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477章 皇上什麼時候死呀

  最後,張甲第還是輕輕地說道:“殿下還是練一點比較好,就算不煉功法,也可以練一下步法,我們王朝有幾門步法獨步天下,就算不一定能勝得了神行門,也不見得會差到哪,陛下有一二絕世步法傍身,也是一樁好事。Ψ雜ω誌ω蟲Ψ”
  張甲第可謂是苦口婆心了,他這位不朽真神,都快求著李七夜學了。
  “有什麼好學的。”李七夜一副紈子弟的模樣,笑著說道:“既然都說我們鬥聖王朝舉世無雙,橫掃九天十地,又有你這樣的不朽真神給我做侍衛,學不學都無所謂了,天下再大,又有誰敢動我呀?”
  李七夜那不思進去的模樣,那簡直就是一個活脫脫的紈子弟,而且還是爛泥扶不上牆的紈子弟。
  張甲第徹底是無語了,換作別人,有機會修練鬥聖王朝的絕世步法,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李七夜倒好,求著他學,他竟然懶得去學,簡直就是一個完全受不了苦的隻會貪圖享樂的太子。
  “話雖然是這樣說。”張甲第輕輕地歎息一聲,苦口婆心地說道:“殿下,你手中的權柄雖然是至高無上,但,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對你手中的權柄垂涎三尺。不說外敵,也不說那些沒資格的大教世家,單是臨海閣、兵池世家、神行門他們這樣的龐然大物,對於鬥聖王朝垂涎已久,若是殿下拿不出鎮壓八方的力量,隻怕他們遲早會發難。”
  對於張甲第來說,太清皇對他如再生父母,鬥聖王朝對於他是恩德如山,張甲第心麵也清楚,太清皇時日不多了,隻怕用不了多久,太清皇就將會駕崩。
  一旦太清皇駕崩,那些一直窺視鬥聖王朝權柄的龐然大物不一定沉得住氣。
  作為是鬥聖王朝的人,張甲第當然不希望鬥聖王朝倒塌了,他在心底希望李七夜這個太子能扛起大局,能守住了太清皇的基業。
  也正是因為如此,張甲第他這位不朽真神是對李七夜苦口婆心,恨不得是求李七夜多學幾門本事,隻有李七夜強大了,這才能真正的鎮得住未來的局麵,否則的話,九秘道統必將會陷入混亂與戰火之中。
  “等到了那一步再說吧。”李七夜完全無所謂,薅了薅頭發,笑著說道。
  張甲第不由苦笑了一下,完全沒辦法了,他完全是拿李七夜沒折了,但他又能怎麼樣?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保護李七夜的安全了。
  “皇上派你來,是做我的侍衛,還是做我的帝師呢?”走著的時候,李七夜笑著說道。
  張甲第忙是說道:“陛下派我來,乃是保護殿下的安全。屬下出身於草莽,學識甚少,沒資格擔帝師一職,若是殿下嫌屬下話多,屬下不語。”
  “沒事。”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笑著說道:“說說話,蠻好的,身邊整天跟著一個木頭人,那就太沒興趣了。”
  張甲第在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他也不知道鬥聖王朝在這樣的一個主子掌管之下,將來會怎麼樣的一個局麵。
  “皇上什麼時候死呀。”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這話把張甲第嚇了一大跳,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他打了一個冷顫,低首,說道:“陛下乃是萬壽無疆,舉世無敵……”
  那怕張甲第是一尊不朽真神,在這個時候也被嚇得不輕。要知道,這樣的話簡直就是詛咒太清皇死去,如果這樣的話傳到了太清皇耳中,那可是死罪。
  雖然說,太清皇對他如再生父母,但張甲第也知道,太清皇絕對是一個鐵血無情的人,一旦有人犯了他的大忌,必死無疑!
