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888章 神獸天戎軍

  “曙光東部是吧。&雜誌蟲&”杜文蕊一點都沒有吃驚,笑了一下,說道:“也好,我找個時間,和承文兄喝喝茶,探討一下他是怎麼樣教導學生的,輸了還耍賴,這是曙光東部的傳承嗎?”
  “無知——”對於張丁煜這樣的話,有一些年紀大的學生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特別是同樣出身於曙光東部的學長,那就是不屑地看了張丁煜一眼,就像是白癡一樣。
  雖然說,洗罪院是一個名氣不咋的小學院,但是,要知道,洗罪院的曆史可以媲美於四大院,而且還是由始祖遠荒聖人所建。
  洗罪院這樣的一個小學院,它可不像那些由後人或者某位強大真神所建的學院。換一句話說,那些由某個強大的後人所建的小學院,那是屬於野雞學院。
  而洗罪院,那是貨真價實的學院,那怕它坐落於洗罪城,那怕洗罪院的學生往往被人看不起,被人嘲笑為囚犯惡人的後代,但是,洗罪院的地位和曆史是得到了四大院承認的。
  最明顯的事情,就是杜文蕊這位院長,他和四大院的院長是平起平坐的,那怕杜文蕊本身的道行不高,那怕杜文蕊是那麼的平易近人,在很多人看來不像是一位院長。
  但是,以地位和身份而言,他就是和四大院的院長平起平坐,就像杜文蕊口中的“承文兄”,就是曙光東部的院長,他就是和杜文蕊平起平坐,可以坐在一起喝茶的。
  而至於那些小學院,那些野雞學院,這些學院的院長,那是沒辦法與四大院的院長平起平坐。
  所以,學生就是學生,院長就是院長,不管張丁煜是多麼優秀的學生,那他終究就是一個學生,而杜文蕊不管是多麼差的一個院長,他依然是院長。
  試想一下,北院的聖霜真帝,她足夠強大吧,她的身份足夠崇高了吧,但是,作為學生,她還是對杜文蕊尊稱一聲“院長”。
  現在張丁煜耍潑想賴掉賭局,還敢抬出自己的曙光東部來,這是在多少人看來,那是多麼愚蠢的做法,如果杜文蕊這個院長向曙光東部的院長參上一本,告上一狀,隻怕張丁煜會被驅逐出學院。
  “我也不以大欺小,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要麼乖乖地履行賭約;二,要麼我把你踩成肉醬!放心,曙光東部那,我們洗罪院會好好給承文兄一個交待的。”此時杜文蕊笑了笑說道。
  不要看杜文蕊平日是平易近人,端方和藹,但是,動起手來,也不是什麼善茬兒,絕對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主兒。
  一時之間,所有人看著張丁煜,當然,大家都明白,如果杜文蕊這位院長真的把張丁煜踩成肉醬,那他也是白死了,誰能給他討回公道?是他先耍賴在先,而杜文蕊作為洗罪院的院長,為自己學生討回公道,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在這個時候,張丁煜的臉色一陣白一陣青,他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在這個時候他想對洗罪院耍潑耍賴是使不通的。
  “好,我,我,我爬——”最後,張丁煜臉色煞白,難看到了極點,一咬牙,說道。
  在這個時候,張丁煜也沒得選擇,他唯有覆行賭約,否則,他真的會被杜文蕊踩成肉醬,他那就真的是白白慘死了。
  “這還差不多,這還有點曙光東部學生的樣子。”杜文蕊挪開了踩在張丁煜身上的腳,笑著說道。
  在眾目睽睽之下,張丁煜此時臉色是漲紅成豬肝紅,難看到了極點了,畢竟,在這麼多人麵前在山穀爬一圈,還要叫狗叫,的的確確是一恥辱,但,他想不履行又不可能。
  最後,張丁煜圍著山穀飛快爬了一圈,學了幾聲狗叫,然後就飛快離開,在這個時候,他是恨不得地麵裂開一條大縫來,一下子鑽了進去,他是沒有臉在繼續呆在這了。
  “我們沒完——”在飛快逃離的時候,張丁煜狠毒地看了李七夜他們一眼,然後眨眼之間便逃離了現場。
  看到張丁煜逃離之後,大家這才收回目光,有一些人搖了搖頭,沒有想到張丁煜會落個如此下場。
  “我們走吧。”此時杜文蕊笑著對依然發呆的趙秋實他們說道。
  趙秋實他們如同做了一場夢一樣,依然是呆呆地站在那,他們也沒有想到會贏了張丁煜,更讓他們如同做夢一般的是,他們每一個人都得到了一顆白毫琅琊果。而自己摘到有一顆白毫琅琊果的趙秋實他們三個人,就是有兩顆白毫琅琊果了。
  能得到一顆白毫琅琊果,對於趙秋實他們來說,那是想都不到想的事情了,現在他們每一個人都有一顆,那簡直就是如同天賜一樣。
