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章 2531柴刀殺之

  看到曾逸彬的如此所作所為,不少人相視了一眼,也有一些經曆比較豐富的年輕修士不由暗暗搖了搖頭。×雜∮誌∮蟲×
  很多人並非是同情李七夜這位新皇,而是覺得曾逸彬太小人得誌了,隻怕新皇在位之時,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現在卻在弱小的新皇麵前揚威耀武。
  在修士界,很少人去同情弱者,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隻不過很多人是看不慣曾逸彬小人得誌的模樣。
  在平日,曾逸彬那也隻不過是小角色而已,這樣的角色平日在九秘道統也排上什麼字號,現在卻如此的張揚跋扈,如此的囂張得意,如此的咄咄逼人,讓不少跟曾逸彬同樣實力的年輕修士就看他不順眼了。
  當然,很多人也不願意說什麼,更別說去為新皇打抱不平了。
  雖然說曾逸彬不是什麼天才,也有不少年輕一輩的修士看他不順眼,但他畢竟是馬明春的外甥,曾家的世子,靠山還是很強的。
  至於新皇是怎麼樣的下場,很少人會抱於同情,更不會為新皇出頭,為新皇抱打不平,對於很多人來說,新皇那隻不過是喪家之犬而已,更多的人是遠之,誰願意為這樣的人抱打不平呢?
  在這個時候,曾逸彬一聲令下,曾逸彬身後的十幾個束衣勁漢一下子把李七夜團團圍住了,他們都雙目露出了冷厲的光芒。
  這些勁漢都曾經在軍隊中打滾過,絕對不是什麼善茬的人,隻要曾逸彬一聲令下,他們出手絕對不會留情,都是心狠手辣之輩。
  “陛下,是讓小的們動手呢,還是陛下自廢手腳呢?”十幾個勁漢中的一位勁漢陰森森地一笑,說道。
  就在場麵中的氣氛緊張的時候,所有人都不由屏著呼吸看著眼前這樣一幕之時。
  就在這個時候,聽到了“吧嗒、吧嗒、吧嗒”的一陣陣聲音響起,這一下子驚擾了在場的所有人,曾逸彬和他的十幾個勁漢立即轉過頭去。
  隻見在山峰旁邊坐著一個老人,腰間別著一把柴刀,腳下放著一擔木柴。此時他坐在岩石之上,吧嗒吧嗒地抽著煙杆兒,模樣顯得愜意。
  大家都沒有發現這個老人是什麼時候到來的,似乎他一直都坐在那抽煙一樣,好像沒有人發現他的存在一樣。
  當所有人望向這個老人的時候,老人吐了一個煙圈,敲了敲煙杆兒的煙灰,幹笑一聲,說道:“不好意思,老漢走錯地方了,你們繼續。”
  大家都不知道這個老人是誰,很多人隻是相視了一眼。
  “動手——”此時曾逸彬也沒得選擇,在這個時候他更不可能就此作罷,以免得夜長夢多,他立即吩咐十多個勁漢。
  “陛下,可莫怪我們心狠手辣,這可不能怪我,隻能說你太不長眼睛了。”十幾個勁漢中的一個勁漢陰森森一笑。
  在這一刻,十幾個勁漢中有四個勁漢相視了一眼,他們大喝一聲:“手來——”話一落下,同時出手。
  四個勁漢瞬間向李七夜抓去,他們分別是向李七夜的手腳抓去,每人抓一隻手臂,想要一下子把李七夜抬起來。
  四個人同時抓住李七夜的手腳,這哪是要打斷李七夜的手腳呀,這簡直就是要把李七夜五馬分屍。
  “鐺——”的一聲響起,就在這那之間,雪亮的寒光一閃,聽到“噗、噗、噗”的聲音響起,在這那之間,血光濺射。
  所有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是四雙手臂落地,鮮血噴湧,一下子染紅了泥土。
  “哎呀,我的柴刀——”大家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聽到砍柴老人大叫了一聲,他緊捂自己的腰間,但他的柴刀已經不見了。
  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隻見柴刀騰空而起,在那之間就把四位抓向李七夜的壯漢手臂給劈了下來,四位壯漢的手臂全部都齊肩被劈下來,柴刀雪亮銳利,把手臂劈下來的時候,就像是切開豆腐一樣。
  “啊——”當手臂落地,鮮血狂噴了,這四個壯漢才反應過來,才發現自己的手臂被臂下來了,都不由慘叫了一聲,他們一下子成為了無臂漢子了。
  在這個時候,隻見柴刀高懸於空,鮮血一滴一滴地從刀刃下滴落下來。沒有人去拿這把柴刀,它就好像通靈一樣,一下子斬下了四個漢子的手臂。
  “哎呀,那是我吃飯的家夥,快回來呀。”此時砍柴老人急得大叫了一聲。
  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一下子以為是砍柴老人出手了,都認為此時砍柴老人隻不過是裝傻而已。
