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622章 天下臣伏

  九連山,在威名上聽起來不如五強,但是它的實力一直以來是深不可測,連太清皇獨尊天下的時候都要讓它三分。∞雜ぁ誌ぁ蟲∞
  今日南山樵子作出這樣的承諾,那是意義非同小可。要知道,千百萬年以來,九連山都是置身世外,從來不踏足於世,今日南山樵子承諾效忠,這麵的意義是非同小可。
  “去吧。”對於南山樵子的效忠,李七夜點了點對,輕輕地擺了擺手,吩咐說道。
  南山樵子再拜,這才飄然而去,那怕強大如他,那怕底蘊深如他們九連山,但是,南山樵子心麵十分清楚,這一切都隻不過是水中月、霧中花而已。
  他們九連山底蘊再深,他們再強大,在李七夜麵前,那也隻不過是螻蟻一般存在而已,滅不滅他們九連山,那也隻不過是李七夜的一念之間而已。
  可以說,他們的效忠乃是他們九連山的榮幸,也是他們九連山攀上了高枝。
  滅了鬥戰皇他們之後,李七夜也並沒有在九連山久留,而是打道回府,前往括蒼城。
  李七夜的隊伍並不龐大,也就僅僅是八臂金龍趕車,病君他們隨行,身邊有兵池含玉侍候而已,這樣的人數談不上浩大。
  但是,就是這寥寥幾人的隊伍,遠遠看到就讓人毛骨悚然了,病君他們這樣強大可怕的存在都隻不過是隨從而已,這樣的身份地位,放眼天下也沒有誰了,就算是當年的太清皇都沒有這樣的架勢。
  李七夜一行並不快,也不算慢,馬車輾過虛空,通往括蒼城。
  但是,當李七夜馬車所過之處,這一片疆土的所有教派弟子、疆國子民,都早就紛紛地前來恭送了。
  當李七夜還沒有抵達的時候,在必經的路上,左右兩邊整整齊齊地排站各大教派宗門的弟子。
  “恭迎陛下”當李七夜的馬車還遠遠的地方出現的時候,站於左右兩旁的所有修士弟子都紛紛跪拜在地上,齊聲高呼。
  當李七夜所乘坐的馬車駛過之時,這些跪拜的弟子都訇伏在地上,不敢抬頭去看李七夜,戰戰兢兢,直至李七夜所乘坐的馬車消失在天邊之後,這些訇伏在地上的修士弟子這才敢站起來。
  可以說,李七夜所乘坐的馬車經過任何一個地方的時候,這個地方的任何門派傳承、任何疆國都會戰戰兢兢,他們都會小心翼翼、謹慎萬分,他們都害怕一不小心惹得新皇不快,舉手之間便滅了他們的宗門疆國。
  李七夜從九連山通往括蒼城,一路上可以說是跪滿了人,從九連山跪到括蒼城,都密密麻麻地跪著各大門派疆國的修士弟子,他們跪拜在地上,都是迎恭著新皇回京。
  這樣的一幕可謂是十分的壯觀,可謂是十分的霸氣,王者歸來,也莫過於此。
  時至今日,李七夜不需要隻言片語,隻要他往那一站,便是威懾一切,九秘道統的任何門派、任何修士,都必將會跪倒在地上。
  “恭迎陛下。”當李七夜的馬車抵達括蒼城的時候,括蒼城滿滿地跪著各路的修士弟子了,至於禁衛軍團這五大軍團的所有將士都已經卸下鎧甲,訇伏在地上,等候著陛下的發落。
  在這個時候,五大軍團中的所有將士都戰戰兢兢,他們被嚇得臉色煞白,汗冷涔涔,全身都被冷汗濕透了
  對於他們來說今天就是一場噩夢,毫不誇張地說,今天也就是他們的末日。
  當日臨陣倒戈,背叛新皇,發兵攻打皇城,他們五大軍團都有份,他們五大軍團的所有將士都參加了。
  在當日他們倒戈相向,本來就是想扶持湯鶴翔上位,獨霸天下。但是,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當日被他們趕下皇位的新皇,今日竟然是王者歸來。
  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訇伏於地,戰戰兢兢地等待著新皇的發落了。
  時至今日,禁衛軍他們的五大軍團,已經沒有任何一個軍團會有抵抗的念頭,沒有任何一個人有放手一搏的念頭。
  因為已經有前車之鑒了,中央軍團灰飛煙滅了,至尊老祖也死無葬身之地了,比起中央軍團來,比起至尊老祖來,他們五大軍團又算得了什麼,如果還敢反抗新皇,那必定也會隨之灰飛煙滅,也必將會被屠殺得一幹二淨。
  所以還不如負荊請罪,等待著新皇的發落,說不定新皇一念慈悲,他們還有可能有一條生路可走。
  就算有一些將士必定會被清除掉,但是對於五大軍團的千萬大軍來說,還是有很多士兵有可能活下來的。
  所以,在這一刻,五大軍團沒有任何人敢再對抗新皇,都紛紛卸甲,跪拜在地上,等待著新皇的發落。
  此時,括蒼城跪滿一地的人,李七夜也未多看一眼,十分平淡自在。
  眨眼之間,馬車也抵達皇城了,看著金碧輝煌的皇城,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做事情還是蠻利索的嘛,這麼快就把皇城收拾得幹幹淨淨,倒塌的城牆也修好了。”
