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044章 預言

  太尹喜拜見了李七夜之後,再向在場的所有賓客抱拳,說道:“今日邀大家來此,尹喜也長話短說,開門見山了”
  說到這,太尹喜頓了一下,望著在場的所有人,徐徐地說道:“前些日子,大災難來臨,天雄關是首當其衝……”?太尹喜一開口,就說出了前些日子所發生的災難,聽到這樣的話,在場的所有人都心麵一震,那怕再強大的存在,在此時心麵都為之一寒。∫雜∠誌∠蟲∫
  前些日子所發生的大災難,實在是太恐怖了,那從不渡海飛來的天隕何等的巨大,如此巨大的天隕撞擊而來的時候,好像是蒼天塌了下來一般,如此巨大無比的天隕撞擊而來,它可以瞬間把一個個道統撞擊得粉碎。
  可以說,如此巨大恐怖的天隕,在整個仙統界,隻怕沒有幾個道統能承受得起它的一記撞擊。
  在當時,天隕撞擊而來的時候,億億萬生靈,無數的強者,都被嚇得魂飛魄散,再強大的存在,麵對這樣撞擊而來的天隕之時,都覺得自己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對於強大無匹的真帝或長存而言,他們自己或許可以逃離而去,但是,他們的宗門,他們的道統,他們卻無能為力去守護,強大如他們,也一樣擋不住這撞擊而來的天隕。
  現在太尹喜再提起當日的這件事情,這讓經曆了如此恐怖一幕的所有強者,又怎麼不心麵為之一沉呢。
  “……所幸的是,這隻是有驚無險而已,天隕隻是從天雄關掠過而已,消逝在了天墟之中。”太尹喜說到這,神態凝重,十分的鄭重。
  太尹喜有這樣鄭重的神態,所有人都不意外,如果不渡海或者仙統界之外有什麼災難降臨,毫無疑問,天塹必定是受當其衝,天雄關更是第一個受到被衝擊的地方。
  作為天塹軍團的軍團長、天雄關的關守,經曆了上一次驚險之後,他再也不敢掉以輕心,時時刻刻都準備著,準備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所有人都明白,隻要有大災難來臨,天塹也好,天雄關也罷,都難逃一劫,太尹喜坐鎮於此,責任重大。
  “……雖然說,這隻是有驚無險,但,誰知未來將會發生什麼事呢。”太尹喜徐徐地說道:“在早些年,黑暗突然降臨,天下人皆知。窮碧始祖也曾預言過,天將變,凶人出!所以,未來並不樂觀。”
  太尹喜這樣的話,再次讓所有人心麵為之一震,一時之間,不少人麵麵相覷,更是心麵毛骨悚然。
  太尹喜所說的這件事情,比天災降臨還要更早的時候。
  在那個時候,整個仙統界,突然魔化,可怕的黑暗力量瞬間降臨,所有的生靈都一下子被這可怕的力量所汙染,在那之間,都化作魔物。
  當時的那一幕,是何等的恐怖,那是何等的驚天,那時所發生的事情,讓天下人都不寒而栗。
  當年的魔化,來得也快,去得也快,讓人在恍然之間,感覺如同做夢一樣。
  有人說,這隻是一種幻象,但,也有人說,這的確是發生了,這是災難降臨的前奏。
  當年所發生的事情,不管是真是假,但,都是讓人都不由為之人心惶惶。
  幸好的是,後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內,天下一片太平,這才讓人心安定下來。但,在前些日又發生了天隕撞擊而來的事情,這又讓人心麵不由有些忐忑不安了。
  幸好的是,不論是天下魔化,還是天隕撞擊而來,那都是有驚無險,這才讓大家稍稍地鬆了一口氣。
  現在太尹喜再談起這事,這讓在場的所有人心麵不由忐忑起來。
  “當年,真的是窮碧始祖所預言嗎?”在場有大人物沉了一聲,徐徐地說道。
  窮碧始祖,也是一個十分神秘的始祖,她也是當世之中為世人所知、而且還留存於世的始祖。
  天下人都知道,窮碧始祖,可以算未來,窺大世,如果這個預言真的是出自於窮碧真帝,那就一定不會有錯了。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佛號響起,一個和尚站起身來,說道:“此預言,正是我們始祖所測,真實有效。”
  這個和尚穿著一身舊袈裟,他身上的袈裟已經是洗了又洗了,已經洗得發白,但卻是十分的幹淨整潔。
  這個和尚一看就是年紀很大,但是,他的一雙眼睛卻如天空的晨星一樣,充滿了活力,猶如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一樣。
