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488章 老子就是王法

  在這個時候,兵池高看了一下李七夜,一個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青年而已,就算修練過,那也是小角色而已,一下子沒把李七夜放在心上。雜♀誌♀蟲
  畢竟兵池高是從外地來的,並不知道李七夜這個混世小魔王。
  “小子,滾出去,我們兵池家在這辦事,敢壞了我們兵池家的事,就是死罪!”兵池高冷冷地喝了一聲,根本就不把李七夜放在眼中。
  兵池高有這樣的傲氣,也不足為奇的,畢竟李七夜看起來隻不過是很弱的小修士而已,更何況,他們兵池世家乃是九秘道統五強之一,他作為兵池家的一個直係弟子,又怎麼會把一個很弱的小修士放在眼中呢。
  “如果我不滾呢?”李七夜頓時露出了笑容了。
  “不滾”兵池高看了李七夜一眼,目光森然,冷冷地說道:“那就打斷你的雙腿,讓你爬著出去。”
  “這麼凶呀,還有王法嗎?”李七夜一副悚然的模樣,高聳著肩膀。
  “王法?”兵池高冷森一笑,冷冷地說道:“你也不看看跟誰為敵?跟我們兵池家為敵,我們就是王法!”
  “哈,哈,哈……”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撫掌大笑,說道:“真他媽的有意思,在這括蒼城,竟然有人在我麵前說,他是王法,真他媽的笑死我了。”
  “甲第,你告訴我,在這括蒼城,不,在這整個九秘道統,誰是王法。”李七夜大笑地說道。
  “少主便是王法。”張甲第應了一聲,這一次他沒有稱“殿下”。
  “聽到沒有。”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我就是王法,所以,你們現在給本少爺滾還來得及,不然,我還真想考慮一下了。”
  兵池高頓時臉色一變,一個無名小輩,竟然敢在他麵前叫囂,他森然一笑,冷森森地說道:“小子,不要以為強龍不壓地頭蛇,不要以為你在帝都能找一點靠山,就真以為自己是一個牛人。我兵池家,把哪個家族放在眼中了?”
  兵池高立成向身邊的人喝道:“動手,給我把他雙腿打斷,就讓他見識見識一下我們兵池家的王法!”
  “小子,這是你自尋的。”在這個時候,跟隨著兵池家來的這群漢子立即冷笑一聲,如狼虎一樣,捋起衣袖,伸手向李七夜抓去。
  “砰”的一聲響起,他們的大手還沒有抓到李七夜,瞬間被掀倒在地,重重摔在地上,聽到了骨碎之聲,爬都爬不起來。
  他們在張甲第麵前,那簡直就是如同蟻螻一樣,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甲第,你這就不了解我了?”李七夜笑著說道:“我是什麼樣的人?惡少,懂惡少的含義嗎?惡少,當然是看不順眼的人就把他們殺個幹淨了!”
  張甲第眼皮都沒有撩一下,寒光一閃,聽到“噗”的一聲響起,鮮血濺射,這些兵池家的漢子全部人頭落地,鮮血流得一地都是。
  這些頭顱是一雙雙眼睛睜得大大的,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
  看到自己身邊的人眨眼之間就被殺了,兵池高臉色發白,大叫一聲,說道:“你,你,你是何人?”
  “我嗎?”李七夜笑了笑,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我就是王法呀,九秘道統的王法!”說著,往兵池高走去。
  “你,你,你另過來”見到李七夜,這個時候兵池高心麵發怵,轉身就逃。
  “砰”的一聲響起,兵池高根本沒逃兩步,就被放倒在地了,重重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
  “唉,為什麼有人在我麵前稱王法呢?”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走過去,腳起腳落,“砰”的一聲響起,重重地踩在了兵池高的胸膛之上,聽到“喀嚓”的聲音響起,胸膛一下子塌了下去,胸骨被踩斷,兵池高狂噴了一口鮮血。
  李七夜蹲下身子,看著兵池高,笑吟吟地說道:“知道為什麼你還活著嗎?”
  “你,你,你不要亂來,我,我,我可是兵池世家的弟子,你,你,你敢亂來,我,我們兵池家可不會放過你的。”兵池高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
  “兵池家。”李七夜不由掏了掏耳朵,笑著對張甲第說道:“哦,我記得那個兵池家了。甲第,兵池家的那個老頭叫什麼名字了,叫,叫,叫什麼至尊老祖的,我覺得他蠻吹牛皮的,那點本事也敢自稱是什麼兵池家的至尊老祖。”
  “兵池絕尊。”張甲第徐徐地說道。
  李七夜所說的兵池家的至尊老祖,就是上次見太清皇的五個至尊老祖之一。
  “哦,對,對,對,沒錯,就是那個叫兵池絕尊的老頭。”李七夜一拍手掌,笑著說道:“就是他了,沒錯,我總算記起來了。”
  李七夜的話頓時把兵池高嚇得魂都飛了起來,連少女和鐵叔都被嚇得魂飛起來,他們知道李七夜是混世小魔王,但,他們不知道李七夜的來頭,事實上,括蒼城也沒有人知道。
  但是,現在李七夜直接叫兵池絕尊的名字,這也太叫人了吧,兵池絕尊,這可是他們兵池世家最強大的老祖,屬於至尊老祖,也是九秘道統中最強的不朽真神之一!