  “這樣自我安慰的話,就不要說了。”李七夜輕輕地揮了揮手,笑著說道:“就算傻子也能看得出來皇上快不行了,要死也是遲早的事情,不是今天,也就是明白的事情,熬不了多久。”
  張甲第都不由睜大眼睛看著李七夜,都不知道眼前這個家夥是一個愣小子,還是一個瘋子,這樣的話竟然敢如此光明正大地說出來,更要命的是,竟然還敢在他麵前說出來。
  傻子也知道他張甲第是太清皇的心腹,在他麵前說出這樣的話,豈不是要把這話傳到太清皇耳中嗎?這簡直就是活膩了。
  雖然說,現在李七夜已經被封為太子了,但也不至於如此的心急要登上皇位吧,就算心急著登上皇位,希望太清皇快點死去,那也不至於口無遮攔地說出來吧。
  但是,李七夜卻理直氣壯地說出來,好像恨不得太清皇立即就死一樣。
  “殿下,言重呀,隔牆有耳。”這把張甲第嚇得不輕,忙是低聲地說道。
  張甲第還是一番好意,換作其他人,早就把李七夜這樣的話向太清皇匯報了,立即把李七夜這個太子拉下馬來,把他斬頭了。
  但,張甲第還是念李七夜年少無知,所以輕聲提醒李七夜。
  “沒事,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又有誰能長生。”李七夜笑著說道:“那一次我去問問皇上,問他什麼時候死。”
  這話一下子讓張甲第懵了,都不知道眼前這個李七夜葫蘆賣什麼藥,換作任何一個人,都不會跑去問皇帝什麼時候死,這可是掉腦袋的大事情。
  那怕是傻子,都不會這樣做,除非真的傻了!一時之間,張甲第都懵住了,都不知道李七夜是怎麼樣的一個。
  所以,此時此刻,張甲第索性不說話了,乖乖地閉上了嘴巴,他可不想惹出一身膻味來。
  張甲第索性閉嘴不說話,一路走下來,就顯得安靜多了,李七夜完全是無所謂,閑庭信步,欣賞著一路的風景。
  最終,他們來到了鬥聖王朝的寶庫之前,鬥聖王朝的寶庫乃是有著無數強者守著,沒有經過準許,任何人都無法踏進半步。
  李七夜他們兩個經過了層層的門戶之後,終於踏入了寶庫之中。
  鬥聖王朝的寶庫,那是何等之大,一踏入這個寶庫之中,宛如是進入了一個世界一樣,整個寶庫廣闊無比,一個個巨大的寶箱封存在那,有一件件強大無匹的寶物懸浮在那。
  李七夜掃了一眼,看著眼前這廣闊的寶庫,笑了笑,說道:“我們鬥聖王朝,還有秘藏嗎?這寶物雖多,似乎有點稀鬆平常。”
  “這,這,這個屬下就不知道了。”張甲第幹笑了一聲,說道。
  一時之間,對於這個新的主子,他完全摸不著頭腦了,你說他是個愣小子,那還真的像,說話百無禁忌,但是,他又口氣那麼的大。
  鬥聖王朝的寶庫,眼前這個寶庫那是整個王朝的財產,在這寶庫之中,寶物多如牛毛,不要說年輕人,就算他這樣的真神,第一次來寶庫的時候,都被眼前這多如牛毛的寶庫所震撼了。
  然而李七夜看起來一點反應都沒有,竟然還這個寶庫有點稀鬆平常,這樣的口氣實在是太大了,隻怕連他這樣的不朽真神都不敢說出如此狂妄的話來。
  但,李七夜卻十分隨意地說出這樣霸氣的話來,遇到了這樣的一個新主子,這簡直就是讓張甲第一下子都摸不著頭腦了。
  張甲第那可不是什麼小角色,他作為一尊不朽真神,遠沒有那麼容易糊弄,但是,在這個時候,對於眼前這個新主子,張甲第完全是摸不著頭腦。
  在這寶庫之中,存放著大量的寶物,有兵器,有仙金,有奇寶,有神木……在這,不僅僅是存放了放物,還存放了很多資源材料。
  每一件寶物仙材都散發出了五顏六色的光芒,行走在這樣的寶庫之中,乃是琳琅滿目,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走入這樣的一個寶庫,不論是任何人,都會被眼前多如牛毛的寶物所震撼,那怕是不朽真神,看到眼前這麼多的寶物,都會心麵一震。
  換作是其他的年輕人,看到如此多的寶物任由自己挑選的話,那一定會狂喜不已,定力再好的人,都會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悅。
  那怕有定力很好的人了,努力去控製自己的情緒了,在如此多如牛毛的寶物之前,都一樣會露出欣喜之色。
  但,張甲第在留意觀察李七夜的時候,李七夜十分的平淡,好像完全無所謂一樣,走走看看,也沒有什麼好驚喜的。
  李七夜這樣的模樣,完全就像是去逛菜場一樣,似乎眼前擺放著的不是一件件驚世駭俗的寶物,而是一顆顆大白菜、大蘿卜什麼的。
  李七夜十分的平淡,偶爾有一二件寶物才會讓他駐足觀望。
  而且,張甲第仔細觀看,他發現並非是說李七夜故作鎮定,並非是他在控製自己的情緒,他的確就是很平淡,就好像逛菜市場一樣,反應很自然。
  畢竟,張甲第是一尊不朽真神,如果有人在他麵前刻意地控製自己的情緒,他一定能看得出來。
  但此時張甲第可以肯定,李七夜並沒有去控製自己的情緒,他心麵沒有狂喜什麼的,就是反應很普通,很平淡。
  

Snap Time:2018-11-17 10:25:05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