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3056章 無雙惠清璿

  對於太尹喜這樣的大禮,李七夜隻不過是淡淡地說道:“你想多了,我並不是什麼庇護仙統界的人,更不是為仙統界謀求福祉,我隻不過是路過的人而已。+雜誌蟲+僅僅是對天塹的構架有喜歡,琢磨一番,看出一些破綻而已。”
  太尹喜心麵劇震,他作為天雄關的關守,把守天雄關很久了,對於天塹他可以說是了如指掌,但是,強大如他了,對於這些破綻都無法一一摸清。
  然而,李七夜隻不過是過客而已,在天塹上一走,便知道了天塹的破綻,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太尹喜久居天雄關,他心麵十分清楚天塹的強大,不要說是一般的強者了,就是再強大的始祖,一旦天塹打開之時,都不見得能攻破天塹。
  天塹雖然不知道出於誰人之手,但是,它的奧妙,不是世間一般強者所能參悟的,就算是驚豔無比的始祖,都不見得能窺得天塹的全貌。
  正是如此,太尹喜深知天塹的可怕,他也知道以他這樣的實力,今生隻怕是無能窺得天塹的全貌了。
  但是,現在李七夜卻能把天塹的所有破綻詳盡地列出來,一一提出了解決方案,這樣的實力,不要說是他,或者金光上師,隻怕當今仙統界都不見得有人能做到。
  而李七夜卻是做到了,這是多麼可怕、多麼恐怖的實力。
  想到這一點,太尹喜不由為之冷汗涔涔。正如惠清璿剛才所說的,如果李七夜真的有所圖謀,隻怕他區區的天塹軍團,隻怕他們所依賴的天塹,根本就是擋不住李七夜。
  若是他真的有所圖謀,李七夜也一樣能摧毀天塹。
  難怪惠清璿會說,李七夜向他借虎符,那已經是抱著善意而來的,如果他真的想要什麼,直接摧毀天塹,他所想要的東西,那還不一樣能得到?
  現在李七夜如此大費周章前來向他借虎符,那的的確確是一番的誠意,也是一番的善意,他並不想把天塹摧毀掉而已。
  “公子乃是神人”太尹喜再向李七夜大拜,恭敬地說道:“尹喜愚昧,今日得公子提醒,乃是尹喜之大幸也……”
  李七夜受了太尹喜的大禮,淡淡地說道:“你還是抓緊補好這些破綻吧,時間不等人,該來的終究會來的。”
  “真的是大災難要來了嗎?”太尹喜聽到這話,心頭不由為之一緊,忙是說道。
  事實上,難於災難來臨,太尹喜心麵已經有所準備,也有所想了,但是,他在心麵依然有著一點點的僥幸,他希望在此之前所發生的一切,那隻不過是巧合而已。
  “沒錯,該來的,終究會來,誰都逃不掉。”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天災,真的要來了。”太尹喜不由喃喃地說道,在這個時候,他心麵都不由沉重起來,因為真的有天災降下,隻怕他們天雄關首當其衝。
  “天災?”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什麼天災,在三仙界,已經是世間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了,賊老天想降下天災,都沒有那麼容易的事情。災難,不是什麼天災,那是人禍!”
  “人禍”太尹喜不由抽了一口冷氣,臉色不由為之一變,下意識地,他都不由向不渡海望去,心麵為之一震,說道:“公子的意思,有故人歸來”
  太尹喜的實力已經是很強悍了,作為至尊長存的他,可以媲美於始祖,比如說萬統級的始祖,乃至是帝統級的始祖。
  強到這種程度的他,看得更遠,知道的東西也更多,所以當李七夜一說到“人禍”之時,他心麵也不由為之毛骨悚然。
  在這個時候,太尹喜也不由浮想聯翩,想到了一些傳說。
  “故人歸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似故人,非故人,到時候,誰還敢說故人!”
