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274章 那個古祖

  千手菩王,他目光遠眺,好像是望向了翠鳥峰,輕輕地說道:“這個李七夜……”
  說到這,頓了一下,未再言,神玄宗先出了一個弓千月,現在又冒出了一個李七夜。雜=誌=蟲
  弓千月,擁有先天真命,能逆天,這是神玄宗諸位長輩都能想象的事情。
  但,這個李七夜,卻透露著邪門,他身上所發生的事情,看起來巧合,但,這真的是巧合嗎?
  千手菩王不知道,或許,這一切都已經被人安排好了,那是誰安排好了呢?劉雷龍?千手菩王當然不這樣認為了,劉雷龍沒有這個實力,也沒有這個能力。
  若說真有這個能力,或許在神玄宗唯有一人擁有這樣的能力宗主平蓑翁!
  “此般,究竟為何?”神玄宗冒出了這麼一個邪門的弟子,千手菩王也不確定了,徐徐地說道:“此乃是欽定嗎?”
  不過,千手菩王能沉得住氣,並沒有去追根尋底。
  “戰虎的申訴呢?”身邊弟子輕輕地問道。
  千手菩王想都未想,說道:“駁回,不成立。”
  千手菩王這話,讓身邊弟子不由愕了一下,在某種程度來說,在神玄宗內,千妖峰和怒虎峰是在一個陣營,畢竟他們乃是妖族的範疇,門下弟子多是出身於妖族。
  戰虎第一個向千手菩王申訴,用意很明顯,那就是想讓千手菩王支持他,這也是戰虎為自己積累人氣與經驗。
  但是,現在千手菩王卻未站在戰虎這一邊,直接駁回了戰虎的申訴,這讓千手菩王身邊的弟子都驚訝了。
  “萬一戰虎要拜見呢?”身邊弟子問道。
  “不見。”千手菩王回答很直接,他的目光變得深邃,不知道他要想什麼。
  至於身邊的弟子,那就更加不明白了,戰虎是怒虎峰主鐵鞭妖王的兒子,身份非同小可,但,在這個時候,千手菩王似乎對他並不是那麼的待見。
  事實上,千手菩王的駁回,那是讓戰虎十分意外的,雖然說,翠鳥峰主張越支持他,但,現在連千手菩王都駁回他的申訴,他想對李七夜動手的機會一下子變得很小很小了。
  果然,這正如戰虎所想的那樣,他的申訴傳到了八丈峰那,承山嶽王看都沒有看,直接把他給駁回了。
  “此等小事,何需啟會議,小題大作。”承山嶽王毫不留情,直接駁回了戰虎的申訴。
  事實上,八丈峰與怒虎峰一直以來都不對付,彼此在神玄宗竟爭很激烈,所以一直以來雙方是常常針對。
  “有意思,越來越有意思了,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曆?真的是怪了。”承山嶽王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也不由摸了摸下巴。
  在這個時候,承山嶽王是向主峰望去,也就是南螺峰,他倒是想知道宗主平蓑峰是怎麼樣的一個態度。
  想知道宗主平蓑翁態度的,也不僅僅隻有承山嶽王而已。
  “哼”怒虎峰的鐵鞭妖王,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這倒好了,包庇殺人犯,有人想隻手遮天嗎?神玄宗,不僅僅隻有人族!”
  怒虎峰的鐵鞭妖王,當然是支持自己的兒子了。
  更何況,黃傑和劉雷龍這麼一攔,這就讓鐵鞭妖王一下子敏感了,劉雷龍乃是承山嶽王的弟子,黃傑也是出身於八丈峰。
  現在哪僅僅是因為李七夜殺了楊肆這麼簡單,當然,如果僅僅是一個弟子被殺,隻怕鐵鞭妖王不會那麼上心。
  劉雷龍、黃傑與戰虎作對,那擺明是要衝著他們怒虎峰來的,八丈峰與怒虎峰一直以來都不對付,現在如果八丈峰想和他們怒虎峰過不去,鐵鞭妖王也是不會好對付的。
  “想奪權嗎?”鐵鞭妖王雙目一寒,綻放光芒。
  當然了,鐵鞭妖王這個峰主之位是坐得很穩了,在神玄宗之內是沒有人能奪得走,但是,翠鳥峰的張越,那就不一定了,畢竟,他是五座主峰中年紀最輕的,也是根基最淺的一個。
  但,這樣的事情,鐵鞭妖王絕對是不允許的,烈炎狼王張越,當年也是怒虎峰的弟子,所以在神玄宗內,不論是大小事,張越都與他同一條心,所以,鐵鞭妖王當然是不會讓有人得逞。
  此時,鐵鞭妖王也一樣望向主峰,想知道平蓑翁究竟是怎麼樣的態度。
  事實上,在鐵鞭妖王看來,在神玄宗內,若真有人把張越的位置換下來,隻怕是平蓑翁了,更何況,當年翠鳥峰的峰主位置乃是平蓑翁的徒弟蘇旭的。
  可惜,蘇旭早死,後來神玄宗的人族也曾想過把劉雷龍推上位,但,劉雷龍道患,根本就無法與張越爭鋒,所以最後不得了之。
  當申訴傳到了宗主平蓑翁那的時候,對於這樣的事情,平蓑翁看都沒有多看一眼,直接說道:“駁回,小事,休得再傳。”
  從始至終,平蓑翁都沒有抬頭去看一眼,他的目光隻是看著那把沉浮的神劍而已。
