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3320章 劍篆

  醜了點,醜了點,醜了點……
  一時之間,諸位長老都呆在了那了,這可是一枚無雙的劍篆呀,得到這樣的一枚劍篆,那就是可以禦駕那把神劍,沒有任何的局限,沒有任何的負擔,隨手禦之。♀雜$誌$蟲♀
  就是這麼一枚劍篆,神玄宗不知道有多少長輩求之而不得,就是神玄宗的當今第一高手平蓑翁,一直都想掌禦那把神劍!
  對於多少人來說,這枚劍篆乃是可遇不可求,乃是無價之寶。
  現在李七夜竟然還嫌棄醜了點,竟然也就僅僅是勉強把它收了,這樣的姿態,真的是讓所有長老都無謂了,在這個時候,他們都不知道是羨慕李七夜好,還是嫉妒李七夜好了。
  “鐺”的一聲響起,就在李七夜握住劍篆的時候,劍氣浩蕩,橫掃萬,在這那之間,整個神玄宗都被那強大無匹的劍氣所籠罩著。
  隨著李七夜手中的劍篆綻放出了萬丈的劍芒之時,在這石火電光之間,聽到“鐺”的一聲響起,在那南螺峰上,一道劍芒衝天而起,劍芒辟開蒼辟,淩駕萬域。
  在那蒼茫的天穹之下,劍芒蕩天,平定萬世,鎮壓諸天神魔,一劍之下,萬道歸元,唯我無敵。
  如此劍芒衝天,劍蕩天地,這瞬間是震撼住了神玄宗的所有人了,從最普通的弟子,到最強大的平蓑翁,都被這劍蕩天地的劍氣所震撼住了。
  特別是平蓑翁,瞬間雙目綻放了無量的光芒,因為他麵前的那把神劍瞬間鳴和,這把神劍一下子綻放無量劍芒,劈開了蒼穹,一劍下,唯我無敵。
  在如此無敵的劍勢之下,平蓑翁也不由後退了一步,他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是誰”在這那之間,平蓑翁不由向祖峰望去,在這一刻,他知道這把神劍為什麼會鳴和了!
  隻不過,他沒有想到,這一代人竟然有人做到了。
  在這那之間,平蓑翁的雙目噴湧出神光,直望向祖峰,把祖峰盡覽於眼中。
  “這是”平蓑翁心麵也不由為之一震,這對於他而言,也一樣是不可思議。
  在那千妖峰上,千手菩王乃是千手舒張,大道浩然,他的眼睛輪轉,望向祖峰,目光深邃,在深邃的雙目光跳躍著光芒,他也不由吃驚,喃喃地說道:“多少年了,這把劍又蘇醒了,這的確是太不可思議了。”
  說到這,千手菩王不由向南螺峰望去,喃喃地說道:“是禍,還是福呢?這實在是讓人無法去揣測呀。”
  “不可能”在那怒虎峰上,鐵鞭妖王頓時從自己的虎皮大椅上跳了起來,不可思議地望著南螺峰,失聲地說道:“難道是宗主掌禦了那把神劍,不對!”
  話一落下,向祖峰望去,看到那劍氣浩蕩,劍芒蕩掃天地,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失聲地說道:“這太離譜了吧!”
  很快,鐵鞭妖王也知道了天階的事情了,他不由神態凝重,徐徐地說道:“這究竟是從何處而來的妖孽!難道這是老頭的一步棋嗎?”?一時之間,鐵鞭妖王也不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了。
  在那八丈峰之上,承山嶽王看著這樣的一幕,不由動容,喃喃地說道:“這真的是邪門呀,這小子,究竟還能創造怎麼樣的奇跡!”
  在這個時候,承山嶽王也不由深深陷入了沉思之中,一直以來,他都是看好李七夜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他心麵不由有些沉甸甸的。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最後承山嶽王隻能是如此承認了。
  在那天階之下,所有的弟子都呆呆地看著李七夜了,因為那枚劍篆已經是李七夜融化了,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全身綻放出了劍芒,在這一刻,李七夜體內好像是有千萬把神劍同時綻放出光芒一樣。
  這耀眼的光芒透過了李七夜的身體,好像要把李七夜的身體撐破一樣,千萬道的劍芒瞬間綻放,無窮的劍威瞬間鎮壓諸天。
  在如此強大無匹的劍威之下,在場的弟子都喘不過氣來,甚至有弟子已經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上了。
  如此大的動靜,已經驚動了神玄宗的所有人了,此時此刻,不知道神玄宗有多少的高手強者趕來觀看。
  大家看到李七夜全身綻放出無窮劍芒,既是震撼,又是羨慕。
  “南螺劍法”有一位護法認出了李七夜周身所浮現的劍訣,不由吃驚地說道:“南螺劍法,他已經獲得了南螺劍法了。”
  “南螺劍法!”聽到這話,不知道多少弟子一下子羨慕嫉妒恨,甚至有弟子嫉妒地說道:“這太沒有天理了,在剛入門的時候,他就已經得到了‘仙古九法’了,現在又得到了‘南螺劍法’,這還有天理嗎?還讓我們活嗎?”
