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92章 真愛(18-12-17)      第3488章 虛無體(18-12-17)      第3487章 古之體術(18-12-17)     

第3470章 咄咄逼人

  眼前這個女子被太迷人了,勾魂攝魄,讓人一見,都忍不住神魂顛倒,讓人忍不住狠狠地多看幾眼,甚至有些人不知不覺間嘴角都流口水了。$雜誌蟲$
  秦劍瑤也是一個美麗無雙的美人兒,但是,秦劍瑤的美麗與眼前這個女子的美麗是完全不一樣的。
  秦劍瑤的美麗,宛如是一幅山水墨畫,寥寥幾筆,便成一幅畫,是那麼的悠遠,宛如不食煙火,出塵不凡,又如是幽穀青蓮,十分的賞心悅目。
  而眼前這個女子,宛如就是重彩的油畫,宛如潑墨一般,十分的絢麗,耀眼奪目。
  如果說,秦劍瑤讓人一見便心生愛慕,讓人神往,宛如心中的仙子。
  那麼眼前這個女子,讓人一見,便心神一蕩,有著占為已有的衝動,她實在是太嫵媚入骨了。
  “含玉公主駕臨,使宴會更是添增色彩。”見到這個女子到來,秦劍瑤親自相迎,含笑地說道。
  “是兵池世家的含玉公主。”在這個時候,不少人也認出這女子的來曆了,不少人貪婪地多看了幾眼,有些舍不得收回目光。
  雖然眼前的兵池含玉實在是太撩人心弦了,讓人有著一股占為己有的衝動,但是心麵就算是有邪念,也沒有人敢去行動。
  要知道,兵池含玉乃是兵池世家的千金,她的實力可不是兵池映劍這種落難公主所能相比的,她擁有著凶猛強悍的實力,擁有著大量無敵之兵,一怒便可屠神,誰敢輕易去招惹她?
  更何況,她可是八陣真帝的未婚妻,誰敢去打她的歪主意,那是自尋死路,一旦是惹怒了他們,隻怕九秘道統無立足之地。
  “我也剛到九連山,還沒有居住下來,聽仙子舉行盛宴,便來一看。”兵池含玉笑著說道。她一笑,便是如玫瑰怒放,十分的嬌豔,嫵媚入骨,讓人看得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秦劍瑤與兵池含玉本就是相識,所以再次相見,她們兩個人也不陌生,相互打招呼。
  此時就算是湯鶴翔、馬金明也紛紛上前去打招呼,至於楊博凡那就更加不用說了,他向兵池含玉行晚輩之禮。
  事實上,楊博凡比兵池含玉小不了多少,隻不過兵池世家和萬陣國已經聯姻,兵池含玉乃是八陣真帝的未婚妻,未來也是楊博凡的師母了,所以他所執的便是晚輩之禮。
  “天縶可好?”待楊博凡上前問候之後,兵池含玉問道。
  天縶,便是八陣真帝的真名,當然兵池含玉直呼他的名字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回公主殿下,師尊安好,他老人家正在閉關,參悟誅仙古陣。”楊博凡忙是如實回答地說道。
  “天縶的天賦遠在我之上,我相信待他出關之時,便是古陣大成之日。”兵池含玉點頭,說道。
  雖然說這一樁婚事乃是由他們兵池世家的老祖宗作主的,但是兵池含玉對於這一樁婚約也沒有什麼異議,心麵也甚是滿意。
  畢竟兵池世家與萬陣國乃是門當戶對,而且八陣真帝造化驚人,他們在此之前曾是相識,彼此的印象都不錯,所以當兩家聯姻的時候,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她也將會嫁過去,成為萬陣國的皇後,成為帝後。
  對於以前的那一樁婚事,兵池含玉心麵當然是不滿了,當日知道自己許配給一個遊手好閑、一事無成的太子之時,她就十分不滿,強烈反對。
  隻不過,當時太清皇還在,天下獨尊,她的反對也沒有任何作用。
  當太子上位,成為新皇的時候,兵池含玉對於這一樁婚事也依然不滿,雖然說嫁入皇宮,也是一種榮耀,但是在她看來,像新皇這般昏庸無能、荒淫無道的男人,根本就配不上她,這種好色流氓的男人讓她心麵就覺得惡心,更何況一個無能的廢物,又怎麼能配得上她這樣的天之驕女呢。
  所以,在當時他們兵池世家便鑽了一個空子,把落難公主兵池映劍代替她,嫁入皇宮,嫁給了新皇。
  在她看來,新皇根本上就配不上她,根本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定會是如此。”楊博凡應聲說道。
  兵池含玉輕輕點頭,說道:“天縶出關,必驚天下,算一算時間,他也快出關了,我想他必會來九連山,我為他張羅一二,以見天下豪雄。”
  聽到兵池含玉這樣的話,讓在場的不少人驚歎一聲,不少人心麵為之羨慕嫉妒恨。
  兵池含玉如此性感嫵媚的尤物,多少人為之怦然心動呢,隻可惜,這樣的尤物沒資格消受而已。
  如此性感嫵媚的尤物,還如此的賢慧,還未嫁到萬陣國,便已為八陣真帝作打算了,能娶如此賢妻,這對於八陣真帝來說是多麼讓人羨慕嫉妒的事情。
  “公主既然都來了,不妨再多坐一會。”秦劍瑤此時邀請含玉公主。
  “多謝仙子好意,我也剛到九連山,天縶也將出關,也需要張羅一下,含玉就不再陪諸位了,含玉敬大家一杯,大家不歡不散。”此時兵池含玉也是落落大方,舉起美酒,一飲而盡,當她唇角沾有酒漬的時候,更是豔媚無比。
  “敬公主殿下,敬真帝。”在場的人也都紛紛回敬兵池含玉,氣氛十分的高漲。
