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1)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1)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1)     

第3153章 光明所照便是無敵

  左岸始祖離出了自己的兵器,乃是兩把長刀,長刀彎如月,但是,當長刀出鞘的時候,黑氣滔天,可怕的黑氣猶如是從黑暗最深處誕生一樣,充滿了黑暗的力量。∮雜誌蟲∮
  當兩把長刀握在了左岸始祖的手中之時,猶如兩條來自於黑暗之中的巨龍在咆哮一樣,黑色的刀芒吞吐,似乎可以刺穿世間的一切,朽化世間的所有生命。
  當任何人看到這一把長刀之時,讓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這樣的兩把長刀,似乎不像天宇印那樣的可以碾碎世間的一切,也不像煉天鼎那樣可以吞噬世間的一切。
  但,當這樣兩把長刀閃動著黑色的光芒之時,就讓人不由毛骨悚然,通體寒冷,看著這一雙長刀,讓人產生了一種錯覺,好像這兩把長刀好像是世間最可怕的惡魔口中拔下來的兩顆尖牙。
  雖然說,八寶始祖他們已經是墮入黑暗了,但是,他們手中的始祖之兵依然是始祖之兵,浩然而無敵,並沒有因為他們的墮落而充滿了邪惡。
  左岸始祖這兩把長刀就不一樣了,他的這兩把長刀並非是了自己鑄造的始祖之兵,而是由黑暗中的恐怖存在為他所鑄造的兵器。
  試想一下,這兩把長刀出自於黑暗存在之手,它當然是充滿了邪惡,充滿了惡毒,讓任何人看了都毛骨悚然。
  看著兩把長刀閃動著黑暗光芒,所有人都打了一個冷顫,在這那之間,所有人都感覺好像是兩顆尖利的毒牙插進了自己的身體麵。
  “前輩,請亮兵器。”那怕是生死敵仇,此時左岸始祖依然是尊敬老樹妖,舉止之間,依然是恭敬。
  “光明,即是我的兵器。”老樹妖徐徐地說道。
  這樣的話一出,頓時讓飛蟬始祖他們四位始祖不由為之一窒息。別人聽到老樹妖這樣的話之時,或許會覺得霸氣無匹。
  但是,飛蟬始祖他們不一樣,他們已經墮入了黑暗了,而老樹妖則是光明,他是世間最為璀璨的光明。
  所以,老樹妖此話一出的時候,光明就好像利箭一樣瞬間射入了他們的心麵,光明瞬間在他們心麵蔓延,要侵吞他們的黑暗。
  在這一刻,老樹妖雖然還沒有兵器在手,但,他已經出手了,他的光明已經是對飛蟬始祖他們的黑暗發動起了攻擊了。
  飛蟬始祖他們心麵一震之時,但,他們畢竟是始祖,立即守住心神,擋住了老樹妖的光明,瞬間祖威爆發,“轟”的巨響,撼動著整個仙統界。
  當四位始祖的始祖之威瘋狂暴發的時候,整個仙統界都搖晃不止,整個仙統界都好像要被這可怕的始祖力量撐爆一樣,似乎整個世界要在這那之間崩毀一般。
  “那我們隻有得罪了。”八寶始祖沉喝一聲。
  在這那之間,四條始祖大道橫空而起,聽到“轟”的一聲巨響,瞬間鎮壓而下,星辰殞落,天地崩碎,整個三仙界在這那之間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之中。
  四位始祖的兵器還沒有出手,但是,他們的無上大道已經一下子鎮壓了整個仙統界了,在這麼可怕的始祖大道鎮壓之下,三仙界的所有修士都一聲哀嚎,所有人的大道都在這那之間被鎮壓,所有修士都絲毫力量使不出來,他們就感覺自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由四位始社宰割,根本就無法反抗。
  四位始祖的無上大道鎮壓而下,整個仙統界陷入了可怕的黑暗,在這那之間,整個世界猶如永不見天日一樣,讓所有人都不由駭然,甚至有許多人都忍不住哀嚎尖叫一聲。
  “嗡——”的一聲響起,光明顫動,在無盡的黑暗之中,在這那之間,隻見光明綻放,猶如是黑暗中的白蓮花一樣,每一縷的光明都綻放開來,驅散了黑暗,讓世間重見光明。
  在這一刻,雖然四位始祖封鎖了整個仙統界,但是,在光明綻放之下,又讓世人再一次見到了天日,讓世人看到了希望。
  在光明照落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感覺自己如沐浴在陽光之下,不再害怕光明,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人熱淚盈眶。
  “鐺”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隻見老樹妖凝集光明,世間最純粹最璀璨最無窮的光明一下子凝集在了他的手中,在這一刻,他是雙手握著光明,右手光明代作了長矛,左手的光明化作了巨盾。