  “好好珍惜吧。”在趙秋實他們依然懵懵懂懂地跟著前行之時,杜文蕊笑了一下,對他們說道:“這是難得的機會,而且以你們現在的道行,也不適合一下子把白毫琅琊果吃下去。好好收藏,等你們再強大一點,再慢慢消化這白毫琅琊果也不遲,到時候,你們收獲就更豐厚。”
  聽到杜文蕊這樣的吩咐,趙秋實他們都忙是點了點頭。在這個時候,他們再望向走在前麵的李七夜之時,他們都一下子茫然了,在這個時候,他們都覺得李七夜就像是一團迷霧一樣,他們根本就看不清楚李七夜。
  至於杜文蕊,那隻是笑了一下而已。
  李七夜他們繼續往聖果園麵走去,在途中,他們遇到了一些更好的聖果,有六品、七品的,到了這個果品之後,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基本上是沒希望了,但,他們依然是嚐試了一番。
  在這個過程中,李七夜就再也沒有出過手,偶爾間,杜文蕊倒是指點了他們一二,杜文蕊並非是傳授他們功法,而是指點他們如何的穩道心,守心神,這也讓趙秋實他們受益匪淺。
  也正是因為如此,竟然十分意外地被趙秋實他們叩擊下了一顆六品的玉棗皇果,這的確是一個十分意外、十分驚人的收獲。
  當杜文蕊他們繼續深入的時候,聖果園的山巒更加的險惡,山峰險峻,地處偏僻。
  當他們走入一個山澗的時候,這已經少有學生涉足了,就算有學生來到這,那也是來去匆匆,去尋找其他更高品的聖果而已。
  “啾——”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鳥鳴響起,緊接著,聽到“砰”的一聲巨響,一隻巨獸從天而降,一下子落在了李七夜他們的麵前,擋住了李七夜他們的去路。
  從天而降的是一隻獅鷲,這隻獅鷲很大,尾巴還卷動著火焰,讓人一看就知道是異種,十分的珍貴。
  獅鷲上坐著一個青年,這個青年穿鎧甲,負神劍,雙目張合之間,閃動著冷電。
  “轟、轟、轟”就在趙秋實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陣轟鳴之聲響起,山峰上同時躍下了十幾隻的巨獸,眨眼之間把李七夜他們團團圍住。
  這些異獸,大小各異,形態各形,有牛形異獸,也有虎豹異獸,更有蛇象異獸……
  這十幾隻的巨獸都是異種,獸息磅,吞吐之間,如同江水撲麵而來一樣,每一頭異獸都張大眼睛,盯著李七夜他們,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被盯得毛骨悚然。
  “吳師兄,就是他們。”在這個時候,一聲厲喝響起,一隻異獸之上跳下一個學生,這正是之前狼狽逃走的張丁煜。
  沒有想到,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他就帶著人回來報仇了。
  “發生什麼事了。”在這山澗附近,有一些學生路過,正好聽到動靜,都紛紛探頭來張望,一看到這群騎著異獸的學生,他們不由大吃一驚,輕聲地說道:“這是神獸天戎軍的成員。”
  “神獸天戎軍,是紫龍女帝麾下的軍團嗎?”有年紀小的學生也聽過這個軍團的名字,不由大吃一驚。
  “沒錯,正是紫龍女帝麾下的軍團。”有年長的學生點頭,神態凝重。
  這些學生一聽到是紫龍女帝麾下的軍團,他們都不由屏住呼吸,躲在山峰後麵遠遠偷看了。
  “看來洗罪院的學生是把神獸天戎軍得罪了。”有學生張望了一下。
  “是張丁煜,聽說他與神獸天戎軍的吳哥是結拜兄弟。在剛才,張丁煜輸給了洗罪院,丟盡了顏麵,現在張丁煜搬來救兵,想一洗前恥。”年紀大的學生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在這個時候,獅鷲上的那位學生跳了下來,他正是張丁煜的結拜兄弟,乃是神獸天戎軍的成員。
  “幹什麼?”杜文蕊看了一眼這些把他們包圍住的神獸天戎軍一眼,說道。
  “院長大人,我們並無意冒犯,我兄弟張丁煜敗在洗罪院同學手中,那也是他罪有應得,我們個人,那是心服口服。”吳柯走了過來,向杜文蕊行大禮,神態間顯得恭敬。
  “那你們是什麼意思呢?”杜文蕊也不生氣。
  吳柯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一下子鎖定了李七夜,徐徐地說道:“我聽丁煜說,洗罪院是藏龍臥虎!”
  

Snap Time:2018-11-16 11:34:39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