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621章 恩賜

  第二日,當李七夜早早起來的時候,兵池含玉已經跪在了那了。の雜ζ誌ζ蟲の
  “怎麼了?”看著久久跪於地上的兵池含玉,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兵池含玉跪伏於地,說道:“家族諸老愚昧無知,與陛下為敵,犯下滔天大罪,奴婢未能有所作為,向陛下請罪,請陛下發落。”
  “你也沒有什麼罪。”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
  兵池含玉跪地不起,低著螓首,說道:“奴婢雖可饒恕,但家族諸老乃是滔天大罪,此罪可滅族,奴婢願代之受過。”
  “這麼說來,你是想替你家族求情了。”李七夜看了一眼兵池含玉,淡淡地笑著說道。
  “奴婢隻望代家族受過,能減輕一點家族的罪過。”兵池含玉低著頭,輕輕地說道。
  “罷了。”李七夜看了兵池含玉一眼,淡淡地說道:“含在你的份上,不滅你們兵池世家便是,但該罰的,還是罰,該削去的,還是削去。”
  “謝陛下”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兵池含玉不由為之一喜,伏拜於地,她也沒有想到李七夜願意饒恕他們兵池世家,跪倒在這的時候,她心麵已經是作最壞的打算了,她甚至想過自己的家族將會被滅掉,連自己都會受到懲罰,沒有想到,李七夜最終還是饒恕了他們。
  “陛下大恩,奴婢願做牛做馬以報答。”兵池含玉久久跪倒在地上,感激涕零。
  “嗯,不錯。”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吩咐說道:“起來吧,侍候好便是。”
  兵池含玉忙是爬起來,為李七夜準備洗漱,忙碌起來,此時她是以一個奴婢的身份自居。
  在李七夜洗漱完畢之時,南山樵子就早早來拜見了。
  “你倒來得及時。”李七夜看了一眼南山樵子,笑了笑,徐徐地說道:“這些日子倒不見你的蹤影,現在卻又冒出來了。”
  “,,。”南山樵子幹笑了一聲,抽了一口旱煙兒,幹笑地說道:“陛下神威無敵,鎮壓九天十地,小的道行淺薄,隻能是躲在桌子腳下戰戰兢兢,哪還有顏臉出來見陛下,更是無法承受陛下的無敵神威。”
  “好了,馬屁也拍夠了。”李七夜擺了擺手,也不在意,淡淡地說道:“有什麼事就盡管說吧。”
  南山樵子搓了搓手,幹笑了一聲,說道:“陛下偉岸無雙,舉世無匹,萬古以來是第一個從洪荒天牢中活著出來的人,小的孤陋寡聞,所以想聽聽陛下在洪荒天牢的神奇經曆。”
  “你就別耍那點彎彎腸子了,開門見山便是了。”李七夜瞅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繞了大半天的話題,你無非是想知道一下所謂的長生。”
  “陛下英明,陛下英明。”南山樵子不由幹笑了一聲,說道:“小的淺陋,所以想長點見識,還請陛下指點迷津,小的聽聆陛下的教誨。”
  “少跟我文縐縐的。”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也罷,念你老頭識相,我也厚待於你。你對於洪荒天牢的長生,那隻怕也是琢磨了一輩子了,和太清皇一樣,都是不死心。”
  “蟻螻貪生,見陛下見笑了。”南山樵子幹笑了一聲。
  在此之前,他每日都會對著洪荒天牢吞納煞氣,修練大道,他所摸索、所參悟的就是長生,他也是想窺得洪荒天牢中的一些奧妙。
  當然了,南山樵子作為一個強大的存在,他想求得長生,這也沒有什麼好丟人的。萬古以來,誰人不想長生,從真帝到始祖,哪一個存在不想長生?哪一個人沒有謀求過長生?就算是再無敵、再驚豔的始祖,都曾經是想過長生。
  “我就格外開恩,給你看看。”李七夜淡淡一笑,說著取出了黑泥,給南山樵子看。
  “這是”當看到黑泥的時候,南山樵子不由大吃一驚,隨之恭恭敬敬地用雙手捧著這黑泥,仔仔細細地觀摩起來。
  “這就是你所想的長生。”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南山樵子恭恭敬敬地捧著手中的黑泥,十分的小心,小心翼翼,在這個時候似乎他手中所捧著的黑泥就是世間最珍貴、最絕世無雙的東西。
  “這神性”南山樵子仔仔細細地琢磨之後,不由十分吃驚,他也不由喃喃地說道:“如此神性,世間可有?”
