般的奇觀“獨釣萬古”,億萬跋涉,跨越無數的天地,他也不求什麼,隻僅僅求一飽眼福而已。
  對於他而言,能親眼看一看三百萬年才一次的奇觀,那就已經足夠了。
  

Snap Time:2018-11-16 15:25:40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