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894章 誰來都救不了你

  所有人都望著李七夜,大家都覺得刻石真帝都開口求情了,沒有理由不給一位真帝一份人情,怎麼也得給真帝一個情麵。雜誌蟲
  能與一位真帝結緣,能與一位真帝攀上情份,對於多少人來說,那是十分難得的事情,不要說是洗罪院這樣被遺棄的學院,就算是四大院的其他學生,都很樂意與真帝結個情份,畢竟,說不定未來有一天刻石真帝能成為始祖呢,這樣的一個情份,那是多麼有價值的事情。
  “可惜,我幫不上忙。”李七夜笑了笑,攤手,悠然,說道:“既然是輸了,那就隻能是認命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那就是等於拒絕了,這讓所有在場的學生都傻眼了,不少學生都麵麵相覷。
  “這小子,是木疙瘩腦袋吧,連真帝的情麵都不給,作為洗罪院的學生,竟然也不好好抓住這個機會。”有學生覺得不可思議。
  “這小子,心氣太傲了,總有一天,他會吃虧的。如果今天他能與刻石真帝攀個交情,說不定未來有一天能用上呢。”另一位學生也搖了搖頭,覺得李七夜這樣的態度,實在是太傲了。
  在這個時候,就算是趙秋實他們這些洗罪院的學生都拚命給李七夜使眼色,示意他快點答應刻石真帝。
  在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看來,畢竟他們洗罪院實力弱小,沒有什麼強大的學生。如果在今日李七夜能交結上刻石真帝,在未來說不定對李七夜大有幫助呢。
  所以,趙秋實他們拚命向李七夜使眼色,示意李七夜快點答應刻石真帝,那也是一番好意,但是,李七夜就好像沒看見一樣。
  李七夜一口拒絕,刻石真帝多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大道漫漫,未來充滿無數可能,有一天,敵人也有可能會成為朋友,學弟,萬事也可以留一線,將來就會更坦蕩。”
  刻石真帝這也不僅僅說是順水推舟送給紫龍女帝一個人情,而且他這話也是實在,就算出自於好心,但也的的確確是如此。
  畢竟吳柯是神獸天戎軍的成員,如果現在李七夜殺了他,這對於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未來總會有人找他報仇的。
  “這就不關我的事了。”李七夜聳了聳肩,悠閑地說道:“劍就在那,救與不救,在於你一念之間。”
  聽到李七夜的話,趙秋實他們這些同學都傻了眼,李七夜這不僅僅是不給刻石真帝一個情麵,這話聽起來,好像是有幾分挑釁一樣。
  “這小子,太囂張了,不給刻石真帝情麵也就算了,還挑釁刻石真帝,他以為自己是誰呀。”遠處觀望的學生,有人忍不住嘀咕了一聲。
  “他是不知天高地厚,認為自己擁有一把始祖之劍,就天下無敵了,心態太傲了,遲早有一天自吃苦果。”另外一個學生沉聲地說道。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刻石真帝都看了看李七夜,然後目光落在了洗罪劍之上,最後他徐徐地說道:“洗罪劍,始祖之劍,乃是始祖之念,那隻有冒犯了。”
  說完,刻石真帝大手一張,聽到“轟”的一聲轟鳴,隻見刻石真帝整隻手臂乃是符文縈繞,猶如是一條無上大道環繞於他手掌之上一樣。
  所有人都感覺得出來,在這樣一條大道縈繞之下,刻石真帝的手臂就好像真龍一樣,似乎他的這隻手臂擁有了無上的真龍力量,那怕是一條十萬巨大的山脈,他都能一下子拔起來。
  隻見刻石真帝的大手向洗罪劍抓去,在這那之間,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看刻石真帝能否把這把劍拔出來。
  但是,就在刻石真帝的大手還沒有抓到洗罪劍的時候,洗罪劍瞬間聖光大熾,如同照耀九天十地一樣,整個世間都被這聖光普照一樣。
  聽到“砰”的一聲,刻石真帝那抓去的大手,被洗罪劍那神聖無上的光明力量震開了。
  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所有的學生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氣,這把洗罪劍的光明力量,竟然可以震開刻石真帝的大手,這是多麼強大的力量。
  “這劍真的是通靈了,劍便是神靈,擁有著始祖最強大的力量。”看著到樣的一幕,有實力達到不朽真神的學生不由大吃一驚。
