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1)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1)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1)     

第2946章 煉化

  在這個時候,大道之火在李七夜手掌中跳躍著,火苗並不是特別的旺盛。※雜ミ誌ミ蟲※
  這看起來並不是特別旺盛的火苗,它的可惜,那是超出所有人想象的,它可以焚燒一切,這不是誇張之詞,而是真正的可以焚燒一切。
  當這樣的大道之火出現在李七夜的手掌之上時,血池之中的黑暗之血也都不由為之畏懼,不需要李七夜去撕裂它,也不需要李七夜去鎮壓它,血池中的黑暗之血它自己便向左右兩旁退走,如同潮水一樣。
  那怕黑暗之血的黑暗力量強大得無與倫比了,但是,麵對李七夜的大道之火的時候,它也一樣害怕了。
  而種在血池底下的那一段道根,也一樣是感受到了危險,也知道了大道之火的可怕,在這個時候,紮在血池底部的根須竟然一下子鬆開,欲逃遁而去。
  “想走,遲了。”但是,這一段道根還沒有來得及逃走,便被李七夜鎮壓住了,在李七夜強大無匹的力量之下,一切都會被絕對的鎮壓,那怕道根,也無法逃遁而去。
  李七夜手掌中的大道之火跳躍著,就像流水一樣,從李七夜手掌之上緩緩地流淌下來,向大道之根流去。
  大道之火在流淌的時候,那是十分的緩慢,好像是濃稠無比的液體。
  “轟”的一聲巨響,在大道之火滴在了這一段的道根之上的時候,這一段道根瞬間爆發出了強大無匹的力量,這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在這那之間如同是洞穿了亙古一樣,如同是跨越了萬世,這樣的力量一下子爆發出來,鎮壓諸天神魔,讓一切的生靈都顫抖。
  在這一刻,道根噴湧出了滔滔不絕的光明,當在整個道根之上,就好像是打開了一個光明世界一樣,無窮無盡的光明力量噴湧而出,單是這樣的光明力量就可以磨滅世界的一切。
  億萬的光明噴湧而出,就好像是一個光明世界出現在了眼前一樣,更為可怕的是,在這樣的光明世界之中,隱隱之間浮出了一個人影,這個人影隻是剛剛成了雛形,就好像是一個生命要在這樣的光明世界之中誕生一樣。
  那怕這樣的一個人影僅僅隻是剛剛在光明世界之中形成了雛形了,它所散發出來的力量,那是毀天滅地的,似乎它就像是一尊無上始祖一樣。
  一尊生靈,如果一誕生下來,就擁有了這麼恐怖的始祖力量,那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在如此強大無匹的力量之下,光明猶如化作了巨盾一樣,欲擋住李七夜的大道之火,欲托住這滴落下來的大道之火,不讓大道之火焚燒到這一段道根。
  但是,那怕這光明力量再強大,都無濟於事,當李七夜的大道之火緩緩地滴落下的時候,便能聽到“滋、滋、滋”的焚燒之聲,在“滋、滋、滋”的焚燒之聲中,隻見大道之火開始洞穿了光明。
  那怕是一個光明世界擋在了前麵,它都一樣擋不住李七夜的大道之火,它也一樣會把這個光明世界洞穿。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響起,當李七夜的大道之火洞穿了光明世界之後,它是滴落在了光明世界的那個人影之上,在眨眼之間,便把這個人影焚燒得一幹二淨。
  “真身,我都能殺一次,何況這火種呢。”李七夜看著人影被焚燒得一幹二淨,淡淡地笑了一下。
  “滋、滋、滋”的焚燒之聲不絕於耳,在這個時候,大道之火焚燒著這一段道根。
  當大道之炎滴落在這一段道根之後,它竟然像濃稠無比的蜂蜜一樣,把整段的道根包裹起來,然後就像文火一樣慢慢地焚燒著。
  在道火的焚燒之下,屬於道根的大道法則、大道力量、大道奧妙,都被李七夜的大道之火一一地焚燒得一幹二淨,不留下任何的痕跡。
  最後,在李七夜的大道之火焚燒之下,這一段道根徹底的被焚燒掉了,隻留下了寶珠大小的精華,這是極妙的大道精華。
  在這個時候,聽到“噗、噗、噗”的聲音響起,李七夜的大道之火把這精華煉華為己有,當徹底的煉化之後,聽到“蓬”的一聲響起,隻見李七夜的大道之火旺盛了不少,毫無疑問,這樣的精華實為是大補。
  “嘩啦”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血池之中的黑暗之血也被嚇怕了,在本能之下,隻見這黑暗之血一卷,欲逃遁而去。
  因為黑暗之血也“看”到了道根的下場,這一段道根完全被李七夜的大道之炎煉化了,所以,黑暗之血也知道危險要來臨了,所以它欲逃遁而去。
