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808章 咄咄逼人

  “還能怎麼樣,打回去唄,殺了她。雜∩誌∩蟲”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依然是坐在輪椅之中,眼睛都沒有睜一下,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郭佳慧他們七個人不由麵麵相覷了一眼,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如何說話好。
  “可,可是,師祖,中域聖地乃是我們仙魔道統最強大的大教傳承之一,聽說,他們有可能還有長存不朽活於世間。”陳惟正不由猶豫了一下,不由謹慎。
  當然,陳惟正並不是懷疑李七夜的實力,相反,他相信李七夜的實力,但是,在不久前,他們護山宗已經是得罪了八卦古國了,殺了八卦古國那麼多的弟子,把他們的巡使都廢掉了。
  現在再把中域聖地都得罪了,那豈不是他們護山宗一口氣得罪了整個仙魔道統最強大的兩個大教傳承。
  這樣的事情,放在以前,陳惟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說不好聽的話,在以前,如果讓他與八卦古國或者中域聖地為敵,他一定會雙腿直打哆嗦,完全沒有那個膽量和勇氣去與這樣的龐然大物為敵。
  這也不怪陳惟正,這也並非是他膽小懦弱,相反,這是明智之舉,畢竟,與八卦古國、中域聖地這樣的大教傳承相比,他們護山宗那隻不過是螻蟻一樣的存在而已,時時刻刻都可以把他們護山宗滅掉。
  所以,在以前,對於陳惟正來說,與八卦古國這樣的龐然大物相處,那怕是受到了再大的不公平待遇,他也隻能把委屈往肚子忍,否則,一旦惹得八卦古國不高興,一下子就能把他們護山宗滅掉。
  現在一想到要與八卦古國、中域聖地為敵,陳惟正依然不由心麵發毛。
  “那你能怎麼樣?難道你服軟,他們就能打消念頭嗎?”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或者,你把聖賢冠讓出去,讓給八卦古國或中域聖地,讓他們來立先賢?”
  李七夜這話頓時讓陳惟正不由沉默起來,他在心麵當然是不願意讓出聖賢冠了,更不願意讓其他的大教傳承擁立先賢。
  畢竟,他們護山宗若是再一次崛起之後,想確立在仙魔道統的地位,那必須有聖賢冠。當他們護山宗以後強大了,一旦他們護山宗有了先賢,那麼,他們在仙魔道統的地位就完全不一樣了,他們乃是始祖的正統。
  “既然你不能退讓,那就隻有打回去。”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隻有打到敵人不敢吭聲,打到他們顫抖,那麼其他人才會打消心麵的貪念。”
  “再說了,不就是一個聖地嗎?又不是與一個道統為敵,就算是與一個道統為敵,那也是算不了什麼事情。”李七夜這話說得風輕雲淡,一點都不在意。
  “全憑師祖定奪。”陳惟正將心一橫,向李七夜大拜。
  俗話說得好,貴富險中求,如果他們護山宗連這樣的風險都不敢去麵對,都不願意去冒這樣的風險,未來談如何崛起,更何況,趁現在李七夜還在。
  “怎麼樣?你們想好了沒有。”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不過,這就必須靠你們了,隻有你們打回去,殺了她,這才能讓你們自己強大起來。”
  郭佳慧他們不由相視了一眼,最後郭佳慧鏘鏗有力地說道:“我們會打回去的,但,我們還需要再修練修練。”
  雖然說,他們七人之中大師兄是李建坤,但是,現在道心最堅定、最果斷的郭佳慧卻成了他們之中的精神領袖。
  “這個周孜晴有好幾件寶物很強大,不然的話,我們再修練一段時間,就有機會打倒她。”趙智婷猶豫了一下,說道。
  “寶物而已,有何難。”李七夜眼皮都沒有撩一下,直接賜下了好幾件強大無匹的寶物,這一件件的寶物都適合他們每一個人的特長,當這一件件寶物在手的時候,郭佳慧他們都覺得手中的寶物十分的趁手,似乎完全為他們量身打造一樣。
  看到這一件件神光吞吐的寶物,這一下子讓陳惟正看得目瞪口呆,一下子回不過神來,因為李七夜賜下的寶物,有真帝級別的,也有不朽真神級別的,威力絕倫。
  在他們護山宗還沒有沒落之時,的的確確是擁有這樣的寶物,而且數量不少,時至今日,他們護山宗已經難拿得出來了,就算是有,那都已經是鎮山之寶,用來留守宗門,不要說是普通的弟子,就算是他都不能帶著這樣的寶物外出。
  現在李七夜隨手便賜給了郭佳慧他們如此貴重無比的寶物,這怎麼不讓陳惟正看得目瞪口呆呢,心麵無比的震撼。