  大手被洗罪劍震開,刻石真帝也目光一凝,看著這把洗罪劍,沒有再出手,他徐徐地說道:“此劍,乃是始祖之意誌,看來是我冒失了,此因果,我是難斷。”
  “諸位,就此別過。”刻石真帝向杜文蕊他們點頭,最後還看了李七夜一眼,就這樣飄然而去。
  “陛下,陛下,快救我,快救我呀……”看到刻石真帝飄然而去,吳柯差點被嚇昏過去,尖叫一聲,刻石真帝是他唯一的救星。
  可惜,在這個時候,刻石真帝充耳不聞,已經消失在天邊了。
  “不”看到刻石真帝已經消失在天邊,吳柯不由厲叫一聲,但無濟於事。
  “就這樣了?”看到刻石真帝飄然而去,這讓很多人都不由為之例外,也有學生不由嘀咕了一聲,說道:“刻石真帝的胸襟太寬闊了吧。”
  “洗罪劍通神了,它是擁有著始祖無敵的力量,想撼動這把劍,沒有那麼容易。既然洗罪劍,想洗盡吳柯的罪惡,那它就誓在必行。不到萬不得己,刻石真帝也沒有必要去強行撼動洗罪劍,強行去與始祖的力量對抗,畢竟,他與吳柯非親非故,隻不過是一麵之緣而已。”有實力強大的學生知道這麵的奧妙。
  “說得也是,強行去撼始祖的力量,那不是容易的事情,就算能撼動了,隻怕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為了一個非親非故的人,何苦。”被這位學長一點醒,大家都明白過來,能理解刻石真帝為什麼飄然而去。
  “刻石真帝這是太好說話了,剛才李七夜明明是在挑釁他,他竟然也不在意,一笑置之。”有學生忍不住嘀咕地說道。
  “這就是你還是你,而他則是真帝的區別。”年長的學生笑著搖頭,說道:“這樣的事情,對於刻石真帝來說,那隻不過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已。挑釁他的人多去了,他還會在乎一個洗罪院的學生去挑釁嗎……”?“……如果,每一個挑釁都要去理會,那麼作為真帝,豈不是累死了,還用得做其他的事情嗎?這個洗罪院的李七夜,那隻不過是得到了洗罪劍的認同而已,就自我澎脹了,自認為自己是天之驕子了,所以才會去挑釁刻石真帝。但是,在刻石真帝眼中看來,他那也隻不過是一位擁有祖器的蟻螻而已,他又何必在乎呢?”
  聽到這樣的話,大家都覺得是有道理。
  “是呀,一隻大象,又怎麼會在意一隻螞蟻的挑釁?”另一位同學也深有感觸,點頭稱讚地說道。
  “你輸了。”李七夜笑吟吟地看著臉色煞白的吳柯。
  “不”在這個時候,吳柯感受到了自己生命在流逝,駭然的大叫道。
  “啵”的一聲響起,就在吳柯話一落下的時候,他的身體一下子炸開了,整個身體化作了光粒子,飄灑天於空上,最後飄落於四處,歸於大地。
  當所有人回過神來的時候,李七夜已經收回了洗罪劍,背在了背上。
  “我們走吧。”杜文蕊笑了笑,對所有學生說道,走在前麵帶路。
  “你剛才,應該給刻石真帝一個情麵呀。”在這個時候,有洗罪院的學生靠過來,輕聲地對李七夜說道:“畢竟,刻石真帝能認識很多的大人物,如果你剛才給他一個情麵,說不定以後他能提攜你一下,對你未來大有益處。可惜,你現在拂了他的麵子,讓他難堪,以後這隻怕對你不利。”
  這個同學也是對李七夜一番好意,隻不過,李七夜笑了一下,沒說話。
  看著李七夜他們遠去的背影,有不少光明聖院的學生都為之羨慕無比。
  “洗罪劍,始祖的佩劍呀,如果我得到了,那就了不得了。”有學生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一把通神的始祖之劍,這是多麼強大的神劍呀。
  “可惜了,真搞不懂,為什麼洗罪劍會認了洗罪院這樣的學生。”另外一個學生百思不得其解,說道:“聽說,當年聖霜真帝也隻是拿起洗罪劍而已,並沒有得到洗罪劍的認同。它反而偏偏認同了洗罪院這麼一個默默無名的弱小學生,這太詭異了。”
  “緣份、因果這事,誰都說不準。”有年紀大的學生徐徐地說道:“或者,洗罪劍沒認同聖霜真帝,那是因為聖霜真帝太強大了,畢竟聖霜真帝已經是十一、十二宮的真帝了,她有機會成為始祖,未來她也能打造一把這樣的佩劍。”
  “說得也是,如果說,聖霜真帝真的成為始祖,洗罪劍對於她來說,是可有可無,對於洗罪劍而言,落入一位始祖手中,未來也沒有多大的發揮空間,畢竟有更多的始祖之兵可以取代它。”大家都覺得有道理,紛紛點同讚同。
  

Snap Time:2018-11-19 03:21:25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