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137章 唯有一戰

  對於這位信使的話,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雜√誌√蟲
  “前輩所說的全新世界,又是怎麼樣的世界呢?”太尹喜神態凝重,徐徐地說道。
  “永亙古的世界,它起源於你內心最深處,源於你對於這個世界的渴望,它將會讓你見到真正的本我。”這位信使徐徐道來,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字字珠璣。
  許多遠眺觀望的老祖長存聽到這樣的話,心麵不由為之一凜,不可否認,這樣的說辭,的確是有點讓人心動。
  “前輩所說的永亙古,那就是黑暗嗎?”太尹喜作為一尊至尊長存,又怎麼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呢,他在這一方麵看得比無數的修士強者還要遙遠。
  “這僅僅是一個稱呼而已。”這位信使徐徐地說道:“光明也好,黑暗也罷,那都隻不過是凡俗之人的一種劃分,也僅僅是一種稱呼而已,並沒有對錯可言,也並非有誰是正義、誰是邪惡可言。光明與黑暗,都是一種力量,源自於我們內心的力量,它是好,還是壞,不在於它們本身,而是在於使用者。”
  故人歸來,許多老祖、長存都已經隱隱猜到了,但是,很多人心麵還是抱著那麼一線的希望,心麵還是抱著那麼一點的僥幸,希望這樣的事情並不會發生。
  但,當這位信使親口說出來的時候,一下子讓所有人心麵的那一絲希望一下子徹底的破滅了,也沒有任何僥幸可言,他們最害怕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
  試想一下,有那麼一天,自己最尊敬、最崇拜的始祖墮入了黑暗,從此淪陷,這是多麼讓人難受的事情,這將會讓許多後代子孫,心麵所抱著的一切幻想都一下子破滅。
  “黑暗就是黑暗,沒有任何借口可言。”太尹喜冷冷地說道,神態堅定:“淪陷於黑暗,便是非我族類,非我族者,其心必異,當誅之!”
  太尹喜這態度已經是很堅定、很明白了,太尹喜守在仙統界最前線,當他說出這樣的話之時,表出這樣的態度之時,也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仙統界的態度了。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不勉強也。”這位信使也不生氣,徐徐地說道:“若不臣伏,那就用武力解決吧,到時候,相信你們是最不願意看到的。”
  這話說得很平靜,說得很輕,但是,很多老祖、長存都聽得一清二楚。
  此時,多少老祖、長存心麵不由顫了一下,試想一下,即將有那麼一天,自己麵對著自己的先祖,要自己先祖拚個你死我活,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晚輩不明白。”那怕大戰將在,太尹喜心麵依然有所疑惑,徐徐地說道:“前輩,乃是始祖,相信也不止於前輩一人是始祖。諸位前輩曾是吒叱風雲,舉世無敵,更有甚者,乃是建立了萬古顯赫的功績。諸位前輩,又有何風浪未曾見過,為何諸位前輩卻又道心動搖了呢?”
  太尹喜這話說得很委婉了,他沒有直接說為什麼信使他們會墜入黑暗。
  太尹喜這話正是許多老祖、長存想要問的,他們也是想要知道答應,畢竟,在子孫後代的心目中,他們的始祖已經是舉世無敵了。
  事實上也是如此,在他們所在的時代,這些始祖都是他們時代的主宰,他們曾經橫掃九天十地,曾經是舉世無敵,縱橫十方。
  毫不誇張地說道,每一位能成為始祖的人,都是道心堅定,否則,他們不會在大道之上走得如此之遠。
  然而,就是這麼一尊尊的無敵始祖,一位位道心堅定的始祖,卻墮入了黑暗,從此淪陷,更可怕的是,今日帶兵歸來,竟然要攻打自己所出生的世界,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這是讓世人、讓無數子孫想不明白的,他們不明白自己的始祖究竟經曆了什麼,會如此墮落入黑暗,從此淪陷。
  “世界太大!”這位信使徐徐地說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們隻不過是芸芸眾生而已,隻不過是螻蟻而已。”
  這位信使說出這樣的話之時,沒有大喜,也沒有大悲,甚至是十分的平靜。
