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548章 都跪著吧

  “唉,看來我這個暴君做得還是有點失敗呀。雜の誌の蟲”李七夜搖頭說道:“一個真正合格的暴君,應該喝點人血,吃點人肉什麼的。畢竟你們在恨我的時候,都不也是想喝我的血,抽我的筋,吃我的肉嗎?唉,看來我做暴君還是不夠合格。”
  看著地上十幾具屍體,在場的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了。
  “我的媽呀,逃吧。”終於,有人承受不了這樣的氣氛,飛躍而起,轉身便往外逃遁而去。
  “走——”見到有人帶頭逃走,在這個時候他們還顧得上什麼尊嚴、顏臉,都紛紛飛躍而起,轉身逃遁而去。
  “嗤、嗤、嗤……”就在這些年輕天才飛躍而起逃遁而去的時候,一把把石戈擲出,如同閃電一樣,而且十分的鋒銳。
  “啊、啊、啊……”在這那之間,一聲聲慘叫響起,鮮血濺射,隻見一個個飛身而起逃走的年輕天才都被石戈刺穿了胸膛,一個血洞出現在胸膛上,隨著他們一聲慘叫,鮮血噴湧,屍體從高空中墜落。
  眨眼之間,一具具屍體從空中墜落於地,當落地之後,已經是死透了,動都不會動一下了。
  “不要逃——”看到所有的出口都被石衛堵住了,根本就無法逃走,一旦躍空而起,就會被石衛屠殺掉。
  年紀大的強者沉喝了一聲,本是想飛躍而起的年輕修士都紛紛穩住了身體。
  “砰、砰、砰”在這個時候,堵住每一個出口的石衛邁開了步伐,一步一步地向他們逼來,它們手中的石戈閃動著可怕的寒光。
  看到石衛一步又一步地逼來,在場的所有人不得不後退,隨著石衛逼得越來越緊,慢慢地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逼得退到了石階之前了,再往後台就要往李七夜那邊退去了。
  “現在該怎麼辦?”一時之間,被逼成一團的修士強者都失去了主意,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他們隻有向年紀大的強者詢求意思了。
  但是,那些年紀大的強者甚至是世家老祖,在此時此刻也束手無策,完全失去了主意,因為這些石衛實在是太強大了,就算是他們聯手,他們也無法殺出重圍。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在這個時候,坐在石椅之上的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在這個時候,你們除了向我這個皇帝下跪,跪舔我這位皇帝,向我這位皇帝效忠之外,你們覺得還有第二條出路嗎?如果你們跪舔得我心情舒暢了,一時心軟,說不定能饒你們不死。”
  李七夜的話宛如從天而降一般,似乎在這迷茫之間給了在場的所有人指出了一條明路了。
  在此之前,隻怕沒有人會把李七夜的話放在心麵,失去了權勢的新皇,好算什麼東西,不值得一提。
  但是,在這個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麵麵相覷。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在這個時候,終於有年輕修士承受不住這樣壓力了,撲的一聲,雙腿一軟,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大拜,說道:“吾皇千秋萬世,萬古無敵。奴才無知,一葉障目,請吾皇饒我不死。”
  見有人帶著跪下了,不少人一下子被突破了心理防線,紛紛有修士強者跪下,大呼道:“吾五萬歲萬歲,萬萬歲,吾皇一統萬古,千秋萬載。”
  見到越來越多的人跪下,一時之間,在場的許多修士強者都爭先恐後地跪下,都紛紛地跪倒在地上,高呼道:“吾皇萬壽無壽,垂憐天下,求吾皇饒奴才一命……”
  一時之間,石階下跪得黑壓壓的一片,在場的所有人都跪下了,而且後麵的人都是爭先恐後地跪下的,他們都怕自己是最後跪下的一個人,萬一惹得新皇不高興,說不定他們立即人頭落地。
  當所人跪倒在地上之後,在李七夜沒開口之前,沒有人敢站起來,所有人都跪在那,提心吊膽,心麵戰戰兢兢,等待著李七夜發落。
  “看來你們的骨頭也沒有想象中那麼硬嘛。”李七夜坐在那,笑吟吟地看著跪得一地都是的人,淡淡地笑著說道:“這不,不就跪在這嘛,比想象中容易多嘛。”
  李七夜這話說出來的時候,一時之間讓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老臉是火辣辣的。在此之前,他們之中誰會高看李七夜一眼,在他們眼中看來,新皇就是一個廢物,是一個荒唐無能的昏君而已,多少人是對他不屑一顧,多少人在心麵鄙夷他,多少人心麵是想一腳把他踩在腳下?
