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530章 咄咄逼人

  “砰”的一聲巨響,就在曾逸彬帶著十幾個束裝勁漢走上來之後,走到了石殿之前,一腳狠狠踹在了石門之上。☆雜*誌*蟲☆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石門一下子被他一腳踹開了。
  “是誰這麼無禮呀。”就在石門被踹開之後,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隻見李七夜慢吞吞地從麵走了出來,身後還跟著一個美麗無端的少女,便是柳初晴。
  在李七夜走出來之後,看了一眼曾逸彬,隻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也沒有憤怒。
  “我,曾逸彬。”見到李七夜之後,在這麼多的目光注視之下,曾逸彬不由挺了挺胸膛,冷傲一聲。
  曾逸彬的確是馬明春的外甥,他在年輕一輩之中也算是優秀,也曾經在中央軍團中效力過,後來受不了那份苦,便回到了自己的家族。
  當然,以曾逸彬的天賦,那也僅僅是優秀而已,無法與其他年輕一輩的天才相比,他也隻是小有名氣而已,連他表哥馬金明都不如。
  現在在眾目睽睽之下,做出了如此傲人之舉,這讓他心麵不由有幾分的得意感,滿足了他的虛榮心,畢竟他是做了一件別人都不敢做的事情。
  “不認識。”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
  “現在就認識了。”曾逸彬冷哼一聲,挺了一下胸膛,傲然地說道:“我乃是曾家世子,中央軍團第八營營長,肩配一星將勳……”
  曾逸彬的出身本來就不差,再加上曾經在中同軍團效力,得過軍團的嘉獎,成為一名裨將,這的確是多多少少也提升了他的身份地位,所以提起自己的功績,他也不由臉露傲色。
  “哦,就這樣呀。”李七夜一點都不感興趣,說道:“什麼營不營長的,在金鑾殿上,連跪舔我的資格都沒有的無名小輩。”
  本是得意洋洋的曾逸彬一聽到這話,頓時臉色一下子難看到了極點,這就好像是一盆冷水一下子當頭淋下一樣。
  一時之間,曾逸彬臉色難看到極點,但又拿不出話來反駁。在當年,憑他的身份,的確連進金鑾殿的機會都沒有,就算想跪舔皇帝,那也必須隻有像馬明春這樣的大將軍才有這樣的資格。
  畢竟,在當年在太清皇統治之下,整個鬥聖王朝人才輩出,像曾逸彬這樣的小將,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多如牛毛。
  在遠處觀望的不少人也不由暗笑了一聲,因為曾逸彬那模樣也太小人得誌了,雖然新皇再不堪,好歹他也曾經是九秘道統的皇帝,現在落進口下石,的確是一副小人得誌模樣。
  “哼,你就在得意吧。”曾逸彬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本將軍不與你一般計較。”
  在這個時候,曾逸彬還是揣著自己將軍的身份,事實上,現在他已經不是中央軍團的將領了。
  “你現在就立即給我搬出去,這座洪荒山從現在開始就由我們接手了。”曾逸彬冷冷地說道。
  “搬出去,為什麼要搬出去?”李七夜也不生氣,笑吟吟地說道。
  “不為什麼,那是因為本將軍看上了這個地方,我們中央軍團將要在這座洪荒山駐守,所以識相的就立即搬出去,別自討苦吃!”說到這,曾逸彬傲然一笑,露出了冷冷的神態。
  聽到曾逸彬這樣的話,遠處觀望的不少人都暗暗抽了一口冷氣,有人忍不住低聲地說道:“中央軍團真的要駐守九連山嗎?”?“這,這不可能吧,或者隻不過是曾逸彬拿雞毛當令箭而已。”也有年紀比較大的年輕修士也不是十分肯定地說道。
  “如果我不搬呢?”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搬”聽到這話,曾逸彬頓時雙目露出了寒意,冷笑一聲,說道:“這隻怕由不得你,如果你敢不搬,就是防礙軍務,本將軍先把斷你的手腳,踩碎你的骨頭,再把你扔入山澗,讓你像一條死狗一樣在山澗自生自滅!”
