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869章 這個院長有點問題

  這女子不由為之驚悚,駭然,說道:“真的嗎?”
  “算命先生或者會騙你三百年,你覺得我會騙你嗎?”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窮碧留下此語的時候,可是如何的警示子弟?”
  這女子不由心麵為之一震,李七夜的確是沒有騙她的必要。∫雜∠誌∠蟲∫更何況,這句話乃是他們始祖留下來警示天下的,現在李七夜如此說,隻怕八九不離十。
  想到這一點,讓這女子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頓時毛骨悚然,如果說,三仙界從此灰飛煙滅,不複存在的話,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換作是以前,不要說是她,就算是任何人,都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這隻不過是杞人憂天而已。
  畢竟,三仙界屹立到今日,已經是經曆了億萬年時光,一個又一個時代交替,雖然有過無數的道統宗門興衰,也曾經有過不少的災難,但,那都是小範圍的事情而已,三仙界依然是三仙界,更替的隻不過是這一代代的生靈而已。
  現在如果說,三仙界真有可能到了從此不複存在、從此灰飛煙滅的地步,這樣的局麵,試想一下,那是多麼恐怖,多麼可怕的事情。
  最為恐怖的是,這樣的事情,她在有生之年有可能經曆到,如果真的是到了這樣的地步,那麼眾生隻不過是蟻螻而已,包括是她這樣的人,也一樣是如蟻螻。
  在這個時候,她心麵徹底相信這個句話的預言,試想一下,幾年前突然天地黑暗,瞬間整個仙統界化魔,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嚇破了多少人的膽,最終大家都不知道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那怕這僅僅是一瞬,好像是黃梁一夢,但是已經讓無敵存在、存於世間的始祖,心生警惕。
  這也是她下山入世的原因,她下山入世,便是要結這樣的業緣。
  想到這一切,這個女子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她回過神來,最後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說道:“回前輩的話,始祖僅是留下了預言,我等都未曾見上一麵。”
  “窺天命,揣大世,這不是什麼好事情。”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搞不好,將會灰飛煙滅,身死道消。”
  這個女子垂手而立,不敢再多言。
  “取下你的麵紗。”最後,李七夜看了女子一眼,吩咐說道。
  這個女子,來曆可謂是十分的不凡,道行也是十分驚人,論身份,論地位,足可以讓無數人為之傾慕,也足可以讓無數的道統奉之為席中上賓。
  但是,此時這個女子不敢違抗李七夜的話,緩緩地取下了麵紗,露出了真容。
  女子很漂亮,一雙眼睛如寒星一樣,猶如可以照亮夜空,可以指引著人在夜空下前行一樣,當她的嘴唇輕輕抿起之時,她是顯得那麼的幹練,氣質獨特,讓人看得不由為之眼前一亮,似乎她就是幽穀青蓮。
  “天算閣弟子,徐蕭瑾拜見前輩。”這個女子取下麵紗之後,向李七夜深深鞠身,神態恭敬。
  天算閣,如果有人一聽到這個傳承的名字,一定會大吃一驚,一定會被嚇得一大跳。
  然而,李七夜不為所動,一切都是胸有成竹。他看了徐蕭瑾一眼,說道:“我十八歲的年紀,不要把我叫得那麼蒼老。”
  徐蕭瑾心麵想笑,但,又不敢笑,保持嚴肅,鞠身,說道:“弟子明白。”
  “算了,去吧,不要搞得那麼嚴肅。”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也沒有為難她。
  “公了的話,我記於心。”徐蕭瑾也是一個聰明的人,並非是古板不變。
  在徐蕭瑾退下離開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吩咐,說道:“你遇到那個和尚的時候,告訴他,下次遇到他,敢再動歪念頭,我把他頭顱捏下來。”
  “我會傳達給大覺師兄。”徐蕭瑾都被嚇了一大跳,她知道李七夜這話絕對不是開玩笑。
  徐蕭瑾退下之後,李七夜緩緩地閉上眼睛。
  李七夜留在了洗罪院,十分的安靜清閑,因為洗罪院的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忙碌,所以也沒有任何人來打擾他,這也讓李七放落了個安靜,全力去磨滅煉化無上恐怖。
  不過,沒過兩日,洗罪院的院長杜文蕊,就找上李七夜了。
  杜文蕊見到李七夜之後,取出了一大疊的文書,笑著對李七夜說道:“小兄弟,在學院中還習慣嗎?覺得洗罪學院怎麼樣?”
