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2)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2)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2)     

第2567章 偷襲

  一槍襲來,太過於突然了,在這那之間,湯鶴翔出手,一槍刺穿了李七夜的頭顱,這一切都是發生在這石火電光之間,讓所有人都是猝手不及。∠雜±誌±蟲∠
  那之間,湯鶴翔的龍槍刺穿了李七夜的頭顱,一時之間讓許多人都不由一雙眼睛睜得大大地,很多人都呆了一下,一時之間回不過神來。
  李七夜與觀海刀聖對決,乃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公平決鬥,雖然說在這一刀“皇者詭道”之時觀海刀聖瞬間出現了李七夜的身後,那之間從李七夜背後一刀切入了他的身體。
  但這依然不是一種偷襲,隻能說是觀海刀聖的刀道變化,一種詭異奧妙的變化。
  而湯鶴翔就不一樣了,這本就是李七夜與觀海刀聖之間的對決,作為旁觀者,觀海刀聖瞬間偷襲,在李七夜危難之間瞬間一槍刺穿了李七夜的頭顱,那麼湯鶴翔的所作所為,那的的確確是偷襲,一次卑鄙無恥的偷襲。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雖然說在修士界也曾經發生過不少偷襲之事,也曾有過許多人偷襲過別人。
  但是,湯鶴翔不一樣,而且眼前的情況也不一樣。湯鶴翔乃是九秘道統最傑出的天才,可以說是鬥聖王朝的表率,年輕俊傑,更何況他身為禁衛軍的軍團長,他的一言一行可謂是十分的重要,代表著他的品行。
  如果說,生死仇敵,在平日伏擊偷襲,那還說得過去。但,李七夜依然還是九秘道統的皇帝,他在與觀海刀聖公平對決的時候,作為旁觀者的湯鶴翔突然出手偷襲,那就實在是顯得太卑鄙了。
  這樣的行為,這完全襯不上湯鶴翔的身份,也襯不上他的地位,作為年輕俊傑,這樣的行為給他人生留下汙點。
  湯鶴翔突然偷襲,瞬間刺穿了李七夜的頭顱,這頓時讓觀海刀聖臉色一變。湯鶴翔的行不不僅僅是防礙了他與李七夜之間的一戰,連這一戰都會被留下汙點。
  “你幹什麼——”觀海刀聖臉色一變,對湯鶴翔厲喝道。
  “刀聖,在下乃是助你一臂之力,以免夜長夢多。”湯鶴翔陰陰一笑說道。
  對於湯鶴翔而言,李七夜對於的威脅太大了,所以在這那之間他突然出手,一槍刺穿李七夜的頭顱,那就是要讓李七夜一下子死透,不要給李七夜有絲毫翻身、喘息的機會。
  “你算什麼東西——”觀海刀聖雙目一厲,刀意滔天,冷森森地說道:“我的戰場,用得了你來出手相助嗎?”
  對於觀海刀聖這樣的天才來說,他最忌就是別人插手他的戰爭!
  被觀海刀聖如此一聲斥喝,這讓湯鶴翔臉色大變,在心麵他自認為是與觀海刀聖屬於平起平坐的同輩中人,但現在觀海刀聖根本不把他放在眼中,這對於他來說是一種羞辱!
  “陛下——”在這個時候,柳初晴尖叫了一聲,差點昏了過去,急忙衝過來。
  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大家都沒有意料到事情會朝這樣的一個方向發展,這實在是太出於所有人的意料了。
  “師妹——”一時之間,觀海刀聖都不知道該如何說話為好,如果說,他憑著自己一刀打敗了李七夜,那還好說,現在湯鶴翔突然偷襲,這使得他這一戰留下了汙點,這讓他都十分尷尬去麵對柳初晴。
  “陛下——”柳初晴衝過來,忙去抱李七夜,在這個時候,淚水都濕了她的眼角。
  “啵——”的一聲響起,就在柳初晴去抱李七夜的時候,隻見李七夜依然站在那,但在這一刻詭異的一幕出現了,似乎有另一個李七夜從原來的李七夜體內走了出來一樣,宛如是進行了一次蛻變一樣。
  當這個李七夜走出來的時候,站在原地的李七夜這才消失,與此同時聽到了“啵”的一聲,空間波動了一下。
  好一會兒,大家都回過神來,這並不是李七夜在蛻變,而是李七夜本來就站在那,隻不過他隻是從一個空間抽離到另一個空間而已,觀海刀聖也好,湯鶴翔也罷,都並沒有傷到李七夜。
  “傻丫頭,有什麼好哭的,世上還沒有人能殺得了我,憑這點三腳貓的功法,又焉能傷得了我。”李七夜抱住柳初晴,輕輕地抹去她的淚水。
  柳初晴的螓首緊緊地埋入李七夜的胸膛,不覺間把李七夜抱得緊緊的,十分害怕突然之間失去了李七夜。
