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561章 九秘信手拈來而已

  大家都看著李七夜,大家的眼神都再明白不過了,都等待著李七夜宣布把皇位傳給八陣真帝了。↑雜』誌』蟲↑
  “九秘呀。”李七夜笑了一下,隨意地坐在皇座之上,雙腿依然是架在黃金大案之上,似乎一點都不著急一樣。
  “這是拖延時間嗎?”看到李七夜坐在皇座之上,一點動靜都沒有,有人不由嘀咕了一聲。
  “就算拖延時間也沒有用,說出去的話,就如潑出的水,他能拖延到一時,也拖延不了一世,莫說是信手拈來了,隻要他是悟不了九秘,就必須把皇位傳給八陣真帝。”老一輩強者搖了搖頭。
  至於兵池含玉身邊的兩個老者已經是對李七夜虎視眈眈了,在他們看來,李七夜想參悟出九秘,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更別說是信手拈來了。
  所以此時此刻人,他們就是等待著李七夜宣布把皇位傳給八陣真帝,如果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敢耍賴,他們立即動手,絕對是不會客氣的。
  李七夜隻是淡定地坐在皇座之上,看著遠處,露出淡淡的笑容,似乎一點都不著急一樣,雙目中露出濃濃的笑容。
  “快參悟了,讓大家開開眼界,看你是怎麼樣參悟九秘的。”見到李七夜依然坐在皇座之上,沒有絲毫動手的意思,遠處立即有忍不住大叫一聲。
  “是呀,快把九秘參悟出來,我們長了這麼大,都從來沒有見過九秘,今天你參悟出來,讓所有人開開眼界也好。”其他人紛紛起哄地說道。
  特別是是在此之前曾經在石林中受李七夜恥辱的年輕一輩天才,更是冷笑擠兌,大叫道:“如果真的不行,就別逞英雄,快快宣布把皇位傳給八陣真帝吧。反正你就是一個昏君,天下人誰還不知道你是昏庸無能,誰不知道你就是一個扶不上牆的泥爛,反正你也不差再爛這麼一回了。”
  在石林中,不少年輕一輩天才都被李七夜狠狠的羞辱一般,他們受到了莫大的恥辱,今日能趕著這樣的機會好好的落井下石,好好地羞辱一下新皇,他們又怎麼會錯過這樣的機會呢。
  就算他們不能親手報仇,但也能借這樣難得的機會出一口惡氣。
  然而,對於這些起哄嘲笑,李七夜並沒有放在眼中,隻是淡淡地一笑。
  “你還要多久才能去參悟九秘呢?”此時兵池含玉徐徐地說道。此時對於她來說,她一點都不著急,因為她已經是勝券在握,已經為八陣真帝爭取到了最好的機會,拿到了最大的優勢,現在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提防李七夜耍賴。
  李七夜並沒回答兵池含玉,他淡淡地笑著說道:“你如此賣力去為八陣真帝謀取好處,為他著想。如果說,你落入我的手中,你覺得他會拚命來救你嗎?”
  “這等事情,絕不會發生。”兵池含玉冷冷地道。
  “是吧?不要把話說得太滿。”李七夜笑著說道:“現在我悟得九秘,那你就落入我手中,那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了。”
  “那也等你悟得九秘再說。”兵池含玉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
  “我突然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想法。”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說道:“如果說,你落入我的手中,把你好好調教一般,調教成我的女奴。你說說看,你的未婚夫八陣真帝還依然會娶你嗎?依然還要你這個當過女奴的女人嗎?”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兵池含玉不由臉色大變,瞬間臉含薄霜。
  “你嘴巴放幹淨一點”兵池含玉身邊的兩個老者臉色一變,厲喝一聲,雙目中露出了殺機。
  但,李七夜不理會他們,摸了摸下巴,笑了笑,徐徐地說道:“突然間,我覺得這世間有些事情還真的好玩,我在考慮一下,要不要留八陣真帝一命呢,如果留他一命的話,他活一輩子,能從我的陰影中走出來嗎?”
  聽到這樣的話,在場的很多人都一下子麵麵相覷,大家再一次意識到,新皇是不是廢物那就不好說,但,他絕對是一個荒淫無道的人,隻有荒淫無道的人才會想出這樣的東西來,才會有著如此瘋狂的想法。
  在場的人中,觀海刀聖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他都不由雙目一凝,他在這個時候,都有些懷疑了,這麼瘋狂的想法,真的是一個昏君能想出來的嗎?