  但是,現在他們這些曾經對新皇不屑的人,那還是乖乖地跪在了那,心驚膽顫地跪著,等候著新皇的發落。
  前後的落差,這也讓在場的人十分的難堪,在此之前,他們哪個人不是自視甚高,他們是多麼的高傲,在他們眼中新皇這樣的廢物還沒有資格出現在這樣的宴席之中呢,現在好了,他們卻跪舔新皇,哀求他饒他們一命。
  此時,他們所謂的高傲,他們所謂的自負,那是一文不值,碎得一地都是。
  “那我是不是考慮一下,搞個什麼比賽的,比如說,誰能跪舔得我舒服了,就先離開,一個一個來,後麵跪舔得不舒服的,拉出去砍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跪倒在那的所有人都臉色大變,不由臉色煞白,李七夜這是把他們碎得一地都是的高傲和自尊還要踩在腳下狠狠地碾碎!
  “陛下,饒,饒他們一命吧。”看著跪倒一地的人,最後還是柳初晴心軟,輕輕出聲,向他們求饒地說道。
  李七夜看了看柳初晴,不由感慨一聲,輕輕地撫著她的秀發,說道:“我的傻丫頭都開口求情了,唉,就算我鐵石心腸也會軟化呀。”
  當著這麼多人麵前,被李七夜這樣一說,柳初晴不由粉臉一紅,不由害羞地低下了螓首,但是心麵甜甜的。
  “真是無聊,一群蠢貨,殺了也髒了我的手。”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一眼,索然無味地說道。
  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本是心驚肉跳,心麵害怕李七夜再耍出什麼花樣來,現在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他們才鬆了一口氣。
  “啪”的一聲,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在石椅上重重地一拍,緊接著,聽到“軋、軋、軋”的聲音響起,李七夜身後的兩座山峰移動了一下,那本是緊挨著的兩座山峰竟然露出一道縫隙來,這露出來的縫隙之中竟然放著一個石盒。
  李七夜伸手,把這個石盒抓在手中,打開一看,當石盒打開的時候,頓時波光蕩漾,似乎石盒之中盛滿了仙水一般,閃動著波光。
  跪倒在下麵的人,雖然也知道這一定是了不得的寶物,但是沒有人敢開口,沒有人敢吭一聲。
  李七夜看了一眼之後,合上了石盒,淡淡地說道:“真心以為這是聖賢台嗎?這一尊尊石衛真的以為是觀賞用的呀?它們可是守護著這的。”說完收起了石盒。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站了起來,說道:“無聊。”起身離開。
  柳初晴挽著李七夜的手臂,隨著李七夜一步一步地走下石階。
  當李七夜走下了石階,就站在跪倒在地上所有人麵前。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心驚膽顫,一聲都不敢吭。
  甚至在這個時候,跪在那的人挪動著身體,中間讓出一條路來,讓李七夜他們通過。
  李七夜隻是冷淡地看了他們一眼,徐徐地說道:“你們今天能撿回一條命,那不是我仁慈,那是因為丫頭心地善良,才饒你們一條狗命!你們知道該感謝誰了吧。”
  “娘娘仁慈,母儀天下!”聽到李七夜的話,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都高呼一聲,趴倒在地上。
  柳初晴羞得滿臉通紅,螓首壓得很低,眼睛都快隻能看到自己腳尖了,這讓她心麵甜甜的,因為“娘娘”這樣的稱呼,是確定了她在李七夜身邊的地位。
  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而已,再也懶得去理會他們,帶著柳初晴飄然而去。
  “轟——”的一聲,當李七夜遠去之後,所有的石衛歸位,身體站得筆直,依然是手握著石戈。
  當確定李七夜真正遠去之後,跪倒在地上的所有人這才慢慢爬了起來。
  爬起來之後,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在這個時候,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到了最後,誰都不敢吭聲了,三三五五離開了,因為今天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丟臉了,一向自負的他們,被震懾得跪在了那。
  當把李七夜和柳初晴送回了湖邊,目送李七夜和柳初晴遠去之後,南山樵子不由坐在那,吧嗒吧嗒地抽起煙杆兒來。
  最後不由望著李七夜消失的方向,喃喃地說道:“幸好還是有一人暖了他的心,不然,九秘道統的後果不堪設想。在他眼中,那隻不過是一盤棋而已,當棋局結束,棋盤隻怕也會被隨意丟棄,到了那一天,整個九秘道統也算是毀了。”
  南山樵子都不由背脊冷汗涔涔,幸好還有一個柳初晴,能得到李七夜的眷顧。
  

Snap Time:2018-11-20 19:50:21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