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806章 參古畫

  雖然郭佳慧一次又次地催動著聖賢冠,對四手巨屍發動了一次又一次強悍的擊殺,但是,依然挽不回頹勢。※雜ミ誌ミ蟲※
  他們陣腳已亂,要再一次擺正陣腳,各司其職,已經是沒有那麼容易的事情了,在這個時候他們隻不過是苦苦支撐著,再次戰敗,隻是遲早的事情。
  郭佳慧他們的道行本來就是遠遠比四手巨屍差,他們完全是依靠著“寶璣七星神藏陣”的威力和相互配合的的默契支撐住的,現在陣腳一亂,他們優勢丟失大半,他們還能支撐到現在,已經是不容易了,如果沒有這段時間所磨礪出來的韌性和默契的配合,隻怕他們早就再一次慘敗了。
  “笨——”李七夜隻是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說道:“退回始祖像,你們商議好對策,再發動攻擊。”
  苦苦支撐著局勢的郭佳慧他們七人聽到這樣的話,連戰邊退,他們最後退到了離他們最近的始祖雕像之前。
  當他們靠近了始祖雕像的時候,隻見他們頭頂上所懸著的無上篇章翻滾,緊接著聽到“嗡”的聲音響起,隻見這始祖雕像與他們頭頂上的無上篇章相呼應,在這個時候,隻見始祖雕像一下子散發出了光芒,始祖的光輝灑落,神聖無上,至高無敵。
  當始祖雕像灑落了如此至高無上的光輝之時,四手巨屍不敢靠近,隻能是圍著始祖周像轉動起來,盯著他們七個人的一舉一動,隻要他們離開始祖雕像半步,它必將會對他們發動強烈凶猛的攻擊。
  “你們好好磨練吧,生死就靠你們自己了。”在郭佳慧他們還沒有思量出對策來的時候,李七夜隻是看了他們一眼,吩咐陳惟正:“走——”
  陳惟正嚇了一大跳,不敢違背李七夜的意思,忙是為李七夜推著輪椅前行,走沒多遠,陳惟正還不由回頭來看了看郭佳慧他們。
  “師祖,這,這隻怕有危險吧。”陳惟正不由擔心郭佳慧他們的安危,畢竟他們是第一次出遠門,而且第一次如此的獨擋一麵。
  畢竟,在此之前,雖然李七夜也是把他們扔在那些凶險的地方磨礪,但至少李七夜還是在現場的。
  現在李七夜卻直接把他們扔在古戰場了,這怎麼不讓陳惟正擔憂起來呢。
  但是,此時李七夜已經沒有反應了,坐在輪椅之中,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當李七夜離開之後,郭佳慧他們七個人都不由嚇了一大跳,心麵不由發毛。雖然在以前,他們也經曆過生死,也在凶險的地方磨礪過。
  但是,李七夜在現場,這給了他們膽氣,這讓他們心麵也有底氣,最簡單的,就算是天塌下來了,都還有李七夜撐著。
  現在李七夜離開了,一下子讓他們七個人留下來獨戰古戰場,這怎麼不讓他們七人在心麵發虛呢。
  “我,我該怎麼辦?”年紀比較小的王學宏心麵也不由發虛,頭皮發毛。
  “我們終究有要獨擋一麵的時候。”郭佳慧沉聲地說道:“不能讓公子一直陪著我們,否則,以後我們如何出去闖蕩!”
  在他們七人之中,郭佳慧年紀是偏小,反而她的道心卻是最堅定的。
  “師妹說得沒錯,該是我們獨擋一麵的時候了,我們慢慢來,總會有辦法的。”李建坤作為大師兄,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鼓勵著大家。
  李七夜不再理會郭佳慧他們七個人,由他們自己磨礪,畢竟,如果他一直扶持著他們,他們永遠都是成長不了,永遠都無法成為真正的強者。
  在李七夜的吩咐之下,陳惟正推著他進入了離這最近的古城。
  這座古城在整個輪回山地中不是最巨大的古城,但是最古老的一批古城之一,也就是說,這座古城是由長生老人築建的。
  在這廣袤十萬的輪回山城中,有城池眾多,除了開始之時由長生老人所築建的古城之外,後來還有後人在這群山之上築建了古城。
  李七夜讓陳惟正推入古城之時,在城門口的時候,輪椅停了一下。
  在城門口,有著一尊高大無比的石雕像,這尊石雕像正是仙魔道統始祖長生老人的雕像,這尊雕像巨大無比,但讓人無法看清雕像的容顏。
  李七夜看著這一尊雕像,輕輕地歎息一聲,多少年過去,老頭子的模樣依然那麼的熟悉,雖然他已經不在人世了,但,也留下了豐富無比的財產。
  最終,李七夜讓陳惟正推入了古城,進入了古城之後,李七夜並沒有去其他的地方,而是直接去了古城中的古牆。
  在輪回山城的每一個古城之中,都有一麵古牆,古牆旁還有一個道台,這道台乃是古戰場磨礪失敗之後傳送回來的地方。
  而古牆似乎沒有什麼用處,每一麵古牆都雕刻著古老的壁畫,似乎千百萬年以來,都沒有能看得懂這古老壁畫的意思,在世人眼中,都認為這古壁畫隻不過是用來裝飾的。
  古壁乃是一塊完整的岩石切割而成,岩石十分的沉重,難以毀去。古壁上的圖案畫像乃是直接雕刻在這岩石之上。
  每一麵古壁都有著一幅幅的畫像圖案,這是屬於古老的壁畫以及古老的符文,十分的深澀難懂。事實上,萬古以來,真正能看得、能揣摩這古老壁畫意思的人,寥寥無幾。
  但是,李七夜卻是能看得懂,能看得明白,可以說,他算是繼承了長生蕭氏的一切,他們相互依存活了漫長的歲月,還有誰有能比他更懂長生老人呢?