  他們兵池家最強的老祖,至尊老祖,李七夜竟然無所忌憚地直叫他名字,還直呼他是老頭,這也未免太嚇人了吧。
  “沒錯,就是兵池絕尊。”李七夜拍了拍兵池高的臉蛋,笑著說道:“回去告訴兵池絕尊,這個妞兒本少爺看上了,如果再惹得本少爺不高興,本少爺就滅了你們兵池家!”
  此時,兵池高哪還敢說半個“不”字,他都被嚇得魂飛魄散了。
  “對了,我們有沒有牛氣衝天之類的印章,我們就這麼一句狠話,搞不好人家還以為我吹牛皮呢。”李七夜好像想起了什麼,一拍額頭,笑著對張甲第說道
  張甲第取出一枚印章,烙紅,遞給李七夜,說道:“隻要蓋上,兵池絕尊就知道少主了。”
  “那就好。”李七夜笑著接過,“滋”的一聲,把烙紅的印章直接烙在了兵池高的額頭上。
  “啊”被烙得痛疼無比,兵池高慘叫一聲,額頭青煙直煙,鐵紅的印章直烙在他額頭上。
  終於,印章清晰地烙在了兵池高的頭額之上,李七夜頗為滿意,拍了拍手,笑著說道:“我手藝還不懶。”然後一腳把兵池高踢了起來,揮手說道:“滾吧,饒你一條狗命。”
  兵池高哪還敢再停留,嚇得膽都破了,轉身就逃之夭夭,連半句的狠話都不敢說。
  兵池高逃之夭夭之後,李七夜拍了拍手,向少女走去,這把少女和鐵叔嚇得不輕,連後退了幾步,但此時已經無處可退了。
  “我就說嘛,破兵真帝的手法,還是有點看頭的。”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此時少女和鐵叔兩個人臉色發白,他們都不知道這個混世小魔王竟究是何來頭,竟然敢不把兵池家放在眼中,甚至直呼兵池絕尊的名字。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伸手,托起了少女的下巴,笑著說道:“你叫兵池什麼?”
  少女顫了一下,但,她還是抬起頭來了,鼓氣了勇氣,直視李七夜,說道:“兵池映劍!”
  “兵池狂放的後人。”一聽這個名字,張甲第說道:“兵池狂放倒是有本事,可惜,太狂了,敢出兵挑戰銀秘軍團!”
  聽到張甲第的名字,兵池映劍和鐵叔都顫了一下,臉色發白,他們都不願意提起這件事情。
  兵池狂放,曾經是兵池家的一個天才,也是一個狂人,天賦極高,同時也是心高氣傲,誰都不服誰。
  在一次衝突之下,放言要戰孫冷影,帶兵挑戰銀秘軍團。
  後果可想而知了,雖然兵池狂放是很強,但還是無法與孫冷影相比,他手中的兵團,更是無法與銀秘軍團相比,全軍覆滅。
  當時那簡直就是把兵池世家給嚇尿了,要知道,這可是滅門的大罪,如果這件事惹得太清皇震怒,不要說是兵池狂放一脈,就是整個兵池世家都會被滅掉。
  不過,太清皇倒有點欣賞兵池狂放的狂傲,倒沒有再追究此事
  但,兵池家上下那簡直就被嚇破膽了,把兵池狂放的一脈清洗掉,從此兵池狂放一脈在兵池家消聲匿跡。
  要知道,兵池狂放他們一脈可是破兵真帝的後人,擁有著高貴無比的血統!他們一脈在兵池世家可是有著強大的勢力的,而且血統也是貴不可言。
  但,最終還是被清洗掉了,從此之後,兵池狂放一脈消失得無影無蹤。
  現在張甲第一口道破他們的來曆,這怎麼不把兵池映劍主仆嚇得臉色發白呢。
  “唉,我本來就是一個惡少,怎麼搞起英雄救美來了。”李七夜搖了搖頭,笑著說道。
  此時,兵池映劍屏著呼吸,不知道李七夜想打什麼主意,特別知道李七夜專門喜歡強搶民女,她心麵更是毛骨悚然了。
  “好了,不用這樣的眼光看著我,就算我這個混世小魔王再好色,也會挑剔的。”李七夜笑著說道:“我不喜歡營養不良的小丫頭。”說著,上下打量了一下兵池映劍。
  

Snap Time:2018-11-20 06:22:15  ExecTime: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