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248章 王者霸體

  對於劉雷龍的自謙,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淡淡地說道:“你認為你自己是愚蠢的笨蛋嗎?”
  劉雷龍張口欲言,但,又不由沉默了,他當然不是愚蠢的笨蛋了,他在宗門內上一代弟子中,那算是很傑出的弟子了,隻不過,後來道行突然滯停不前,苦修也很久,最後他心灰意冷,也隻好告辭宗門,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雜』誌』蟲↑
  李七夜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劉雷龍,他淡淡地說道:“我看你,修練了四種門法,各不一樣,是吧。”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劉雷龍不由吃驚,說道:“少爺所說甚是,我修練了宗門的兩門功法,兩門心法,兩門功法乃是‘魔猿八手’、‘天魁印’,所修練的兩門心法乃是‘南籬心法’和‘火牛狂莽勁’。”
  劉雷龍這也是十分意外,李七夜這麼一個凡人,又怎麼知道他修練了四種門法呢。
  “嗯,那就沒錯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那隨意自在的模樣,讓劉雷龍心麵不由為之一震,李七夜似乎是一切都了然於胸的模樣,而且,他這種自信並非是裝腔作勢,也並非是裝出來的。
  “請少爺指點迷津。”劉雷龍忙是向李七夜一拜。
  這樣的事情,別人看來那一定認為劉雷龍是瘋了,畢竟李七夜隻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道行不能,甚至有可能未修一法,這樣的凡人,再有本事,再有學識,在修道之上,也不可能教會修士什麼東西。
  然而,此時劉雷龍卻向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請教。要知道,在當年劉雷龍在宗門之內也算是一個天才人物,同代中傑出的弟子。
  現在他卻向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求教,如果讓同門宗弟子看到了,一定是認為劉雷龍是病急亂投醫。
  “這些年來,你道行寸功未盡,反而是有萎縮退步的情況,是吧。”對於劉雷龍的大禮,李七夜坦然受之,淡淡地說道。
  “少爺所說不錯。”劉雷龍心麵大震,這頓時讓他更加為之吃驚了。
  當年他在宗門之內苦修了很久,道行滯停不前,這也是宗門之中很多人知道的事情,但是,宗門之內卻少有人知道,他心灰意冷告別宗門,回到自己出生的小村莊,那不僅僅是因為他的道行滯停不前,而是他的道行在退步。
  按道理來說,一個修士,再怎麼樣不濟,最多也是道行止步不前,當你擁有充足的血氣之後,道行不可能萎縮退步,除非你是血氣幹涸,壽元將盡了。
  劉雷龍還正值壯年,壽元滿滿,血氣旺盛,他當然不可能是壽元將盡了。
  然而,劉雷龍的道行卻偏偏出現了萎縮退步的情況,對於這樣的問題,劉雷龍也向宗門內最強大的長輩請教過,但是,宗門內的長輩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也診斷不出什麼問題了。
  最後,越是苦修不輟,他的道行退縮的越是厲害,這最後讓劉雷龍覺得自己或許不適合修道,所以這就讓他有了辭別宗門,回歸自己小村莊的想法了。
  “你把你自己的情況說說吧。”李七夜看了劉雷龍一眼,淡淡地說道。
  劉雷龍沉吟了一下,徐徐地說道:“當年我道行修練到了王者霸體的境界,突破了大境界,開辟了第六個命宮有好些年了,我都正準備衝擊真人寶身這個境界了,但卻偏偏這個時候道行滯停不前,寸功未盡。”
  說到這,劉雷龍不由神色一黯,要知道,他還年輕,正值風華正茂,而且在那個時候,他也算是宗門重點培養的弟子,可謂是風光無限,可謂是未來前途無量。
  但是,偏偏衝擊道行的最重要時刻,卻偏偏出現了這樣的問題。
  畢竟,對於一個修士來說,真人寶身這個境界是一個分水嶺,一旦踏入了這個境界之後,那就是等於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高度了。
  “王者霸體、真人寶身?”李七夜看了劉雷龍一眼。
  李七夜這樣的眼神,讓劉雷龍都不由覺得怪怪的,因為李七夜這樣的一個眼神,都讓劉雷龍有些猶豫,他都不確定李七夜是不是真的懂修道。
  “這是我們修士的修行境界的劃分。”劉雷龍忙是向李七夜解釋,他還怕李七夜不清楚,把修行各大境界向李七夜解說一番。
  這是八荒紀元,九界紀元已經是一去不返了,在這樣的新紀元中,九界紀元的修練已經完全被推翻了,完全不適用了,現在所用的是全新的修練體係。
  在八荒的修練體係之中,一共有十二個層次,由低到高,分別是:凡胎肉身、鐵皮強體、銅筋岩體、銀甲戰軀、紫候狂體、王者霸體、真人寶身、三昧真身、陰陽星體、萬象神軀、大道聖體、道君金身。
  十二個境界,每一個境界又有大、中、小三境。
  當達到了最高境界之後,便是道君,舉世無敵,能塑得無上金身。
  “道君金身。”李七夜聽到這樣的修行體係劃分,他都不由苦笑了一下,輕輕搖了搖頭,隻好說道:“這也算可以吧,不算是錯。肉身是大道的寶瓶,大道是肉身的神藏。”
  “少爺也知道這句話。”聽到李七夜隨口一說,就是修練大綱中最經典最真知的一句話,這讓劉雷龍也不由為之意外。
  “聽說過而已。”李七夜隻好笑了一下。
  他能不知道嗎?整個修練體係的構架都是由所開創的,全新的體質,全新的修練!