  當陳惟正把他推到古畫壁之前後,李七夜躺在輪椅之中,好像是睡著了一樣,似乎根本就沒有去看,這些古壁畫。
  看到李七夜如同睡著一樣,陳惟正不由多看了一眼,旁邊的道台,他還以為李七夜是在這等待著郭佳慧他們磨礪失敗出來一樣。
  事實上,在這,李七夜不是在等待著郭佳慧他們,他的的確確是觀摩著這些古壁畫,而且,這些古壁畫李七夜不用眼睛去看,是用心去看。
  因為李七夜在道心中還鎮壓著無上恐怖的存在,他隻是用了很小一部分的神識去觀摩參悟這古壁畫所藏著的奧秘,更多的神識是留在道心之中,繼續鎮壓和磨滅無上恐怖。
  這一幅幅古壁畫,十分的深梁難懂,但是,長生老人親手留下了這古壁畫,那是有著他深層次的用意,隻是過是等著後人去挖掘,去發現。
  當然,也沒能達到那種層次、那種實力的人,也無法參悟這一幅幅的古壁畫,那怕真的有人懂了這一幅幅古壁畫的奧秘了,但實力沒有達到那種層次的人,那也沒有用處。
  在李七夜靜靜地坐在那的時候,陳惟正在一旁安靜地等待著,不知道李七夜真正的用意。
  在陳惟正等待的過程之中,道台是一次又一次“嗡、嗡、嗡”的聲音響起,一次又一次的有修士弟子被傳送過來,被傳送過來的修士弟子都是身受重傷,甚至有人直咳鮮血。
  毫無疑問,這些修士弟子是附近修練磨礪失敗的弟子,他們身上的護罩一旦被擊碎,就會瞬間被傳送到離古戰場最近的古城來。
  正是因為這樣,這讓陳惟正都有些緊張地盯著道台,他都有些害怕郭佳慧他們出現在這,如果他們中有人死在古戰場,他這位宗主心麵就不安了。
  果然,沒多久,聽到“嗡”的一聲響起,隻見他們七人中的王學宏一下子被傳送出來,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其他人呢?沒事吧?”看到王學宏身上血痕斑斑,陳惟正心麵都不由擔憂。
  “還在戰鬥。”王學宏咳了一口鮮血,但他話還沒有落下,道台上“嗡”的一聲,修淩、修祈兄弟兩個都被一下子傳送過來了,身上帶有傷口,緊接著,李建坤、趙智婷也被傳送過來,他們都帶有傷。
  最後郭佳慧和陸若熙兩人都被傳送過來,特別是郭佳慧,身上的傷口很深,骨頭都碎了,鮮血淋漓,但她依然不吭一聲。
  毫無疑問,他們又是沒能打敗四手巨屍,被擊敗傳回來了。
  當他們爬起來看到李七夜坐在那,他們七個人都神態尷尬,十分的羞愧,幸好李七夜沒有多看他們一眼,也沒有責怪他們,似乎已經睡著了。
  他們七人服用了金創藥之後,傷勢很快又好了,畢竟這金創藥出自於李七夜之手,效果無以倫比。
  “走,再戰。”恢複之後,郭佳慧沉喝一聲,帶著其他六人再一次奔赴戰場。
  隨之,過了甚久之後,郭佳慧他們又是再一次被傳送回來,都是身上帶傷,毫無疑問,他們再一次失敗了。
  盡管是如此,郭佳慧他們並不氣餒,反而是越戰越勇,因為他們一次又一次傳回來的時間間隔是越來越長了,這就意味著他們開始有了更好的對戰策略,慢慢地有實力去對抗四手巨屍了。
  看到郭佳慧他們七人被傳送回來的時間間隔是越來越長,陳惟正也不由鬆了一口氣,畢竟他們在戰場中浴血奮鬥是有著很大的進步,沒有讓鮮血白流。
  

Snap Time:2018-11-18 18:36:02  ExecTime: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