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718章 神秘的石缸

  道源,這是一個道統的根本,如果說,一個道統連道源都沒有了,那麼這個道統必將會灰飛煙滅,整個道統會在一夜之間崩潰,所有的生靈都會死去。雜誌蟲
  所以說,對於一個道統來說,沒有什麼比道源更重要了,對於任何一個道統而言,隻要道源還在,那麼這個道統就依然充滿著無數的可能,一旦道源都枯竭或死亡,那麼這個道統也注定著死亡,也會隨之崩滅。
  石韻道統的衰落,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這也是整個帝統界皆知的事情,但奇怪的是,石韻道統衰落了,它卻依然停留在帝統界。
  也正是因為如此,曾經有始祖說過,石韻道統的道源依然還在,而且道源並沒有衰弱,也正是因為如此,這才能讓石韻道統保持在帝統界。
  這樣的一件事情,說起來有些悖論,甚至讓人覺得並不現實。
  要知道,一個道統,整個道統的弟子、生靈與道源的道源之間是相輔相成的,甚至可以說是相互依存的。
  對於一個道統的弟子來說,他修練道統的功法,感悟道統的大道力量,在整個過程之中,他能得到道統之下的每一寸道士的滋養,甚至能得到道源力量滋補。
  而對於道統而言,對於道源而言,隨著這個道統強大的弟子越來越多,整個道統是越來越旺盛,那麼這個道統的弟子他們的大道之力、他們旺盛的血氣,也一樣在反哺著道統,也一樣是蘊養著這個道統的道源。
  可以說,道統與弟子之間是相互依存,是相輔相成,如果道源旺盛,道統的弟子也會隨之強大,而道統的弟子衰弱,道統也會隨之沒落。
  天下人皆知,石韻道統已經衰落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了,在漫長的歲月之中,石韻道統的弟子是一天比一天少,整個石韻道統出現的強者那是一個時代比一個時代弱。
  可以說,整個石韻道統已經得不到修士強者的蘊養了,按道理來說,石韻道統的道源應該已經衰弱,甚至是幹枯才對。
  但是,此時向石缸望去,隻見石韻道統的道源依然是仙光閃爍,道源之中的大道之力已經是凝集成了大道真水,大道真水已經濃得快化不開了。
  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大道真水醇厚無比,有著古氣,似乎它已經經曆了千百萬年的沉澱、已經經過了千百萬年的淬煉之後,它已經是成為了世間最醇厚的大道真水,那怕的一滴大道真水化開之後,都可以讓一個大教疆國受益無窮。
  這樣的一滴大道真水若是滴落在了明洛城,這頓時會讓整個明洛城一下子是生機勃勃,讓明洛城的所有弟子是生機盎然,擁有著磅的大道之氣。
  李七夜的目光並不是落在石韻道統的道源之上,他的目光是落在了石缸之上。
  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隻要有一點常識,都知道一個道源意味著什麼,都知道如果擁有著一個道源將會意味著什麼。
  可以說,當一個人擁有著一個道源的時候,那就將會意味著它能控製著這個道統。
  但,李七夜對於這個依然生機盎然、依然是大道之力磅的道源一點興趣都沒有,甚至是沒有多看一眼。
  李七夜的目光是落在了石缸之上,對於他而言,這一隻石缸才是無價之寶,這一隻石缸才值得他去擁有。
  事實上也是如此,不論是在帝統界、還是仙統界,像石韻道統這樣的道源多得是,但是,像眼前這樣的一隻石缸,舉世之間也就隻有這麼一個,獨一無二。
  李七夜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這隻石缸,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緩地說道:“這就是世人所言的仙石。”
  眼前這個石缸正是世人所尋找的仙石,也正是因為有著這一顆仙石,這才使得石韻道統的道源在千百萬過去了,依然不會衰弱幹枯。
  “老頭,該找的我也找到了。”李七夜盯著這個石缸,徐徐地說道:“該有一個說法的時候了。”
  說到這,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緩緩地說道:“我這個人,不愛做好事,如果有人想請我找好事,那我開的價就高了,我要的東西那就驚天了,就不知道你們準備了大出血了沒有。”說到這,他的笑容十分的濃鬱。
  當然,在李七夜看來,他不怕對方出不起價,對方也是大人物,絕對是出得起價,隻不過,這個價格,不是那麼好承受的,隻要他李七夜開口了,那必定會讓對方大出血,對方隻怕是要肉痛很久很久了。
