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578章 臣伏

  在這個時候,馬明春跪倒在地,泣不成聲,在此之前,他失去了唯一的兒子,現在卻失去了百萬跟隨著他出生入死的弟兄,他們曾經把自己的性命交給了他,對他無限的信任。÷雜∫誌∫蟲÷
  在兵池世家之外,他一聲令下,百萬弟兄立即願意為他倒戈相向,討伐新皇。在今日,依然是他一聲令下,百萬弟兄依然願意為他與新皇血戰到底。
  如果說,在兵池世家之外,倒戈相向,那是為了整個軍團的未來還說得過去,但是,今是要與新皇血戰到底,那隻不過是僅僅是出自於他瘋狂的報仇私欲而已。
  盡管是這樣,中央軍團的百萬弟兄依然是支持他,力挺他,把他們的性命交到了他的手中,然而,他卻僅僅是為了自己報仇的私欲,讓百萬弟兄喪命於此,全部被崩滅成血霧,屍骨不存。
  可以說,馬明春無顏麵對這死去的百萬弟兄,愧於他們對他的信任,也愧對於他們的親人,是他害死了他們所有人。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李七夜冷淡地看了馬明春一眼,淡淡地說道。
  “殺了我呀,殺了我,有本事就殺了我——”在這個時候,痛哭不成聲的湯鶴翔不由抬起頭來,白發蒼蒼的他,已經是滿臉淚水,他對著李七夜尖叫一聲,咆哮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是一心尋死,對於他來說,活著更是一件痛苦不堪的事情,死了,反而是一種解脫。
  “走到這地步,難道還以為我會饒了你不成。”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說道:“雖然我是很樂意看到你一輩子在痛不欲生中度過,不過嘛,我現在沒這個閑情。該死者,殺無赦!”
  話至此,李七夜伸出了一個手指,隻見他的手尖乃是灰氣繚繞,竟然是剛才的惡毒詛咒的氣息。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隻是手指輕輕一彈,這惡毒的氣息一下子鑽入了馬明春的心髒之中。
  “啊——”在這個時候,馬明春痛苦得尖叫一聲,痛得他麵容扭曲,但是他並沒有在地上打滾,而是高挺著胸膛,承受著這痛苦。
  對於他來說,這樣的痛苦是一種懲罰的話,那麼這樣的痛苦反而讓他減少一點負罪感。
  “滋、滋、滋……”在這個時候,焚化之聲響起,雖然這焚化之聲是那麼的細小,但是馬明春的痛苦尖叫聲卻無法掩蓋住它。
  在這“滋、滋、滋”的聲音中,馬明春的胸膛開始被焚化,整個胸膛變成了灰色,而且這樣的焚化還繼續蔓延,要把他整個人焚化掉。
  “啊——”在這個時候,馬明春的痛苦尖叫聲不絕於耳,久久無法消散。
  所有人都看著馬明春承受著這樣的痛苦,所有人都聽著馬明春這痛苦的尖叫聲。
  這本是落在李七夜身上的焚化,現在卻落在了馬明春的身上,讓馬明春承受著這種恐怖的痛苦。
  但是,沒有人去同情馬明春,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比起整個軍團覆滅來,比起百萬生命一下子崩毀來,馬明春受到這樣的一點痛苦算得了什麼?
