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602章 太弱了

  “砰——”的一聲響起,就在那之間,毒鳳神姬還沒來得及反抗,便被李七夜隨手鎮壓,整個人被鎮壓在地上,動彈不得。﹥雜+誌+蟲﹥
  “小子,吃我一扇——”見毒鳳神姬落敗,羽炎生出手,狂喝一聲,手中的羽扇瞬間扇了出去。
  “轟——”的一聲巨響,真火滔天,焚滅萬域,瞬間整個天地被恐怖無匹的真火所淹沒,這樣的真火扇出,那簡直就是一扇可以把一個宗門燒得灰飛煙滅,恐怖無匹。
  “滋、滋、滋”的聲音響起,在真火焚燒之下,滿天黃沙被燒得融化,融成了一塊塊的岩漿,宛如是火山爆發一樣。
  至於在真火之中的李七夜,是完全的被真火吞噬,最強大最恐怖的真火也是瘋狂地向李七夜撲了過去,宛如是要把李七夜徹底的吞噬焚滅一樣。
  “滋——”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李七夜隻是隨手一掃而已,極度寒冷鎮壓而下,瞬間把所有的真火熄滅,再強再猛的真火都那之間被滅掉,在這極度寒冷之下,羽炎生的滔天真火那也隻不過是冰天雪地中的一縷火苗而已。
  “鐺”的一聲響起,李七夜隻是隨手一點,玄冰如鐵鏈一樣,“鐺、鐺、鐺”聲中,瞬間把羽炎生整個人冰鎖在地上,動彈不得。
  一時之間,狂牛他們四人盡敗,唯有病君未出手。
  從始至終,李七夜也隻出一隻手掌而已,沒有任何兵器,任何功法,舉手投足之間,便把狂牛他們四位不朽真神打敗。
  “這也隻是用點力氣陪你們玩玩而已。”李七夜風輕雲淡地站在那,負手而言,淡炒地說道:“如果我認真起來,莫說是賊老天,連我自己都害怕。”
  在這個時候,狂牛也好,八臂金龍也罷,他們都駭然失色,臉色煞白,他們可是不朽真神,乃是太清皇的強敵,實力之強大,不用多說。
  但是,今天他們四人相繼出手,都被李七夜打敗,而且李七夜從始至終隻是用了一隻手掌而已,那就意味著李七夜在舉手投足之中就已經把他們打敗了。
  這是多麼恐怖的實力,所以,狂牛、八臂金龍他們都已經意識到,他們遇到一個恐怖絕倫的人了,畢竟,要打敗他們,沒有絲毫僥幸取巧可言。
  在這個時候,狂牛、八臂金龍他們都不由眼瞳收縮,在這一刻,他們都無法估計李七夜的實力了,這是超越了他們的犯疇,已經是深不可測了。
  “你還要出手嗎?”李七夜負手而立,看著病君,風輕雲淡,自在由心。
  “都到了這地步了,明知是敗,那也隻能一搏。”在這個時候,病君輕輕地歎息一聲,話一落下,他把手中的拐杖一扔。
  病君此時也知道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了,雖然說,他比狂牛他們強了不少,但是,要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把狂牛、八臂金龍他們打敗,他也無法做到,隻怕整個帝統界都沒有人做到。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個時候,病君此時全身噴湧出了滔天霧氣,病君所噴湧出來的霧氣乃是灰蒙蒙的一片,猶如霧霾一樣。
  在這個時候,病君不再是一副病懨懨的模樣,在這一刻,病君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氣吞山河,猶如一尊無上的皇帝,有著君臨天下的氣勢。
  那怕此時病君隻是穿著一身布衣而已,但是,他所散發出來的氣勢依然是高貴皇霸,就猶如是天生的帝王一樣,統治萬域,掌執乾坤。
  這才是病君,這才是他真正的麵貌,至於病懨懨的模樣,那隻不過是表象而已。不要忘了,病君這個名字,重點不在於“病”字,而是在於“君”字,他這個“君”字,有著君臨天下之意。
  可想而知,當年的病君是多麼的強大,多麼的恐怖了。
  “滋、滋、滋”的一聲聲響起,當病君一步邁出的時候,隨著他的步伐邁出,他那灰色的氣霧沾到黃沙的時候,地上的黃沙一下子腐朽,要知道,這的每一粒黃沙都堅如晶石一般,但是,當被灰色的霧氣沾到之後,變腐朽為粉末。
  這就是病君的神瘟大道,在他這樣的大道之下,他甚至可以不用一招一式便能滅掉一個門派,一個傳承,百萬大軍,在他眼中也是不堪一擊。