  看到李七夜突然無恙,觀海刀聖不由鬆了一口氣,李七夜活著,這對於他來說反而是一件好事情,如果李七夜死了,他不僅沒有勝利的喜悅,還會內愧於心,對不起自己師妹。
  “皇者詭道,有點意思。”李七夜隻手擁抱著柳初晴,風輕雲淡地笑著說道:“待你成為不朽,這刀道還值得一看,你現在還是太年輕了。”
  觀海刀聖不由苦笑了一下,輕輕地歎息一聲,搖了搖頭,說道:“我輸了,輸得心服口服。”
  此時,觀海刀聖已經沒有再出手的欲望了,他知道,李七夜根本就沒有出全力,他隻是隨手迎戰而已,如果他真的出手,隻怕他已經躺在這了,三招一過,觀海刀聖已經十分深刻意識到,自己與李七夜之間有著極大極大的差距,那種鴻溝隻怕他一輩子都難於跨越的。
  昏庸無能,想到這樣的傳說,觀海刀聖不由苦笑了一下,他明白誰才是蠢貨,世人在李七夜眼中,那隻不過是蟻螻而已,而世人卻偏偏認為他是昏庸無能。
  觀海刀聖心麵也不由替自己師妹高興,在以前他還認為李七夜這樣的昏君配不上自己的師妹,現在看來,自己師妹的確是選對人了。
  “所謂的鬥聖王朝天才,那隻不過是蠢材而已,小人一個,微不足道。”李七夜攬抱著柳初晴,看了一眼湯鶴翔,淡淡地笑著說道。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著湯鶴翔,一雙雙目光落在了湯鶴翔的身上,雖然沒有人說話,但是神態間已經說明了一切了。
  雖然沒有誰是聖人,但是,湯鶴翔剛才偷襲,這實在與他的身份地位太不襯了,有辱他年輕俊傑的地位。?此時湯鶴翔臉色十分難看,在眾目睽睽之下,他也是顯得十分的尷尬。如果說剛才一槍偷襲成功的話,那還說得過去,至少是成王敗寇,隻要殺了李七夜,他的目的就達到了,至於身後事,就讓別人說去吧。
  但是,偏偏李七夜沒有事,這對於他來說才是最為致命的失誤。
  “出來一戰——”此時觀海刀聖雙目一厲,長刀向湯鶴翔一指,冷冷地說道:“今日,我必砍下你的狗頭!”
  這一次觀海刀聖的確是惱火了,這本是他與李七夜之間的一場公平決戰,對於他這種絕世天才來說,不論輸贏,那都是光明磊落的一場決鬥,就算是敗了也沒有什麼好丟人的,畢竟勝敗乃是兵家常事。
  但是,這樣的一場公平決戰,湯鶴翔突然攪了進來,還出手偷襲李七夜,搞不好別人還以為他是與湯鶴翔合夥,這將會讓他一世英名留下汙點,這也讓他愧對自己的師妹。
  所以,這能不讓觀海刀聖惱火嗎?這也不怪觀海刀聖發飆,揚言要斬下湯鶴翔的頭顱。
  “刀聖,你我乃是同仇敵愾,我也是出於好心,助刀聖一臂之力……”湯鶴翔幹笑一聲,徐徐地說道。
  “閉嘴——”觀海刀聖打斷了湯鶴翔的話,毫不給情麵,冷冷地說道:“誰與你同仇敵愾了?你算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跟我站在同一條陣線上?出來受死!”
  話一落下,“鐺”的一聲響起,刀鳴九天,殺意昂然。
  觀海刀聖這話冷厲,根本就不給湯鶴翔絲毫的情麵,這頓時讓湯鶴翔臉色十分的難看,他們同樣是年輕一輩,在他看來也看是平起平坐了,更何況他還是禁衛軍的軍團長。
  但是,觀海刀聖卻絲毫不給他情麵。
  在一旁的秦劍瑤也不由搖了搖頭,雖然她是不至於落井下石,但是湯鶴翔做得太下作了,完全是自尋滅亡。若是換作是其他的事情,或者她還會調解一下,像這樣的事情,她根本就不會去過問,這是湯鶴翔自尋的。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觀海刀聖這樣的話雖然是咄咄逼人,但是,作為九重天真神,他有這個資格說出這麼霸道的話。
  就算湯鶴翔這樣的存在,與觀海刀聖之間依然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刀聖,你是認真的嗎?”湯鶴翔也不由臉色一沉,冷冷地說道。
  “難道我會怕你不成?”觀海刀聖咄咄逼人,冷笑地說道:“你有什麼靠山,盡管上吧,我臨海閣什麼時候怕事過了?”
  湯鶴翔不由臉色一沉,五指不由緊緊地握著龍槍,目光中露出了殺機。
  本來,他並不是針對觀海刀聖的,他的目標是李七夜,他還有底蘊沒出,就是為了針對李七夜的,但是,如果觀海刀聖咄咄逼人的話,他也不會再退縮,畢竟泥人也有三分泥性。
  

Snap Time:2018-11-22 19:35:29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