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466章 巧笑倩兮

  美人當前,美景實在是美不勝收,看著美人可人的模樣,李七夜也是莞爾一笑。Ψ雜ω誌ω蟲Ψ
  “大師兄,你老人家不僅僅是醫、藥、丹無雙。”梵妙真是古靈精怪,眨了一下秀目,嬌笑地說道:“你老人家道行天下第一,萬古無敵,小妹對你的欽佩之情如大江之水滔滔不絕……”
  這個丫頭妙語連珠,在大拍李七夜的馬屁。
  李七夜拍了一下她的頭顱,笑罵地主道:“什麼我老人家你老人家的,我還年輕的緊,不要把我叫老了。”
  “是,是,是。”梵妙真俏氣地皺了一下瑤鼻,嬌笑地說道:“大師兄年少多金,帥氣逼人,氣宇軒昂,乃是秒天秒地秒空氣的第一美男子……”
  “你不嫌肉麻嗎?”穆雅蘭對於梵妙真都無語了,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
  “沒事,肉麻一點有什麼的,都是一家人,是嘛。”梵妙真一點都不在乎,笑嘻嘻地說道:“隻要大師兄傳我一二手絕世無比的壓箱底的無敵之術,再肉麻的話我也願意說。”說著這丫頭眨了眨秀目,狡黠一笑。
  “大師姐早就打著大師兄的主意了。”一向乖巧的秦芍藥抿嘴輕笑地說道。
  李七夜彈了一下梵妙真的瑤鼻,笑著搖頭,說道:“萬古以來,從來就沒有什麼無敵之術,隻有無敵之人,隻有當你無敵了,一招一式也是無敵之術,那怕在淺易的一招‘黑虎掏心’,那也是鎮殺諸天眾神。”
  “喲,論格調,我最服大師兄了。”梵妙真嬌笑一聲,說道:“你們看看,這麼風輕雲淡的話,說得多麼的霸氣逼人。”
  “丫頭,是不是皮癢了。”李七夜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香臀,笑罵地說道:“你信不信我收拾你。”
  梵妙真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一下子跳開了,粉臉發紅,瞪了李七夜一眼,嬌嗔地說道:“大師兄不傳我們無敵之術也就罷了,還拿我來開涮。”
  “活該。”穆雅蘭嬌笑一聲,平日冷傲寡言的她盛顏一笑,可謂是傾國傾城,她嬌笑一聲,說道:“也就隻有大師兄才能收拾你這個小魔女了。”
  “喲,喲,喲。”此時梵妙真瞪了穆雅蘭一眼,說道:“是誰還沒有嫁出去,就把胳膊往外拐了,如果嫁出去了,那還得了。”
  被梵妙真這麼一調戲,穆雅蘭頓時粉臉通紅,羞得無地從容。
  “如此的熱鬧呀,看來我是錯過了什麼好戲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悠然的聲音響起,隻見長生真人飄然而來。
  見到了自己師尊,梵妙真她們三個人美人兒也隻好收斂了一下,依笑意依然彌漫於空氣之中。
  長生真人也不是什麼古板的師父,她看了看自己的三個徒兒,手中的佛塵一擺,笑吟吟地說道:“剛才我好像是聽到了你們在討論婚姻大事,你們是誰要嫁給大師兄了?抑或你們三姐妹都一同嫁過去?若是如此,也是甚好,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就這麼三個弟子,還真不願意讓你們往外嫁。”
  “師父,你又嘲笑我們了。”長生真人一開腔,頓時讓梵妙真師姐妹三個臉色通紅,都不由紛紛嬌嗔一聲,啐了一聲,嬌羞得無地從容,轉身如一陣風一樣逃走了。
  一時之間,在場隻留下了長生真人和李七夜在。
  看著自己徒弟遠去的背影,長生真人露出了美麗無雙的笑容,淡淡地笑著說道:“我三個徒弟,你選哪一個,抑或三個都要了?”