  “老東西,原來是你在作崇,找死!”在這個時候,其他十幾個壯漢臉色一變,立即轉過身去。
  “鐺、鐺、鐺”的一陣陣刀劍之聲響起,十幾個壯漢都紛紛拔出了刀劍,如狼似虎一般向砍柴老人撲去。
  “與老漢無關,千萬莫誤會。”砍柴老人嚇得一跳,忙是搖手,為自己辨解。
  但是,這十幾個壯漢哪會聽他的辯解呢,聽到“鐺”的刀劍長鳴之聲,他們出手如閃電,刀劍如毒蛇一樣刺向了砍柴老人的喉嚨。
  他們出手狠毒,根本就不會給敵人絲毫反擊的機會,所以他們不管砍柴老人是何方神聖,欲一擊致命。
  “嗤——”的一聲響起,就在十幾個壯漢撲向砍柴老人的時候,高懸在上空的柴刀寒光一閃,向直向他們砍去。
  “不好——”十幾個壯漢,瞬間臉色一變,刀劍倒擊,向柴刀劈斬而去。
  “砰、砰、砰”的一陣陣崩碎之聲響起,隻見刀劍瞬間被擊斷,碎片紛飛,在這碎片飛起的時候,便見到了鮮血濺射。
  柴刀的刀刃雪亮,在空中劃過了一道美麗的雪白弧線,直斬而落,在雪白弧線落下的時候,鮮血濺射,一雙雙手臂紛紛墜落於地。
  柴刀斬過,瞬間是十幾雙手臂被斬斷,十幾個勁漢一下子成了無臂漢子,在柴刀砍落之時,他們根本就無能反抗,他們不僅僅是兵器被柴刀一下子擊碎,而且他們的手臂也一下子被砍斷了。
  “啊——”在一雙雙手臂落地之後,十幾個壯漢這才反應過來,一陣痛疼鑽心,痛得都不由慘叫起來。
  一柴刀砍落,便砍掉了十幾個高手的手臂,而且他們連反抗之力都沒有,這頓時讓很多人臉色大變。
  “遇到高人了。”在這那之間,所有人都意識到了,這個砍柴老人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不好——”在這個時候,曾逸彬的十幾個壯漢這才回過神來,知道遇到可怕的高人了,他們都不由為之駭然,再也顧不上痛疼,立即以極速後退。
  “噗——”鮮血飆射,就在這那之間,隻見柴刀飛起,一刀劈落,十幾個壯漢的頭顱一下子飛了出去,壯漢頭顱飛出去的時候,他們還連跑了好一段距離才“砰、砰、砰”地摔倒在地上。
  而在這個時候,他們的頭顱也剛剛好滾落在地上了。剛剛滾落在地上的頭顱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體倒了過來,鮮血從斷頸出直噴而出,他們的一雙雙眼睛不由睜得大大的。
  在這一刻,他們的嘴巴也拚命地張合,想尖叫起來,但他們尖叫了大半天,才發現自己根本就叫不出聲音來。
  一時之間,鮮血汩汩地流著,凝集成了一股小溪,流淌在地上,柴刀砍落,十幾個壯漢就一下子被砍下了頭顱。
  一時之間,空氣宛如凝固了一樣,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呆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不少人都打了一個冷顫。
  剛才還張揚跋扈的曾逸彬一下子被眼前這一幕給震撼住了,他身邊的十幾個壯漢都是好手,曾經在戰場上摸爬打滾過的好手,沒有一個是弱者,但是在這眨眼之間便被砍柴老人殺得一幹二淨,這實力也太恐怖了。
  當回過神來之後,曾逸彬打了一個冷顫,駭然大叫一聲:“我的媽呀!”在這個時候,他想都不想,轉身就逃走。
  在這一刻,什麼顏臉,什麼尊嚴,都不重要了,在這一刻沒有什麼比保住小命更重要了,所以他轉身而逃的時候,那是使盡了吃奶的力氣,恨不得立即就逃離這。
  但是當他轉身而逃的時候,“嗤”的一聲響起,帶血的柴刀直飛而來,一刀直劈而下,一刀直砍而落。
  “啪——”的一聲響起,才剛剛逃沒有幾步的曾逸彬整個人摔倒在地上,他順勢滾了很長一段距離才倒趴在地上。
  聽到“噗”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隻見曾逸彬的雙腿被柴刀一下子砍了下來,鮮血狂噴,失去雙腿的曾逸彬一下子滾倒在地上。
  “啊——”當完全倒趴在地上的時候,曾逸彬才發現自己的雙腿被砍斷了,一下子失去了雙腿,痛疼鑽心,讓他慘叫一聲。
  這更是嚇得曾逸彬臉色煞白,一下子被嚇破了膽了,尖叫:“媽呀——”失去雙腿的他立即連滾帶爬,雙手向前爬去,欲逃離這。
  在這個時候,曾逸彬全身是血,當他雙手當腳用的時候,在地上拖下了兩道長長的血跡。
  

Snap Time:2018-11-19 17:44:37  ExecTime: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