  李七夜這風輕雲淡的一句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特別是當日曾經參加過攻打皇城的門派疆國以及軍團,都被嚇得魂飛魄散,被嚇得跪倒在那是嗦嗦地發抖。
  當日八陣真帝聯合各方攻打括蒼城的時候,多少城牆被推倒,整個皇城是亂得一團糟,在那個時候又有多少人是渾水摸魚,劫走了皇城的各種寶物、順走了皇宮中的各種值錢的東西。
  但是,今日李七夜王者歸來的時候,那些被推倒的城牆已經是建得好好的了,整個皇宮是整整齊齊,金碧輝煌,那些被偷盜走的寶物、被順走的值錢東西,都全部歸還原位了。
  當新皇天下無敵的時候,這已經不需要李七夜下令了,所有人都被嚇破了膽了,那些曾經把城牆破壞的門派傳承或修士弟子,都立馬把這些城牆修好,連夜趕工都必須修好。
  至於那些偷盜順走寶物的人,一聽到新皇即將歸來,他們都是被嚇破了膽,都把所有的東西都乖乖地吐出來,放回了原位。
  現在整個九秘道統都是戰戰兢兢,所有人都怕新皇震怒,如果新皇震怒,整個九秘道統就如同大災難來臨,隻怕到了那一步,必定會血流成河,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慘死,又不知道會有多少的門派傳承將灰飛煙滅。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一句風輕雲淡的話說出來的時候,附近跪拜著的所有修士弟子都被嚇得魂飛魄散,特別是那些曾經參加過推倒城牆的人,更是嚇得哆嗦發抖,害怕新皇一怒,追查下來,到時候不僅僅是他們自己頭顱落地,隻怕會連累他們的家人、連累他們的宗族。
  當然,李七夜也沒有去追究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隻是隨口說了一句而言,便與柳初晴他們進入皇宮了。
  在皇宮之內,似乎什麼都沒有變,依然是那麼的富麗堂皇,依然是那麼的磅大氣,那些曾經逃走的下人全部都回來了。
  這都不需要李七夜下達命令了,得知新皇即將王者歸來,當日逃亡的所有宮人都紛紛回來了。
  在皇宮中下人都跪迎新皇歸來,曾經是破敗的皇宮,時至今日,已經是金碧輝煌,比起太清皇鼎盛時期來還要奢華富貴。
  對於這一些,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而已,並不在意,與柳初晴他們走了進去。
  新皇歸來,本該是九秘道統沸騰慶賀的時候,特別是括蒼城,更當是張燈結彩才對,但是,此時此刻,不論是九秘道統,還是括蒼城,都顯得那麼的安靜。
  因為沒有新皇的命令,沒有任何人敢擅作主張,更是沒有人敢擅自慶賀,萬一惹得新皇大怒,這隻怕會招來滅頂之災。
  所以,作為皇城的括蒼城也顯得特別的安靜,沒有王者歸來的那種喜悅,更多人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在李七夜回來括蒼城沒有幾天,曾經被遣散的張甲第也終於回來了。
  “陛下”一見到李七夜,張甲第伏拜於地上,說道:“屬下無能,未能留於陛下身邊侍候,請陛下降罪。”
  “很久不見了,起來吧,恕你無罪。”看著跪拜在地上的張甲第,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張甲第依然是跪倒在地上,並沒有立即站起來。
  “這麼說來,你是有話要說了?”李七夜笑了笑,也未曾問他去了哪,神態自在,猶如一切都了然於胸。
  “屬下此次歸來,一是向陛下請罪,二是向陛下請辭的。”張甲第低著頭顱,低聲地說道。
  “哦,請辭?”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是的,陛下,屬下無德無能,留於陛下身邊,不能盡寸毫之力,所以屬下向陛下請辭,請陛下準許屬下告老還鄉,若是不準,請陛下貶我回原籍也行,讓屬下回隊伍中做一個老兵。”張甲第低聲地說道。
  “誰說你無德無能了?”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你當日留於我身邊,可謂是忠心耿耿,也可謂是功高老苦,乃是個大功臣,也是個大忠臣,何來無德無能。”
  

Snap Time:2018-11-19 03:19:01  ExecTim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