  秦劍瑤雙眸深處突然間不由收縮,在這那之間,她心麵有了一股恐懼,在這那之間,她宛如感覺自己坐著的人不是什麼新皇,那是一個十分恐怖的黑手,他才是躲在幕後操縱一切的黑手,他才是最為恐怖的存在。
  “你還是快點去參悟吧。”此時兵池含玉臉帶寒霜,冷冷地說道:“左右顧他言,拖延時間也沒有用,要麼就是趕緊認輸,現在就宣布把皇位傳給八陣真帝。”
  “就是,不行就認輸,別浪費大家的時間。”湖邊遠處有人大叫地說道:“反正你這樣的昏君當皇帝,那也是禍國殃民。”
  “就你這樣廢物,也想參悟九秘,做夢吧,連真帝都做不到的事情,你想做到,你以為自己是誰呀,簡直就是笑掉大牙。”有不少人起哄地大叫,特別曾在李七夜麵前下跪過的人,在遠處叫得更凶。
  李七夜露出濃濃的笑容,根本就沒有理會那些叫囂的人,此時他目光一凝,笑著說道:“九秘而已,何足為道,且看我信手拈來。”
  話一落下,李七夜隻是伸出了右手,隨意地輕輕一抬,就在李七夜右手輕輕地托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有一種錯覺,在這那之間,宛如整個九連山的地皮被剝開一樣。
  這好像九連山就是一頭洪荒凶獸,一頭巨大無比的洪荒凶獸,在李七夜輕輕一抬手的時候,便把這頭巨大無比洪荒凶獸的毛皮給剝了出來,所以在這一刻很多人感覺自己就站在被剝開的地皮之上,感覺自己腳下有點輕飄飄、軟綿綿的,那怕自己雙腿明明是踩在山峰上了,但依然好像隨時都會掉下去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右手一張,聽到“嗡”的一聲響起,李七夜的大手之上好像浮現了一個小小的漩渦一樣。
  “嗡、嗡、嗡”在這一刻,一陣陣輕微的低鳴之聲響起,整個九連山的空間宛如顫抖起來,這微微的顫抖宛如是蟬翼在輕輕地扇動一樣。
  就在這那之間,隻見整個九連山散發出了一縷又一縷的光芒,這一縷又一縷的光芒宛如是從每一寸的道士之中鑽出來的一樣。
  當這樣一縷又一縷的光芒從這一寸一寸的道土中鑽出來之後,就慢慢地往上浮升,每一縷的光芒有三尺長,而且每一縷的光芒閃動著黃金光澤。
  隨著這樣的一縷縷的光芒慢慢地浮升之時,眨眼之間,整個九連山宛如是變成一片海洋一樣。
  一縷縷的光芒就好像是一支支細長的黃金長針一樣,每一支的黃金細針就這樣懸浮於空中,隻有舉頭三尺之高。
  而且這從地下鑽出來的光芒有億億億萬之多,如此多的光芒懸浮在九連山的空中,整個九連山就好像是被黃金針的海洋所淹沒一樣,所有人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黃金針的海洋,密密麻麻的一片,似乎這樣的黃金針海洋轟射而下的時候,宛如可以把整個九連山轟成篩子一般。
  所有人看著這懸浮在空上的億億億萬黃金色的光芒,都不由嘴巴張得大大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看到這樣億億億萬的光芒,秦劍瑤瞬間臉色煞白,一雙秀目張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觀海刀聖看到眼前這樣的一幕,也不由目光一凝,雖然他不知道這是為何物,但這麵所藏著的奧妙,卻是他無法參詳的。要知道,他觀海刀聖修練過無數深奧功法,但眼前這密密麻麻的億億萬光芒,他卻無法看出任何端倪。
  看到這樣的一幕,兵池含玉頓時臉色大變,雖然她不知道這億億億萬的光芒是用來幹什麼的,但在這突然之間,她有一種不安的預感,在這一刻她瞬間感覺自己的命運宛如是被人掌握在手中一樣,不再是自己掌握,在這樣被人掌握之下,她是那麼的軟弱無力。
  至於湯鶴翔,他神態凝重,不由緊緊地握著自己手中的黃金長槍,在雙目中吞吐著殺機。
  在九連山中,吧嗒吧嗒抽著煙杆兒的南山樵子看到這億億億萬光芒懸浮於空中的時候,他不由目光跳動了一下,又無可奈何,隻好輕輕地歎息一聲,喃喃地說道:“千百萬年以來,多少人窮其一生都不可參悟,然而,對於一些存在而言,那隻是舉手之勞而已。諸天眾神,比起真正巨頭來,那依然如蟻螻一般。”
  說到這,南山樵子無奈地歎息一聲,依然隻好是吧嗒吧嗒地抽著煙杆兒,也沒有什麼動作了。
  因為他心麵很明白,自己麵對著的是多麼恐怖的存在,連他的本命神器都可以被輕易剝奪的存在,那是多麼恐怖的人物,那至少是以始祖為起步。
  這樣的存在,不是他所能抗衡的,那怕他再強大也不行。
  

Snap Time:2018-11-20 19:31:01  ExecTime: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