  說到這,傲然一笑,有著俯視看著李七夜的姿態,此時他就是擺出一副俯視李七夜的姿態,似乎在他眼中李七夜就像一隻蟻螻一樣。
  這樣的舉動給了曾逸彬有著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大大地滿足了他的虛榮心,有著報複的快意。
  要知道,換作是以前,他一個小小的將領,連見新皇的資格都沒有,而這個草包的新皇,那怕再草包,隻要他還坐在皇座上,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完全可以俯視他這樣的一個小將,也完全可以把他視為蟻螻。
  但是,今天世態變遷,曾經高坐於皇位之上的新皇已經是淪落為喪家之犬了,憑新皇那微不足道的實力,根本就不會有人把他放在心上。
  現在在新皇麵前,他也能高高在上地俯視,也能把新皇視為蟻螻,這樣的成就感,一下子讓曾逸彬的虛榮心完全爆棚,那種報複的爽感實在是淋漓盡致。
  見到曾逸彬如此作為,讓不少遠處觀望的人相視了一眼,但大家都不敢作聲,因為大家都不知道這究竟是曾逸彬擅作主張,還是中央軍團長馬明春的授意。
  “你可知道他是誰嗎?”見到曾逸彬如此欺負李七夜,跟在李七夜身後的柳初晴就生氣了,為李七夜抱打不平。
  “知道,當然知道了。”此時曾逸彬大笑了一聲,戲謔地說道:“我們皇上陛下,我等小人物又怎麼不知道呢,如雷貫耳,聽到皇上威名,我等小輩都雙腿發軟,嚇得訇伏於地,皇恩浩蕩,我等小輩跪舔不止……”
  在曾逸彬大笑之中,大家都能聽得出曾逸彬的戲謔,大家都知道,都知道曾逸彬是有意讓李七夜出醜。
  “隻不過,這些都是過去式了。”在這個時候,曾逸彬收住了笑容,露出了冷笑,目光森然,冷笑地說道:“現在就給本將軍搬,立即就搬,否則,讓你生不如死!”
  “你,你太放肆了。”見到曾逸彬想對手,性情好的柳初晴都忍不住生氣,站出來,冷哼了一聲,說道:“陛下金貴,又焉是你能辱的,你們現就立即離開,陛下也不怪罪於你!”
  “你是何人”曾逸彬雖然有點草包,但一看柳初晴氣度不凡,也看得出來她出身不簡單,雖然不認識柳初晴,也會問上一聲。
  “臨海閣的柳初晴。”柳初晴並沒有自恃身份欺人的意思,她隻是很老實地報出了自己的出身而已。
  “臨海公主”雖然曾逸彬沒有見過柳初晴,但聽過臨海公主的名字,一聽到這個名字,他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後退了一步。
  “臨海公主”聽到柳初晴的名字,不少人心麵為之一凜,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氣。
  柳初晴雖然說是臨海閣的公主,但是她很少在外麵拋頭露臉,雖然很多人聽過她的名字,所以很多人不認識柳初晴,但,一聽到她的名字,都知道她是誰了,大家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一時之間,不少人心麵一凜,臨海公主,她不僅僅是血統高貴,地位尊貴,可謂是金枝玉葉,更重要的是,早就有傳言說臨海公主天賦很高。
  雖然沒有人見過臨海公主出手,但是臨海刀聖曾經感歎過,論天賦,臨海閣他隻是第二而已。
  要知道,臨海刀聖,乃是臨海閣最了不起的天才,與八陣真帝齊名,甚至有可能是越超了八陣真帝。
  一時之間,不少人相視了一眼,大家都不明白為什麼臨海公主會和新皇走在一起。
  “你,你,你就是臨海公主”聽到了柳初晴的名字之後,曾逸彬臉色大變,那怕他是個草包,也知道眼前這個女子他惹不起。
  如果惹了眼前這個女子,說不定臨海刀聖大怒。
  柳初晴也沒有得意,隻是點頭,說道:“我是。”這對於她來說是很普通的事情。
  “嘿,嘿,嘿。”此時曾逸彬冷笑了一聲,不敢針對柳初晴,不屑地說道:“躲在女人背後,算什麼東西,一個懦夫而已。難怪大好江山會敗在你的手中,像你這種沒骨氣的懦夫,永遠也扶不上牆,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當皇帝,隻不過是喪家之犬而已……”
  曾逸彬不敢去招惹柳初晴,所以拿話去擠兌李七夜。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柳初晴為李七夜抱打不平,頓時臉色漲紅,想斥喝曾逸彬。
  李七夜拉住了柳初晴,把她拉到身後,露出了濃濃的笑容,說道:“也罷,既然這樣,我也不好意思繼續躲在女人的身後了。”
  說到這,李七夜隻是撩了一下眼皮,看了一眼曾逸彬,悠閑,說道:“你不是說要打斷我的雙腿嗎?我就站在這,那就來吧。”
  “小心點”見李七夜站了出來,站在李七夜身後的柳初晴有些擔心,輕輕地說道。
  “好,還算有骨氣,好歹也算是一個皇帝。”見到李七夜站出來了,曾逸彬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也沒有想到自己激將法生效了。
  “上,他不搬走,就把他雙腿雙手打斷,扔出去。”說到這,曾逸彬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Snap Time:2018-11-18 01:11:33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