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3159章 降天閘

  “好,那就成全你”蟠龍笑了一下,一張嘴,“嗚”的一聲咆哮,那之間龍息滾滾衝了出來。雜ξ誌ξ蟲
  “轟、轟、轟”轟鳴響徹天地,在這那之間,可怕的龍息形成了最可怕的風暴,在龍息風暴的衝擊之下,一顆顆星辰毀滅,江河山川瞬間崩塌,單是龍息的力量,就可以橫掃八荒,難有人能擋。
  “鐺、鐺、鐺”的聲音響起,在這那之間,金光上師全身是始祖法則籠罩,在金鳴聲中,隻見金光閃爍的始祖鎧甲一下子覆蓋在了金光上師的身上,把金光上師整個人包裹得嚴嚴實實。
  在始祖法則和始祖鎧甲的力量之下,擋住了蟠龍那滔滔不絕衝擊而來的龍息。
  “有本事。”蟠龍長嘯一聲,收起龍息,龍爪直拍而來,龍息寒光閃動,銳利無匹,一記龍爪撕了過來,天空一下子被撕開,在如此鋒利的龍爪之下,那怕是再厚重的大地,都猶如紙糊的一樣。
  在“砰”的一聲響聲之下,隻見始祖法則被龍爪撕斷,金光上師速退,但是,龍爪依然掃過了金光上師的鎧甲,那怕金光上師身上的鎧甲是以十分珍貴的神金鑄造,它是始祖級別了,在“嘶”的一聲中,胸前的鎧甲一被掃中依然是被撕下了五道深深的爪痕。
  真龍爪,實在是太鋒利了,始祖鎧甲也擋之不住。
  “這就是真龍。”蟠龍徐徐地說道:“一鱗一爪,都是最強大的兵器。”
  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世人抽了一口冷氣,難怪作為始祖的蟠龍,都如此苦苦地追溯自己的血統,讓自己成為擁有純正血統的真龍,原來真龍的身軀是如此的強大,單是憑著他的龍爪就可以對抗一切的始祖兵器。
  “鐺”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金光上師乃是開天斧扛在肩上,巨大無比的開天斧,那怕是身體巨大的蟠龍,在它麵前都顯得有點小,像是小蛇一樣。
  “好斧,一把好斧。”看著金光上師扛著的開天斧,蟠龍也不由讚了一聲,驚歎無比。
  “殺”在這那之間,金光上師暴起,開天斧瞬間如狂風暴雨一樣劈了下去。
  開天斧是何等的巨大,一斧辟下來,就可以開天劈地,當金光上師瞬間劈出成千上萬次的斧頭,劈下來的斧頭就像是狂風暴雨一樣,滔滔不絕的劈向了蟠龍。
  開天斧如狂風暴雨一樣劈下來的時候發,地威力太恐怖了,在“轟、轟、轟”的暴虐斧雨之下,整個仙統界猶如是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小舟,似乎隻需要一斧劈中仙統界,就可以把整個仙統界劈成兩半。
  “砰、砰、砰”的一聲聲撞擊之聲響起,如狂風暴雨一般劈下的開天劈,乃是一斧又一斧地劈中了蟠龍。
  試想一下,開天斧在金光上師的手中,它的威力是何等的恐怖,毫不誇張地說,一斧就可以把一個道統劈成兩半。
  但是,當開天斧劈在蟠龍的身體上的時候,劈斬在了龍鱗之上,在“砰、砰、砰”的聲音中,龍鱗被劈得星火濺射,留下了斧痕,但是,卻沒有把蟠龍的鱗片劈開。
  而在這個時候,蟠龍的龍爪也是凶猛霸道,一次又一次反擊如狂風暴雨一樣劈下來的天開斧,當蟠龍的龍爪擊中開天斧的時候,開天斧那雪亮的雪刃竟然也被龍爪崩出一個小小的缺口來。
  看到這樣的一幕,那怕見識再廣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真龍的身軀竟然可以硬抗開天斧這樣的兵器,龍爪甚至是可以把開天斧崩出缺口來,這樣的真龍之軀,那是多麼的堅硬,多麼的強大。
  “真龍呀,這就是真龍之軀!不需要兵器,就可以硬扛任何始祖的兵器,太強大了。”世間多少人第一次見到真龍,看到如此強大的真龍之軀,讓多少人為之驚歎。
  “轟”的一聲巨響,天地搖晃了一下,此時黑暗大軍集中了火力,所有的黑暗脈衝都同時轟向了天塹的一個位置上。
  這個位置正是天塹的破洞,在剛才飛蟬始祖他們的黑暗大軍就是從這個破洞鑽進去的,隻不過,現在這個破洞的最後一塊磚已經補上去了。
  最後一塊磚補上了之後,破洞就消失不見,嚴絲合縫,此時黑暗大軍集中了所有黑暗脈衝轟在這個位置之上,依然沒有能把天塹轟出一個洞來。
  “轟、轟、轟”在這一刻,黑暗大軍集中了所有的火力,瘋狂地轟炸著這個位置,一次又一次地把防禦壘牆轟碎,但是,就是攻不破天塹,在如此強大無匹的火力之下,天塹依然是固若金湯。
  “起作用了。”在天塹之上的太尹喜比誰都還要緊張,他都緊緊地握住拳頭,一顆心髒都不由高高地懸了起來。