  南螺劍法,乃是南螺道君所創的劍道,它不僅僅是劍法,它也是神玄宗最強大的劍法,在神玄宗,唯一修練成南螺劍法的人就是宗主平蓑翁!
  而且,放眼整個神玄宗,有資格去修練南螺劍法,有資格翻閱“南螺劍法”秘笈的人,那是寥寥無幾。
  現在李七夜竟然擁有了南螺劍法,這怎麼不讓人羨慕嫉妒恨呢,戰虎、黃寧他們條件足夠好了吧,他們出身也足夠高了吧,先不談他們有沒有實力去修練,但是,像“南螺劍法”、“仙古九法”這樣的秘笈,他們還是沒有資格去看,更別說是去修練了。
  這樣級別的功法,最低是長老起步才有資格去翻閱,甚至有可能是峰主才有資格去修練。
  但是,現在李七夜隻不過是普普通通的第三代弟子而已,卻已經前後分別擁有了“仙古九法”、“南螺劍法”,這能不讓所有弟子羨慕嫉妒恨嗎?
  連黃寧、戰虎他們都一樣是嫉妒地看著李七夜,這實在是太離譜了。
  “這小子,太邪門了。”在這個時候,不論是趕來的長老,還是護法,所有人都無奈了,隻能是承認這個事實。
  當李七夜緩緩地從天階上走下來的時候,所有人都看著李七夜,有人羨慕,有人嫉妒,也有人仇視……
  李七夜走下來之後,隻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在場的弟子,搖了搖頭,說道:“真是蠢貨,逗你們玩的,還自欺欺人。”
  李七夜這話就像是一記耳光狠狠地抽在了這些弟子臉上,特別是在此之前嘲笑李七夜的弟子,更是感覺臉上是火辣辣的,讓他們羞怒難當。
  雖然李七夜創造了這樣的奇跡,大家都看到了,但是,被李七夜如此地指著鼻子罵蠢貨,這些弟子心麵也不由憤怒,他們都不由怒視李七夜,雙目都噴出了怒火來了,但是,卻又拿不出什麼話來反駁李七夜,誰叫李七夜真的登上了三百階。
  創造了這樣的奇跡,李七夜說什麼話都是有道理了。
  “你輸了。”李七夜隻是冷淡地看了黃寧一眼,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
  黃寧頓時臉色漲紅,隨之是一陣青一陣紅,對於他來說,這是十分難堪的事情。
  一直以來,他黃寧自視甚高,自認為自己乃是神玄宗第二天才,除了弓千月之外,沒有人能比得上他了。
  今天,卻輸給了李七夜,而且還是一個鐵皮強體的弟子,更要命的是,三百階這樣的成就,壓得他根本是無法翻身。
  這樣的失敗,就好像被李七夜一腳踩在臉上,這樣的感覺,對於黃寧這樣的天才來說,是多麼的難受,是多麼的難堪。
  “你贏了。”最後黃寧冷哼一聲,取出了自己那件珍貴的寶物,恨恨地說道:“願賭服輸,我無話可說。”說完,就把自己的寶物拋給了李七夜。
  當把寶物拋給了李七夜之後,他心麵都不由為之肉痛了一下,畢竟,這件寶物對於他來說,太珍貴了。
  一時之間,所有的弟子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李七夜手中的這件寶物,誰都知道黃寧這件寶物是多麼的珍貴,而且這件寶物太適合妖族的弟子了,如果妖族的弟子擁有這樣的一件寶物,那實在是如虎添翼。
  然而,對於這樣的一件寶物,李七夜連看都沒有多看一眼,說道:“這樣的破銅爛鐵,放在身邊也礙事,賜給你吧。”說著,隨手就把這件寶物扔給了魯道魏了。
  “你”黃寧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一下子臉色漲紅得成了豬肝色了,他不由怒視李七夜。
  在他心麵,這樣的一件寶物,是何等的珍貴,現在,李七夜卻說它如破銅爛鐵,不屑一顧,這是當著所有人的麵前,狠狠地羞辱黃寧。
  “太過份了。”有些與黃寧交情好的弟子也都不由怒視李七夜。
  但,更多的弟子是呆住了,黃寧這件寶物是何等的珍貴,對於一些弟子來說,一輩子都不見得能擁有,現在李七夜不僅是視之如破銅爛鐵,然而,還隨手賜給了魯道魏,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讓人無法相信了。
  就算是魯道魏,手拿著這樣的一件寶物之時,他都不由呆住了。
  

Snap Time:2018-11-13 04:22:32  ExecTime:0.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