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478章 都是我的

  張甲第完全是看不懂了,心麵有些發懵。☆雜*誌*蟲☆
  當年他第一次跟著太清皇來寶庫的時候,他已經不是一個小夥子了,他已經是一個名動天下的強者了,那個時候的他,已經是久經風浪,經曆了不少大場麵了。
  但第一次見到寶庫中多如牛毛的寶物之時,他也一下子被震撼了,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但是,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年輕人,看著眼前這個寶庫,一點反應都沒有,就像逛菜市場一樣,完全無所謂的模樣。
  一下子讓張甲第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時的心情才好,他相信,舉世之間沒有幾個人站在這個寶庫之前還能平靜自由的,更何況這寶庫中的寶物任由自己提選。
  但,李七夜卻做到了,這一件件驚世駭俗的寶物,到了李七夜眼中就像是一件件大白菜一樣。
  在這個時候,他都猜不透眼前這個新主子了,他究竟是反應弧度太子,還是見過太多世麵。
  在這麼多寶物之前連反應都不會,這樣的人不是徹底的傻小子,就是一個見過真正大世麵的人。
  張甲第當然不知道,寶藏,李七夜見多了,比起輪回荒祖的寶庫,鬥聖王朝的寶庫那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在行行走走的時候,李七夜也在幾件寶物前停下腳步來觀看。
  其中有一個大鍾,這口大鍾通體發紫,宛如是金玉所鑄的一樣,但它又不是紫金,它散發出紫色金屬光澤,整口大鍾渾然一體,看起來它並不像是後天鑄造的,似乎它天生就是一口鍾。
  整口大鍾散發出了紫氣,紫氣騰騰,這口鍾下凝集的紫氣把整口大鍾托了起來。
  “這鍾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聽說陛下年輕時就用它當兵器。”見李七夜駐足於這口大鍾的時候,張甲第心麵震了一下。
  雖然說,李七夜逛走這寶庫來,像逛菜市場一樣,但,很多寶物他都隻看一眼,像這口鍾那般讓他停下腳步來觀看的,沒有幾件。
  這至少說明李七夜的眼光很毒,一眼看去就知道哪件寶物是好是壞,絕對是一個識貨之人。
  “嗯,還可以。”李七夜隨意點了點頭,繼續前行。
  張甲第已經不知道說什麼了,因為他完全看不透這個新主子了。
  在寶庫的一個角落,李七夜駐足了一會兒,隻見這個角落擺放著一口又一口的大炮,這一口口的大炮也不知道是何物鑄成,炮口黑漆漆的一片,宛如可以把天空轟下來一樣。
  “這批火炮威力雖然十分強大,但聽說自從打造它們的主人去逝之後,就再也沒有材料了,如果把材料用完了,這一批火炮就成了一堆破銅爛鐵了。”見李七夜看著這一口口大包,張甲第為他介紹說道。
  “這樣才好玩。”李七夜笑著說道:“這種兵器,不需要真氣力量來掌禦,多好玩的東西,看誰不順眼,直接拉出來轟他,走到哪,轟到哪。”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張甲第不由苦笑了一下,這些火炮很珍貴,一旦使用了就會成為廢鐵,平日誰舍得拿出來使用?看誰不順眼就拿它來轟對方,那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實在是太浪費了。
  在寶庫中逛了一圈之後,李七夜也沒有挑選一件寶物,然後轉身就走。
  “殿下不挑幾件寶物?”李七夜沒有挑一件寶物就走,張甲第不由奇怪地問道。
  “以後不是我掌權嗎?”李七夜反問地說道。
  “是的。”張甲第隻好應道,這是當然了,現在他是太子,未來他就是鬥聖王朝的皇帝。
  “那不就是了。”李七夜笑著說道:“當皇上死了,不要說區區一個寶庫,整個九秘道統都是我的,有擁有整個世界,還挑個屁寶物呀,我想拿就拿!”
  說到這,李七夜乜了張甲第一眼,說道:“我現在不也是想挑幾件就挑幾件嗎?既然都是我的,急什麼,需要的時候再來。”
  我的媽呀!張甲第心麵不由大叫了一聲,他覺得這家夥簡直就是瘋了,還沒有當上皇帝,太清皇還沒有死,他就大言不慚地說整個江山都是他的了,這簡直就是不折不扣的瘋子,簡直就是太目中無人了。
  張甲第一下子把嘴巴閉得牢牢的,一句話都不上了,他可不想沾上這樣的事情,一不小心,如果太清皇震怒,那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掉腦袋!