  此時,見到在黑暗大軍如此瘋狂的火力之下,剛剛被上的破洞竟然沒有被轟開,這就讓太尹喜徹底放心了,看來天塹擋住黑暗大軍還是有希望的。
  “用黑剛鑽。”就在這個時候,黑暗大軍中,響起了一個淡淡的聲音。
  “軋、軋、軋……”聽到一陣沉重無比的聲音響起,在這一刻,有一艘最為巨大的戰艦駛到了艦隊最前麵,這艘戰艦有可能是整個艦隊的主艦。
  在“軋、軋、軋”的沉重聲中,隻見這艘戰艦的倉底之下緩緩升起了一隻巨鑽。
  這隻巨鑽通體發黑,看起來它就像是一顆巨大無比的黑鑽石,這麼一顆黑鑽石,它閃動著黑色的光芒,每一縷晶瑩的黑色光芒就好像夜空中的晨星之光,十分的美麗。
  而且,這一顆黑鑽石十分的純淨,整個鑽石黑不見底,似乎它可以吞噬整個宇宙,可以容納三千世界。
  這顆巨大無比黑鑽石的鑽尖十分鋒利,讓人一看,便知道它可以切割世間的一切東西,在如此鋒利的鑽尖之前,什麼東西都擋不住它。
  “這是什麼東西?”看到這一顆黑鑽的時候,太尹喜心麵頓時有了一股不安的預感,他認為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此乃是不渡海最黑暗海域中獨一無二的割神黑鑽,無上存在才能把它打磨成。”戰艦之中,那個淡淡的聲音為太尹喜解惑。
  聽到這樣的話,太尹喜心麵不由為之一寒,一下子感覺大事不妙。
  雖然說,破洞的最後一塊磚已經補上去了,但是,新磚還沒有凝固,還不夠夯實,它依然是整個天塹中最薄弱的一個環節。
  “轟、轟、轟”在這個時候,在這個時候,黑鑽轉動起來,越轉越快,快到一定速度之時,化作了一縷細小無比的黑光,這一縷黑光可以切割世間的一切。
  “砰”的一聲響起,當黑鑽一觸及到晶瑩的防禦壘壁的時候,在這那之間,晶瑩的防禦壘壁一下子崩碎。
  要知道,在剛才黑暗大軍是集中了最強大的黑暗脈衝才把防禦壘壁崩碎,但,防禦壘壁也很快恢複過來。
  然而,此時黑鑽一觸及到了防禦壘壁的時候,就一下子崩碎,那怕防禦壘壁恢複了,都擋不住黑鑽的鋒利,隻要一觸及到,防禦壘壁就一下子崩碎。
  “轟、轟、轟”在這個時候,黑鑽已經鑽到了天塹的牆體了,這個時候,真正的傷害到天塹了。
  在黑鑽開始鑽向天塹的時候,整個天塹被這可所無比的力量衝擊得搖晃起來。
  “降天閘,降天閘,不惜一切代價。”看到這一幕,太尹喜不由為之大驚,立即大喝道。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那之間,大地之下的所有力量一下子噴湧而出,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如同億萬火山爆發一樣,如同億萬星辰炸開一般,最強大的力量一下子轟了出來。
  可怕的力量在天空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天閘,聽到“轟、轟、轟”的巨響不絕於耳,天閘緩緩地降下,碾碎一切,當它降下的時候,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擋得住,所有擋在它下麵的存在都會瞬間被碾得粉碎。
  當如此巨大無比的天閘降下的時候,掌禦著天塹的每一個士兵,都臉色煞白,因為天閘一旦降下,就是抽幹了他們所有人的血氣,這已經是他們最大的底蘊了。
  如果天閘沒有效果,他們就再也能於發動起第二次的防禦或攻擊了,因為天閘已經抽幹了他們了,無法再戰了。
  “砰、砰、砰”的一聲聲崩碎之聲不絕於耳,離天塹最近的成千上萬的戰艦一下子被降下的天閘碾得粉碎。
  聽到“啊”的慘叫之聲不絕於耳,在這眨眼之間,有許多的黑暗強敵一下子被天閘碾成了血霧。
  那怕戰艦再堅硬,那怕這些黑暗強敵再強,都擋不住從天而降的天閘,他們都被碾成血霧。
  “扛住它。”在這一刻,淡淡的聲音響起,看來,是這個人在發令施號,而且是他掌禦著黑鑽來鑽天塹。
  “轟、轟、轟”在這那之間,始祖之威轟天而起,在所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有六股的始祖之息轟天而起。
  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在天塹之下,出現了六尊高大無比的身影。
  

Snap Time:2018-11-14 10:30:39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