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887章 輸不起

  白毫琅琊果,如暴雨一般落下,這就像傳說,猶如夢幻。々雜じ誌じ蟲々這樣的事情,或者隻會在夢中出現,對於很多學生來說,隻有在睡夢中的時候,才會夢到聖果園的聖果如同暴雨一樣落下,在這個時候,隻怕他們在睡夢中都會笑醒。
  但是,此時他們不是在睡夢中,一切就發生在他們眼前,是那麼的真實,也的的確確是真實,並非是幻覺。
  “你掐一下我,是不是真的。”有學生都覺得自己如同是在做夢一樣,不由向身邊的同伴說道。
  當他的同伴狠狠掐他一下的時候,一陣劇疼傳來,這才讓他知道這不是做夢,這是真實,這是事實。
  如果的一幕衝擊著在場的所有學生,所有學生都嘴巴張得大大的,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在這麼彈指之間,就能把幾十個的白毫琅琊果叩擊下來,這樣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或者就算是真帝都沒有辦法做到吧。
  趙秋實他們也是傻傻地握著手中的白毫琅琊果,他們如果不是手中握著的白毫琅琊是那麼的真實,他們都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張丁煜一下子傻住了,他嘴巴張得大大的,大到可以塞得下一隻鴨蛋,他都被眼前這樣的一幕所震驚了,他的下巴都快要掉在地上了。
  “這,這,這不可能是真的,不可能是真的。”張丁煜不由喃喃地說道,他都不相信眼前這一幕是真的。
  何止張丁煜覺得如夢如幻一樣,事實上,在場很多學生都覺得這太離譜了,這簡直就不像是真的,但是,偏偏它就是真的,事實就擺在眼前,不管你承不承認,事實就是事實,鐵證如山。
  “可惜,這確是真的。”李七夜悠悠地笑了一聲,在這個時候,他把手中的白毫琅琊果咬了一口,隨便嚼了一下,便吐了,把咬了一口的白毫琅琊果扔掉。白毫琅琊果落地,便消失,歸於大地。
  “這樣的果子,太難吃了,地攤貨而已。”李七夜隨意地笑了一下。
  看到如此一顆飽滿的白毫琅琊果隻是咬了一口就扔了,還不愛吃,好像這是世間最差的水果一樣。
  看到李七夜這樣敗家的行為,讓一些學生有親手掐死他的衝動。
  五品聖果呀,而且還是五品中的極品,不要說是一般的學生了,就算是對於四大院的學生而言,這樣的一顆白毫琅琊果,那也是顯得珍貴呀。
  現在到了李七夜手中倒好,咬了這麼一口白毫琅琊果就好像委屈他了一樣,似乎這是世間最難吃的水果,而且隻咬一口就扔掉。
  這樣的敗家,這樣的揮霍,隻怕整個光明聖院,整個仙統界,都找不出幾個來。
  一顆白毫琅琊果,多少人把它當作是珍品,當作是仙果,自己擁有一顆,都好好去消化,好好品嚐。如果說,把白毫琅琊果當作普通水果來吃的人,那都已經夠奢侈,夠揮霍了,放眼整個仙統界也找不出幾個人來。
  李七夜倒好,他何止是把白毫琅琊果當作普通水果來吃,在他口中,白毫琅琊果就好像是成了最差的水果,連吃一口的興趣都沒有。
  看著那顆被扔到地上消失的白毫琅琊果,不知道有多少學生心疼,因為他們想得到一顆白毫琅琊果都不容易,甚至有人想得都得不到呢。
  “給我也好呀,我不介意被人咬了一口的。”有學生不由心疼疾呼一聲,對於李七夜這樣敗家揮霍的行為那是疼心疾首,讓人發指。
  對於李七夜如此敗家揮霍的行為,不知道讓多少人嫉妒,不知道讓多少人羨慕。
  在所有中,唯有杜文蕊不驚訝,那怕李七夜一彈指就能叩擊下幾十個白毫琅琊果來,在杜文蕊看來,那也是正常之事。
  “你輸了。”李七夜慢悠悠地看了張丁煜一眼
  “不要能”張丁煜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臉色煞白,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李七夜。
  張丁煜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剛才他采摘到了五顆的白毫琅琊果,可以說是勝券在握,沒有想到,在這眨眼之間,他就一敗塗地,而且敗得那麼的夢幻,這樣的逆轉,可以說是讓他難於接受的。
  “有什麼不可能。”李七夜淡淡地說道:“輸了就輸了,圍著山穀爬一圈,快學狗叫。”
  “你”張丁煜連退了好幾步,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望著他,這一下子讓他臉色漲紅。
  在眾目睽睽之下,讓他圍著山穀爬一圈,還學狗叫,這是讓他接受不了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是這樣做,那他以後還怎麼樣做人。