  “氣來——”病君長嘯一聲,“轟”的一聲巨響,他的灰色霧氣衝上天穹,噴入天宇,那怕是一顆顆大星,被這樣的神瘟氣息衝擊到,都會一下子化作粉末,一個個星辰就會這樣煙消雲散。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個時候,可怕的神瘟氣息如同風暴一樣向李七夜衝擊而去,如同要把李七夜撕得粉碎,撕成粉末一樣。
  病君一出手,他就像是暴虐著天地的瘟君,是一代帶著毀滅與死亡的君王,這樣的一幕讓人看到了都不寒而栗。
  “神瘟?”麵對這呼嘯而來的神瘟氣息,李七夜隻是淺笑,說道:“比起我的死亡來,那隻是小術而已。”話一落下,隻是隨手一指。
  “嗡”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指尖乃是有一縷死亡氣息縈繞,這一縷的死亡氣息似乎很微弱,隨時都會被熄滅一樣。
  “滋、滋、滋”的一聲聲響起,但是,就在這一縷的死亡氣息之下,隻見呼嘯衝天而來的神瘟氣息瞬間被死亡氣息所代替,眨眼之間,那怕是神瘟氣息也一下子死亡了,化作了粉末飄散而去。
  “滋”最後一聲響起,所有的神瘟氣息都被死亡吞噬,再恐怖的神瘟比起死亡來,也是那麼的微不足道,死亡,這是一切的歸宿,什麼都逃避不了。
  “砰”的一聲響起,病君本欲一步衝上去,但他嘎然止步,一步踏碎大地,穩住了自己的身形。
  因為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的手指就在眼前,一縷死亡氣息此時此刻正在他的喉嚨前搖曳著,隻要他再上前一點點,這死亡氣息就會瞬間鑽入他的體內。
  病君自己能創出神瘟大道,他當然明白,一旦被這死亡氣息鑽入體內,那麼他就必死無疑,再強大的力量,再強大的功法,都抵抗不住死亡。
  在這個時候,病君僵在了那,不敢動彈,連吞一口口水都不敢,似乎怕自己一動,死亡氣息就會鑽入自己的體內。
  “砰”的一聲響起,李七夜隨手一翻,便把病君鎮壓在地上。
  眨眼之間,病君他們五個人全部被鎮壓在地上,他們五個都被李七夜打敗,而且李七夜也隻不過是在舉手投足之間而已。
  看到病君都被打倒在地,在這一刻,羽炎生他們臉色大變,為之駭然,在這一刻他們都不由絕望了。
  在他們之中,以病君最為強大,甚至可以說,病君可以以一敵四,現在病君都被李七夜鎮壓在地上,他們根本就不是李七夜的對手,當病君倒地的時候,那就意味著他們的唯一希望都被熄滅了。
  “不,我的牛角——”在這個時候,狂牛抱著自己被折斷的牛角,不由大叫一聲。
  對於狂牛來說,他斷去的牛角要重新生長出來,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不比八臂金龍的手臂,雖然八臂金龍的手臂被撕斷了,但是,他的手臂想要重塑,那是容易多了。
  而他的牛角,那是一寸又一寸地生長出來的,不是重塑那麼簡單的。
  “都快要死了,管牛角幹什麼?”見到狂牛抱著自己的牛角狂嚎,八臂金龍沒好脾氣,說道:“難道不成你能把它留給你的子孫?”
  “那還真的能——”狂牛倒是一個實在的人,認真地說道:“我們一族,可以把牛角留給子孫,特別是我這牛角,乃是一件無價之寶,可以給我子孫當鎮家之物。”
  見到狂牛的實力,羽炎生他們都無語,此時他們都已經是李七夜砧板上的魚肉了,命懸一線,隨時都會死亡,而狂牛卻關心他的牛角,這實在也讓人無語。
  “還真的有點無聊。”李七夜打了一個欠,隨便地看了一眼病君他們,悠閑地說道:“我該如何處置你們才好呢?”
  “要殺要剮隨你便,反正我老牛又不是沒有死過。”性格粗暴的狂牛大叫一聲,說道:“我老牛不會向你求饒的!”
  “學藝不精,敗人手下,無話可說。”比起粗暴的狂牛來,羽炎生說話斯文多了,說起話來,也有點文縐縐的。
  “都是難逃一死,隻是遲死早死而已。”毒鳳神姬也幹脆,說道:“動手吧,早死也好早超生,不再受苦餘生。”
  “殺吧,我不煞一下眉頭。”八臂金龍也狂笑一聲,說道:“總之,在這鬼地方,都是難逃一死,隻不過是遲死早死而已。我們先走一步,未來在地下黃泉等著你就是。”
  “誰說我要死了?”李七夜打了一個欠,百無聊賴地說道。
  “嘿,小子,這可是洪荒天牢,到了這,都是難逃一死,隻不過是遲死早死而已。”八臂金龍說道:“總之,你也會死在這,這輩子你也是休想出去了。”
  

Snap Time:2018-11-19 20:21:15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