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628章 李玉真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在萬丈深淵的上空突然打開了一個門戶,一個人跨越星空而至,這是一個女子,她站於上空之上,輕輕地皺了一下眉頭,低首看著下麵的萬丈深淵,看著已經消失的白蘭城,不由目光一凝。∞雜誌蟲∞
  換作是其他人,見到一個城池都突然間消失,那一定會膽寒,也知道這必定是有大危險,應該遠離。
  但是,這個女子藝高人膽大,看了一下萬丈深淵之後,便從天而降,緩緩地降落於萬丈深淵之中。
  很快,這個女子已經抵達了李七夜停留之處,在見到李七夜的時候,這個女子也不由愕了一下,為之驚訝。
  這個女子本以為自己會是最先抵達這的人了,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他人竟然比自己還要快一步抵達這。
  這個女子大為驚訝,不由仔細地打量著李七夜,想看一看這是何方神聖。
  在這個女子打量著李七夜的時候,李七夜也目光落在了這個女子身上,上下地打量了一番,目光是那麼的隨心所欲,是那麼的肆意,在別人看來,這是十分無禮。
  這個女子美麗動人,可以說她的美麗讓人不敢直視,往往很多人看到她的時候都不由為之仰視,心敬畏。
  這個女子的顏容的確是美麗,精致無比的臉龐猶如精雕細琢的藝術品,難以挑得出瑕疵,一雙眼睛猶如夜空中的星辰,閃爍著如同寶石一樣的光芒。
  黛眉如遠山,十分具有神韻,讓人一看,便難以忘懷,給人充滿了想象。
  女子的美麗,給人一種脫俗之感,雖然秦劍瑤也是不食煙火,但是,依然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但眼前這個女子給人的感覺是那麼的真實,讓人完完全全能感受得到。
  這個女子,猶如深山幽穀中的一塊美玉,溫玉清冷,又高貴無瑕,如此的一塊美玉,可稱之為罕世奇寶。
  這個女子穿著一身寶藍牙月衣裳,長擺拖地,猶如孔雀開屏,卻又不是孔雀那般的豔麗,而是一種脫雅清新的雅麗。
  這個女子一下子吸引住人目光的不是她的美麗,而是她身上的那股氣勢,她身上有著一股君臨天下的氣勢,有著橫霸八方的氣息。
  按道理來說,一個女子身上有著君臨天下、橫霸八方的氣息,那顯得是十分的突兀,但說來也怪,這樣的氣息在她身上的時候,卻一點都不突兀,而且是恰到好處。
  這樣的一個女子,給人一種感覺,要戰,便戰,有著殺伐果斷、狂戰八方的氣勢。
  這樣的一個女子,十分的矛盾,又是顯得十分自然,她身上散發出了這樣的氣息,讓人心生敬畏。
  這個女子已經收斂了自己的氣勢了,但是,在舉手投足之間,依然有淩駕天下的氣勢,她絕對是一個十分強大的存在。
  在李七夜打量著這個女子之時,這個女子也在打量著李七夜,這個女子一看,隻見眼前這個男子平凡無奇,一身布衣,猶如普羅大眾,似乎隨時都會消失在人海之中。
  但是,再仔細一看,發覺這個女子猶如虛穀,深不可測,一雙眼睛看起來雖然是沒有特別出眾的地方,但仔細觀看的時候,又感覺這一雙眼睛浩瀚如星宇,無數星辰羅布。
  “玉真冒昧,不知道道兄如何稱呼?”這個女子看著李七夜,開口說道,她的聲音悅耳,空穀回聲,十分的動聽。
  這個自稱玉真的女子心麵也好奇,她閉關這些時日,怎麼冒出了一個如此深不可測的年輕人,按道理來說,在整個帝統界,強大無敵的修士她都知道,甚至可以說是認識。
  但是,眼前這個男子,她卻偏偏沒有任何印象,那怕是她搜腸刮肚,依然想不起眼前這個男子是何方神聖,印象中沒有哪一個人能與之對上號。
  “李七夜。”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原來是本家。”這個自稱的女子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煞是好看,讓人心神搖曳,說道:“小妹也正好姓李。”
  “那也是一種緣。”李七夜笑了一下,也未多往心麵去,十分的隨意自在。
  李七夜這樣的態度,這頓時讓李玉真更加奇怪了,更讓她為之好奇,在帝統界,如果說她自報名字,隻怕沒有幾個人不知道她大名,可以說,當今帝統界都知道她是何人。
  不管是誰,得知她是誰,震驚、仰慕、崇拜……等等神態皆有,但猶眼前男子這一般的風輕雲淡、自在淡定,她還是第一次見。
  “道兄可知何等邪物在此作祟?”李玉真回過神,問李七夜。
  李七夜輕輕搖頭,說道:“暫且還不好說,現在下定論還過早,不過,這並非是一日之寒,如此之事,早就有苗頭。”
  “道兄的意思”聽到李七夜這話,李玉真不由驚訝,說道:“難道這背後還有什麼陰謀不成?”