  最後,張甲第陪著李七夜走出了寶庫,在走出寶庫的時候,李七夜就像神經粗大一樣,十分愣小子的模樣,向守著寶庫的老祖強者揮了揮手,吩咐說道:“你們都看好了我的寶庫了,踏踏實實做事,等他日我掌管江山,重賞你們。”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把看守寶庫的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這些看著寶庫的強者一時之間臉色大變,麵麵相覷,一句話都不敢吭。
  在這個時候,他們都覺得李七夜這簡直就是瘋了,太清皇還沒有死,他就已經想著要掌江山,要瓜分寶物了。
  當然,這些強者嚇了一跳歸嚇了在跳,誰都不敢胡說八道,萬一讓太清皇認為他們與李七夜同黨,那就慘了,一夜之間,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頭落地。
  現在大家都不知道太清皇怎麼了,或者是年老糊塗了,竟然會立了這樣的一個太子。
  離開了寶庫之後,張甲第立馬把李七夜送回東宮,在這路上他都有些提心吊膽,因為他很怕李七夜見人就問太清皇什麼時候死,如果這樣的話真的傳入了太清皇的耳中,那不知道將會有多少人頭落地,隻怕這將會使得皇宮在一夜之間血腥彌漫。
  終於把李七夜平平安安送回了東宮了,張甲第是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如釋重負。
  在這個時候,張甲第覺得,他寧願有人來刺殺李七夜,那怕有再強大的敵人,他都不害怕,反而是害怕李七夜這張大嘴巴到處說話。
  當然,李七夜完全是無所謂的態度了,李七夜的態度也是十分有意思,憑他的實力,不論是太清皇還是九秘道統,都不在他的眼中,但他卻偏偏一副任人擺布的模樣。
  太清皇立他為太子,他也不拒絕,反而是一口答應下來了,這真的讓人不知道他葫蘆賣的是什麼靈丹妙藥。
  至於太清皇為什麼要立李七夜作為太子,這也是一個謎。
  如果說太清皇已經年齡高多忘事,已經是一個老糊塗了,如果有這種想法,那簡直就是胡扯。
  像太清皇這樣的存在,一尊無敵的不朽,他根本就不存在老糊塗這樣的情況。
  但,在臨死之前,他卻偏偏把這至高獨尊的權柄傳給了一個才相識沒有兩天的年輕人,這實在是太離譜了,也沒有人知道太清皇是怎麼樣想的,也不知道太清皇究竟為什麼。
  李七夜成為了太子,日子太享受,太舒服了,身邊的人對他恭敬到不能再恭敬了,身邊的侍候他的人,就是直接跪舔的姿態了。
  畢竟,現在李七夜就是太子,未來九秘道統的掌權人,未來他手中將會握著獨一無二的權柄,獨尊天下,身邊侍候著他的人,誰不願意跪舔他?
  在東宮之中,隻要李七夜有需要,不論是想要什麼,身邊侍候著他的人,都一定會滿足李七夜的要求,這樣帝王一樣的享受,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垂涎三尺。
  清風徐徐,李七夜坐於東宮的竹林之中,享受著身邊的人待候,一陣陣徐徐的微風吹來,讓人容易入睡。
  李七夜就躺大師椅上,好像睡著一樣,微風就像溫柔的情人撫摸著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身邊侍候的人已經消失不見了,隻要李七夜獨自一人坐在那。
  不對,還有一個人坐在李七夜的旁邊,這是一個女子,她坐在不遠處的岩石之上,神態十分自在,道法自然,她坐在那,宛如與天地為一體。
  這個女子太漂亮了,長生真人、陽明散人夠漂亮了吧,她們都是傾國傾城的女人,可以讓眾生顛倒。
  但是,與眼前的這個女子相比起來,不論是長生真人,還是陽明散人,都缺少了一點什麼。
  眼前的女子,她的美麗,不是在容貌上的美麗,而是一種氣質,她登天臨仙,如果說,陽明散人出塵不食煙火,宛如天仙,那僅僅是宛如而已。
  眼前的女子,給人就是一種仙子的感覺,一看她就是仙子,不是好像。
  她穿著一身湖綠色的衣裳,淡淡的光芒流淌著,好像是湖水在波動一樣,她額前貼有一塊翡翠一般的寶石,整顆寶石十分翠綠深邃,像深空一般,這就好像她這顆寶石之內凝集了亙古的世界一樣。
  她靜靜地坐在那,一舉一動,都與天地律動一致,這不是她在迎合著天地間的律動,而是天地律動隨著她的舉止而律動,是她帶起了整個天地的節奏,而不是她迎合著天地的節奏。
  這樣的女人,天仙下凡,讓人百看不厭,隻要你看上一眼,隻怕是永世都難於忘懷,她能給你留下一個無法磨滅的印象,實在是太美麗了!
  

Snap Time:2018-11-17 12:44:50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