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082章 招魂

  一座已經破碎的巨城,沉浮於虛空,隨著巨城的氣息彌漫,猶如有神火在跳動,似乎千百萬年以來,都有無上神火在籠罩著這座巨城一樣。§雜誌蟲§
  李七夜帶著聖霜真帝他們走入了這座巨大無比的古城,古城中無比的清冷,看不到一個人影,寬闊的街道冷冷清清,一派衰落的景象。
  古城之內,有著無數的大殿古樓屹立在那,這些大殿古樓,有以百煉石所徹,也有用鳳棲木所築,更是有以神金澆鑄而成……從這樣的一座座大殿古樓便可以看得出來,當年所居住於此的,皆是無上真神、無敵真帝。
  也正是因為如此,千百萬年過去了,這些大殿古樓依然有著古老而強大的氣息彌漫於其中,這是當年居住於此的主人們遺留下來的氣息。
  “好強大的氣息,當年一戰,何等驚天。”當聖霜真帝他們踏入了這座巨大的古城之後,立即感受到好幾股的強大氣息撲麵而來。
  這幾股的強大氣息,那是相互交纏,那是相互的排斥。毫無疑問,這是當年大戰所遺留下來的氣息。
  多少年過去了,這幾股強大的氣息依然還在,依然是相互的糾纏,依然鎮壓著這一座破碎的巨城,這可以想象,當年一戰,那是多麼的恐怖,如果這一座古城沒有無上的力量所庇護著的話,在當年的一戰之中,隻怕這一座古城已經被打得灰飛煙滅了。
  李七夜他們穿過了一條條寬廣的古街,來到了這座巨城中一個巨大無比的校場之前。
  “看,那些死物在這。”當遠遠看到這個巨大無比的校場之時,大黑牛那銅鈴一般的牛眼一瞪過去,沉聲地說道。
  眼前這個校場廣寬無比,可以容納百萬之眾,站在這樣巨大無比的校場之上,讓人感覺自己小如一隻螞蟻一般。
  遠遠地站在這個校場之外的時候,就能感受到了一股戰意撲麵而來,似乎千百萬年之前,這曾經是沙場點兵、糾集千軍萬馬之地,多少的男兒戰士都是由此出發,遠征廣袤的天地。
  也正是因為如此,千百萬年過去了,當年男兒戰士們所遺留下的戰意依然久久沒能散去。
  在這個時候,隻見在校場之內已經排列著千軍萬馬了,這千軍萬馬排列在校場之內,十分的整齊,而且每一個人都沉寂無聲,氣氛顯得特別的壓抑。
  眼前這校場中的千軍萬馬,就是在此之前聽到戰鼓之場所趕來的那些死物陰兵,比如說,海中大軍、黑龍死物、戰馬霸主……等等這些聞鼓聲而出的死物,全部都聚集在了這。
  在這校場之中,有一隻巨大無比的戰鼓屹立在高台之上,這麵戰鼓乃是以龍皮蒙製而成,鼓麵隱隱可見龍筋,鼓架之上,擺放著捶棒,每一根捶棒都散發出了狂霸氣息,此捶棒乃是以神骨煉製而成。
  此時,聞鼓聲而至的戰馬霸主、神車皇帝、金船銅人……等等這些至尊無敵的死物都圍著戰鼓而立。
  至於千軍萬馬的死物,則是以一種巨大無比的陣勢立於校場之中。
  此時,不論是戰馬霸主他們,又或者是千軍萬馬的死物,他們都靜靜地站立在校場之中,沒有一個死物發出聲音的,偌大的校場寂靜得可怕,連銀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這讓人不由有些毛骨悚然。
  特別是如此多的死物靜靜地站在這,不知情的人,看到眼前這樣的一幕,還以為是鬧鬼了。
  李七夜他們並沒有踏入這個校場,隻是遠遠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這些死物在這幹什麼?”大黑牛不由嘀咕地說道:“這些死物全部都聚集在這,那一定是沒有什麼好事。”
  “有東西出世。”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此時,他的目光已經落在了校場中央,在校場的中心位置,有一個巨大無比的深洞。
  這個深洞乃是垂直而下,深不見底,似乎這樣的一個深洞是通往死亡深淵一樣,就是這樣的深洞,它就像是魔鬼張大的巨嘴一樣,它靜靜地等待著,等待著獵物自投羅網。
  “麵是什麼鬼東西。”大黑牛也不由喃喃地說道:“是什麼妖物要從麵爬出來嗎?”