  這個和尚在此之前李七夜就見過,他就是李七夜在仙魔道統所遇到的那個和尚,他曾經揚言要收了李七夜。
  “大覺禪師”看這個和尚,在場的不少人心麵為之一震,一時之間,認出了這個和尚之後,在場的許多大人物都紛紛起身,向這個和尚拜了拜,以致敬。
  “是老國師呀。”就算是一些長存不朽了,都向這個和尚問候。
  這個和尚叫大覺禪師,他是窺天帝國的國師,不過,他是窺天帝國的上一代國師,他已經歸隱了很久了,沒有想到會在這一世再一次出山。
  窺天帝國,乃是窮碧道統中最強大的一個帝國,它是由窮碧始祖的一個弟子所創建,窺天帝國擅長推算,窺視本源,所以才會被稱之為窺天帝國。
  而大覺禪師,那就更加了不得了,他的爻算之術,在仙統界乃是一絕,甚至有人說,大覺禪師的爻算之術,舉世無人能及了,除非是窮碧始祖出手了。
  “我們始祖,曾預言,天將變,凶人出。”大覺禪師合什,徐徐地說道:“但是,小僧有著不一般的解講。小僧認為,天將變,不是來自於外界,而是來自於我們仙統界的本身。所謂的凶人,不見得是來自於外界的魔王或黑暗,或許,是來自於我們仙統界,或許,這是一種稱謂。”
  說到這,大覺禪師的目光已經落在了李七夜的身上了。
  “這話是什麼意思?”聽到大覺禪師的話,在場有不少人麵麵相覷,心麵都奇怪。
  但,片刻之後,也有不少人回過神來,他們順著大覺禪師的目光望去,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大家遲頓了一下,好一會兒,有一些聰明人才反應過來。
  “這好像有道理,李十億還有一個綽號,那就是‘第一凶人’,難道窮碧始祖所指的‘凶人’就是他嗎?”想到了窮碧始祖的預言,不少大人物又輕聲議論起來。
  “難道,李十億就是那個人嗎?”一時之間,不少人低聲議論起來,說道:“或者說李十億會成仙統界的大患?又或者這預言還有其他的意思。”
  當所有人看著自己的時候,不少人議論紛紛的時候,李七夜依然是自然淡定地坐在那。
  “是我又如何?”李七夜笑了笑,輕輕搖頭,說道:“蠢貨,你這點推算之術,愚蠢無比,丟盡窮碧始祖的顏臉,你這點淺薄之術,也敢說窺見未來,愚不可及!”
  這話一落下,頓時讓大家抽了一口冷氣,李七夜隨隨便便的一句話,便把大覺禪師的推算之術貶得一文不值。
  一時之間,不少人都麵麵相覷,大家都知道,大覺禪師的推算之術,乃是冠絕天下,曾經有過許多大人物都邀請大覺禪師做過推算,其中還有真帝、長存這樣的存在。
  現在李七夜竟然把大覺禪師的爻算之術批得一文不值,這讓不少人都覺得這話有些過了。
  “這話太過份了。”有不朽真神輕輕地搖了搖頭,徐徐地說道:“大覺禪師的爻算之術,這是天下共認的,如此的直言攻擊,未免太過份了吧。”
  “小僧道行薄淺,但,這是小僧對於始祖預言的解讀。”大覺禪師也不生氣,徐徐地說道:“我並非是有意針對施主,隻不過,萬事皆未明朗之前,施主,或許會成為大患。畢竟,小僧也曾經觀察施主的作為,施主暴戾,大殺八方,若真有黑暗降臨,或許施主會給仙統界造成巨大的損傷。”
  大覺禪師這樣的話,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麵麵相覷,也有不少人不由心麵一寒,也都覺得大覺禪師這話有道理。
  知道李七夜事跡的人,都覺得有可能。大家都知道,李七夜這個第一凶人之名,那可不是浪得虛名的,這些日子來,他的的確確是大殺四方,金蒲真帝他們這些真帝都慘死在了他的手中。
  如果,萬一真的有黑暗降臨,第一凶人這樣的凶人,或者真的會成為黑暗的幫凶,或許會成為黑暗的劊子手。
  “若是有人歸於黑暗,必率先誅之。”在這個時候,神古戰也沉聲說道:“這也算是未雨綢繆,保護仙統界。”
  神古戰如此直接說了出來,讓不少人相視了一眼。
  如果說,李七夜真的是窮碧始祖所言的“凶人”,說不定,他真的會成為仙統界的心頭大患。
  如果真的是如此,是不是先發製人呢?若是待到他羽翼豐滿了,隻怕對天下大大的不利。
  

Snap Time:2018-11-19 09:00:07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