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542章 誰能練得九秘

  被李七夜拿話這麼一堵,南山樵子不由幹笑了一聲,然後隻好說道:“老漢也就隻有一個小小的要求,就是陛下出手的時候,還請陛下輕一點,九連山畢竟是一個小地方,承受不起陛下的無敵,萬一把山河打得破碎,九連山的徒子徒孫就要流離失所了。雜@[email protected]蟲”
  “九連山這個地方還小呀。”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頭,說道:“這片廣袤的大地,已經占了九秘道統最肥沃的道土了。”
  “那也隻是對於凡夫俗子而言。”南山樵子笑著說道:“對於陛下而言,這隻不過是貧瘠之地而已,單薄窄小,不值得一提。區區小地方,又怎麼能承受得了陛下的無敵呢。”
  “就算是陛下不念九連山弟子流離失所,也念在天下蒼生的份上,下手的時候輕那麼一點點,隻需要陛下輕輕一抬手,就饒過了九秘道統,不然陛下一拳轟下,隻怕九秘道統就被打穿,一個道統從此沒落崩碎。”
  南山樵子這話並非是誇張之詞,他所說的皆是實話,一旦一個存在以仙統級別的始祖為起步,那就是恐怖絕倫,滅掉一個道統,那完全不在話下,搞不好一擊之下便是可以把九秘道統轟得粉碎。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還好意思嗎?”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安了,你們的九連山會好好的,並不會缺胳膊少大腿什麼的,我這個人做事情一向都是仁慈無比,以天下蒼生為念。”
  “老漢就替天下蒼生感激陛下的仁慈。”南山樵子立即站起來,向李七夜拱手說道。
  而柳初晴一直陪在李七夜身邊,一句話都未多說。
  “對了,你們山門的那塊匾送給我如何?”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隨意地說道。
  “呃”被李七夜隨口一說,這頓時讓南山樵子答不上話來了,他幹笑一聲,說道:“讓陛下見笑了,那塊匾乃是老祖宗留下來的,老漢也作不了主呀。”
  “這樣呀。”李七夜笑著說道:“我這個人嘛,倒沒有什麼,世間萬物,都隻不過是糞土而已。不過嘛,這傻丫頭我是甚喜歡,你既然都要拜見我了,是不是送點見麵禮什麼的。”
  “這個”南山樵子幹笑了一聲,說道:“老漢拿出來的東西,隻怕不入陛下法眼,讓陛下笑話。一些世間俗物,也配不上娘娘這般天人。”
  聽到這樣的話,柳初晴羞得忙是低著螓首,這對於她來說已經足夠了,一聲“娘娘”已經夠受用了,這已經是確定了她的地位了。
  “那就送個什麼九秘的。”李七夜隨口說道。
  這話一說出來,連柳初晴都呆了一下,九秘是無價之物,世間又有誰能聚集全,現在李七夜隨口一說,便要人家送九秘,到了李七夜口中,九秘就好像是大白菜一樣。
  “陛下就為難老漢的。”南山樵子幹笑一聲,說道:“老漢也隻是修了一點點的東西而已,想修全九秘,談何容易,更別說是大成了。”
  “但,你的‘前’秘已經大成了。”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
  “世間萬事,皆逃不過陛下的法眼。”南山樵子不由感慨無比,歎息一聲,說道:“不瞞陛下,此秘我也是窮其一生,才有此成就。老漢魯鈍,資質頑劣,此生隻怕無法修全九秘了。就我所知,也唯有九凝真帝修全了九秘而已。”
  “九凝真帝真的是修練了九秘?”聽到南山樵子的話,柳初晴不由好奇。
  “回娘娘,老漢所知,正是。”南山樵子輕輕點頭,說道:“當年九凝真帝曾在靜蓮觀參悟了‘皆、列’兩秘,又修有鬥聖王朝的‘鬥、者’兩秘,這才使得她在九連山參悟了其他五秘,修全了九秘。”
  “隻是修全了而已,就算是九凝真帝,想讓九秘大圓滿,那也還是需要很長的路要走,後來她已登臨仙統界,結果不為所知。”南山樵子說到這,不由望著無處,有些失神。
  “傳聞說,鄭帝不也是修全了九秘嗎?”柳初晴好奇地問道。
  南山樵子輕輕地搖頭,說道:“並非是如此,鄭帝並沒有修全,或者以鄭帝的絕世之姿,他是有可能去參悟。隻是他驚才絕豔,開辟了全新的道路,所以創寫了絕世秘笈《太清丹經》,這也使得鄭帝從此跳脫了九秘道統的範疇。”
  “原來是如此。”聽到了南山樵子的這一席話之後,柳初晴不由喃喃地說道:“九凝真帝乃是始祖之後唯一修練全了九秘的人了。”
  “目前而言,的確是如此。”南山樵子徐徐地點頭,說道:“將來則是未可知。”說到這,他都不由看了李七夜一眼。