  “陰謀倒不至於,隻不過,有東西一直盤踞在這而已,鳩占雀巢,莫過於此。”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真的如此?”李玉真不由吃驚,說道:“難道真如那位始祖所說那般,石韻道統的道源依然還在,它依然是旺盛。”
  “若不然,為什麼石韻道統為何沒有跌落萬統界,依然是屹立於帝統界之中。”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道兄所說,有東西盤踞在石韻道統,鳩占雀巢。”李玉真十分虛心請教,說道:“此物究竟在何處呢?若真是占據道源,必有蹤跡。”
  “暫且不好說。”李七夜看著下麵的深淵,說道:“當年石韻道統的始祖煉化這片天地,用了大神通,花費不少心血,以大量的奇珍築基,這個道統之下,可謂是奧妙萬分,通幽之處,數之不盡,暫時說鎖定此物,還過早。”
  “玉真抵達此處,曾感受到地下有著磅的力量,但被什麼所隔斷一般,讓人無法窺得其真正位置。”李玉真也不由側首,皺了一下眉頭,說道。
  “有這樣的感覺就對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石韻道統的道源並未衰竭,而是有人占為己有而已。”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原來是如此。”李玉真不由說道:“有傳言說,在石韻道統鼎盛之時,一夜之間,開始衰落,有人說,在那一夜天外一物飛下,如流星一般墜入了石韻道統,有人說,此乃是大不吉利,是石韻道統衰落的征兆。”
  “征兆倒不一定。”李七夜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我們的修士世界,哪有這麼多征兆,若這傳言是真,背後便藏有玄機。”
  李玉真輕輕點頭,也讚同李七夜這樣的話,然後她不由望著腳下的深淵,下麵依然是深不可測,一片寂靜。
  “道兄可否有興趣下去一探?”李玉真對李七夜提出邀請,說道:“你我同行,下去一探如何呢?”
  “又有何妨。”李七夜也不拒絕,他本就是為了這事而來,點了點頭,便答應了李玉真的邀請。
  李七夜與李玉真並肩而立,兩個人緩緩下降,往深淵更深處而去。
  在下降過程中,李玉真也不由看著身邊的李七夜,她感覺眼前這個男子實在是讓人看不透了,實在是深不可測。
  “不活道兄是來自於哪呢?”李玉真最終開口說道。
  “我隻是一個過客而已,帝統界的一個過客,來自於哪並不顯得重要。”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
  “道兄是來自於萬統界!”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李玉真不由驚訝,肅然起敬,說道:“道兄能跨越萬統界,誌向於仙統界,乃是遠在玉真之上。”
  “你倒是很聰明。”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點了點頭,說道:“聰明的女孩子,都讓人喜歡。”
  眼前這個女子,那可是威震天下,威名之隆,在整個帝統界無人不知,在平日不知道有過多少人誇獎過她,奉承過她,但是,以前的一切奉承之辭,都不如李七夜這句話來得動聽,來得悅耳。
  “道兄值得玉真學習。”李玉真認真地說道:“玉真也有誌於仙統界,隻是目前道行尚淺,不敢輕言揚帆起航。”
  要知道,李玉真已經是帝統界年輕一輩最強大的人了,此時她自稱道行尚淺,如果是有外人聽到,一定是瞠目結舌。
  “會有機會的。”李七夜點頭,看好李玉真,笑了笑,說道:“你總有那麼一天能揚帆起航,高躍於仙統界之上。”
  “承道兄吉言,但願如此。”李玉真含笑,美不可方物,她的美麗是那麼的耐看,讓人百看不厭。
  “不知道道兄何時啟航,前往仙統界?”李玉真說道:“若是他日有暇,有些不解之惑,玉真還想向道兄請教一二呢。”
  李玉真說出這話是十分的真誠,她是真心的虛心請教。
  若是有外人在此,一定是覺得不可思議,當今帝統界還有誰能指點她,放眼整個帝統界,能指點李玉真的人,那是寥寥無幾,用三根手指都能數得過來。
  s:有月票的同學請把月票投給《帝霸》。
  

Snap Time:2018-11-16 15:33:30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