  長矛直指,光明照耀到了黑暗最深處,給仙統界帶來了希望,讓仙統界的所有生靈都燃起了心中的希望,不再害怕黑暗。
  巨盾橫天,守護世界,抵抗黑暗。四位始祖可怕的大道鎮壓了三仙界之後,他們可怕的黑暗力量如決堤洪水一樣奔瀉而來,滔滔不絕,眨眼之間把整個三仙界淹沒,可怕的黑暗力量在這個時候似乎要把整個三仙界變成魔域。
  但是,此時老樹妖的光明巨盾一橫之時,擋住了滔滔不絕的黑暗力量,瞬間守護住了光明聖院,守護住了仙統界,瞬間把黑暗力量逼了回去。
  “轟、轟、轟”驚天動地的聲音撼動著整個仙統界,此時黑暗力量猶如世間最可怕的洪水在咆哮著,它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光明巨盾。
  但是,老樹妖手中的光明巨盾乃是凝集了世間最璀璨最純粹最無窮的光明力量,單憑飛蟬始祖他們四人的黑暗力量,是無法擊碎光明巨盾的。
  “殺——”在這那之間,飛蟬始祖他們四位始祖的兵器出手了。
  四位始祖無敵的始祖力量都已經足夠鎮壓諸天了,一旦當他們的兵器出手的時候,那種恐怖,已經無法用筆墨來形容了。
  就在四位始祖的兵器出手的那之間,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在這恐怖的力量之下,已經是被碾得灰飛煙滅了。
  對於億萬生靈來說,那怕這僅僅是那之間,那也是他們人生中最難熬的時刻,這一那之間,猶如千萬年之久,讓人倍受煎熬。
  恐怖的兵器鎮殺而下,無數的生靈都感覺自己生不如死,在如此恐怖的力量之下,飽受著可怕的折磨。
  “嗡——”的一聲時空顫動響起,在這那之間,兵器最先出手的就是飛蟬始祖煉天鼎,隻見煉天鼎瞬間化作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洞,產生了世間最恐怖的吸力。
  聽到“蓬”的一聲響起,那怕是光明,都無法逃脫煉天鼎的捕捉,在石火電光之間,隻見光明如同洪水一樣滔滔地奔瀉而下,被煉天鼎瘋狂地吸收進去。
  在煉天鼎瘋狂吸收光明的那之間,隻見光明巨盾黯淡下來,因為老樹妖的光明力量被煉天鼎吸收了不少,使得煉天鼎的防禦一下子減弱。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一刻,八寶始祖的天宇印直轟而下,天宇印直轟而下,沒有招式功法,它以最無量的重量直接轟了下來,簡單而粗暴。
  要知道,八寶始祖的天宇印乃是以一方天宇星空祭煉而成的,它本就是無量之重,在八寶始祖的力量加持之下,它是何等之重?單是這樣的一方天印宇放下,就可以把一個道統瞬間壓得粉碎。
  所以,當這麼可怕的天宇印轟了下來,世間的所有生靈都感覺自己瞬間被碾得灰飛煙滅。
  “砰——”巨響撼動了整個三仙界,三仙界的無數生靈都瞬間被可怕的衝擊力轟得倒在地上,無法爬起來。
  這樣的一擊太恐怖了,再強大的道統都會被一下子崩得粉碎,所以防禦大減的光明巨盾頓時響起了“喀嚓”的碎裂聲。
  就在光明巨盾出現裂縫的瞬間,聞竹始祖出手了,他那晶瑩如利劍的老根光芒一閃,以世間最快的速度瞬間刺了出來。
  這一擊太快了,光明巨盾一出現裂縫的瞬間,聞竹始祖的老根已經刺在了光明巨盾之上了,最為可怕的是,聞竹始祖的老根瞬間擊中了光明巨盾最脆弱的裂縫之上。
  聞竹始祖的老根,那是多麼的鋒利,稱它為世間最鋒利的兵器那都不為過。
  “砰”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光明巨盾一下子崩碎,老樹妖的空門大開。
  就在老樹妖的空門大開的瞬間,左岸始祖的長刀出手了,兩把刀長,如同黑暗中最惡毒的利齒,瞬間向老樹妖的心髒刺去。
  這一切都隻不過是發生在瞬間而已,然而,飛蟬始祖他們四個攻守有序,配合無比的默契,正是因為他們如此完美的配合,在這那之間就是攻破了老樹妖的防禦,給了老樹妖致命一擊。
  黑暗的長刀,瞬間砍到了老樹妖的胸膛了,絕對致命的一擊,就算是再強大的始祖,被這雙刀斬中,那絕對會重傷,這兩把雙刀實在是太可怕了。
  “鐺——”的一聲響起,星火濺身,就在這最危險的那之間,老樹妖的長矛以絕無倫比的速度擋在了胸前,擋住了這絕世無雙的雙刀。
  此時,老妖樹長矛橫於胸膛,橫擋於中天,猶如世間最巍峨最堅定的神嶽,任誰都無法跨越。
  

Snap Time:2018-11-22 02:27:51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