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573章 誰笑到最後

  馬明春出手偷襲李七夜,這讓所有人都料所未及,看著已經不見李七夜蹤影的湖麵,很多人都呆了一下。雜誌蟲
  不少人麵麵相覷,畢竟很多人都想不到,憑馬明春這樣的身份地位,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更何況他的軍權乃是由皇權所授,馬明春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那完完全全是大逆不道。
  如果說,在攻打兵池世家的時候,馬明春帶領著五大軍團突然倒戈相向,那還情有可原,至少還可以說是為了天下蒼生福祉,以清君側。
  但是,現在馬明春突然出手偷襲新皇,那就真的是說不過去了,乃是以報私仇,以下犯上,而且是以卑鄙的手段以報私仇,這樣的事情,不論怎麼樣找借口,都是無法洗白馬明春的人生汙點。
  馬明春雙目冷厲,一次又一次地巡視著湖麵,看李七夜還有沒有活下來的機會。可以說,馬明春對自己的一擊是十分有信心,在他如此恐怖的一擊之下,猝然不妨,一下子全力擊中,就算是不朽真神,隻怕也會一命嗚呼。
  盡管是如此,馬明春依然一次又一次地巡視著湖麵,如果新皇一旦有冒氣的機會,他會毫不客氣地給他致命一擊。
  對於馬明春來說,他已經是豁出去了,他與新皇之間不死不休,他就隻有這麼一個兒子,就隻有一個這樣的獨苗,卻死在新皇的手中,所以不論如何,他都要為自己死去的兒子報仇,那怕是背上罵名,他也非要親手殺了新皇不可。
  “死了嗎?”看到湖麵一片平靜,有人不由低聲地說道。
  大家都搖了搖頭,此時所有人都看著湖麵,大家都想看一看新皇有沒有動靜,但是湖麵平靜無波,落入湖泊中的新皇也沒有絲毫動靜,似乎是完全的沉入了湖底了。
  在這個時候,兵池含玉也不由緊張地看著湖麵,不覺間都握了握粉拳。
  秦劍瑤也一樣凝神看著湖麵,但她時不時側首沉思,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又輕輕地蹙了蹙眉頭。
  最緊張的就是柳初晴了,她不由臉色發白,雙手緊緊地捏著衣角,秀目緊緊地望著湖麵,她都不由輕呼,心麵為李七夜祈禱著。
  看到湖麵一片的平靜,所有人都不由心麵一沉,難道這真的是讓馬明春成功了?新皇真的是死在了馬明春一擊之下了。
  “難道真的是死了?”看到湖麵平靜無波,新皇依然還沒有出現,連大教老祖心麵都不由為之動搖。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覺得新皇是深不可測,在不少人看來,那怕是馬明春全力出手,都不是新皇的對手,但是,隨著新皇墜入了湖中越來越久,不少人心麵都動搖起來,難道新皇真的是死了?
  在所有人中,最高興的就是湯鶴翔了,李七夜越長時間沒有出現,那就對他越有利,那就意味著是一個好消息。
  當然,湯鶴翔在心麵當然是希望李七夜是死在了馬明春的致命一擊之下,如此一來,他就除去了心頭大患,未來他就有機會登上皇位。
  過了甚久之後,湖泊依然一片平靜,沒有絲毫的動靜,似乎李七夜真的是死在了湖底下了。
  “看來新皇是沒有撐過來了,馬明春這一擊真的是要了他的性命。”過了這麼久,依然沒有見李七夜出現,有人喃喃地說道。
  “萬事還是小心才好,小心才能駛得萬年船,那怕再強大也是如此。”有老一輩強者不由為之感慨,新皇是多麼的強大,但是依然是被馬明春偷襲成功,丟失了性命。
  “哼——”見湖泊一片平靜,湯鶴翔已經確定李七夜已經是死在了湖底下了,他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不到最後一刻,又咋知道誰能笑到最後呢。如此實力,也敢大言不慚。死亡,便是唯一的下場!”
  說到這,湯鶴翔不由心舒氣暢,感覺特別的爽,殺了新皇,對於他來說不僅僅是出了一口惡氣,也為他爭取得極大的優勢。在此之前所受到的嘲笑,所受到的非議,現在看來又算得了什麼。
  想到新皇已除,前麵的道路一片平坦,湯鶴翔心麵不由有幾分的得意。
  “笑到最後的隻有我。”就在湯鶴翔得意洋洋的時候,一個悠然的聲音響起,是那麼的自在愜意,是那麼的風輕雲淡。
  “是新皇——”聽到這悠然的聲間,有人大叫一聲,不由為之一喜,這聲音沒有誰了。
  一時之間,所有的目光望湖麵望去,但是,湖泊一片平靜,根本就沒有李七夜的人影。
  “人在哪?”很多人在湖麵連掃了幾遍了,但是依然沒有見到新皇的影子,大家都奇怪了,新皇的聲音從哪發出來的?