  “三仙界呀。”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雖然說我不是救世主,我也不想當救世主,隻不過,有人給我開價當一回救世主,那麼,又何樂不為呢,等著我好好敲詐一筆吧。”說到這,他不僅僅是臉上露出濃濃的笑容,連雙目中都露出了濃濃的笑意。
  他想要的東西,那必定是驚天,就不知道對方拿出好處的時候,會是怎麼樣的一個神態。
  最後,李七夜這才移開目光,目光落在了石韻道統的道源之上,看著仙光吞吐的道源,他淡淡地一笑。
  “石韻道統,這也是因禍得福,雖然是衰落了千百萬年了,但也必將會迎來一個大好時代,若是子孫爭氣一點,必定會迎來中興。”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毫無疑問,石韻道統的道源這在石缸之中沉澱了千百萬年之後,它已經是積累了足夠的大道之力了,大道之力都已經是凝集了大道真水了。
  若是整個道源重歸於石韻道統,那麼石韻道統必將會再一次煥發生機,整個石韻道統必將會迎來一個興盛的時代,到時候,石韻道統必將會是人才輩出,再一次成為一個強大的道統。
  看著圍著石缸一圈的三位真帝和諸位不朽真神,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禍從天降,這也是盡力了,也算是保全了石韻道統。”
  李七夜這話說得一點都沒有錯,石韻道統能幸存下來,這的確是先賢們的努力。
  當年他們石韻道統是何等的強盛,他們石韻道統在同一個時代就有著三位真帝,不朽真神更是數之不盡,在那個時候,石韻道統可謂是強盛無比,有著號令天下之勢。
  但是,在那一夜之間,天降邪物,一下子釘入了石韻道統之內,鑽入了石韻道統的地下。
  為了斬這邪物,石韻道統可謂是傾盡了所有力量,三位真帝帶著所有的無敵強者征戰,這一戰十分的殘酷與慘烈,石韻道統的所有無敵之輩十之八九都戰死。
  最終,他們經曆了殘酷的戰爭之後,終於把這邪物斬殺了,但卻未能徹底地毀滅這邪物,幸存下來的三位真帝和諸位不朽真神,他們明白這邪物要紮根於石韻道統,被它逃走的殘肢必定會再次卷土而來。
  也正是因為如此,三位真帝帶著諸位不朽真神把道源與仙石匿藏起來,以躲過邪物的追尋,他們也是為石韻道統留下底蘊,希望他日石韻道統的子孫後代能東山再起。
  卻沒有想到,石韻道統從此一蹶不振,再也沒有出過真帝。
  而被斬殺的邪物,它的殘肢在經曆了千百萬年的成長之後,終於生長出了完整軀體,恢複了元氣。
  所以,這邪物開始尋找石缸和道源,一出現就吞噬了整個城池。
  可惜,這個邪物生不逢時,卻偏偏遇到了李七夜,還未尋找到它想要的仙石,就被李七夜屠滅了,徹底的慘死在了李七夜手中。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看了一眼在石缸旁圍成一圈的屍體,淡淡地說道:“算了,也算是一種緣份,助你們石韻道統一臂之力,我就不貪圖你們的道源了。”
  眼前這個道源,當然是無價之寶了,換作別人,或許無法吸收這樣的一個道源,但對於李七夜來說,那就不一樣了。
  如果李七夜願意的話,他完全可以煉化這個道源,吸幹這個道源,把這個道源的所有力量占為己有。
  如此一個強大而純粹的道源,如果被李七夜煉化吸收的話,那必將是大補之物,是不可多得的補品。
  隻不過,李七夜並沒有去做這樣的事情,他沒有貪圖這個道源,也不把這個道源占有己有。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一步邁出,便踏入了古船。
  雖然這些死去的真帝、不朽真神已經作出了防禦姿態,但是,對於李七夜而言一點影響都沒有,他長驅而入,根本就擋不住他。
  就算這些真帝、不朽真神他們還活著的時候,都一樣擋不住李七夜,更別說是死了千百萬年化作屍體了。
  “那就給石韻道統一個機會吧。”看了一眼石缸中的道源,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鎖住了這個道源,雙手一扣,沉喝一聲,道:“起——”
  “轟、轟、轟”在這個時候,一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隨著李七夜緩緩提起這個道源的時候,就好像是整個世界被緩緩地拽起來一樣。
  一個道源,那是何等的沉重,那簡直就像是一個世界那樣沉重,換作別人,根本就無法提起這樣的一個道源。
  

Snap Time:2018-11-18 08:25:06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