  “是不是妖物,那就不好說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人世之間,一些事情,往往是出乎於意料,或許,什麼鬼東西、什麼妖物,那隻不過是人變的,世間,本不存在這些鬼東西。”
  “說得也是,人不人鬼不鬼的,那才是最可怕。”大黑牛也讚同李七夜的話,不由喃喃地說道。
  聖霜真帝則是心麵為之一震,她心麵的那股不祥預兆已經是越來越濃烈了,她隱隱之間猜測到了很多事情了。
  “毒咪西叭哞噬……”就在這個時候,所有沉默的死物突然口吐真言,它們所說出來的真言是十分的古老,十分的生澀難懂,讓人聽得雲霧。
  而且,所有死物口吐真言之時,他們的身體四肢也是隨之扭動起來,好像是在跳舞一樣,這是一種十分神秘而又詭異的儀式。
  聖霜真帝都被嚇了一大跳,在此之前,這些死物都不會開口說話的,它們就是行屍走肉的死人而已,就好像是傀儡一般。
  沒有想到,現在這些死物竟然會口吐真言,而且竟然跳起了一種神秘的儀式舞蹈來。
  “師父,它,它們這是幹什麼?”柳燕白看著所有的死物都扭動著身體,一邊口吐真言,一邊跳著古怪無比的舞蹈,嚇得都不知道往哪躲好。
  “跳大神”大黑牛瞅著扭動著身體、口吐真言的死物,冷冷地說道。
  雖然大黑牛口頭上是這樣說,但是,他卻靜靜地聆聽著,不錯過任何一個真言音符,他想聽出一些玄機來。
  “這是一種古毒之巫!”聽了一會兒之後,大黑牛不由暗暗吃驚,說道:“這是一種極邪之術,此術早就滅亡無數時代了,怎麼還會在這出現。”
  “是的,這是要給死人招魂。”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就不知道它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哼,既然都死了,那就死個徹底吧。”大黑牛冷冷一笑,不屑一顧,冷聲地說道:“如果沒有死透,我一個蹄子送它歸西!”
  “看著吧,好戲會上場的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深邃無比的目光跳動了一下,牢牢地盯著校場中央的那個巨大無比的深洞。
  “毒咪西叭哞噬……”所有的死物一邊口吐真言,一邊扭動著身體,與此同時,它們身上開始散發出了黑氣。
  一縷縷的黑氣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看起來就好像是毒霧一般,慢慢從他們的身體麵散發出來。
  隨著所有死物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黑氣越來越多,這些黑氣都聚集在它們的頭頂上,猶如形成了黑霧,要把整個校場都籠罩住一般。
  “軋、軋、軋……”在這個時候,校場中央的那個巨洞中傳出了一陣沉悶的聲音,好像是有什麼沉重無比的東西在麵滑動,是有巨大之物在洞中慢慢上升。
  隨著這一陣“軋、軋、軋”的沉重之聲傳入耳邊,好一會兒之後,巨洞之中終於露出了一物,這件東西慢慢地從巨洞之中升了起來。
  “這是什麼爐”看著這件從巨洞麵緩緩升上來的東西,柳燕白看著都不由充滿了好奇。
  從巨洞中緩緩升上來的東西,這正是一個火爐,這個火爐很大,好像是可以煮上十頭八頭羊羹一般。
  這個火爐通體暗紅色,或許更正確地說,它本是暗金色,千百萬年之後,或者是被黑暗力量所染之後,它由暗金色變成了暗紅色。
  這個火爐通體結實,就算不識貨的人,一眼看去,都知道這個火爐是非凡之物。
  這隻火爐雕有一隻鳳凰,鳳凰張翅,猶如振翅高飛,而雙翅翹起之處,便是火爐的扣環,如此一來,整隻火爐看起來渾然一體,似乎整隻火爐都是由這隻鳳凰所演化而成的。
  火爐之中,堆積有東西,黑乎乎的,似乎是熄火的木炭,具體是不是,誰也不敢下定論。
  就是因為火爐之中,堆積有這黑乎乎的東西,看起來就好像是火爐中堆滿了木炭,隨時都可以點火燃煤一樣。
  “這個爐子”看到這個緩緩升起來的火爐,大黑牛頓時雙目一凝,瞬間牢牢地盯著這隻火爐,雙目之中冒出寒光。
  “前輩認得這隻火爐?”聖霜真帝一時之間沒能認出這隻火爐的來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隻火爐,它就是鳳凰爐。”大黑牛徐徐地說道,神態間,已經有些凝重了。
  “鳳凰爐”聖霜真帝震了一下,她好像聽過這樣的一個名字,但是,它具體的出處,一時之間她是想不起來了。
  “丫頭,不要多去想,知道得越多,不見得對你是一件好事。”在聖霜真帝細細去想鳳凰爐這個名字的時候,大黑牛打斷了她的思緒,淡淡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20 03:41:51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