  這一切都是由馬明春親手造成的,就是這種惡毒的詛咒也一樣是由馬明春一手造就的,馬明春落到現在的處境,根本就不值得人去同情,更何況,馬明春這樣承受著痛苦,對於他而言反而是一種解脫,這是減輕了他心麵的負罪感。
  “啊——”最終,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回蕩於天際,馬明春的真命都被完全焚化,在這個時候,他是徹底的死亡了。
  此時此刻,馬明春的身體也被惡毒的詛咒完全的焚化掉,一陣微風吹過的時候,馬明春的身體化作了飛灰,眨眼之間飄散而去,消逝於天地之間。
  當飛灰消逝於天地之間的時候,一切都宛如不複存在,馬明春也宛如從來沒有來過這個世間一樣。
  一時之間,天地寂靜,萬簌無聲,似乎一切都變得那麼的安寧,所有人連呼吸聲都輕了起來,所有人都呆呆地看著這樣的一幕,一句言辭都沒有。
  最後,李七夜輕輕一指,聖光一閃,隻聽到“啵”的一聲響起,那焚化馬明春的惡毒詛咒也一下子被淨化掉,惡毒詛咒徹底的被消滅。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身上的聖光慢慢在消散而去,他坐回了皇座,雙腿架在黃金大案之上,依然是那麼的風輕雲淡。
  在這個時候,他依然宛如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似乎此時他又變回了那個昏君,那個荒淫無道的昏君。
  但是,在這個時候,誰人敢去邈視他?甚至所有人都抬起頭,仰望著他,連呼吸都不敢那麼大聲,似乎是怕驚動他,似乎怕冒犯了他。
  在這個時候,秦劍瑤也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就如她所料想的一樣,大勢已定,一切都成了定局,馬明春那也隻不過是來送死而已,他的對抗,他的掙紮,都絲毫無濟於事,根本就翻不起什麼風浪來。
  “大家還有什麼諫言嗎?”李七夜懶洋洋地看著在場的所有人,有氣無力地說道。
  此時他大腿架在黃金大案之上,完全就是一副昏君的模樣,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讓人很難相信,眼前這個有氣無力的男人,就是剛才舉膝殺湯鶴翔、一腿斬馬明春、一招屠百萬大軍的恐怖存在。
  如果說,沒看到剛才這一幕,現在李七夜這昏昏入睡的模樣,說他是昏君,誰都會相信。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在這個時候,誰人敢吭一聲,誰敢說一聲“不”字,沒有人敢說,連百萬中央軍團說滅就滅,連馬明春這樣的不朽真神都擋不住一招。
  像他們這些的存在,在新皇腳下,那也隻不過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隻要他輕輕地抬一下腳,就能把他們所有人碾碎。
  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他們一眼,徐徐地說道:“如果沒有,那就跪安吧。”
  這話落下,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的,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很多人想跪,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又不好意思第一個跪下。
  “吾皇萬歲——”就在所有人都猶豫之時,秦劍瑤盈盈一拜,清脆悅耳的聲音聽入耳中十分的舒服。
  那怕是秦劍瑤此時盈盈一拜,跪拜李七夜,但她依然是風姿如仙,依然是不染凡塵,依然猶如劍仙子,讓人看得不由眼前一亮。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在這個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紛紛跪倒在地,所有人都臣伏。
  連秦劍瑤這樣的仙子都臣伏於新皇了,秦劍瑤都是第一個跪拜在地上的人了,他們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比起秦劍瑤的尊貴來,他們顯得普通平凡多了,連秦劍瑤都願意臣伏,他們還有什麼資格不臣伏新皇。
  一時之間,眾多的修士跪得一地都是,所有修士跪拜在那的時候,都屏住呼吸,等待著新皇的發落。
  在此之前,新皇登基,天下朝拜,曾有不少人曾入皇宮朝拜過新皇。隻不過,在那個時候沒有多少人信服新皇,隻不過是是懾於孫冷影和銀秘軍團之威而已。
  今日,眾人跪拜在這,不再是因為孫冷影,不再是因為銀秘軍團,僅僅是因為新皇他自己。
  而且,此時此刻,所有人跪拜在這,都不由戰戰兢兢,怕新皇一怒,屠滅八方,滅了他們的門派傳承。
  在這那之間,很多人宛如又感覺回到了太清皇的時代,甚至比太清皇更震撼人心。
  這一切,恍然之間,就像一場夢一樣,一切都恍然如昨日。
  在當日,新皇被趕下皇位,丟失江山,多少人對他不屑,多少人是沒把他放在眼中,對他是冷嘲熱諷,多少人認為新皇是爛泥扶不上牆,隻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
  在今日,他們卻戰戰兢兢地跪拜在新皇的腳下,心麵顫抖著,怕新皇有絲毫的不高興,更怕新皇怪罪於自己。
  這樣的轉變,是多麼的富有戲劇化,是多麼的讓人想象不到。
  “這就是犯賤。”李七夜看了一下跪倒在這的修士強者,淡淡地笑著說道:“給你們一個自強自立、自治安穩的時代,你們卻不珍惜,看來你們就是被統禦、被禦駕的命!”
  李七夜這樣的話宛如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所有人的臉上,讓人火辣辣的痛,但是,此時又誰人敢吭一聲呢?他不怒那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起來吧,赦你們無罪。”李七夜淡淡地看了他們一眼,揮了揮手。
  “謝主龍恩——”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所有人都如釋重負,都不由鬆了一口氣,就在剛才,不知道有多少人冷汗直流。
  在剛才如果說新皇一怒,隻需要他大手一揮,不知道有多少的頭顱滾落在地上,而且他們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隻有被屠戮的命運。
  見李七夜沒有怪罪下來,所有人都狂喜,跪倒在地上的不少人,還紛紛地磕了幾個響頭,謝主龍恩。
  現在李七夜不殺他們,那還真的是皇恩浩蕩!
  

Snap Time:2018-11-19 23:32:54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