  隻不過,修練的境界層次劃分,那是後人取的名字而已,雖然與李七夜對於大道的架構有所出入,但,大致也相差不遠。
  特別是這句“肉身是大道的寶瓶,大道是肉身的神藏”,它可是被融煉入天地之間,銘刻在太初樹上的無上真言。
  這是出自於他的的手,由他親手所開創,他又怎麼不知道這句話呢,而且,他對這句話背後的奧妙,那是了然於胸的。
  李七夜收回目光,看了看劉雷龍,徐徐地說道:“你修練的時候,有什麼樣的感受?”?劉雷龍沉吟了一下,仔細想了想,最後輕輕搖頭,說道:“沒有太多的感受,就是在在王者霸體的大境界之時,修練著修練著,就慢慢地不會進步了……”
  “……不論是吞納再多的天地精氣、混沌之氣,都無濟於氣,都慢慢地停下來,滯停了好一段時間之後,感覺血氣不繼,像是自己所煉化的天地精氣、混沌之氣不夠多一樣,無法撐起自己的真命,這使得命宮四象都在枯萎收縮。”
  此時,劉雷龍感覺李七夜是他唯一的希望,所以他沒有絲毫的保留,把自己的情況詳細無比地向李七夜說出來。
  畢竟,他在宗門的時候,他都已經向宗門最強大的長輩請教過了,但是,長輩們也無法發現,他的問題所在。
  現在劉雷龍擔心的是,如果他這樣的情況再繼續枯萎收縮下去,說不定有一天會掉落王者霸體的境界,如果讓他自己跌落到了紫侯狂體的話,對於他來說,打擊就太大了。
  “你除了這四門功法,就再也沒有修練過其他功法了是吧。”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是的,沒錯。”劉雷龍忙是說道:“我剛入宗門的時候,乃是以宗門最基礎的‘南籬心法’築基,後來修練成了銀甲戰軀之後,便修練了‘火牛狂莽勁’,以此功法築道基。在功法之上,我剛入門修練的是‘魔猿八手’、後來修練成了銀甲戰軀,便修練了‘天魁印’。這有問題嗎?”
  心法和功法是不同的門法,心法,純粹用於築練道基。
  對於一個修士來說,一身的道行,完全是建立在心法的修行之上,隻有心法才能讓你的道基越來越強大,讓你的功力越來越強大。
  而功法,乃是主攻伐、防禦通玄奇。
  “你的修練,沒有問題。”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劉雷龍不由為之鬆了一口氣,他也怕自己在心法修練之上出錯,因為一旦心法修練出錯,往往會走火入魔,而且,有可能需要毀掉道基重修。
  “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在你道行停滯之前,你一定是經曆了一場大戰。”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是的,沒錯,少爺是怎麼知道的?”劉雷龍心麵大震,抽了一口冷氣,回過神來,然後猶豫了一下,說道:“那一次大戰,雖然我是受了傷,在宗門丹藥的調教下,傷勢全愈,並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呀。”
  “這與戰鬥中留下的傷勢沒有任何關係。”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如果我沒猜錯,你是不敵對手,血氣消耗嚴重。”
  “是的,正是如此。”劉雷龍不由呆了一下。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是以‘火牛狂莽勁’催動了你的功力,硬是催動了所有的血氣、功力、混沌之氣!用盡了全力,你然後一隻手再用‘天魁印’鎮壓而下,另一隻以‘魔猿八手’架托防禦,是吧。”
  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頓時說得劉雷龍目瞪口呆。
  

Snap Time:2018-11-18 18:19:57  ExecTime:0.441