  “在那——”在這個時候有人反應過來,往天空望去,忙是一指,大聲叫道。
  大家紛紛望去,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這才看到了李七夜,隻見懸浮在天空上的黃金皇座之上,李七夜正懶洋洋地坐在那,雙腿還高高地架在了黃金大椅之上。
  李七夜坐在那,十分的舒服,十分的愜然,十分的自然,似乎從始至終他一直都坐在那一樣,一動都沒有動。
  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傻了眼,不由呆呆地看著,因為在此之前所有人都看到新皇是被馬明春一擊打入湖底的,但是現在他卻懶洋洋地坐在黃金皇座之上,似乎剛才被打落湖底的不是他,而是別人。
  沒有人看到新皇是什麼時候坐回黃金皇座的,又或者說,新皇根本就沒有動過,他一直都是坐在那。
  不管是哪一種,都讓人毛骨悚然,如果說,新皇真的是被打入了湖底,但沒有任何人看到他坐回黃金皇座,甚至連馬明春這樣的存在都沒有發現。
  如是說,新皇一直都坐在黃金皇座之上,那就更加恐怖了,那剛才出手的隻不過是他的道身?然而,他的真身一直坐在那,沒有任何人發現的話,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很多道行淺的人還沒有想透這麵的奧妙,一下子懵了,他們明明看到新皇是被馬明春打入湖底的呀,他是什麼時候坐回黃金皇座的?
  “這,這太恐怖了,他的實力超出大家太多了。”有大教老祖窺得其中的一些奧妙,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心麵毛骨悚然,如果新皇要出手,那簡直就是殺人無形,可以在無聲無息之間便把人的頭顱給砍下來。
  “你——”馬明春作為不朽真神,在這那之間,他也意識到了什麼,臉色大變,不由後退了好幾步。
  要知道,如他這樣的存在,在整個九秘道統比他強的人並不多,也就隻有五大至尊老祖他們這樣的存在了。
  然而,強大如他,新皇一直坐在黃金皇座之上,他都渾然不知,新皇竟然如此輕鬆地瞞過了他的耳目,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所以,想到這一點,馬明春不由心麵一寒,抽了一口冷氣,知道今天遇到可怕的敵人了,這隻怕是他一生中最可怕的勁敵,這種感覺隻有當年他在太清皇麵前才有的感覺。
  “你,你,你還沒有死——”湯鶴翔嚇得臉色發白,連退了好幾步,在此之前他還不由得意洋洋呢,他還以認新皇這是死定了,沒有想到,新皇竟然還是好端端地坐在黃金皇座之上,這讓他毛骨悚然。
  看到李七夜安然無恙,柳初晴不由鬆了一口氣,最高興的人莫屬於她了。
  “天下大勢已定。”看到李七夜大馬金刀地坐在黃金皇座之上,秦劍瑤輕輕地歎息一聲,知道大勢已定,未來不論是誰,掙紮那也是白費力氣而已,不論是怎麼樣的反抗掙紮,在新皇麵前,都將會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我等著你偷襲很久了,隻不過,你倒沉得住氣,現在才出手偷襲。”李七夜大馬金刀地坐在黃金皇座之上,瞄了一眼臉色大變的馬明春,風輕雲淡地說道:“隻不過嘛,你這樣的偷襲,那隻不過是給我撓癢癢而已。”
  馬明春的臉色十分的難看,他一尊不朽真神,致命一擊,在李七夜口中竟然變成了“撓癢癢”,這樣的羞辱讓他心麵的憤怒直湧而上。
  “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馬明春咬牙切齒,森然地說道:“我就算搭進這條老命,都要拿你的頭顱來祭我兒……”
  一尊不朽真神的仇怨是十分可怕的,特別是當馬明春咬牙切齒地說出“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時候,讓在場的人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都不由為之窒息!
  “不,是你死。”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打斷了馬明春的話,風輕雲淡地說道:“正好,我送你下地獄,讓你下去陪陪你兒子,免得他在黃泉路上孤單。”
  “你——”馬明春臉色難看到極點,不由咬牙切齒,厲叫道:“小畜生,我要喝你的血,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對於馬明春來說,他會不惜一切代價為自己死去的兒子報仇,那怕讓他搭上一切他都在所不惜!
  

Snap Time:2018-11-15 08:22:28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