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2638章 沐家而已

  要知道,如疏石宗這樣的門派,在帝統界多如牛毛,數之不盡。雜@[email protected]
  更何況,今日的石韻道統已經沒落了,整個石韻道統已經沒有強大的門派傳承了,而最強大的門派也就是明洛城的洛府了,也就是許英建出身的門派了。
  可以說,放眼整個石韻道統,任何一個門派都沒有什麼靠山可言,因為大家都實力弱小,沒有誰能給誰做靠山了。
  而沐家,乃是帝統界的龐然大物,乃是帝統界最強大的三大道統之一。
  像沐家這樣的傳承,在石疏宗眼中那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對於很多這樣的小門派而言,如果能攀上沐家這樣的龐然大物,乃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更何況,沐成傑乃是沐劍真帝的徒孫,未來可謂是前途光明,若真的能攀上沐成傑這樣的人,那對於很多小門派而言,那是絕好良機。
  所以,沐成傑自認為自己這樣的手段百屢試不爽,在他眼中看來,像明洛城這樣的一個小地方,他想要一個女人又有何難,隻需要他一亮出身份,再加一點誘惑,不知道有多少小門派的女弟子願意對他投懷送抱。
  所以,沐成傑他自認為眼前這個少女那也是手到擒來的事情,看著林亦雪的那份清純與嬌嫩,他心麵也按捺不住心猿意馬,恨不得就把眼前的少女攬入懷中。
  “不需要”對於沐成傑的利誘威逼,林亦雪一口就拒絕了。
  吳有正神態凝重,這對於他來說,對於他們疏石門來說不是一件什麼好事情,一旦得罪了沐家,隻怕他們疏石宗必死無疑,沐家要捏死他們疏石門,那是比捏死一隻螞蟻還要容易。
  本以為眼前的少女是手到擒來,沒有想到竟然被眼前的少女一口拒絕了,這頓時讓沐成傑臉色十分的難看,沒有想到一個小地方的女人也敢拒絕他這位真帝的徒孫!
  “能入我們沐家,乃是無上的榮幸。”沐成傑臉色一沉,徐徐地說道。
  吳有正忙是打圓場,說道:“沐公子,小孩子不懂事,還請沐公子莫見怪,莫見怪。”在心麵,吳有正不希望與沐家為敵,沐家這樣的龐然大物,不是他們疏石宗所能惹得起。
  “老頭,識相的,滾一邊去。”沐成傑看都不多看吳有正一眼,雙目鎖定林亦雪,雙目一厲,說道:“姑娘,本公子是要定你了,今晚就要你做我的女人,現在跟我走還來得及。”
  沐成傑如此直接、如此霸道的做法,頓時讓他身後的許英建不由在心麵叫苦,但他又無可奈何,畢竟沐成傑來頭不小,他也隻能侍候著。
  “呸”林亦雪臉色大變,不由厭惡,躲在了吳有正的身後。
  “不識好歹的女人。”這一下頓時讓沐成傑的老臉掛不住了,雙目一厲,冷聲地說道:“你現在乖乖地從了本公子,那還來得及,否則,若是本公子一怒,你們疏石宗便成為虛墟,到時候你們長輩把你送過來做我的禁臠,那都已經遲了。”
  “你”被人如此的侮辱,這頓時讓林亦怒火衝天。
  “哪來的野狗。”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悠然的聲音響起,徐徐地說道:“哪涼快,滾哪去,不要在這亂吠!”
  說話的正是李七夜,此時他坐在原地上,閉目養神,也沒有睜開眼睛。
  聽到李七夜的話,在這個時候許英建和沐成傑都同時望去,在剛才的時候,他們誰都沒有去關注過李七夜,李七夜那普通的模樣,許英建都還以為他隻不過是疏石宗的普通弟子而已。
  “哪來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管本公子的閑事!”沐成傑一看李七夜那普通的模樣,根本就沒放在心麵,雙目一厲,露出殘忍的殺機,冷森地說道:“竟然敢得罪本公子,你現在自斷手腳向本公子認罪還來得及,否則,滅你全家!”
  沐成傑凶形畢露,他可以說是有恃無恐,在他眼中看來,整個石韻道統,根本就沒能拿得出一個上得了台麵的門派傳承來,都是小門小派,一群弱者而已,不要說是他們師祖沐劍真帝出手,就是他師尊出手,就可以滅掉整個石韻道統。
  所以,對於沐成傑來說,小小的一個疏石宗,那根本就是算不了什麼東西,他想要一個女人,他就必要得到,不論是搶還是怎麼樣。
  而且,在這石韻道統,誰敢不順他心意,他就殺無赦!