  “你說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或者,這不屬於人世間。”南山樵子可以說是見識廣博的人,但依然無法揣測這黑泥究竟是出自於何方。
  “這些都不重要。”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甚至可以說,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連長生都不重要,至少對於整個世界而言是如此。”
  “陛下的意思”南山樵子不由大吃一驚,如果說到了連長生都不重要這一地步之時,那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南山樵子可是一個十分有卓遠見識的人,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心麵不由為之一震。
  “這是意味著有人來過。”李七夜雙目一凝,雙目一下子變得深邃無比,徐徐地說道:“這本不屬於這個世界,也不屬於任何一個世界,至少在蒼穹之下是如此。但,它卻出現了。三仙界,也並非是牢不可破,蒼穹之下,也不一定是絕對的牢固。”
  “世間可有安全之處?”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南山樵子心麵不由跳了一下,有了一個十分可怕的想法,想到這,他自己都不由毛骨悚然。
  “若是換作以前,我或許會說有。”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但是,到了今日,那一切就不好說了。有一句老話說得好,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三仙界,可以說是平靜得太久了,曾被視之為牢不可破,在今日看來,那也是未必。”
  “若真的是如此,那該何去何從?”南山樵子不由呆了呆,喃喃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說消極一點,那就是等死,人生誰都不是有一死的?橫豎都是一死,隻不過是早死還晚死而已。”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南山樵子不由為之愕了愕,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既然躲不過,那也就唯有等死了,反正人終是有一死,無非是早死晚死而已。
  “那陛下呢。”過了好一會兒,南山樵子回過神來,不由輕輕地說道。
  李七夜望著遠處,看得很遠很遠,雙目深邃無比,在這個時候他猶如是跨越了時光,穿越了萬古,能看透古今一般。
  “我?”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這才收回目光,淡淡地一笑,說道:“我還能怎麼樣?唯有一戰而已。戰爭,總是伴隨著我,我在哪,便是有戰爭,所以不管是什麼牛鬼蛇神,隻要我在,便是戰爭。”
  “戰無停息。”南山樵子不由肅然起敬,說道:“陛下才是我輩的楷模,陛下的道心之堅定,是我輩永不能及的。”
  “好了,不要拍馬屁了。”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
  南山樵子不由幹笑了一聲,當然,他並非是拍馬屁,剛才的話的確是由衷而發。
  南山樵子回過神來之後,不由再仔細地琢磨了一下黑泥,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有些驚訝,說道:“這麵的氣息,曾經在石韻道統出現過。”
  “這麼說來,你是見過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南山樵子忙是說道:“我有一次遊曆石韻道統之時,突然爆發出一股氣息,但這氣息來得快,去得也很快,我曾經追尋過它,它卻消失得無影無蹤,好像這隻是偶然一般。盡管是如此,這氣息讓我印象十分深刻,所以到今天我還記得。”
  “那就沒錯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也該是如此,隻不過,有些事情,比想象中還要嚴重。”
  說到這,李七夜不由望著外麵,神態有些凝重。
  “能一見此神物,我這一輩子也沒有白活了,多謝陛下的慷慨。”南山樵子雙手捧著黑泥,還給了李七夜。
  李七夜從黑泥中拈了小小一撮的黑泥,淡淡地說道:“念你識大勢,賜你一點,雖然不能讓你長生,也能讓你益壽延年。”
  南山樵子不由愕了一下,回過神來,驚喜無比,他懂得這黑泥的珍貴,他忙是伏拜,感激不盡,說道:“謝陛下的恩賜。”隨之恭恭敬敬地接過這一小小撮的黑泥,小心翼翼地把它收藏起來。
  “未來的九秘道統,還需要你輔佐,盡力吧。”李七夜隨意吩咐地說道。
  “陛下的意思”回過神來,南山樵子不由吃驚,雖然他心麵也能想得到,隻不過這來得太快了。
  “這江山,也不是我的,還不值得我留守。”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但,想經營好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小的明白。”南山樵子忙是再拜,說道:“以後隻要皇後娘娘有需要小的地方,有需要九連山的地方,一紙召喚便可。”
  毫無疑問,當南山樵子說出這話的時候,既是向李七夜效忠,也是向柳初晴效忠。
  

Snap Time:2018-11-19 19:49:10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