  但,就是這麼平靜的話,落入了所有人耳中的時候,這頓時讓所有人心麵毛骨悚然,甚至是通體徹寒,猶如掉入了冰窖一般。
  試想一下,如始祖這麼無敵的存在,竟然都說自己隻不過是螻蟻而已,如果始祖是蟻螻,那麼,他們是什麼??沒有人知道進入不渡海的始祖們經曆了什麼,但是,他們可以肯定的是,在不渡海之中,他們曾經經曆了世人所無法想象的事情。
  “前輩,並非是我們狂妄自大。”太尹喜當然就不會這樣被嚇倒,他沉聲地說道:“世界再大,敵人再強,那也打不倒我們三仙界,千百萬年以來,我們三仙界強者輩出,我們有著驚豔無比的始祖,有過絕世無敵的存在,我們有十大始祖、十大璀璨……”
  太尹喜這樣的說法,也讓不少老祖、長存暗暗點頭,畢竟,千百萬年以來,他們三仙界出過太多的無敵存在了,不論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他們三仙界都應該能熬得過去,那怕再可怕的災難,他們三仙界都能撐得過去。
  “是的,我們出過太多驚豔絕世的天才了。”這位信使也同意,輕輕點頭,說道:“多麼驚豔的時代,多麼吒叱風雲的男兒,太波瀾壯闊了……”?說到這,這位信使也不由有些感慨,似乎是在向往,似乎是在追憶著那意氣風發的歲月。
  這位信使的神態,讓所有人心麵顫了一下,包括了太尹喜,毫無疑問,這位信使也是一位始祖,而且,應該是一位十分驚豔無敵的始祖。
  在這個時候,太尹喜他們心麵立即就有了一個估量,這位始祖,隻怕是一尊仙統級別的始祖。
  想到這,不知道有多少人冷汗涔涔,一尊仙統級別的始祖,都墮入了黑暗了,成為了爪牙,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想到這,有多少的老祖、長存不僅僅是心麵發毛,甚至都不由腿軟。
  試問一下,一位仙統級別的始祖歸來,他真的要對仙統界動手的話,放眼整個仙統界,有誰人能擋呢?而且,這還不僅僅隻有一位始祖。
  一時之間,所有老祖長存,他們在心麵都不由暗暗祈禱,希望天塹能擋得住,否則的話,仙統界,不,隻怕整個三仙界都徹底的玩完了。
  “但,這又如何?”在這個時候,這位信使收回了飛逸的思緒,他目光一凝,徐徐地說道:“世界之大,是超乎你想象的。你是一尊至尊長存,放在仙統界,是很了不起,但是,在那浩瀚的世界中,你隻不過是一粒塵埃而已。在那天外,我們三仙界,隻不過是一塊肥肉而已。”
  說到這,這位信使頓了一下,徐徐地說道:“不要再作無所謂的抵抗,現在臣伏還來得及,這是我們三仙界唯一的出路。”
  這位信使的話,讓所有人都沉默。一位始祖,墮入了黑暗,或許會讓人心麵唾棄,但是,仔細想想,一位仙統級別的始祖,是多麼的可怕,多麼的強大,但,他們都墮落了,淪陷了,那麼試想一下,世間還有誰人能與之對抗呢??在這個時候,不少老祖、長存都不由為之迷茫,甚至心麵都不由為之絕望。
  太尹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他神態凝重,說道:“或許,我隻不過是一粒塵埃而已,但,我是不會放棄的!我肩負著守護三仙界的重任。我是三仙界的子孫,我生於斯,長於斯,這就是我的家,我絕對不會讓任何外敵踐踏我的家!所以,不論於公於私,我都不會放棄,誓死守護三仙界,那怕戰死到最後,也是不會退讓半步!”
  太尹喜的話擲地有聲,鏗鏘有力。
  太尹喜這一席話,猶如洪鍾一樣在許多老祖、長存的心麵敲響了,一下子把所有人都敲擊得清醒過來。
  在這個時候,心麵的迷茫也隨之驅散而去。
  “沒錯,這是我們的家,絕對不允許有惡魔踐踏!”一時之間,不少老祖、長存都認同太尹喜的這一席話。
  “我們絕對不能退讓,否則,世間就沒有我們容身之地,就沒有我們子孫生存空間。”很多老祖、長存都不由緊緊地握住了拳頭。
  “那怕我們戰到最後一個人,戰到最後,我們都不能讓子孫後代被黑暗所奴役。”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老祖、長存心麵再一次燃起了戰意。
  不論他們麵對的是怎麼可怕的危險,怎麼樣強大的敵人,那怕是他們的祖先,那怕是他們的始祖,他們都必須一戰到底!他們沒得選擇,如果他們選擇退讓的話,隻怕從此之後,他們子孫後代都徹底的淪陷,徹底的墮入黑暗,成為了黑暗的奴隸。
  “勇氣可嘉,以你們為傲。”這位信使輕輕點頭,說道:“那就戰吧,希望你們能堅持到最後!”
  

Snap Time:2018-11-18 14:11:18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