  “掌嘴”李七夜眼皮都沒有撩一下,依然坐在那,垂目養神,好像睡著了一樣。
  “啪”的一聲響起,一巴掌抽了過去,鮮血濺射,沐少成“啊”的一聲慘叫,被這一巴掌抽下,鮮血狂噴,一口牙齒都被李七夜抽碎了,一口碎齒直噴而出,嘴巴都變形了。
  “沐公子”看到沐成傑受傷,許英建被嚇了一大跳。
  回過神來,沐成傑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一下子臉色被扭曲一樣,他厲叫一聲,厲吼道:“小畜生,你敢打我,本公子要把你碎屍萬段!”
  話一落下,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在這那之間,沐成傑雙手已經穿上了一雙手套,一雙手套上的金屬片瞬間拚湊而成,鱗光閃閃。
  “轟”的一聲巨響,沐成傑大吼一聲,雙手左右怒貫而來,猶如雙錘貫耳一樣,狠狠地直貫砸向了李七夜的腦袋,這樣的一擊,威力不小,可以崩山碎石。
  在這個時候,沐成傑怒得發狂,恨不得把李七夜碎屍萬段,所以一出手就用盡了力氣,自己最強大的真氣噴湧而出,要一記左右直貫把李七夜砸得稀巴爛。
  他要把李七夜的頭顱像砸西瓜一樣砸爛,這才能報他的心頭大恨。
  然而,沒有想象中的鮮血濺射,在瞬間,一切都如停滯了一樣,許英建還以為李七夜的頭顱會被砸爛呢。
  現在一看去,隻見沐成傑那左右貫耳砸過去的手臂被李七夜一隻手就輕而易舉地捏住了,如捏著一隻微不足道的東西一樣。
  “螻蟻而已,也敢在我麵前蹦達。”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懶得去多看沐成傑一眼。
  李七夜的手指隻需要稍稍地用點力量,就聽到了“喀嚓、喀嚓、喀嚓”的聲音響起,隻見沐成傑一雙手套開始碎裂。
  要知道,沐成傑這一雙手套乃是他師父親手打造的,以珍貴無比的神金鑄造而成,十分的堅硬,但是此時在李七夜手中就像麻花一樣脆。
  “啊”在這個時候,沐成傑不由淒厲地慘叫了一聲,這個時候不僅僅是他的一雙手套在碎裂,連他的一雙手都開始碎裂,鮮血噴湧而出,浸透了手套的碎片。
  “喀嚓”的骨碎之聲不絕於耳,李七夜隻是稍稍用力而已,沐成傑的一雙手就完全碎了。
  “小子,你,你,你知道我是誰嗎?”雙手碎了之後,沐成傑想逃,但是,他卻動彈不得,宛如一隻巨手把他整個牢牢地握住一樣。
  “不知道。”李七夜依然淡定地坐在那,十分淡定,說道:“一隻螻蟻而已,何需知道。”
  “我,我師祖乃是沐劍真帝,是當今帝統界最強的人,我們沐家,乃是帝統界最無敵的道統!”此時沐成傑厲叫一聲,抬出了自己的靠山。
  在他心中看來,像明洛城這樣的小地方,隻要搬出他們的沐家,隻要搬出他師祖沐劍真帝,那絕對是能把一大幫人的膽子嚇破。
  “沐家,沐劍真帝,我聽過。”李七夜笑了笑,但依然是閉目養神。
  “那你還不快放了我,我命令你,立即放了我。”沐成傑尖叫,厲聲說道:“你,你敢傷我一根毫毛,我們沐家絕對不會放過你,天下海角,我師祖都會把你殺了。”
  “公子,饒他一次吧。”在這個時候,吳有正也低聲求情,想到沐家大軍殺到,他也會打一個冷顫,這絕對是滅頂之災。
  “沐劍真帝天下無敵,可以億萬取人性命,還請你手下留情。”許英建也不由心驚肉跳,如果沐成傑在他的陪同下出了事,他回去還真的沒辦法交待。
  “沐劍真帝,螻蟻而已,沐家,螻蟻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我還打算去一趟沐家,好好清算一下,踏平沐家,那也沒有什麼不妥的。”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吳有正他們駭然,沐劍真帝,沐家,在他們心麵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那是龐然大物,高不可攀,今日在李七夜口中竟然成了蟻螻,這話未免太霸道了吧,這話未免太狂妄了吧。
  “小畜生,就憑你這話,罪該萬死,滅你九族……”沐成傑不由狂叫一聲。
  “啵”的一聲響起,沐成傑話還沒有說完,李七夜的手指隻不過是輕輕一捏而已,便一下子被捏成了血霧,這一團血霧隨風飄散而去。
  “一隻螻蟻而已,聒噪。”李七夜把沐成傑捏成了血霧之後,淡淡地說道。
  看到沐成傑一下子被捏成了血霧,吳有正他們都不由駭然,驚悚,都不由後退了一步。
  

Snap Time:2018-11-13 03:58:51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