  “九秘而已。”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說道:“我這個人對九秘倒沒多少的興趣,不過,對這九連山地下的,比如說這湖泊下的東西,那倒有些興趣。”
  “陛下說笑了”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南山樵子頓時臉色大變。
  “我沒說笑。”李七夜平靜地說道,雖然風輕雲淡,但態度已經是很明顯了。
  “陛下,你,你給我們九連山留點底呀。”南山樵子不由苦著臉說道,他都已經是在哀求了。
  雖然李七夜的神態是風輕雲淡,南山樵子已經看得出來,李七夜是認真的了,他這樣的存在,一旦認真了,那就是十分可怕,而且誰都更改不了。
  “我已經為你們九連山留底了,如果不留點底的話,出手就是把這大好河山煉化掉,把它當作我的私產。”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南山樵子不由苦笑了一下,他知道李七夜並非是口出狂言,如果他願意的話,莫說是九連山,隻怕九秘道統都會被煉化掉。
  “陛下,我們九連山已經是很貧瘠了。”此時南山樵子隻有叫苦。
  “我這傻丫頭怎麼樣?”李七夜不理會南山樵子的哭窮,輕輕地撫著柳初晴的秀發,疼愛的神態一覽無餘。
  “娘娘無價璞玉,姿如天人,絕世無雙。”南山樵子讚聲說道。
  南山樵子如此的稱讚,這都讓柳初晴不好意思了,低下了螓首,說道:“前輩太誇獎我了。”
  “老漢並非有誇張。”南山樵子說道:“舉世之間,人中龍鳳何其之多,但能入陛下法眼者寥寥無幾,娘娘能入陛下法眼,那便是天人無雙。”
  南山樵子這話是實情,並非是拍馬屁,他也很清楚,如李七夜這樣的存在,能得到李七夜青睞一樣,都已經是一個大造化了,像柳初晴這般能得以李七夜如此的疼愛,那絕對是罕有,不是誰都能得到他此般的眷愛的。
  就算是諸多美麗無雙的仙子、天女,李七夜都視之如蟻螻,誰都能看得出來,柳初晴在李七夜眼中那是非同一般了,像秦劍瑤之流,根本就無法與之相比。
  “世事如棋。”李七夜徐徐地說道:“世人如棋子,而有人卻自以為是棋手,誰才是真正下棋的人呢?在這,唯有我在下棋!”
  “陛下的意思……”李七夜這話無頭無尾,柳初晴聽不懂,當然,對於她來說,隻要能呆在李七夜身邊,她就心滿意足了,其他的事情她不願多去想。
  “所以說,這些東西,以後還是會還給你們九連山的,這隻需要我點頭而已。”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陛下都已經下了決定,還有我九連山選擇的餘地嗎?”南山樵子不由苦笑了一下。
  “沒有。”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要麼就給我做事,以後是受益匪淺,要麼我索性幹脆一點,一步到位,你覺得如何?”
  “別”南山樵子嚇了一大跳,忙是說道:“就以陛下的意思做就是,一切依陛下的意思。”
  “世人呀。”李七夜笑了笑,輕輕地撫著柳初晴的秀發,說道:“這世間,應該感謝我這個丫頭才對,是她給世間帶來仁慈。”
  “為什麼要感謝我呀?”柳初晴不明白,好奇地問李七夜。
  李七夜笑了一下,沒有回答,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小腦袋,說道:“好了,你乖乖地參悟吧,不要發呆。”
  柳初晴乖乖地聽話,盤坐入定,融入天地,遨遊太虛。
  看到這樣的一幕,南山樵子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他明白李七夜話中的意思,他知道,在李七夜眼中,九秘道統也好,天下蒼生也罷,他從未放在心麵。
  隻是眼前的少女讓他手指縫灑落下了那份仁慈而已,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在這九秘道統留下了幾分的眷戀,否則的話,九秘道統在他心目中那也隻不過是一塊路過之地而已,可有可無,不會在意它的存亡興盛。
  “能得陛下垂青,乃是娘娘的幸福。”南山樵子不由感慨一聲,世間能得李七夜如此青睞的人,那是寥寥無幾了。
  “世間,一切在於自己。”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一諾萬金,道心無價!這就是大道,不然,盡是荒唐而已。”
  南山樵子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正是因為如此,世人難入李七夜的法眼。
  

Snap Time:2018-11-19 13:45:46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