  門下弟子也應了一聲,沒有猶豫,就把戰虎的申訴駁回來。
  “這個李七夜……”平蓑翁身邊的人不由有所擔憂,輕輕地說道。
  過了甚久之後,平蓑翁最後抬起頭來,徐徐地說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要來的,終究要來,逃也逃不掉。”
  平蓑翁突然冒出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這頓時讓身邊的人摸不著頭腦。
  “我們神玄宗,還是太弱了。”最後平蓑翁看了一眼身邊的人,徐徐地說道:“總有一天,終究會有事情發生。”
  “宗主擔心三真教嗎?”聽到平蓑翁這樣的話,身邊的人問道。
  平蓑翁沒有說話,隻是看著遠處而已。
  “宗主的意思……”身邊的人,不由揣測,說道:“難道這個李七夜,是三真教派來的奸細?”?“不見得。”平蓑翁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但,有人盯上了我們神玄宗了。”
  “誰”身邊的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三真教,畢竟,一直以來,三真教是他們神玄宗的勁敵。
  “三真教不會撕破休戰協議吧。”身邊的人也不由有所擔憂。
  “這不好說。”平蓑翁目光深邃,望得很遠,最終,徐徐地說道:“我們需要盟友!”
  “宗主是說龍鳳穀嗎?”身邊的人能想到的也唯有龍鳳穀了。
  在北西皇,龍鳳穀與神玄宗同為兩大妖族大宗,也是北西皇實力最強大的傳承。
  平蓑翁沒有說完,過了甚久之後,他才緩緩地說道:“聽說,龍鳳穀來了一個弟子。”
  身邊的人愕了一下,龍鳳穀的一個弟子,又怎麼值得他們宗主去關心呢?又怎麼會值得宗主去留意呢?
  “聽說這個弟子,出自於本家,血統驚人。”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平蓑翁徐徐地說道。
  “來自於本家”聽到這樣的一個消息,身邊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晃了一下神,最後吃驚地說道:“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家族嗎?”
  平蓑翁看著遠處,最後隻是點了點頭。
  “那個家族,很古老很古老的家族了。”關於那個家族,他也聽過一些,說道:“那個家族,不是未曾出世了嗎?”
  平蓑翁沒有回答他,過了一會兒,隻是徐徐地說道:“說起來,我們神玄宗和那個家族有很深的淵源。”
  “很深的淵源?”身邊的人不由怔了一下,他卻不知道。
  平蓑翁徐徐地說道:“傳聞說,我們的祖師曾與他們的一位古祖深交。”
  “那個傳說中的古祖嗎?”身邊的人抽了一口冷氣,說道:“那,那個,那個古祖,他,他還活於世間嗎?”
  “不知道。”平蓑翁輕輕搖頭,徐徐地說道:“但,我們需要這樣的盟友,不僅僅是因為三真教!”
  “不僅僅是三真教?”聽到平蓑翁的話,身邊的人都不能完全理解。
  雖然說,現在神玄宗不是北西皇最為強大的傳承,但是,在北西皇,神玄宗的實力也是一流了。
  真正敢與他們神玄宗為敵的,整個北西皇隻怕是寥寥無幾,為什麼宗主卻如此的憂心忡忡。
  “真希望,能有一個奇跡。”平蓑翁最後如此般輕輕地說道。
  “那個李七夜”身邊的人就想到了李七夜了,說道:“他是很邪門,或許,他就是一個奇跡。”
  的確是如此,甚至可以說,在神玄宗也有些人稱李七夜為“奇跡之子”。
  畢竟,作為一個三凡之姿的他,僅僅隻擁有凡胎肉身的他,竟然能叩亮十三個方塊,得到了“仙古九法”,這能不是一個奇跡嗎?
  “但願。”平蓑翁神態凝重,望向了翠鳥峰。
  “將會很快,門下弟子的考核就要到了。”最終平蓑翁如此說道:“或許,在那個時候能看出一些苗頭吧。”
  最終,平蓑翁收回了目光,至於戰虎的申訴,鐵鞭妖王的觀望……等等,他都未去理會,他的目光依然是停留在那把神劍之上。
  身邊的人輕輕地歎息一聲,不知道為何,近年來宗主變化很大,很少外出,甚至是足不出戶。
  一開始身邊的人還以為是因為蘇旭的死對他打擊很大,但是,現在蘇旭已經死了好些年了。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Snap Time:2018-11-18 02:06:24  ExecTime:0.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