  李七夜睜開眼睛,看了杜文蕊一眼,說道:“院長有話就說,有屁就放,不用跟我繞彎子。”
  杜文蕊老臉紅了一下,但很快就是神態自若,他把文書推到了李七夜麵前,笑吟吟地說道:“小兄弟也答應留在我們洗罪院了,也是洗罪院的學生了,就是缺那麼一道手續未辦理了,小兄弟簽個名,按個手印什麼的,那就行了。”
  “這很難得呀,招個學生,都要院長親自出馬。”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杜文蕊幹笑一聲,挺了挺胸膛,很認真地說道:“不瞞小兄弟,我們洗罪院乃是求賢若渴,對於任何一個學生,也都是一視同仁……”
  “但,院長撒起謊來,也同樣是氣不喘臉不紅。”李七夜悠閑地說道:“披著一身烏龜殼,這才是院長最大的本事。”
  “哪,哪,小兄弟笑話了,笑知了。”杜文蕊幹笑一聲,老臉一紅,但是,很快就神態自若。
  李七夜看了文書一眼,隨手就簽了,也沒多看一眼。
  “小兄弟不看一看。”杜文蕊見李七夜簽字,都有點緊張,然後眨了眨眼睛。
  李七夜看著杜文蕊,不由笑了一下,說道:“如果我想反悔,又奈得我何?給你一百個膽,也不敢坑我。你說呢,院長大人。”
  “那是,那是。”杜文蕊忙是搓了搓手,有些小興奮,然後立即把文書小心翼翼地收起,十分認真又鄭重地說道:“從此之後,小兄弟就是我們洗罪院的學生了。”
  “既然你如此的求賢若渴,怎麼沒見你招到一個好的學生呢?”李七夜笑著說道。
  “現在不就是招到了嗎?”杜文蕊立即一挺胸,有三分得意,笑著說道:“我這叫不鳴則己,一鳴驚人,要招,就是招世間最頂尖最無雙的學生,比那些始祖還要驚豔十分。”
  “這馬屁拍得不錯,我受用了。”李七夜點頭,說道:“人人都說,濃眉大眼,天庭飽滿,乃是真漢子,我看,是老狐狸。”
  “不敢,不敢,我還是不獻醜好。”杜文蕊笑了一聲。
  “你什麼時候看破的?”李七夜端坐在那,神態自然,對於任何事都很隨意。
  但,李七夜這樣隨意的態度,杜文蕊卻一點都不敢隨意,他收斂神態,說道:“在聖霜真帝出手的時候,我就覺得奇怪,聖霜真帝的光明力量,就算不是我們光明聖院最無敵的,也是絕對前三的,甚至是前二。但,她指點的那一點光明力量,卻瞬間被擊散,這是多麼強大的黑暗力量。”說著,也有些驚悚地看了李七夜眉頭的烙印。
  “光明聖院的光明力量第一,你覺得是何人?”李七夜笑了一下。
  “這,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杜文蕊幹笑了一聲,搖了搖頭。
  李七夜也沒有再問下去,然後看著遠處,徐徐地說道:“你是洗罪院的院長,對於洗罪城,又有何看法。”
  “始祖的用意,又焉是我們這樣的凡夫欲子所能揣測的。”杜文蕊輕輕地搖頭,說道:“我隻知道,洗罪城,並非是像世人傳說的那樣,也並非是始祖用來囚禁罪人的地方。始祖的光明能普照三仙界,也一樣可以普照洗罪城,但,整個光明聖院是聖光普照,唯獨卻遺忘了洗罪城。”
  “所以,你放任之。”李七夜笑了一下。
  “存在即是合理。”杜文蕊神態肅然,說道:“天地萬物,芸芸生靈,更多數者乃是為了生存而已,光明也好,黑暗也罷,都是天道法則,一切都混沌有序,從於黑暗,還是奉於光明,芸芸眾生,都有自己的決擇。”
  “所以說,如果強者不作惡,是不是這天地一片的安寧,世界就是本來的麵目,芸芸眾生,隻不過是求於生存而已,苟活喘息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什麼登道成仙,什麼長生不死,那才是這世間罪惡的源頭。”
  “我道淺,不敢謬論之。”杜文蕊沉默了一下,最後隻能如此鄭重地說道。
  “那你如何看待始祖遠荒聖人?”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
  杜文蕊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猶豫了一下,最後他認真地說道:“世人皆記得他是光明普照,這就已經夠了。人非聖賢,真正的聖人,又有幾人能做得到呢。”
  “聖人,有,但萬古罕之。”李七夜看著外麵,徐徐地說道:“聖人之道,注定是孤獨終老!”
  “始祖,光明普照。”杜文蕊輕輕地說道,不敢再多評。
  “你倒聰明,避重就輕,難怪你會留在洗罪院這樣的地方。”李七夜笑了起來。
  杜文蕊幹笑一聲,不說話。
  

Snap Time:2018-11-18 10:26:06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