  一開始,他敢與李七夜他們賭這樣的賭局,那是因為他認為自己一定會贏,一定會勝券在握,所以才會如此賭。
  在當時,他在心麵還幻想著看到洗罪院的幾十個學生圍著山穀爬一圈,學狗叫,這樣的一幕是多麼的壯觀,他就能好好羞辱一番洗罪院的學生,如此一來,就能大大地滿足他的榮虛心,滿足他的成就感。
  但是,他沒有想到,現在是他輸了,現在是他要學狗叫,要在這山穀爬一圈。
  此時,張丁煜臉色漲紅,十分尷尬地站在那,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當然不會爬了,他可是曙光東部的學生。
  “爬吧。”李七夜悠悠地說道:“願賭服輸了,現在就爬,大家都還想聽聽你學狗叫的聲音呢。”
  “你”張丁煜臉色漲紅成了豬肝色,被氣得不由打了個哆嗦,然後,他大叫一聲,說道:“作弊,這麵絕對是作弊,肯定有問題,一定是你使了妖法。”
  “哦,怎麼樣的作弊法?又有怎麼樣的妖法可以把白毫琅琊果一下子敲下幾十顆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你說來聽聽,世間真的有這樣妖法嗎?我倒是洗耳恭聽。”
  張丁煜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麵麵相覷,雖然說,李七夜在彈指之間就叩擊下了幾十顆的白毫琅琊果,這讓大家看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大家都能看得出來,李七夜根本就沒有辦法作弊,更何況,在這不乏強者高手,如果李七夜真的是作弊,隻怕大家也能看得出來。
  “隻怕沒有什麼妖法可以一口氣叩擊幾十顆白毫琅琊果吧,最多也隻能說是運氣好了。”有出身於大學院的學生也不相信有這樣的妖法。
  畢竟,在采摘不到聖果這時,大家都嚐試過各種方法,如果沒能叩擊下聖果,不管你用怎麼樣的方法,那怕你使用上始祖功法,那都是不濟於事,因為這片天地就是承受於遠荒聖人的光明力量之上,大家的力量還能比遠荒聖人更強大不成?
  “輸了就輸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要輸不起。”李七夜看了一眼張丁煜。
  大家都看著張丁煜,在眾目睽睽之下,李七夜贏了這一場賭局,這是鐵一樣的事實,張丁煜就算是想耍賴,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張丁煜臉色漲紅得像豬肝色,他大叫一聲,說道:“你們洗罪城的人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哼,你們祖上,都是囚犯惡人,惡事做盡,什麼陰險的手段,什麼狡詐的手法都能使得出來。哼,這一次,一定是你們這群賤民事先商量好,用什麼陰險手段去作弊,欺瞞所有人……”
  張丁煜這話讓大家相視了一眼,有些人就不屑地看了張丁煜一眼了。雖然說,不少學生打心底也的確是看不起洗罪院的學生,但是,這一次張丁煜輸了賭局,還如此的耍賴潑皮,那就更讓人看不起了。
  “啪”的一聲響起,張丁煜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人一腳踹在地上了。
  “你敢打我”被人一腳踹在地上,張丁煜尖叫一聲,厲吼。
  一腳把張丁煜踹在地上的人,不是李七夜,而是杜文蕊。
  在張丁煜厲吼的時候,杜文蕊提起腳,就狠狠地踩在張丁煜的背部上,聽到“喀嚓”的骨碎聲響起,張丁煜“啊”的一聲慘叫,狂噴了一口鮮血。
  “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恩怨,我作為長輩,並不去幹涉,你們愛怎麼樣折騰,都行,那是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杜文蕊一腳踩著張丁煜,淡淡地說道:“但是,耍賴耍到我們洗罪院的頭上,那就不行。願賭服輸,如果你耍賴,那我這個院長,隻好為我的學生討回點公道。”
  杜文蕊這樣一位院長,存在願並不強,很多學生對他都沒有什麼敬畏之心,但是,他終究是一個院長,而且,他的地位是得到了四大學院一致認同的,所以,他的身份,完全沒有什麼問題。
  而現在張丁煜耍賴,不履行賭約,作為院長的杜文蕊,為自己學生討回公道,這也是說得過去,這並非是杜文蕊以大欺小。
  所以現在杜文蕊站出來主持公道,在場的各大學院的學生都沒有覺得不妥之處。
  “你,你,你敢打我。”張丁煜尖叫一聲,說道:“我,我,我可是曙光東部的學生,你,你,你敢動我,我,我們曙光東部,一定會跟你們洗罪院沒完!”
  

Snap Time:2018-11-18 15:55:52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