  可惜,在這個時候,它想逃走,那都已經是遲了。
  在黑暗之血想逃走的時候,李七夜大手覆蓋而下,聽到“蓬”的一聲響起,大道之火一下子傾瀉到黑暗之血上。
  “吱”的一聲響起,黑暗之血竟然響起了一聲慘叫,它想逃走,但,卻被大道之炎一下子鎖定了,而且,大道之火傾瀉在它的身上,不像是在煉化道根那樣溫和,而是像火上澆油一樣,在短短的時間之內,隻見火光衝天而起,瞬間燒遍了它的全身。
  在“呼、呼、呼”的烈火之中,雖然黑暗之血在拚命地掙紮著,但是,在大道之火的鎮鎖之下,它根本就逃不掉,根本就是無法逃遁而去。
  最後聽到“吱”的一聲淒厲的慘叫,隻見黑暗之血被李七夜的大道之火徹底的焚燒掉,焚燒得一幹二淨,化作了嫋嫋青煙,飄散而去。
  “遠荒聖人倒是有手段,不僅僅是弄來了黑暗之血,竟然還能達成合謀。”看到黑暗之血在掙紮中被煉化成了嫋嫋青煙,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看來,這的確不是什麼好事情。”
  要知道,道種魔血,那就是意味著道根在吸收著黑暗之血,把黑暗之血淬煉成光明,最後成為了道根的養份,這也是一種很徹底的煉化。
  然而,麵對這樣的煉化,黑暗之血竟然沒有逃走,反而是很心甘情願地滋養著這一段的道根,這是意味著什麼?要知道,這一段道根,那是把黑暗力量煉化為光明。
  但是,麵對李七夜這樣大道之火的徹底煉化的時候,黑暗之血卻害怕了,它想逃遁而去,不願意被煉化。
  這麵的種種,那是說明了什麼?這隻怕是在種下這道根之時,其中的默契或者合謀已經達成了。
  “可惜。”看了看四周,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徐徐地說道:“做聖人,談何容易。真正的聖人,到了最後,又有誰會去銘記呢?世人,皆是凡夫俗子而已,聖人的高度,他們又怎麼能看得到。”
  最終,李七依靠輕輕地歎息一聲,曲指一彈,聽到“砰”的一聲響起,那塊鑲嵌在石壁上的壁畫被這一指擊得粉碎。
  最終,李七夜轉身便離開了這座大殿。
  在大殿之外,大黑牛一雙眼睛緊緊地張望著大門,他都不由有些緊張起來,經曆過無數風浪的他,已經很久沒有如此緊張過了。
  最終,聽到“軋、軋、軋”的沉重之聲響起,隻見那沉重無比的銅門緩緩地打開了,隻見大殿之內一片的黑暗。
  “呔”見大殿之內一片黑暗,大黑牛不由沉喝一聲,擺出了進攻的姿態,因為他是怕妖邪從麵衝殺出來。
  “緊張個屁。”在大黑牛擺出了進攻姿態的時候,大殿之內響起了悠悠的聲音,隻見李七夜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
  看到了李七夜,大黑牛頓時鬆了一口氣,放下了進攻姿態,長長籲了一口氣,說道:“謝天謝地,大聖人,你終於出來了。”
  “難道你還害怕我會死在麵不成?”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
  “這倒沒,這倒沒,大聖人乃是萬古無敵、舉世唯一的存在,區區小怪,又怎麼擋得住無敵的大聖人呢。”大黑牛立即大拍馬屁,嘿嘿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隻是看了他一眼,說道:“罷了,你的心願也算完成了。”說著,一轉身,大掌鎮壓而下。
  “轟、轟、轟”在一陣陣轟鳴之中,隻見這一座大殿崩塌,隨著李七夜的大手收攏的時候,整座大殿被李七夜碾壓成了齏粉,最後消散在虛空中。
  “大聖人,用得著這麼謹慎嗎?”看到李七夜出手便毀滅了這座大殿,大黑牛都有點吃驚,說道:“一頭妖邪,焉能逃得了大聖人的手掌。”
  “夜皇鬼鳳,那隻不過是小怪而已。”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做個徹底,徹底的把它從這個世界上抹除。”
  “我操”大黑牛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說道:“遠荒聖人果真是偽君子,果真是老狐狸,他果然在這麵留下了後手,嘿,嘿,嘿,他果然不是什麼聖人,嘿,我沒說錯吧,他就是一個魔頭。”
  對於大黑牛的話,李七夜沒說什麼,也不去評價。
  “嘿,嘿,大聖人,遠荒聖人在麵究竟是留下了什麼?”大黑牛十分好奇。
  

Snap Time:2018-11-22 02:49:53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