  大家都紛紛舉杯,很多人都是一飲而盡,見如此美麗而又有氣質的兵池含玉,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羨慕呢。
  “這還真熱鬧呀,看來,我好像是錯過了什麼。”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悠然的聲音響起,自在平靜。
  這突然冒出來的聲音,打破了這熱鬧的氣氛,一下子讓所有人都不由轉過身去,紛紛向這個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大家一望去,此時隻見李七夜緩緩地走入了石林,柳初晴輕挽著他的手臂,宛如是一個害羞的小妻子一樣。
  “是他”看到李七夜走入了石林,一時之間,在場的不少人都紛紛相視了一眼,大家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
  在場的人多數是見過李七夜的,現在見到李七夜突然跑到這來,大家都不知道他是要來這幹什麼。
  畢竟,大家都知道,這一次盛宴秦劍瑤並沒有邀請李七夜這位新皇,但他卻偏偏跑過來了,難道他是想要鬧事不成?
  看到李七夜走入石林,秦劍瑤不由蹙了一下眉頭,不知道為什麼,她心麵總有著一種很突兀的感覺,隻是她也沒有再去說什麼。
  看到李七夜竟然獨自闖入盛宴,馬金明頓時臉色一沉,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姓李的,這盛宴又有沒邀請你來,你來幹什麼,這的盛宴,有你來參加的資格嗎?”“這是什麼破宴會”李七夜都懶得去看馬金明,說道:“我需要來參加這種破宴會嗎?”說著,也沒有理會眾人,而是徑自走到前麵,望著前麵那張立於山峰之前的石椅。
  “他是何人?”兵池含玉還從來沒有見過李七夜這位新皇,就問道。
  “回公主殿下,他便是新皇。”楊博凡忙是輕聲地說道。
  聽到楊博凡的話,兵池含玉立即皺了一下眉頭,多看了李七夜一眼,神態間不由露出了厭惡,她早就聽說過新皇荒唐無道了,失去了江山之後,還如此不懂得低調收斂,還是如此的張狂,真是不知死活,如此看來,蠢人一個。
  李七夜站在石階之前,看著上麵的石座,也懶得理會眾人。
  “不知,不知尊駕有何貴幹呢?”秦劍瑤輕輕蹙了一下眉頭之後,問道。
  在此之前,她已經沒有稱李七夜為“陛下”,但現在又覺得稱他為“李公子”並不適合,所以稱了一聲“尊駕”。
  “怎麼,來這一趟還需要告知你不成?天下江山,便在我腳下,我想來便來,想去便去。”李七夜懶得去看秦劍瑤。
  秦劍瑤自知無趣,隻好退到一邊,不願再說話。
  “好大的口氣”見李七夜依然如此狂傲,此時湯鶴翔就冷哼一聲了,畢竟他對秦劍瑤有意思,更何況,如果未來靜蓮觀扶持他當皇帝的話,說不定秦劍瑤就是皇後。
  況且,他想要坐上皇位,新皇那就是他必須所蕩掃的礙障。
  “這天下江山,已經不是你的了。”此時湯鶴翔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這才收回了目光,懶洋洋地看了湯鶴翔一眼,說道:“這不是湯將軍嗎?怎麼,這江山難道是你的不成?”
  “江山,係天下蒼生,有德者居之……”湯鶴翔徐徐說道。
  “好了,不要給我文縐縐的。”李七夜擺了擺手,說道:“想當皇帝,直說一聲就是。你也就是現在才敢在我麵前挺著腰板說話,我登基之時,你跪在金鑾殿之下,戰戰兢兢,一個屁都不敢放。隻需我一聲令下,你人頭落地。過了這麼久,今天才敢跑出來耍威風。”
  “你”湯鶴翔頓時被氣得臉色通紅,半句話說不出來。
  當日新皇登基,天下來朝,湯鶴翔也在場,隻不過,在那個時候可不一樣,銀秘軍團駐守皇城,有孫冷影親自護駕,新皇之威,雖然比不上太清皇,那也是淩駕天下。
  在那個時候,整個九秘道統,誰敢有貳心?莫說是六大軍團,就算是五大至尊老祖,都必須乖乖地拜見新皇,恭迎新皇登基。
  在那個時候,新皇可以說是站在九秘道統的權勢巔峰。
  在新皇登基那一天,北方大將軍不也是反對新皇,一席話剛剛落下,新皇一聲令下,便人頭落地,血濺金鑾殿。
  要知道,那可是七大軍團長之一,權勢衝天,但是在有銀秘軍團和孫冷影的護駕之下,北方軍團長說斬就斬,那怕新皇的皇位還沒有坐穩,一樣是殺無赫。
  在那個時候,作為禁衛軍的軍團長,雖然說湯鶴翔是大權在握,但在新皇麵前,也隻能是跪拜在金鑾殿,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在那個時候他也不敢吭聲,也不敢多嘴。
  現在他湯鶴翔名滿天下,是新一代皇帝的候選人,當著天下俊傑的麵被李七夜如此的數落,這讓湯鶴翔十分的難堪。
  “今時不比往日。”在湯鶴翔十分難堪的時候,兵池含玉的一句話為他解了圍,兵池含玉隻是冷淡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徐徐地說道:“這江山,已不在你手中,若是識大勢,低調收斂一些,或許能保你一命。”
  

Snap Time:2018-12-17 18:03:54  ExecTime: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