  李七夜伸了一個懶腰,自然愜意,伸手就搭著長生真人的香肩,悠閑地說道:“抑或師徒四個一同打包過來了,我照單全收了。”
  長生真人剜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你倒想得美,門都沒有。”
  “那就算了。”李七夜笑了笑,聳了聳肩。
  長生真人隻好輕輕地搖了搖頭,當然她也隻是開玩笑而已。
  “進去吧。”最後長生真人徐徐地說道:“已經為你準備好了,當然能不能帶走,也隻能靠你自己,我們也無能為力。”說到這她神態凝重。
  “放心。”李七夜笑了一下,隨意,說道:“我想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更何況,這等事情,對於我來說,是十拿十穩的事情。”
  長生真人一笑,美麗無雙,一擺佛塵,在前麵為李七夜帶路。
  李七夜與長生真人並肩而行,往長生穀深處走去,越是往長生穀深處走去,就是越冷清,根本就見不到其他的人,因為這麵是長生穀的禁地,不要說是外人,就算是長生穀的重要人物都不一定能進入這。
  “你要登帝統界了?”在走向長生穀深處的時候,長生真人輕輕地問道。
  “要留客嗎?”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我們家的姑娘們,那可就舍不得了。”長生真人笑笑,說道:“丫頭們可惦記你了,當然,如果你留下來,我們長生穀是無比歡迎。”
  “你這個師父是不是也嫁過來?”李七夜調戲地說道。
  “少來。”長生真人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又不可能真的留下。”
  “所以說,單身多自由。”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天地太廣闊,又何必給自己拘羈呢,當你對世間有著太多的不舍之時,你就沒有勇氣再抬起前行的步伐,也沒有勇氣去放棄一切。無情,便是多情,這是最好的選擇。”
  長生真人隻有輕輕地歎息一聲,她也知道,留下李七夜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就像是天際的蛟龍,他注定遨翔九天,注定震古爍今。他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甘寂於一門一派呢,如果真的是甘寂於一門一派,李七夜就不是李七夜了,也不是那個魅力無窮的男人了。
  “說得也是。”長生真人輕輕地歎息一聲,苦笑,說道:“隻能說我是太過於局限了,目所見遠遠無法相比。”
  “你已經做得很棒了,長生穀不也是繁榮,不也是繁衍不息。”李七夜笑笑,說道。
  “隻能說是可以而已。”長生真人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比起諸始祖來,那隻不過是微不足道而已,勉強也隻是盡綿薄之力而已。”
  “始祖有始祖的天空,你有你的世界。”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也無需去羨慕誰,做好自己便可。對於別人而言,或者始祖是讓人永遠無法企及,但是,對於始祖他們本身而言,一切那隻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他們還有更長的路要走,他們遠遠還達不到自己想要的完美。”
  “這就是始祖的世界。”長生真人輕輕地說道。
  李七夜看著她,不由輕輕地為她撩了一下那飄逸而出塵的秀發,說道:“所以,往往有時候,不需要去羨慕他人,做好自己便可,這也是一種幸福。往往很多時候無知是一種幸福,是一種快樂。有些事情,苦苦去追求,當你直麵於更高層次的時候,或者你會發現並沒有那麼美好,那是充滿著黑暗、充滿著死亡。”
  長生真人不由認真地看著李七夜,過了片刻,說道:“那你追尋的又是什麼呢?僅僅成為始祖嗎?這要說這就是你的追尋?這樣的話說出來,莫說你自己不相信,我都不相信。”
  “那你認為我追尋的是什麼?”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長生真人看著李七夜好一會兒,最後她輕輕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至少我知道的,你不是追尋始祖,在我心麵,你就已經站在這樣的高度了。你所尋覓的,隻怕是別人一輩子都不敢去想象的……”
  “……就如這萬統界,你也隻不過是路過而已,並非是生於斯,長於斯,所以,對於你而言,不論是誰,不論是哪一個道統,都沒有什麼可牽掛的。”說到這,她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長生真人心麵明白,李七夜隻不過是這個世界的過客而已,這個世界的一切對於他而言都如芻狗一般,所以他不會在乎,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可以滅掉任何的一個道統,任何的一個傳承,
  “聰明的女人,總是那麼迷人,也總是讓人打心喜歡。”李七夜不由撩了一下她的秀發,感慨地說道:“世間,能像你這樣聰明的女人已經不多了。”
  “再聰明的女人,也迷不住你。”長生真人笑了笑,美麗無比,絕世無雙,說道:“世間沒有人能迷得住你,沒有人能拘羈得了你,你就是你,隻有你自己才能牽羈你自己。”
  “這樣一說,我就成了一個自戀狂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難道不行嗎?”長生真人輕輕地別了李七夜一眼,在這莞爾一笑之中有三分的嫵媚,要知道,她是出塵瀟脫的女子,在這一笑之中那三分的嫵媚是那麼的驚心動魄,是那麼的讓人心醉神馳,這樣的神態可謂是迷倒眾生。
  如此的美麗,此時此刻,也唯有李七夜獨享。
  “這算是讚美嗎?”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長生真人莞爾一笑,伸出了玉手。
  李七夜笑了笑,握住了她那纖修的玉手,長生真人握緊了他的大手。
  兩個人牽著手,往長生穀更深處走去。
  

Snap Time:2018-11-19 18:05:05  ExecTime: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