  當然,對於當下的李七夜而言,這樣的寶物已經算不了什麼了,他擁有著豐厚無比的寶庫,擁有的寶物之多,那是可以嚇死人的。
  事實上,郭佳慧他們也被自己手中的一件件兵器、一件件寶物所驚呆了,他們長到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珍貴、如此強大的寶物,更讓他們心麵震撼的是,現在這些寶物就握在他們手中。
  這樣的事情,放在以前,他們想都不敢想的,現在卻真實地手握著這珍貴無比的兵器、寶物。
  這簡直就是像做夢一樣,但,卻又不是做夢,是真實無比的現實。
  “還不快謝師祖的恩賜,師祖對你們恩重如山。”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陳惟正,立即吩咐。
  郭佳慧他們回過神來,心神劇震,這一切都是李七夜賜於他們的。
  “多謝師祖(公子)恩賜!”郭佳慧他們跪於地上,對李七夜三跪九拜。
  “拚命修練吧,如果這都沒能打贏他們,以後你們就別提我名字了,我丟不起這個人。”李七夜看了他們一眼。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五指一張,聽到“嗡”的一聲響起,被打開來了一個空間,他吩咐地說道:“這是深層次的異空間,十年如一日,你們在麵給我拚命一點,否則,你們就別想出來了。”
  在郭佳慧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李七夜直接扔入了這個空間中了,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便進入了地獄式的修練。
  當在這個深層次空間修練的時候,郭佳慧他們才發現,在古戰場修練,那簡直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在這修練,就是地獄深處的修練,那是一種十分痛苦的折磨。
  但是,為了不辜負李七夜的厚望,整支隊伍在郭佳慧的帶領之下,依然咬牙苦修不輟。
  看到郭佳慧他們被李七夜丟進了深層次空間修練,陳惟正既是擔心,又是有些欣慰,畢竟,經曆過這樣的地獄般的苦修之後,他們的道行必定會突飛猛進,總有一天會獨擋一麵,笑傲天下。
  把郭佳慧他們扔入了深層次空間之後,李七夜又閉上了眼睛,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就在郭佳慧他們被扔入了深層次空間沒有多久,隻見在古戰場入口遇到的那個少女帶著一群年輕男女氣衝衝地往這趕過來了。
  這個少女正是郭佳慧他們口中的中域聖地的弟子周孜晴。
  “他們人呢?”在這個時候,周孜晴氣勢洶洶,一副興師問題的模樣,劈臉就問陳惟正。
  “不知道閣下指的是何人?”陳惟正還算能沉得住氣,說道。
  “就是你們護山宗的那七個弟子,那個頭戴聖賢冠的丫頭。”周孜晴冷冷地說道,一副頤指氣使的模樣。
  “原來閣下是找我們護山宗這七個沒出息的弟子呀,他們已經出去修練磨礪了。”陳惟正還算能沉得住氣。
  “出去修練磨礪”周孜晴冷笑一聲,不屑地說道:“他們是逃走了嗎?被本姑娘打破了狗膽了吧。”
  說到這,周孜晴拔高了聲音,冷傲地說道:“你就是護山宗的那個宗主是吧。”
  “正是”陳惟正應道。
  “那好,你給我聽好了,哼,叫你們的弟子交出聖賢冠,手下敗將,沒交出聖賢冠就想逃!沒那麼容易,如果她不交出聖賢冠,休怪我不客氣,我們中域聖地必會殺上你們護山宗,到時候,你們後果自負!”周孜晴乃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陳惟正心麵也不爽,他好歹也算是一名宗主,卻被一個小丫頭如此的斥喝,他不由沉聲地說道:“我們護山宗曆來與人無爭,與人無怨無仇……”?“什麼無怨無仇?”周孜晴打斷陳惟正的話,冷笑地說道:“你們護山宗的所謂先賢,已經敗在我手中,她沒有資格去戴這隻聖賢冠,從今天開始,這隻聖賢冠就是我們中域聖地的。”
  陳惟正臉色不好看,周孜晴如此的咄咄逼人,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的泥性。
  “是嗎?”在這個時候,淡淡的聲音響起,說道:“你就這麼肯定你能勝得了他們。”說話的正是李七夜。
  “你是誰”周孜晴一瞪李七夜。
  當然,她不知道符坤慘敗的事情,因為這對於八卦古國來說也算是一件丟人的事情,沒有向外說出去。
  “這便是我們護山宗的師祖。”陳惟正忙是說道。
  

Snap Time:2018-11-20 19:25:46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