  “似故人,非故人。”太尹喜不由喃喃地說道。
  “李公子所說皆是道理。”此時惠清璿也徐徐對太尹喜說道:“一旦發生事情,天雄關必是首當其衝,這一點尹大人心麵也很清楚,所以,尹大人應該抓緊修好破綻,以做好兵臨城下的準備。”
  惠清璿如此提醒,太尹喜不由再看了看李七夜的圖紙,苦笑了一下,說道:“天女,此隻怕不易,天塹之浩大,世間沒有什麼可以與之相比。雖然這破綻看起來小,那隻是以天塹而言,每一個破綻,想修補好,那是需要海量的資源和人力,需要大量的神金、仙石,需要眾多的強者聯手融煉。若憑天塹軍團,隻怕是需要漫長的時間才能把所有的破綻了修好……”
  天塹,乃是仙統界最長最大的防禦,億萬之長,一個破綻,那都是十分驚人,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財力才能把它修補好。
  “不渡海有來客,天塹,就首當其衝。”惠清璿徐徐地說道:“若是天塹被破,仙統界便暴露在虎狼之師的麵前。天塹若不存,天下何安?天塹,不是一個人的天塹,天下皆有份,該是天下共捐的時候,各大道統,各大強者,都該肩負起這個責任。”
  “天女此話是道理,隻怕,並不易。”太尹喜不由苦笑了一下,這樣的道理,太尹喜又何償不明白。
  事實上,天下人都明白,天塹若破,那麼多少道統、多少生靈將會暴露在災難之前呢,但是,讓各大道統、各大強者捐出自己的神金、天石,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畢竟,誰人都會自私自利。
  “五行山,負擔三分之一,餘者,天下共攤,可否?”惠清璿徐徐地說道。
  惠清璿這話一說出來,太尹喜心麵為之一震,三分之一所需要的神金天石,那足可以建一個道統,甚至還更多,這是何等大的手筆。
  而惠清璿卻一口承諾了,沒有絲毫的猶豫,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這樣的手筆,單是用豪氣都無法來形容了,十分的霸道了。
  天下何其之大,道統何其之多,但是,五行山都獨捐三分之一了,天下修士、天下道統,那還想怎麼樣?
  “尹喜,代表天下拜謝五行山,拜謝天女”太尹喜拜於地,有惠清璿開口,那就變得容易多了。
  要知道,五行山自己就獨負了三分之一,天下人共攤三分之二,那還想怎麼樣?就算其他的道統不願意,都沒有借口,都必須負責起這個分攤來。
  更何況,惠清璿開口了,五行山願意負責起了這三分之一的消耗,那就是等於五行山帶頭負責起了這一次的工程。
  有五行山振臂高呼,天下還有哪個道統不願意分攤的,可以說,在這樣的地步上,五行山的話,遠遠比太尹喜好使多了。
  有了五行山負責三分之一,有了惠清璿開口表態,這樣浩大的工程,顯得就容易多了,不論是人力物力,都能到位,修補好天塹的破綻,剩下的隻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快快修好吧,早一天,便是安心一點。”惠清璿徐徐地說道:“時間不等人,災難也不會等人,該來的時候,一定會來,。到時候,若是未能準備好,一切都是徒勞,一切都會煙消雲散。”
  “尹喜明白。”太尹喜忙是說道:“尹喜一定會肩負起這個重任,以最快的時間修補好它!不論如何,尹喜都將會與天塹共存亡!”
  太尹喜這話鏗鏘有力,出身於五行山的他,敢在五行天女麵前許下這樣的承諾,那可不是空口說說而已,他說出這樣的話,就必將會履行自己的責任。
  “我相信尹大人的能力。”五行天女惠清璿對於太尹喜的實力也是十分肯定的。
  “好了,沒我什麼事了。”李七夜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笑了笑,說道:“我也到該走的時候了。”
  “願還能再見李兄。”在李七夜離開之時,惠清璿也向他告別。
  “相信很快能再相見。”李七夜也不由笑了一下,離開了關守府。
  在李七夜他們離開的時候,太尹喜親自相送,一直送到府外,這才止步。
  “道兄”在李七夜離開關守府之後,立即有人迎了上來,這個人已經在府外等待李七夜甚久了。
  這個人正是光明聖院的聖霜真帝。
  聖霜真帝,乃是一尊十二宮的無敵真帝,高貴無雙,但是,她依然是十分的樂意等待李七夜,那怕時間再長她也有這個耐心。
  見到李七夜之後,聖霜真帝深深鞠首。
  “道兄,聖院諸老,都想拜見拜見道兄。”聖霜真帝也不繞彎子,幹脆利索,開門見山,說道。
  “嘿,你們聖院的一群老不死終於反應過來了,想拉人了。”大黑牛嘿嘿地一笑,有些不屑,說道:“看到有價值了,終於火燒屁股一般趕過來了。”
  被大黑牛這樣一嘲笑,聖霜真帝不由有些尷尬,幹笑了一聲,當然,光明聖院的諸位老祖趕來,的確是有拉攏李七夜的意思。
  畢竟,不論怎麼樣說,李七夜都是他們光明聖院的學生,這麼一個好的學生,光明聖院又怎麼會錯失呢?
  

Snap Time:2018-11-13 01:52:59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